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爱美人
爱美人
 
咱们正在烦恼,不知两位女施主更有什么招数。幸蒙我佛垂怜,派遣这位女施主光临本寺,让她一一施展。」说着俯身抱起那阿珂,说道:「回去罢。」澄观愕然不解,只觉此事大大的不对,但错在何处,却又说不上来,过了一会,才道:「师叔,我们请这女施主入寺,好像不合规矩。」韦小宝道:「什么不合规矩?她到过少林寺没有?方丈和戒律院首座都说没什么不对,自然是合规矩了,是不是?」他问一句,澄观点一下头,只觉他每一句话都是无可辩驳。眼见小师叔脱下身上僧袍,毛手毛脚的罩在那女郎身上,抱了她从侧门进寺,只得跟在后面,脸上一片迷惘,脑中一片混乱。-

-   韦小宝心里却是怦怦大跳,虽然这女郎自头至足,都被僧袍罩住,没丝毫显露在外,但若给寺中僧侣见到,总是不免起疑。他温香软玉,抱个满怀,内心却只有害怕,幸好般若堂是后寺僻静之处,他快步疾趋,没撞到其他僧人。
--
进了澄观的禅房,阿珂兀自未醒,韦小宝将她放在榻上,满手都是冷汗,双掌在腿侧一擦,吁了口长气,笑道:「行啦。」澄观问道:「咱们请这位…这位女施主住在这里?」韦小宝道:「是啊,她又不是第一次在本寺住。先前她伤了脖子,不是在东院住过吗?」澄观点头道:
-
-   「是。不过…不过那一次是为了治伤,性命攸关,不得不从权处置。」韦小宝道:-

-   「那容易得很。」从靴中拔出匕首,道:「只须狠狠割她一刀,让她再有性命之忧,又可从权处置了。」说着走到她身前,作势便要阿珂胸部割落。
-
-   澄观忙道:「不,不,那…那是不必了。」韦小宝道:「好,我便听你的。
-
-   除非你不让别人知晓,待她将各种招数演毕,咱们悄悄送她出去,否则的话,我只好割伤她了。」澄观道:「是,是。我不说便是。」只觉这位小师叔行事着实奇怪,但想他既是晦字辈的尊长,见识定比自己高超,听他吩咐,决不岔差。-

