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杀手
杀手
 
啊!」保镖们不停地惨叫着,后面的人因为害怕,便开始胡乱开枪,砰砰砰,场面一片混乱,鲜血乱溅,不停有人倒地。

白美凤灵活地在人群中穿梭,每逢她经过的地方都有人倒下。不一会儿,保镖们便全军覆没了,只剩下刘强一个人,刘强看到情况不妙早就疯狂地逃跑。

「你们还不出来了?救命啊!」刘强一边跑一边仰天大叫。

「哼!可没有人能救你!」白美凤冷笑了一下,把手中的银刀飞了出去,直指刘强的后脑勺。

「哎哟!杀心真重哦!明明有着这么好的脸蛋和这么骚的身材!」飞在空中的银刀停在了一个清秀的年轻人手中。只见两个人挡在了刘强身后。清秀年轻人穿着白色的西装,另一个人则穿着黑色的西装,但是他身高足足有两米半,全身爆炸性的肌肉把西装撑成了紧身衣。

「你们终于出来了!妈的,老子花钱雇你们来可不是来看戏的!赶紧吧那个骚女人收拾掉!」刘强直接瘫坐在地上骂着脏话。

「你再说废话信不信我一刀剁了你!」白衣男转头冷冷地看了刘强一看。一股寒意笼罩着刘强,刘强直接吓得动都不敢动,差点就尿了。

「咦?你是刚才门口的那个保镖?」白美凤惊讶地盯着白衣男,而且还保持着警惕,前面这两个男的感觉很不简单。

「哈哈被发现了!本来想伪装成保镖玩一下,谁知道你下手这么重!容我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龙,我身边这一个叫黑龙,我们是受雇抓住你的!」「哼!真是恶趣味!」白美凤话音一落,从大腿内侧拿出三把小刀,用手指夹在手上,快速地冲向敌人。

只见黑龙也动了,速度感觉比白美凤还要快,一个直拳直接击向白美凤的头部。

「什么?!」白美凤连忙侧身躲开,同时手中的小刀直接划过他的胸膛。然后立刻向后跳开。

「好硬的防御!」只见黑龙的西装破掉了,被刀划过的地方仅仅破了一点皮。

黑龙摸了一下受伤的地方,没有说话,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白美凤的巨乳和丝袜美腿,再次向白美凤发起冲锋。

白美凤只能不停地向后跳跃闪躲,扭动着身体用黑丝美腿不停御掉黑龙重拳,只能不停在他身上留下一些微不足道的伤口,完全被压制。

「哈哈看来你现在很辛苦啊!黑龙他虽然不太聪明,但是他比我能打多了!」白龙双手搂在胸前笑吟吟地看着狼狈的白美凤。

「可恶!刚才那些迷药还是吸入了一点,这个傻大个不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在我之上!我这样迟早会输!」白美凤这时把两把小刀朝着黑龙眼睛飞去,黑龙直接用单手接住,就在这时,白美凤一个瞬身闪到黑龙身后,冲向白龙和刘强。

只见白龙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向后退了一步。这时白美凤已经来到他身前了,手上的银刀正准备划破他的喉咙,突然,白龙一只手抓住白美凤拿刀的手,一只手钳住她的脖子,直接把她狠狠地摔在地上,头部被重击在地上,一阵眩晕感。

这时黑龙也回来了,一把扯起在地上的白美凤,把她的手死死地扭到身后,仿佛要折断一样,强迫她跪在地上。

「其实你应该选择逃跑的!而不是跑过来这一边!」白龙笑看着跪在地上的白美凤。

「没想到!我今天竟然栽倒在这里!」白美凤露出了一阵苦笑。

「哈哈哈!你刚才不是很厉害的吗?不会很会杀人的吗!看我等一下肏烂你的骚穴!肏到你只会浪叫扭腰!」刘强见形势已经被控制住了,便得意地跑过来,捏住白美凤的脸大笑道。

「哦?肏我?死人可不会!」

「糟糕!」话音未落,只见一道银针从白美凤的嘴里闪出,直中刘强的眉心。

刘强立刻倒地抽搐,口吐白沫,从眉心开始发黑,迅速蔓延,不一会便没有了生机了。

「哈哈哈!真是抱歉!你们雇主还是死了!」白美凤虽然还是被死死地控制住,但是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不过他死了没死,我不在意,我们的目标可是你!」白龙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然后一拳狠狠地打在白美凤的腹部。

「什么?!」白美凤便昏迷了过去了。

「喂!目标已经到手了!不过那个刘强还是死了!……嗯,我们现在回来!」白龙看着倒地的白美凤,把电话挂掉。

「走吧!」

黑龙一把把白美凤扛在了肩上,跟着白龙离开了豪宅。

在这两个人的手上都戴着一颗刻着G的戒指…………

「嗯?……呜呜呜……」昏迷的白美凤渐渐苏醒了过来,睁开媚眼一看,发现自己的双手正被用铁枷锁扣住,吊在天花板上,两只美腿被张开分别被固定在地板上,只能勉强人字型地站着。嘴里被塞满了丝袜团,完全不能说话,外面用塞口球堵住。身上还是穿着那白色的紧身旗袍,不过胸前的纽扣被打开了,雪白高挺的乳房暴露在空气中。