-   韦小宝道:「这女施主脾气刚硬,她说定要抢了你般若堂的首座来做,我得好好劝她一劝。」澄观道:「她一定要做,师侄让了给她,也就是了。」韦小宝一怔,没料到这老和尚生性淡泊,全无竞争之心,说道:「她又不是本寺僧侣,抢了般若堂首座位子,咱们少林寺的脸面往哪里搁去?你若存此心,便是对不起少林派。」说着脸色一沉,只把澄观吓得连声称是。韦小宝板起了脸道:「是了。你且出去,在外面等着,我要劝她了。」澄观躬身答应,走出禅房,带上了门。
-
-   韦小宝揭开盖在阿珂头上的僧袍,阿珂正欲张口呼叫,突见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指住自己胸部,登时张大了嘴,不敢叫出声来。韦小宝笑嘻嘻的道:「小姑娘,你只要乖乖的听话,我不会伤你一根毫毛。否则的话,我只好割下你的鼻子,放了出寺。一个人少了个鼻子,只不过闻不过香气鼻气,也没什么大不了,是不是?」阿珂惊怒交集,脸上更无半点血色。韦小宝道:「你听不听话?」阿珂怒极,低声道:「你快杀了我。」韦小宝叹了口气,说道:「你这般花容月貌,我怎舍得杀你?不过放你走罢,从此我日夜都会睡不着,非憋死不可。」阿珂脸上一阵红,随即又转为苍白。韦小宝道:「只有一个法子。我割了你的鼻子,你相貌就不怎么美啦。那我就不会欲火焚身了。」阿珂闭上了眼,两粒清澈的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下渗了出来,韦小宝心中一软,安慰道:「别哭,别哭!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就让你舒舒服服的,也不会割你的鼻子。你叫什么名字?」阿珂摇了摇头,眼泪更加流得多了。韦小宝笑道:
--
「原来你名叫臭婊子,这名字可不大好听哪。」阿珂睁开眼来,呜咽道:「谁叫臭婊…?你才是臭…」阿珂想这是粗话,女孩子怎能出口。
-
-   韦小宝听她答话,心中大乐,笑道:「好,我就是小婊子。那么你叫什么?」阿珂怒道:「不说!」韦小宝道:「你不肯说,只好给你起一个名字,叫做…叫做烂婊子。」阿珂怒道:「胡说八道,我才不是婊子。」阿珂气的急了,也不管是不是粗话了。
-
-   韦小宝坐在一叠高高堆起的少林武学典籍之上,架起二郎腿,轻轻摇晃,见她虽满脸怒色,但身材窈窕,动人心魄,笑道:「那么你尊姓大名哪?」阿珂道:「我说过不说,就是不说。」韦小宝道:「我有话跟你商量,没名没姓的,说起来有多别扭。你既不肯说,我只她给你取个名字了。嗯,取个什么名字呢?」阿珂连声道:「不要,不要,不要!」韦小宝道:「有了,你叫做『韦门摇氏』」。阿珂一怔,道:「古里古怪的,我又不姓韦。」韦小宝正色道:「皇天在上,后土在下,我这一生一世,便是上刀山,下油锅,满门抄斩,大逆不道,十恶不赦,男盗女娼,绝子绝孙,天打雷劈,满身生上一千零一个大疔疮,我也非娶你做老婆不可。」阿珂听他一口气的发下许多毒誓,只听得呆了,忽然听到最后一句话,不由得满脸通红,呸的一声。
--
韦小宝道:「我姓韦,因此你已经命中注定,总之是姓韦的了。我不知你姓什么,你只是摇头,所以叫你『韦门摇氏』。」其实韦小宝脑子里都是这美女在床上摇动身体的浪相,没敢说出罢了。-
-
阿珂闭起了眼睛,怒道:「世上从来没有像你这样胡言乱语的和尚。你是出家人,娶什么…娶什么…也不怕菩萨降罚,死了入十八层地狱。」韦小宝双手合十,扑的一声跪倒,阿珂听到他跪地之声,好奇心起,睁开眼来,只见他面向窗子,磕了几个头,说道:「我佛如来,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玉皇大帝,四大金刚,阎王叛官,无常小鬼,大家请一起听了。我韦小宝非娶这个姑娘为妻不可。就算我死后打入十八层地狱,拔舌头,锯脑袋,万劫不得超生,那也没有什么。我是活着什么也不理,死后什么也不怕,这个老婆总之是娶定了。不管她给我带多少顶绿帽子,偷多少汉子,我也心甘情愿。」阿珂见他说得斩钉截铁,并无轻浮之态,不像是开玩笑,倒也害怕起来,求道:「别说了,别说了。」顿了一顿,恨恨的道:「你杀了我也好,天天打我也好,总之我是恨死了你,决计…决计不答应的。」韦小宝站起身来,道:「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好,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我今后八十年是跟你耗上了。就算你变了一百岁的老太婆,我若不让你死心塌地的跟我,我死不瞑目。」阿珂恼道:「你如此辱我,总有一天教你死在我手里。我要先杀了你,这才自杀。」韦小宝道:「你杀我是可以的,不过那是谋杀亲夫。我如做不成你老公,不会就那么死的。」说到这句话时,不由得声音发颤。
--
阿珂见他咬牙切齿,额头青筋暴起,心中害怕起来,又闭上了眼睛。-
-
韦小宝向着她走近几步,只觉全身发软,手足颤动,忽然间只想扑在她身上乱摸乱亲,再跨得一步,喉头低低叫了一声,似是受伤的野兽嘶嚎一般,又想马上奸淫她。-
-
阿珂听到怪声,睁开眼来,见他眼露异光,尖声叫了起来。
-
-   韦小宝一怔,猛然想起此地不可造次,这乃少林寺内,万一被众僧人知道,即使方丈饶了自己,小皇上也不能放过自己。随即退后几步,颓然坐下,心想:-
-
「在皇宫之中,我和方姑娘和小郡主三人同床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娇吟浪喘,何其快活?要摸乳便摸乳,想插穴便插穴。这小妞儿明明给老和尚点中了穴道,动弹不得,怎地我却不敢动粗?」眼见她白晰的脚腕从僧袍下露了出来,只想去轻轻吻吻,便是没这股勇气,忍不住骂道:「辣块妈妈!」阿珂不懂,凝视着他。韦小宝脸一红,道:「我骂我自己胆小不中用,不是骂你。」阿珂道:「你这般无法无天,还说胆小呢,你倘若胆小,可真要谢天谢地了。」一听此言,韦小宝欲念大盛,站起身来,说道:「好,我要无法天天了。我要剥光你的衣衫。」阿珂大惊,险些晕了过去。-

-   韦小宝走到她身前,见到她目光中充满了怨毒之意,心道:「算了,算了,我韦小宝是乌龟儿子王八蛋,向你投降,不敢动手。」柔声道:「我生来怕老婆,放你走罢。」阿珂惊惧甫减,怒气又生,说道:「你…你在镇上,跟那些…那些坏女人胡说什么?说我师姊和我是…是…你…什么的,要捉你回去同房,你…你这淫贼…」韦小宝哈哈大笑,道:「那些坏女人懂得什么?将来我娶你为妻之后,天下堂子的十万个婊子,脱光了排队站在我面前,韦小宝眼角儿也不瞟他们一瞟,从朝到晚,从晚到朝,一天十二个时辰,只陪着我亲亲好老婆睡觉。」阿珂急道:-

-   「你说这些不三不四的话,我永远不跟你说话。」韦小宝大喜,忙道:「好,好,我不说,我只在心里想。」阿珂道:「心里也不许想。」韦小宝微笑道:「我心里偷偷的想,你也不会知道。」阿珂道:「哼,我怎会不知?瞧你脸上色眯眯的,你心里就在想了。」韦小宝道:「妈妈一生下我,我脸上的神气就这样色眯眯了。多半因为我一出娘胎,就知道将来要和你相好。」阿珂闭上眼,不再理他。韦小宝道:「喂,我又没说下流话,你怎地不理我了?」阿珂道:「还说没有?当面撒谎。你说相好…什么的,那就是了。」韦小宝笑道:「好,这个也不说,我只说将来做了你老公…」阿珂怒极,用力闭住眼睛,此后任凭韦小宝如何东拉西扯,逗她说话,总是不答。-

-   韦小宝无法可施,想说:「你再不睬我,我可就要干你了。」可是这句话到了口边,立即缩住,只觉如此胁迫这位天仙般的美女,实是亵渎了她,叹道:-

-   「我只求你一件事,你跟我说了姓名,我就放你出去。」阿珂道:「你骗人。」韦小宝道:「普天下我人人都骗,只不骗你一个。这叫做大丈夫一言既出,死马难追。小老婆一言不发,活马好追。」阿珂一怔,问道:「什么死马难追,活马好追?」韦小宝道:「这是我们少林派的话,总而言之,我不骗你就是。你想,我一心一意要让你孙子叫我做爷爷,今天倘若骗了你,你儿子都不肯叫我爹爹,还说什么孙子?」阿珂先不懂他说什么爷爷孙子的,一转念间,明白他绕了弯子,又是在说那件事,轻轻说道:「我也不要你放,我受了你这般欺侮,早就不想活啦。你快一刀杀了我罢!」韦小宝见到她颈中刀痕犹新,留着一条红痕,好生歉疚,跪在地来,咚咚咚咚,向着她重重的磕了四个响头,说道:「是我对姑娘不对!…」左右开弓,在自己脸颊连打了十几下,双颊登时红肿,说道:「姑娘别难过,韦小宝这混帐东西真正该打!」站起身来,过去开了房门,说道:「喂,老师侄,我要解开这位姑娘的穴道,该用什么法子?」澄观一直站在禅房门口等候。他内力深厚,韦小宝和阿珂的对答,虽微细语,亦无不入耳,只觉这位师叔「劝说」女施主的言语,委实高深莫测,什么老公、老婆、孙子、爷爷,似乎均与武功无关,小师叔的机锋妙语也深奥,自己佛法修为不够,未能领会。后来听得小师叔跪下磕头,自击面颊,不由得更是感佩。禅宗传法,弟子倘若不明师尊所传的微言妙义,师父往往一棒打去,大喝一声。以棒打人传法,始于唐朝德山禅师,以大喝促人醒悟者,始于唐代道一禅师。「当头棒喝」的成语,由此而来。澄观心想当年高僧以棒打人而点化,小师叔以掌击而点化这位女施主,舍已为人,慈悲心肠更胜前人,正自感佩赞叹,听得他问起解穴之法,忙道:「这位女施主被封的是『大包穴』,乃属足太阴脾经,师叔替她在腿上『箕门』、『血海』两处穴道推血过宫,即可解开。」韦小宝道:「『箕门』、『血海』两穴,却在何处?」澄观捋起衣衫,指给他看大腿内侧穴道所在,让他试拿无误,又教了推血过宫之法,说道:「师叔未习内功,解穴较慢。但推拿得半个时辰,必可解开。」韦小宝听后大喜,点了点头,暗想这解穴的地方不错。随即关上房门,回到榻畔。-

-   阿珂于两人对答都听见了,心知不妥,惊叫道:「不要你解穴,不许你碰我身子!」韦小宝寻思:「在她大腿内侧推拿半个时辰,的确不大对头。我诚心给她解穴,但她一定说有意轻薄。虽然老公轻薄老婆天公地道,何况良机莫失,失机者斩。不过小妞儿性子狠,万一解穴之后她当即一头在墙上撞死,我可赔大了。」回头大声问道:「男女授受不亲,咱们出家人更须讲究,倘若不用推拿,可有什么法子?」澄观道:「是。师叔持戒精严,师侄佩服之至。不触对方身体而解穴。是有法子的。袖角轻轻一拂,或以一指禅功夫临空一指…啊哟,不对,小师叔未习内功,这些法子都用不上,待师侄好好想想。」其实只须他自己走进房来,袖角轻轻一拂,或以一指禅功夫临空一指,都可立时解开阿珂的穴道,但师叔既然问起,自当设法回答。可是身无内功之人,不用手指推拿而要解穴,那是何等的难事?
-
-   就算他想上一年半截,也未必想得出什么法子。
--
韦小宝听他良久不答,将房门推开一条缝,只见他仰起了头呆呆出神,只怕就此三个时辰不言不动,也不出奇,于是又带上了门,回过身来,想起当日在皇宫中给沐剑屏解穴,从第一流的法子用到第九流的,在她身上拿捏打戳,毫无顾怨,她虽是郡主之尊,自己可一点也没瞧在眼里,但对眼前这无名女郎,却为什么这么战战兢兢、敬若天神?
--
转眼向阿珂瞧去,只见她秀眉紧蹙,神色愁苦,不由得怜惜之意大起,拿起了木鱼的锤子,走到她身边,说道:「韦小宝前世欠了你的债,今世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怕你小姑娘一人。现下我向你投降,我给你解穴,可不是存心占你便宜。」说着揭开僧袍,将木鱼锤子在她左腿内侧轻轻戳几下。阿珂白了他一眼,紧闭小嘴。韦小宝又戳了几下,问道:「觉得怎样?」阿珂道:「你…你就是会说流氓话,此外什么也不会。」韦小宝看她娇声娇气,生气的样子别样可爱,由胜双儿一筹。是心痒难搔,不由得邪念又起。手上的木鱼锤开始不规矩了,敲打的位置渐渐向身体上部游走,慢慢靠近了阿珂的私处。
--
阿珂虽然觉得不妥,还以为韦小宝不识穴道的准确方位,后来才发现他是存心不良,不由得满面通红,脑子飞快的思索如何开口阻止他。
-
-   韦小宝奸计得逞,心跳加速,开始还不敢冒进,手颤的厉害,手一软,木鱼锤正好隔裤滑到阿珂的阴蒂周围。-
-
阿珂当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韦小宝一惊,忙问:「痛吗?」阿珂怒道:
-
-   「我…我…」-
-
韦小宝心想反正这便宜也占了,索性占到底。木鱼锤便不断的在阿珂私处游走。-
-
阿珂身子微颤,她乃是一个黄花闺女,被人如此轻浮,羞得双目紧闭,不知怎么开口,又急又闹,顿时泪如泉涌。
--
韦小宝装作没看到,继续手上的动作,东一句,西一句的胡扯:「成了,少林派本来只有七十二门绝技,打从今天起,共有七十三门了。这一项新绝技是高僧晦明禅师手创,叫作…叫作『木鱼锤解穴神功』,嘿嘿…」阿珂哽咽道:「你…你…在…干什么…快停下…」韦小宝使劲咽了几口吐沫,装傻道:「你说得那里话,这是少林独门的解穴手法,全天下就我一个习得,你别急,马上就好了。」阿珂那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平日洗澡时也曾摸过私处,一触便浑身酸软,别有一种神魂颠倒的快感。不过阿珂心里觉得这么做很下贱,不是正经女子的作为,时刻警告自己不要触及那里。她曾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如此敏感?但她从小被九难师太抚养长大,九难一向对她严格管教,她也不敢问这些难启口的事情。还以为自己身子不同于常人。今天被韦小宝这位高僧如此「解穴」。没几下,阿珂就娇躯乱抖,嘤嘤耳语。同时阿珂心中暗暗打定主意:等穴道一解,无论如何也要杀死韦小宝,杀死这恶贼,然后自杀。-
-
身体的反应是无法控制的,阿珂身子颤抖的越来越列。嘴里虽是呜呜的哭泣声,但「嗯…嗯…」的浪喘声却越来越多。-
-
韦小宝口中发干,身体燥热,顾不得胡说八道了,手中动作加剧,木鱼锤乱点乱撞。活动的范围仍就是阿珂的阴户附近。
--
阿珂已把牙根都咬出了血,拼命的警告自己不要抖,怎奈身体根本不听话,更要命的是:阿珂察觉到私处渐渐湿润了。-
-
阿珂怕裤裆处的湿渍让这淫贼看到,他会更放肆,大声骂道:「小…小淫贼,你停手,我不…不要你解穴了,你给我滚出去,否则…否则本姑娘不会放过你的。」韦小宝一直偷偷观察这绿衣美女的神情,看出阿珂已动情,心里又喜又忧。
-
-   喜的是:这天仙般的美女如此窘相居然落在我眼里,从前她可是一直高高在上,对老子我要打就打,要杀就杀,从没把我这个和僧老公放在眼里。今天你老公我非好好折折你的锐气不可,看你这小骚货以后如何发威?-