「醒了!小骚货!」白龙笑吟吟地走了过来,捏住白美凤的脸蛋,另一只手则不停地揉着白美凤的巨乳。

「混蛋!!……呜呜呜……」白美凤看着白龙那欠揍的表情,生气地扭动着劲爆的身体。

「哎哟!这骚劲真足!当杀手真的是浪费了!等一下我会让你知道当女人的快乐的了!」白龙松开了手,拿出了一瓶药剂,把浓稠的液体倒在了白美凤的双乳上。

「这可是我特制的强烈催情药!正常女人一两滴就会喷着淫水疯狂高潮的了!

上头下了命令,要好好调教你!我这可是下血本了!你可别轻易坏掉哦!」白龙把液体均匀地抹到白美凤的双乳上,然后把剩下的倒在手上,撩开白色的旗袍,一手伸进白美凤的下体,不停地把液体戳进蜜穴和肛门里,当然阴蒂也是重点照顾对象。

「呜呜呜!……混蛋!!别碰我!!……调教?!……呜呜呜……」药物被吸收得很快,一下子,白美凤感觉浑身像火烧一般,特别是蜜穴和乳房,感觉有一万只蚂蚁在上面。

「尽情得高潮吧!」白龙不停爱抚着玩弄着白美凤的下体和乳房,手指不停来回戳进蜜穴中,白美凤的蜜穴不停地分泌着淫水,而且量十分的可怕,腿上的丝袜不一会儿已经被泡湿了。

「呜呜呜!!!……好难受……不能……要忍住……呜呜呜!!!……」白美凤仰着头发出沉重的呼吸声和闷叫声,越是忍耐,身上的每一寸皮肤就变得越敏感,单单是旗袍和丝袜在身上的摩擦,已经快让白美凤到达崩溃的边缘了。

「淫水都流成这样了!让我帮帮你吧!」白龙拿出了一根银色长针,一把捏住白美凤勃起的乳头,一下刺了下去。

「呜呜呜!!!!!」银针就像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扑哧一股淫水喷洒到了地上,白美凤瞬间到达了绝顶的高潮。

「还没结束呢?」白龙坏笑地转动银针,刺激着白美凤的乳头。

「呜呜呜!!!……不要!乳头会坏掉的!!……呜呜呜啊啊啊!!!!」白美凤的高潮开关好像被打开了一样,无论是什么样的刺激,都会转化成巨大的快感传到大脑,不停地被强制高潮,扑哧白美凤完全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淡黄色的尿液喷射了出来,她现在失禁浪叫的样子让人完全联想不到她之前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

「哈哈哈!!这么快就爽到失禁了!看来药效还是很可以的!这边胸部也来一针吧!」白龙说完,把另一根银针也插进了白美凤的另一个巨乳上。

「呜呜呜啊啊啊啊啊!!!」白美凤双手双腿被固定,只能扭动着身体翻着白眼浪叫着,两根银针还插在勃起的乳头上,强烈的挣扎使得两个乳房上下的抖动。淫水一直喷个不停,明明白龙碰她,但是白美凤还一直持续高潮着。

「太棒了!看得我已经受不了了!」白龙脱下了裤子,掏出了一根坚挺的粗壮肉棒,他把白美凤美腿上的枷锁解除掉了,一把抱住,肉棒撑开那湿润狭隘的蜜穴中,直接顶到子宫口。

「呜呜哦哦哦??!!!」一股尿液再次爆了出来,子宫口竟然自己吸住了肉棒,就像情侣接吻一样,伴随着肉棒的抽插,一起运动,蜜穴受到的强烈刺激得到满足,白美凤大脑也产生了刺激的愉悦快感,感觉手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得到了释放,自己更加放肆地浪叫,高潮。

「呜呜呜!!!……不行……不可以……肉棒好爽……高潮停……不了……用力把他夹断……要坏掉了……呜呜呜!!!」白美凤的丝袜美腿死死地夹住白龙的腰部,试图想用力夹断白龙的腰,蜜穴也是,试图夹断不断突击的肉棒。

「啊!好紧的骚穴!我已经给你下了强烈的肌肉松弛剂,你现在就仅仅是一个浑身是骚劲的女人而已!用力!用力!」

白美凤每一次用力,敏感的肉壁强力地摩擦到炙热的肉棒,大脑便爽的一片空白,又失去了力度,腿部也发挥不出以前的两成力度,结果自己的身体不禁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循环,蜜穴不停一次又一次地夹紧巨大的肉棒,每次夹紧都爽得自己失禁喷尿,强烈的性快感使得身体完全停不下来,腰部也跟随着抽插的节奏扭动着。