-   忧的是:这小骚货性子烈得很,如果硬上弓的话,搞不好她可会咬舌自尽,他妈的,这么美的老婆全天下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赔大了。-

-   即使她不自杀,今后记恨我一辈子,每次见面都跟我动刀子,可没趣得很!
--
心里正犯愁的时候,眼神一下扫到木鱼锤的落处,韦小宝眼珠差些掉了出来。-
-
原来淡绿色的裤裆处有一小片湿渍,韦小宝顿时觉得嗡的一声,脑子一片空白,眼前金星乱闪,心砰砰乱撞,嘴张的老大,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呆呆的盯着那片湿渍。似乎已经看到了阿珂裤裆内润湿的阴户,正潺潺流水。-
-
阿珂觉得他动作停了下来,还道是韦小宝怕自己报复,不敢造次。阿珂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想和韦小宝说些软话,好让他放了自己。却看到这淫僧张着大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下体,眼中好像要冒出火一样。阿珂惊羞交集,知他已看到自己的窘相,心下拼命祷告,求菩萨保佑这个小淫贼突然良心发现,放过自己。或责师姊突然出现救走自己。-
-
韦小宝脑中大乱,杂乱无章的各种念头同时涌入脑子,这绿衣女郎的浅笑薄怒,玉葱般的手指,舞刀时玉臀扭动,假太后和她师兄在慈宁宫大床上不住的晃动,小郡主可爱活泼坚挺的小奶子,方怡灵活温暖的舌头,双儿高潮后的娇羞表情,洪夫人风情万种的媚态,以及小时候在怡春院看到的种种丑态等等…宗宗往事令韦小宝欲念大恣,传宗接代的物件早已昂首挺胸。韦小宝心一横:
--
他妈的,管它少林寺,少女寺的。今天老子非把这小骚货做了老婆不可。就算小皇帝怪罪于我,老和僧责骂于我。我也顾不得了。-

-   想到这,韦小宝丢掉木鱼锤,猛扑到阿珂身上两只手狠抓阿珂胸前的两团软肉,嘴狂吻阿珂粉白的玉颈。阿珂吓得大声惊呼:「啊!快滚开,你这淫贼,救命呀…啊…救命呀…」澄观在外面清楚听得屋内一言一语,暗想:师叔好意给她解穴,她为何高呼救命?
--
般若堂虽是僻静之地,韦小宝也怕听到女子呼救后众僧赶来,还担心阿珂性烈自尽。韦小宝立即脱下僧袜,也不管味道雅不雅了,猛地塞入阿珂嘴中。阿珂觉异味扑鼻,知是这死淫僧的袜子,登时气苦,差点昏了过去,眼泪如雨点般不断落下。
-
-   韦小宝青筋蹦起,眼冒血丝,口里赫赫粗喘,已无法忍耐体内的欲火。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解僧衣,僧衣做的都很简便,三两下韦小宝便脱了个赤条条。-
-
阿珂口中有物无法出声,全身只有眼睛能活动,看到韦小宝解衣时,知道清白难保。悔恨自己刚才为什么不咬舌自尽,现在只能等待清白被毁了。-
-
澄观在屋外忽听屋子内那绿衣女郎不叫了,只有呜呜的哽咽声。和师叔粗重的喘气声。澄观大奇,担心师叔有什么闪失,推门闯进屋子…正看到师叔光着屁股趴在绿衣女郎身上,师叔的双手伸进女郎的衣衫内,好像在搜寻什么物件,抓着不放。澄观奇道:「师叔您老在做什么?」韦小宝知这老和僧不通世事,也不担心他撞破。但裸体丑态被人看到也决害羞,老脸通红,胡扯道:「这女子太顽固,我在用高深佛法点化于,虽有些不妥,但无其它好方法了。你先出去,不许其他人靠近,也不许对他人提起,否则我可前功尽弃了。」澄观不懂男女之事,更不知师叔正在犯淫戒。他遍览佛经,知道当年观音大士化身为风尘女子点化尘世众生,被人称为锁骨菩萨。如今师叔可能也在效仿观音大士。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师叔的高深法力。当下双手合十,恭退出屋。-

-   阿珂看老和僧闯进后,寄望于他身上。双目不停的向澄观眨动,脸上露出可怜的神色。心想:「老和僧品行再不端,也强过这小淫僧。」谁知老和僧脸露敬色,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阿珂顿时手脚冰凉,绝望到底。
-
-   韦小宝打发了澄观后,头脑也冷静些,也更觉安心了。打量了一下身下美女的神态,心里爱的不得了。劝慰道:「好老婆,你今天注定是我韦小宝的人,就是当今皇上也救不了你。你就乖乖的作我韦小宝的大老婆吧。」说罢,舌头在阿珂眼角旁添了几下,虽添走了泪水,却留下了不少口水。阿珂觉得肚子一阵翻涌,恶心的要吐。一阵心慌,泪水又哗哗而下。-

-   韦小宝是急性子,从不懂得怜香惜玉。毛手毛脚的解开了阿珂的上衫,露出了白色的胸围,古人没有胸罩,有的是用一条白绫子把乳房围住,有的是穿肚兜。-

-   阿珂已过了发育时期,无需围白绫,但阿珂发育的不错,两个奶子较大,穿肚兜在江湖上走动有些不便,容易招蜂惹蝶,给那些司徒子的色眯眯的眼睛占了便宜。
--
所以就用白绫围了起来。
--
韦小宝心说:我说怎么硬邦邦的,他妈的,我这骚货老婆倒是挺狡猾,知道我今天要她做老婆,所以给我出难题。我老婆的奶子包的这么鼓,也不知道真材实料有多少。韦小宝可没有耐性一圈一圈的解开。他操起匕首小心翼翼的把白绫割了开。
-
-   登时,两个白晰的圆奶子弹露在韦小宝的眼里。韦小宝把匕首一扔,抱着阿珂的奶子又抓又咬。简直有如饿死鬼看到了两个香喷喷的馒头一般。阿珂被他摸的恶心致及,在阿珂心里宁可被卖如青楼作妓女,被千人骑,万人跨,也不愿意被眼前这个小淫僧侮辱。怎奈寻死不得,呼救无人啊!
--
韦小宝乘胜追击,嘴里含着一个奶头,一手握住一个奶子,剩下的那只手去解阿珂的腰带。阿珂吓得直哆嗦。
--
转眼腰带已解开,韦小宝松开被咬的青紫的奶子,稳定了一下激动情绪,双手使劲向下褪,拉下了阿珂的裤子,雪白的大腿,大红的内裤,下面可是湿了一片了,比之外裤上的面积大多了。-

-   韦小宝紧咬了一下嘴唇,心想:这是真的吗?老子我前几天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我这大老婆了,今天我却要睡她了,哈哈哈,老天待我不薄,一会给佛组们多上些香。
-
-   韦小宝手微颤的拉住了阿珂的内裤,如接圣旨一般拉下了阿珂的内裤。这位美貌白嫩的老婆可就完全的暴露在韦小宝的面前了。韦小宝看着阿珂那乌黑简短的阴毛,上面还有阴户内流淌出来的淫液,把阴毛泡的闪闪发亮。由于阴毛不长,阴户能看得很清晰,深红色的阴唇略微翻露,也布满了淫液。让韦小宝好生眼馋。-