突然,白龙抓住白美凤胸部上面的两根银针,直接一扯,扑哧竟然射出了两道乳白的乳汁。

「忘了告诉你!银针上涂了特制的淫毒,会刺激乳腺,大量分泌乳汁。以后我会好好把她变成一头奶牛的了!」白龙把两边的乳房挤压到一起,两个渗着乳汁的奶头一口咬下去,疯狂地吮吸起来,还不停向后拉扯。

「呜呜噢噢噢!!!」白美凤因为药物的原因,早已经意识模糊,现在被干得全身不停痉挛着,奶子上传来的快感使得她再次收缩了一下阴道,扑哧扑哧怒吼的肉棒射出炙热浓稠的精液,填满了整个子宫阴道。

「还不够!!继续!!要很多的高潮!!要让你彻底堕落!!」白龙兴奋地大叫着,刚刚射完的肉棒,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挺,继续高频率地活塞运动,白美凤只知道一个劲地浪叫高潮,蜜穴中不停爆出精液和淫水……整整一个星期,白美凤每一天都在白龙的精心照顾下度过。每天都会被堵嘴紧缚起来被一百人轮奸外,每天食用的当然是改良过的营养液和精液的混合物,而每天晚上还要捆绑好一边浸泡在烈性春药和疲劳消除剂,一边观看着特意为她准备的重口味调教片,提高性欲恢复体力两不误,为了第二天的调教。睡觉时耶是完全被拘束在穿上,戴着一个氧气罩,不停吸住催情和催眠气体,尿道蜜穴肛门插满跳蛋震动棒,频率开到最小,让她得不到彻底的高潮。

「紧张吗?今晚第一次上台比赛。」白龙捏住白美凤的下巴调侃道。

「哼!别用你的脏手碰我!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屈服了!」白美凤美瞳怒视着白龙,只见她正穿着黑色透视镂空的紧身旗袍,旗袍上的凤凰花纹隐隐约约挡住着那粉嫩的乳头和下面的神秘地带,奶牛般的乳房仿佛要撑爆衣服,乳头的地方已经湿湿的一片,旗袍下摆超短,直接露出了下半边圆润的臀部,下面是一直到大腿根部的黑色丝袜和14cm的红色高跟鞋。

「真是伤心!明明这几天每天像条母狗一样扭着屁股求着我肏你!」白美凤双手反吊在脖子后,被龟甲捆住上身,胸部狠狠勒住了根部,大腿并拢被绳子捆死,只能移动小腿走动。

「呸!没有这回事!!」白美凤怒视着白龙,一吐口水直接吐到白龙的脸上。

「哈哈!不过我就喜欢你这高傲的样子!一想到能把你慢慢调教得像一只母猪一样高潮我就兴奋起来了!」白龙完全没有在意,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然后双手一把抓住白美凤的爆乳,来回揉捏。

「啊!不要碰……可恶……这该死的身体……太敏感了……啊!」敏感的乳房被不停地挤压,白美凤下体一下就已经开始分泌淫水了,只能扭动着身体向后躲闪。

「你好!白龙先生!麻烦让开一下!肉便器选手白美凤准备要上场了!」这时,一个穿着黑丝红色兔女郎服装的性感长发女人走了过来说道。

「哦!不小心太兴奋了!」白龙微笑地让开。

「呼呼呼……我绝对会杀了你……呜?!」被白龙弄得娇喘不停的白美凤正准备骂脏话时,兔女郎女人,把一团丝袜塞进了她嘴里,一团又一团,四团丝袜硬生生地戳进白美凤的嘴巴里,然后用静电胶带把白美凤鼻子一下全部死死地缠住。丝袜把白美凤的舌头压死了,填满了整个口腔,口腔的不适感让白美凤皱了皱眉头,发出阵阵闷叫声抗议。

接着白美凤的双乳被弄了出来,露出了穿着铁环的乳头,兔女郎拿出了两根铁链分别扣了上去,然后掀开了那短的可怜的旗袍,露出了同样穿着铁环的阴蒂,用铁链扣了上去,这三根铁链都连在同一根铁链上。兔女郎那住铁链的一头一扯。

「呜呜呜!!!」同时拉扯到乳头和阴蒂,瞬间引起白美凤的阵阵浪叫,乳头还在渗出着乳汁。

「欢迎各位来到今晚的肉欲决斗场!今晚的比赛可是相当地有分量啊!双方都是很有名的选手,希望她们都不会让我们失望!!」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帅气主持站在一个圆形的场地上兴奋地主持着。

周围的观众席上坐满了各色各样的人。这一个决斗场其实是godletter公司的一个地下娱乐赌博场所,安排被调教过的女人进行各种刺激的对决,每一次双方有不同的赔率,赛前观众可以下注,下限是一千,没有上限,如果赢了不单单可以赢钱,还有机会和选手进行亲密接触。

「废话就说这么多!现在就请出我们的选手!首先是!旗袍丝袜肉便器白美凤!她今天是第一次登上我们的舞台!之前她可是一个地下杀手哦!期待她有优秀的表现!!」

「呜~ 」白美凤像母狗一样被兔女郎牵着,大腿被紧紧捆住,敏感的乳头和阴蒂不停被拉扯着,迈着小步一边呻吟着一边缓缓着走到圆台上。

「哇!!好性感的骚货!!好棒的奶子!」

「好刺激的旗袍丝袜!!我最喜欢了!!」

「好想冲下去肏她!!」

白美凤的出场瞬间引起了场上观众的阵阵骚动。

「另一位出场的选手就是我们熟悉的!金发丝袜肉便器艾薇娜!她已经四连胜了,不知道她!今天能不能夺得胜利呢?!」一位金发碧眼的西方女人像白美凤一样被牵着出来,火爆性感的身材上竟然穿着一件黑领白色的露脐水手服,极短的黑色百褶裙微微盖住两片翘臀,丰满有肉感的美腿上穿着到大腿根部的白色长筒袜,和14cm的红色高跟鞋。超S型性感的身材配上水手服,严重的反差,反而显得格外的色情,顿时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反应。

「还没有下注的人可要赶紧了哦!我们这次的比赛很简单,请看我们的比赛道具!」场上升起了两个正对着的U型坐台,两边各有一个脚踏板,而正中间有一根涂满了润滑剂的巨大狰狞的钻头。

「两位选手分别被拘束在上面!只要踏动脚踏板,对手的钻头就会开始上下运动。一开始是脚踏板转一周钻头动一下,随着时间的增加,变成一周两下,一直递增下去,直到一方失去意识!哦对了,还有一个隐藏惊喜!钻头动作到一百次的话……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主持人坏笑地看了看白美凤和艾薇娜。

「好了!想必观众们已经等不及了!我也是!请两位选手准备比赛!」「呜呜呜……钻头?!……太大了……呜啊啊啊……」白美凤被两个黑衣壮汉解开了腿上的绳子,不停挣扎扭动着身体,夹紧着丝袜美腿,但是还是被强行抱上了那个U型的坐台上,分开双腿,把狰狞的钻头对准白美凤的蜜穴,把她整个人死死按到椅子上,巨大的钻头直接撑大了整个蜜穴,在肚子顶出了一个凸起,钻头顶端破开了子宫口,强烈的刺激弄得白美凤弓直了腰,发出悲鸣般的闷叫声。

在白美凤位置前面一点,有一条短细的铁链,铁链刚刚好能连接到白美凤阴蒂上的铁环上,只要稍微站起来,阴蒂就会被死死扯住。黑衣人把一个皮革项圈戴到白美凤脖子上,收紧,然后用绳子连着U型的后面,强行是她直起腰仰起头。

艾薇娜也是被如法炮制,巨大钻头的刺入也使得这位西方美女发出阵阵娇叫。

两个都固定好了之后,黑衣人又拿出了两根细长的钢丝,刚刚好把白美凤和艾薇娜的巨乳连接了起来,两对雪白硕大的乳房被死死地拉长着,乳头传来的刺痛感,引起了两个的阵阵浪叫,只要一边向后扯,两边都会立刻受到同等的刺激。

在她们的正上方有四面的大屏幕,播放着她们两个人的特写。

只见艾薇娜仿佛露出了一脸享受的表情发出淫荡的呻吟声,还故意身体向后靠了靠,巨乳立刻被绷紧的钢丝拉长了。

「呜呜呜……比赛还没开始……没想到身体已经开始受不了了……可恶……这骚货婊子,可不能输……」白美凤半闭着媚眼娇喘着忍受着乳头带来的刺激,调整着身体。

「比赛开始!」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令下,两个钻头犹如咆哮的蛟龙一样,高速地开始旋转,整个阴道疯狂地与它摩擦,艾薇娜和白美凤两个人瞬间被刺激得花枝乱颤,竟然都忘记了踩脚踏板。

「呜呜啊啊啊!!……这……太厉害了!!……呜呜呜!!……」白美凤弓直了腰仰头浪叫着,双腿发软,被撑得死大的蜜穴疯狂地飞溅出淫水。

「呼呼!呜呜呜!!」艾薇娜率先适应了钻头的传来的快感,开始艰难地踏起脚踏板。

「嗯?!呜呜呜!!!」钻头突然下降了,然后又一次突进蜜穴的深处,整个阴道先是急剧地收缩,然后是急剧的增大,而且高速转动的钻头仿佛要把整个阴道转穿一样,仅仅一下白美凤已经达到了绝顶,大量的淫水被钻头挤压喷射了出来,