-   韦小宝心想:我这些老婆里面,双儿的下面味道最淡,小郡主味道稍稍发甜,方怡这骚货浪水最多,不过我这个美老婆也不差,还没弄就流了这么多了,一会指不定流成什么样子?假太后下面最骚,摸一下,骚味三天不散,摸不得。不对,假太后这老婊子可不是我老婆,不能算数。洪夫人不知如何,现在可能抱着洪教主这老死头子浪叫,看她的样子,浪起来决不好对付。如果能把她搞来做老婆也不错。嘿嘿,还是先解决我这个大老婆再说吧。
--
韦小宝突然俯下身,伸出舌头允吸阿珂的阴户。阿珂觉得下体一凉,知道内裤已被脱下,最后的一丝希望彻底没了。忽又觉得下体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蠕动,阿珂是黄花闺女,略微知道一些房中事,知道男女交合就是男人的下体和女人的下体放在一处,其它情趣助兴的乐子可就一无所知了。如今被韦小宝添吸,还以为清白已失,于是阿珂面如死灰,双眼睁开直勾勾的看着屋顶,如同死了一样。
--
韦小宝舌头大动,把从方怡那里学来得舌功都用到这绿衣女郎身上了。觉得这个骚货老婆下面味道不小,可见瘾极大,以后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摆平,可千万别给自己戴绿帽子。又添吸了一会,觉得淫水更多了。很满意自己的功夫,便抬起头来看阿珂。
-
-   阿珂的样子把韦小宝心疼死了,以为阿珂吓傻了,欲火立刻退了一半。刚才脑子被欲火冲昏了,不顾一切的扒了她的衣服,没想到她吓成这样。心想:糟了糟了,老子有些太急了,把这小婊子吓傻了,万一做下毛病,每次搞她的时候都像死人一样可就没意思了。
-
-   韦小宝慌忙把阿珂嘴中的袜子拿了出来,低声下气道:「亲亲好老婆,你怎么了?你老公我向来最心疼老婆,你可不要吓我。」阿珂仍呆呆的盯着屋顶,面无表情说:「你毁了我的清白,你杀了我吧。」韦小宝安心些了,带着挑逗的口吻:「好老婆,天地良心,我可还没做什么那,只不过添了几下,算不得正式『入港』。你如果真不愿意的话,今天我们就不作,来日方长嘛。」阿珂把目光收回,将信将疑的看着韦小宝。「真的?」韦小宝苦笑道:「我怎敢骗我的好老婆,你不喜欢跟我做,好,我就忍着。-
-
他妈的,我韦小宝是个怕老婆的王八。我老婆不喜欢和我搞,出去养小白脸。我这绿帽子可是一顶接一顶。」阿珂知他说的不是好话,但身子未失,心里略宽,又一想,身子已被他看到了,下体又被如此侵犯,清白已丢,怎么那还有面目见人?想到这,眼泪又不断滚落。哭着说:「你放开我,我要穿衣服。」韦小宝看她哭的悲切,欲念又去了不少,起身拿衣服想给阿珂盖上,不小心手又碰到阿珂圆滚滚的奶子。韦小宝的下体腾的又竖了起来。韦小宝骂自己:如此美貌的小骚货,我却不敢下手,可对不住我自己,这几天双儿不在身旁,我憋的可够呛,今天要是不放一放,晚上可睡不着了。-
-
韦小宝马上改口:「我是说不和你做夫妻,但没说放开你。」阿珂此时傲气全消,哭着求他:「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打你骂你了。」韦小宝看她被驯服了,大为高兴。嘿嘿淫笑道:「你老公我憋的难受,无论如何也要放出来,你就乖乖的让我射出来,我就放你走,放心,我不会插你的。」说完韦小宝贼溜溜的看着阿珂的嘴,心想,让她给我吹箫?不行,万一我这婊子老婆一口把我的子孙根咬下来,我可成了真太监,我那双儿老婆倒是能跟我守活寡,小郡主这小娘皮就说不准了,方怡那小婊子肯定熬不住,搞不好自己把自己卖入窑子里,生意肯定好得很。想了又想,韦小宝决定还是用手解决吧,从前在怡春院偷看他老妈接客时,看得难受时,都用手解决。
--
阿珂惊疑不定的盯着他,生怕他又反悔,想开口敲打几句,又不知怎么敲打。
-
-   韦小宝打定主意后,便跨在阿珂肚子上,一手捏着阿珂的奶子,一手握住自己的鸡巴,来回撸动。-

-   阿珂大羞,韦小宝的鸡巴正好摆在阿珂眼前,几乎都顶到了阿珂的下巴,阿珂偷偷看了一眼,马上闭眼,心里不懂他何意?不过肚子上坐了一个人,呼吸肯定费力。阿珂呼吸沉重了起来,渐渐吸气吐气声响越来越大,兼之奶头被韦小宝忽轻忽重很有技巧的捏捻,阿珂欲念也起来了。但为了掩饰,阿珂只能闭着眼睛,任他自便。-

-   韦小宝倒是自得其乐,看着如此美女被骑在身下,面部表情很是羞涩,喘气声又如同高潮中的女人,奶子的柔软中带着坚挺,双儿和小郡主到有所不及,假太后的奶子倒是比胯下美女的大一些,但形状手感就不如胯下的美女了。韦小宝套弄鸡巴的动作越来越快,口里是嗷嗷喘气,看来应该快出来了。-
-
阿珂觉得韦小宝动作加快,而且喘气加粗,玩弄奶子的手也由捏捻变为抓握,而且劲道越来越大,疼的阿珂快要叫出声来。阿珂心里害怕,便悄悄睁开眼睛看他要做什么。
-
-   刚打开眼睛,就看到眼前不远处有一个青筋蹦跳,红得发紫的肉柱,比刚才看到的那个肉柱大了很多,也壮了很多。肉柱前面是一个圆鼓鼓的肉团,上面还有一条裂缝。他的手在肉柱上来回滑动,肉柱头上那条裂缝一开一合,很是吓人。
-
-   这就是男人的下体?还没等阿珂回过神来,突然,奶子上的那只手猛然握紧,痛得阿珂叫了出声,肉柱上那只手也动的飞快,肉柱的肉团居然又变大很多,那个裂缝不住的向外喷射一股一股的白色液体。阿珂吓得傻了,那裂缝正好对这阿珂的脸,那些白色液体大部分全落到阿珂的脸上,阿珂大声惊呼,就觉得如同暗器一般,眼前白色液体不断闪过,有的打耳边飞过,有的直接射到眼上,还有的趁阿珂惊呼时跑进阿珂嘴里。
--
韦小宝兴奋的异常,射的巨爽,看阿珂如此惊奇,他更是满足。他松开抓奶子的手,猛地抓住阿珂的头发,把她的头抬了起来,挡在正在狂射的鸡巴前,最后那些精液全部落在阿珂脸上,阿珂怕那些液体落入嘴里不敢再出声了,眼睛也闭的紧紧的,只能感觉脸上有东西打中,很热乎,但是味道很怪,令人发呕。
-
-   韦小宝射精持续了十几秒,已没有精液再喷射了,他用龟头在阿珂脸上滑动慢慢回味射精的快感,羞辱阿珂也令韦小宝感到很满足。阿珂仍不敢张开眼睛也不敢出声,只觉得脸上那些液体缓缓流动,越过鼻子,越过嘴唇,从下巴滴落到脖子上,射进嘴里那些液体大部分已咽了下去,余留的也不敢吐出来。脸上还有东西在面上蹭动,阿珂不用看也知道是那条肉柱。阿珂只希望这令人恶心的事情快完结。
-
-   韦小宝满足后,松开了抓住阿珂头的那只手,慢慢的躺在了阿珂身旁。
-
-   阿珂忍了半天,觉得嘴上的液体已经流干了,脸红扑扑恨恨的说开口说:-
-
「你快点解开我的穴道,我要穿衣服。」-