「哎呀!我们的艾薇娜选手已经开始了攻势,但是我们的白美凤选手好像爽得完全忘记了踩脚踏板,难道就这样要分出胜负?!」「啪!啪!啪!」只见兔女郎拿起了一根皮鞭,狠狠地抽打在白美凤那雪白的臀肉上,响声在整个会场中回响着。

「动起来!你这头变态母猪!就知道高潮!你这样会让观众很扫兴的!!给我用力动起来!!!」

「嗯嗯呜呜呜!!」敏感的臀部被不停地鞭打,使得白美凤反应了过来,绷紧屁股的肌肉,丝袜美腿艰难地开始踩脚踏板,同时也使得阴道收缩紧紧地夹住钻头,每一下的抽插仿佛都要达到性高潮。

随着白美凤的反击,艾薇娜也被钻头插得淫水乱飞,浪叫不停,白丝美腿不禁降低了力度,白美凤也得以放松了一下,不过毕竟是四连胜的选手,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

「看来两位选手都十分的出色!让我们好好的地为她们加油!!」这时第一次加速的时间到了,钻头的抽插速度瞬间提高了一倍,钻头怒涛般的攻击,两人都都被猛烈的攻击得全身抽搐,哗啦两大股尿液肆无忌惮地喷洒了出来,两个人同时失禁了,腿上的丝袜都被淋湿了。

「呜呜呜哦哦哦!!!」母猪般的呻吟声在通过放大器在整个会场不停回响。

她们的失禁高潮也瞬间点燃了整个会场。有的人还带着自己的女奴来观看,已经在疯狂地干着自己的女奴,好像也希望她像两位选手一样失禁。有的人只能在一旁打着飞机发泄着。

「加速!加速!……」

不知道是谁开始叫的,其他的观众也开始附和。

「哈哈哈!!看来大家都是心急的人!不过规则是规则,我们可是要尊重两位选手的意见!请问两位同意加速吗?」主持人走到两个的中间,一把拉住中间的两根钢丝向下一扯。

「呜呜呜啊啊啊!!!」两个人再次发出悲鸣般的浪叫声,扑哧扑哧乳白色的乳汁喷得到处都是。

「哦哦!看来我们的选手是没有意见!那就调到最高的十倍吧!」主持人坏笑地说道。

「呜!!……十倍?!……混蛋!!……不要!!!……嗯?呜呜呜啊啊啊啊!!!」狰狞的钻头不但高速地旋转着,还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一次又一次撞击着白美凤的子宫,脆弱的子宫口早已经被钻头顶部活活扩张了数倍,每一次的冲击的作用力,使得身体都狠狠地被顶起来,然后因为阴蒂死死被固定在座位上,强大的作用力全部作用在阴蒂上,阴蒂被拉扯到完全变了形。

白美凤和艾薇娜两个人都翻着白眼,在座位上香汗淋漓,喷着乳汁尿液,全身止不住地痉挛浪叫,简直要虚脱了。

白美凤和艾薇娜突然感觉屁股上一阵冰凉,只见两位性感的兔女郎把一大管烈性春药打进了她们的臀肉上,立刻全身像燃烧一样,高潮完全不停不下。

虽然白美凤被下了药,但是她比一般人的体力还是要好很多很多,尽管大脑一片空白,被全身的快感充斥着,丝袜美腿并没有停下来,反而越踩越快!

「嗯嗯额!!呜呜呜啊啊!!!」艾薇娜满脸潮红,半闭着媚眼看着还在奋起直追的白美凤,拼死地绷紧肌肉,踩着脚踏板,美腿颤抖得不行,白色的丝袜早已经被尿液泡黄了,还散发出骚臭的味道,雪白的爆乳被扯成了圆条状,不停甩出乳汁。

「哈哈哈!比赛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了!而且两个人转数都很相近,不知道谁先会达到一百呢?真是令人期待啊!」

顶上的显示器显示白美凤已经踩了85次了,而艾薇娜靠着一开始的领先优势,已经92次了,但是白美凤现在的速度明显比艾薇娜快,一路在追赶。

「86……93……87……88……94……」……

「97了!!白美凤选手追平了!!」主持人鸡冻地吼道。

「呜呜呜……能赢能赢!!……不能输给那个西方母猪!!……」白美凤不停地娇喘着呻吟着,正准备一鼓作气率先到达一百时候。

「嗯?!呜呜呜!!哦哦哦啊啊啊!!!」艾薇娜突然猛地用力,整个人疯狂地向后扯,乳头通红感觉快要扯断一样,白美凤被拉得整个人向前倾,脖子上的项圈死死勒住脖子,瞬间呼吸不了,窒息和双乳犹如断裂的极致快感,使得丝袜美腿竟然停下了动作。艾薇娜忍受着巨大的疼痛感,乘机拼命踩完三下。

「扑哧!!!」当脚踏板转到一百圈时,白美凤下体的钻头顶部如同高压水枪一样,喷射出大量滚烫的精液,瞬间就灌满了整个子宫,肚子像气球一样瞬间膨胀,精液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还有强有力地喷射,大量的精液从蜜穴中爆出来。同时,整个钻头出现了变化,无数的硬化硅胶突刺出现在表面,突刺高速地旋转,阴道的肉壁仿佛要被划烂一样,遭受着暴风雨的袭击。

「呜呜呜!!……要死了!!……要死了!!……坏掉!!……啊啊啊!!!

……」白美凤整个人疯狂地痉挛着,每一秒就潮喷了无数次,大脑完全在死机的状态,双手被死死绑在背后,被干得发疯地扭动着身体,如果不是舌头被丝袜死死压住,估计早早就长长地吐到外面。

正当大家以为白美凤要输的时候,白美凤凭借着自己仅仅剩下的一丝意识竟然有重新开始踩起脚踏板!!

「嗯嗯??呜呜呜!!……什么!!……」因为刚才白美凤爽得已经完全停止了运动,艾薇娜得以停下来喘息着,这时钻头再次重新抽插起来,惊得她一声娇叫。

「不能!!让她有机会!!」艾薇娜故技重施,挺着疼痛再次拉扯自己的乳头,而且通过小小的恢复之后,使劲地踩脚踏板。毕竟是进化过的钻头,突刺的威力前所未见,搅动着白美凤蜜穴的肉壁,而且子宫口直接被卡住了,钻头一扯,一突,竟然把白美凤的子宫直接扯了出来,然后又戳了回去,不停地做着超高频率的往复运动。白美凤仰起头弓直了腰发出最后一声歇斯里地浪叫后,爆炸般的快感掩盖了白美凤最后的一丝意识,翻着白眼整个人昏迷了过去,乳汁尿液精液还在横飞着……

【杀手旗袍娘白美凤】(二)

「你这个变态!你又要对我干什么!?啊!」

白龙正在把一块不明物体慢慢地塞进白美凤的蜜穴中。只见白美凤只有美腿上穿着白色的长筒袜,大小腿被好几股绳子绑住,M字型地敞开下体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被反绑在身后,不安分地不停扭动着性感的身体挣扎着。白美凤经历了之前高强度的比赛刚刚才清醒了过来,但是一醒来发现自己又被绑住了,而且双腿酥软,蜜穴还传来阵阵疼痛。

「一醒来就这么不安分!是不是觉得自己的小穴很疼痛,它现在可是伤痕累累呢!这东西可是特意拿来给你治疗的,它能快速地促进细胞的再生,伤口快速愈合长出新的肉壁,当然这种要仅仅只对一些皮外伤有用。不过这东西有一个小小的副作用,嘻嘻,新生的肉壁会比原来的敏感数倍,哦,不对不对,对于你这种只知道高潮的骚货应该不算是副作用。」白龙把膏药塞进去后拿了一个前头很粗大的塞子堵住了。

「又会变敏感??!!我不需要这些东西!!混蛋!!赶紧拿出来!!!」药膏受到阴道的加热,开始慢慢的融化被吸收,白美凤慢慢感觉到了下面传来的瘙痒感,一想到自己的身体会变得越来越奇怪,便拼命地挣扎,绳子深深地陷进肉里,雪白的巨乳上下不停抖动。

「这可不行哦!你不记得了吗?你比赛输了可是要接受惩罚的?为了明天能够好好地服务那一千多位赌博胜利的客人,你可要好好恢复身体。不然丢了我们公司的脸就不好了!」白龙双手一把捏住了白美凤的巨乳,一边揉捏着一边用手指玩弄着粉嫩的乳头。

「啊!……谁要服务他们……快松手……恩!……乳汁又要……要出来了……我……恩啊!……」白美凤的身体还是保持着一如既往地敏感状态,乳头被白龙轻轻玩弄一下,就又像肉棒一样勃了起来,开始渗出乳汁,不由自主地发出淫荡的浪叫声,仅仅是被玩弄乳头就小小地去了。

白龙看到白美凤高潮完,满脸潮红地娇喘着,双手松开了巨乳,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着的乳汁。

「今天先不逗你玩了!好好休息吧,明天好好工作!」白龙掏出了一条很厚的黑色连裤袜,然后把它捏成团,没等白美凤反应过来一把塞进了她的嘴巴里,用手指把丝袜团完全戳进去,接着用一个马具黑色实心口球扣上去,满意地点了点头,便关了灯,离开了房间。

「呜呜呜!!!」白美凤看到白龙的离开,扭头大叫了一声,空空的房间里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由于之前的消耗实在太大,只是挣扎了一下,便感觉精疲力尽了,沉重的困意席卷而来,便闭上了媚眼睡了过去……第二日