-   韦小宝心满意足的遵循澄观教的方法,按摩阿珂的双腿内侧,仍然时不时的触及阿珂的阴户,阿珂强忍身体的反应,等着穴道解开之后再报仇。-

-   韦小宝觉得虽然没有真的搞到这美女,但射的真够爽,比真正做爱更加爽快。-

-   不禁大为满足得意。-
-
正自得意突然腰眼间一痛,呆了一呆,阿珂翻身坐起,伸手抢过他匕首,一剑直插入他胸中。韦小宝叫道:「啊哟,谋杀亲夫…」一跤坐倒。-

-   澄观点穴时,知道阿珂无内力,所以用的劲道很轻。时间一常,韦小宝又帮推拿,很快就解开了。
-
-   阿珂用围胸的白绫胡乱擦了一下脸,慌忙套上外衣,内衣已经顾不得了。抢过放在一旁的柳叶刀,看了韦小宝一眼,以为已经杀死了他,便拉开房门,疾往外窜去。-
-
澄观听的师叔惨叫,心知不好,忙伸手拦住阿珂,惊道:「女施主,你…杀…杀…了我师叔…那…那…」阿珂左手柳叶刀交与右手,刷刷刷连劈三刀。澄观袍袖拂出,阿珂双腿酸麻,摔倒在地。
--
澄观抢到韦小宝身边,右手中指连弹,封了他伤口四周穴道,说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三根手指抓住匕首之柄,轻轻提了出来,伤口中鲜血跟着渗出。澄观见出血不多,阿珂被点穴半天,手足酸麻已无力气,所以伤的不深。澄观看伤口约有半寸来深,口子也不甚大,又念了几声:「阿弥陀佛。」韦小宝眼见胸口流血,伤处又甚疼痛,只道难以活命,喃喃的道:「谋杀亲夫…咳咳,谋杀亲夫…」阿珂倒在地下,哭道:「是我杀了他,老和尚,你快快杀了我,给他…给他抵命便了。」澄观道:「咳,我师叔点化于你,女施主执迷不悟,也就罢了,这般行凶…杀人,未免太过。」韦小宝道:「我…我要死了,咳,谋杀亲…」澄观一怔,飞奔出房,取了金创药来,敷在他伤口,说道:「师叔,你大慈大悲,点化凶顽,你福报未尽,不会就此圆寂的。再说,你伤势不重,不打紧的。」韦小宝听他说伤势不重,精神大振,果觉伤口其实也不如何疼痛,说道:
-
-   「俯耳过来,啊哟,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澄观弯腰将耳朵凑到他嘴边。韦小宝低声道:「你解开她穴道,可是不能让她出房,等她全身武艺都施展完了,这才…这才…」澄观道:「这才如何?」韦小宝道:「那时候…那时候才…」心想:-