「起床了!要开始工作了!」白龙淫笑地打开门走向白美凤。

白美凤听到声音缓缓地睁开媚眼,绝美的容颜透露着疲惫的神情,昨晚下体不停地传来阵阵的瘙痒,身体敏感地不行,还被绳子紧缚住,根本休息得不好。

「恩?!呜呜呜……」白龙把白美凤下体的塞子拔了出来,积攒在里面的淫水全部都流了出来,冒出一股白气。接着白龙用两根手指伸进蜜穴中,抚摸了一下四周的肉壁,白美凤便剧烈地挣扎起来,还发出了淫荡的浪叫。

「哎哟!恢复地比以前敏感多了,骚劲比之前足很多,客人们应该会很满意!」白龙抽回了手指,回味地舔了舔手指上残留的淫水,笑道。

「不要乱动!给你换上新衣服就带你去客人那里。」白龙先是把一支特制肌肉松弛剂打到了白美凤的身上,瞬间白美凤感觉意识还是很清楚,但是全身软弱无力。接着白美凤身上的绳子被白龙慢慢解开了,嘴上的口球被摘了下来,丝袜也被抠了出来。然后白龙帮白美凤换上了原本的那件白色无袖紧身旗袍,还有把白色丝袜换成了半透明性感黑色的开档裤袜,穿上14cm的白色高跟鞋。最后一把扛起了白美凤,白美凤就像一个柔弱的女子不断蹬着黑丝美腿,企图挣扎开来。白龙一只手用力地抱住那双美腿,使她不能随意乱动,一只手还不停揉捏着白美凤那丰满敏感的臀肉。

「嗯嗯啊啊啊……赶紧放我下来……放开你的脏手……呼呼呼……屁股好敏感……放开我……」因为一直被灌着药物,白美凤的身体不知不觉变得越来越敏感,屁股不停被袭击,已经开始不自觉地娇喘起来,蜜穴一下就开始分泌淫水了,自己只能无力地反抗着。

「你还是留点力气等下照顾客人吧!你这样扭着屁股的样子搞得我都兴奋起来的!」白龙淫笑着说道,手上还不停加大力度,丰满弹性的屁股让他欲罢不能。

不一会儿,白龙来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只见墙上有一个圆洞,白龙把白美凤上半身穿过洞口,还没有等她反应过来,按下了手中的遥控,洞口四周的立刻出现了像气囊一样的东西,紧密地把白美凤的腰部固定住了,现在只能看到白美凤的臀部和美腿。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们这群变态又要玩什么play!」在另一边,白美凤上半身躺在一个平台上,被固定住这个奇怪的姿势,下半身到底会发生什么,现在自己无从得知,愤怒地吼着。

「哪里是奇怪的play!都说要让你好好服务客人罗。」白龙出现在了白美凤面前,露出了他一如既往的邪恶微笑。接着白龙为了防止白美凤不乱动,抓住她的手扭到背后,一字型地用绳子一圈一圈绑好,接着套上了5条长筒袜,袜口拉到了手臂根部,再用一个单筒拘束手套戴了上去,外面用皮带固定住,双手紧密地并拢在一起,不能动弹。白龙又拿出了一个鼻钩,把皮带的一端连接在了手套的上面,从上面贴着白美凤的头部鼻钩勾住了她的鼻孔,露出如同母猪一样的鼻子,因为皮带的长度,强制性地让白美凤抬起头。最后白龙把一个连接着导管的实心口球扣到她的嘴巴上。

「呜呜呜!!!」白美凤试图反抗,但是鼻钩狠狠地勾住鼻孔,异常的难受,只能无奈地等待着将要到来的暴风雨。

紧接着白龙拿出了一个奇异的头盔,内部有大量类似电极一样的东西,固定在了白美凤的头部。

「不用紧张!这东西检测到你失去意识的时候,会自动刺激你大脑,让你清醒过来,同时让你大脑保持兴奋的状态,虽然这玩意以前弄疯掉了几个女人,变成只知道肉棒的肉便器,不过经过技术部的改良之后,听说效果拔群,而且你又不是一般的女人,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就坏掉吧?嗯!是时候开工了哦!」白龙把一个摄像头对准了白美凤的脸部,在另一个房间里,白美凤臀部的上方,一个显示屏出现了白美凤绝色的容颜,只不过鼻钩和口球使她看起来格外地淫荡。

「终于开始了!」

「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一想起那个骚货旗袍娘的丝袜美腿,我都硬得快射了!」十个各式各样的人蜂蛹进入了房间里面,看到白美凤的下半身被镶在墙上,漏出旗袍下摆勉强遮挡住的臀部和黑丝美腿,每个人的肉棒都瞬间涨了起来,都快撑爆裤裆了。

「各位主人好!因为你们在肉欲角斗场赌博中赢了,所以你们能够与比赛落败的选手亲密接触,请按照你们手上的拿到的序号,一个一个上,没有时间限制,直到你的肉棒射不出为止,就轮到下一个人,当然精尽人亡的话,本公司是不负责的。还有,如果有人忍不住了,可以自慰把精液射到这边的容器里面,它会通过导管流向选手的口腔中。」一个穿着性感黑丝兔女郎衣服的小姐现在一旁解说着,用手指了指在一旁的喇叭形的容器。