-   「就算到了那时候,也不能放她。」说道:「就…就照我吩咐…快…快…我要死了,死得不能再死了。」澄观听他催得紧迫,虽然不明其意,还是回过身来,弹指解开阿珂被封的穴道。
-
-   其实韦小宝是想看阿珂不穿内衣时,奶子左右晃动的样子,韦小宝知道阿珂仅穿了外衣,所以曲线更容易暴露,比起裸体更有一番滋味。
-
-   阿珂眼见韦小宝对澄观说话之时鬼鬼祟祟,心想这小恶僧诡计多端,临死之时,定是安排了毒计来整治我,否则干么反而放我?当即跃起,但穴道初解,血行未畅,双腿麻软,又即摔倒。澄观呆呆的瞧着她,不住念佛。阿珂惊惧更甚,叫道:「快快一掌打死了我,折磨人不是英雄好汉。」澄观道:「小师叔说此刻不能放你,当然不能放你。」阿珂大惊,脸上一红,心想:「这小恶僧虽说过,今天放过我,但我杀了他,不知他又有什么想法?莫非…莫非他在断气之前,要…要老和僧娶我做…做什么…什么老婆?」侧身拾起地下柳叶刀,猛力往自己额头砍落。-
-
果不出韦小宝所料,阿珂身躯闪动之时,奶头从薄薄的外衣上显露了出来,私处的湿渍本已干了,但又被流出来得液体搞湿,面积更加大了。
-
-   澄观见她要自杀,袍袖拂出,卷住刀锋,左手衣袖向她脸上拂去。阿珂但觉劲风刮面,只得松手撤刀,向后跃开。谁知刚才慌张衣服尚未扣好,衣领掉落,左面的奶子登时展露在二僧之前。韦小宝看得大乐,心想:师侄,今天倒便宜了你,看到我老婆这么漂亮的奶子,修行一辈子才得来的福气。-
-
澄观果然一呆,慌忙衣袖一弹,柳叶刀激射而出,噗的一声,钉入屋顶梁上。
--
阿珂觉得胸口发凉,忙掩住胸部。羞得差点气昏,但逃命要紧。她见老和僧仰头望刀,左足一点,便从他左侧窜出。澄观伸手拦阻。阿珂右手五指往他眼中抓去。澄观翻手拿她右肘,说道:「『云烟过眼』,这是江南蒋家的武功。」阿珂飞腿踢他小腹。澄观微微弯腰,这一腿便踢了个空,说道:「这一招『空谷足音』,源出山西晋阳,乃是沙陀人的武功。不过沙陀人一定另有名称,老衲孤陋寡闻,遍查不知,女施主可知道这一招的原名么?」阿珂哪来理他,一咬牙,也顾不得遮掩胸部了,拳打足踢,指戳肘撞,招数层出不穷。澄观一一辨认,只是她胸口白肉晃动甚快,看得头昏眼花。阿珂见他眼光落处正式自己的胸部,而且数十招,都被他毫不费力的破解,眼见难以脱身,惶急之下,一口气转不过来,晃了几下,晕倒在地。-

-   澄观叹道:「女施主贪多务得,学了各门各派的精妙招数,身上却无内力,久战自然不济。依老衲之见,还是从头再练内力,方是正途。此刻打得脱了力,倘若救醒了你,势必再斗不免要受内伤,还是躺着多休息一会,女施主以为如何?
--
不过千万不可误会,以为老衲袖手旁观,任你晕倒,置之不理。啊哟,老衲胡里胡涂,你早已晕昏,自然听不到我说话,却还在说个不休。」说话同时,澄观老和僧眼神不离阿珂白晰的乳房。-

-   韦小宝大怒,心道:老和僧,你看起来到没完了!大叫:「疼死我了。」澄观忙走到榻边,一面走一面仍不忘多看胸部几眼。澄观一搭韦小宝脉搏,但觉平稳厚实,绝无险象,说道:「师叔不用担心,你这伤一点不要紧的。」他那知道,韦小宝是气的心疼。-
-
韦小宝道:「这小姑娘所使的招数,你都记得么?」澄观道:「倒也记得,只是要以简明易习的手法对付,却是大大的不易。」韦小宝道:「只须记住她的招数就是。至于如何对付,慢慢再想不迟。」澄观道:「是,是,师叔指点得是。」韦小宝道:「等她拳脚功夫使完之后,再让她使刀,记住了招数。」澄观道:「对,兵刃上的招数,也要记的。只不过有一件事为难,她的柳叶已钉在梁上了。只怕她跳不到那么高,拿不到。」韦小宝问道:「你呢?你能跳上去取下来吗?」澄观一怔,哈哈一笑,道:「师侄真是胡涂之极。」他这么一笑,登时将阿珂惊醒。她双手一撑,跳起身来,向门口冲出。奶子上下跳动,着实好看。
-
-   澄观左袖斜拂,向阿珂侧身推去。阿珂一个踉跄,撞向墙壁,幸好奶子先挡了一下,缓冲了力道,没受伤,阿珂登时站稳。
-
-   阿珂知道自己武功和这老僧相差实在太远,继续争斗徒然受他作弄,当即退了两步,坐在椅中,一动不动。任胸膛裸露在二人面前。
--
澄观奇道:「咦,你不打了?」-

-   阿珂气哭道:「打不过你,还打什么?」-
-
澄观道:「你不出手,我怎知你会些什么招式?怎能想法子来破你的武功?-
-
你快快动手罢?」-

-   阿珂心想:「瞎说,其实就是两个淫僧想看我的身子。」突然间跃起身来,双拳直上直下,狂挥乱打,两脚乱踢,一般的不成章法。任乳房抖动,阿珂索性把上衣一摆,另一只乳房也露出来。-

-   澄观立呆,叫道:「咦,啊,古怪!希奇!哎!唷!不懂!奇哉!怪也!」但见她每一招乳房都颤动的很美,白花花的胸膛令屋子增色不少。一时之间,澄观头脑中混乱不堪,只觉数十年勤修苦习的武学,突然全都不及这一对白嫩的肉团。一切奉为天经地义,金科玉律的规则,霎时间尽数破坏无遗。-

-   阿珂出手越乱,奶子抖动越列。澄观越感头晕。
--
韦小宝眼见阿珂奶子乱颤,老和僧目不转睛的盯着,忍不住「哈」的一声,笑了出来。这一笑牵动处,甚是疼痛,只是咬牙忍住,一时又痛又好笑,难当之极。-

-   澄观正自惶惑失措,忽然听得韦小宝发笑,登时面红过耳,恐慌道:「师叔笑我行为不检。」澄观脑中本已一片混乱,惶急之下,热血上冲,登时晕了过去,慢慢坐倒。-
-
阿珂又惊又喜,生怕他二人安排下什么毒辣诡计,不敢上前去杀这老少二僧,起身便即冲出禅房。
-
-   韦小宝呆坐在榻上,又是失望又是自豪,心想:何时再见到这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