话音刚落,第一位客人就迫不及待冲了过去,是一位肥胖的中年男子,一把抓住白美凤的美臀,一顿狂揉。

「呜呜呜!!!」下体突然被人袭击,吓得白美凤叫了起来,扭动着臀部,试图躲开那双咸猪手。

白美凤的激烈反应反而更加激起了男子的欲望,男子把旗袍下摆撩到她腰部,双手死死搂住白美凤的丝袜美腿,脸贴到屁股上,大口大口地吮吸着蜜穴流出来的汁液,把舌头突进到蜜穴里面,脸上的胡渣还不停摩擦到阴唇,瘙痒感引得白美凤阵阵浪叫,声音通过广播器,使得整个房间都回荡着白美凤淫荡的叫声。

「草!大哥你快点啊!别玩了!听到这叫声我们都受不了了!」还没有轮到的众人纷纷埋怨到,自己的老二被挑逗得精神无比。

「妈的老子怎么玩关你吊事!」本来正爽的男子被打扰到,立刻对他们骂起了脏话,把心中的怨气都发泄在白美凤的身上,一把抓住她的阴环向下猛地扯,就像一个开关一样,白美凤蜜穴立刻如水龙头一般流出大量淫水,都溅到了男子的脸上。

「呜呜呜啊啊啊……不要扯那里……好痛……呜呜……」在另一个的白美凤被弄得花枝乱颤,满脸潮红,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人人刀俎。

「小骚货!喷得我一脸淫水!现在我就好好满足你!」男子掏出了一个黝黑的大肉棒,足足有21cm,二话不说,坚挺的龟头直接戳进早已洪水泛滥的蜜穴中。新生的肉壁紧紧地包裹着肉棒,龟头直接顶到子宫口,就像两个情侣接吻一样,子宫口不受白美凤控制一样,紧紧地吸住肉棒,爽得男子大脑发麻。

「呜呜呜啊啊!……怎么会……好厉害……呜呜呜!!……混蛋白龙……啊啊啊!!……」非同寻常的快感瞬间涌上大脑,肉壁竟然自己收紧了,仿佛想要得到更加多的刺激,敏感的肉壁狠狠地加大与肉棒摩擦。

肥胖男子看着屏幕上白美凤那张被自己插得爽翻天的表情,淫笑地开始强烈的活塞运动,双手还不安分地有节奏地拍打那片敏感的臀肉。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实在是忍不住了,都走到一旁,掏出自己的肉棒,开始打飞机,白美凤的浪叫声就如同致命的壮阳药一样,听得每个人都受不了了。

「呜呜呜呜呜!!!」白美凤拼命地挣扎着,扭动她的翘臀抗拒着,但是男人用力的一顶,粗大的肉棒猛的戳到她的子宫,插的她立刻一阵娇颤,浑身酥软下来。

不一会儿

「扑哧!!!!扑哧!!!!」滚烫的精液灌满了白美凤的子宫,睁大着媚眼仰头浪叫着。

射完后肉棒还是一样的坚挺,男子不管乱扭的白美凤,又是一顿狂肏,淫水不停地从缝隙中喷洒出来,白美凤早已被肏得高潮连连,巨大的乳房自行渗出了白色的乳汁。

「啊!我忍不住了!」扑哧在一旁打飞机的人们,纷纷缴械,大量的精液射到了容器里面。突然有一位老哥,竟然擅自开始小便,淡黄色的尿液混杂着精液流进了导管里面。众人看到后,面面相觑,露出了淫笑,开始小便起来了。

「嗯??呜呜呜!!!!咕噜咕噜!!」精液和尿液的混合物不停地强制灌进白美凤的口腔里,腥臭的精液和骚臭的尿液充斥着她的胃袋,引起她的阵阵恶心,因为量实在太多,部分的液体直接从白美凤的鼻孔喷了出来,蜜穴还被人一直狂肏着,一时之间喘息不过来,全身一阵抽搐,翻着白眼,哗啦一股尿液从两腿间流了下来,顺着光滑黑色的丝袜流得满地都是。

男子看到白美凤被自己肏到失禁了,更加亢奋了,狂野地加大抽插频率,扑哧扑哧在子宫内一顿乱射,根本停不下来。

终于第一个人结束了战斗,肏得肉棒已经完全硬不起来了,白美凤感受到软下去抽出来的肉棒,正躺着娇喘着休息,但是嘴里还一直被灌着精液和尿液。但是,还没等不停流着精液和淫水的蜜穴合上,下一位客人已经迫不及待把肉棒一插到底部,里面的精液一下被挤了出来,飞得到处都是。又是一顿疯狂的抽插,根本不给白美凤任何休息的空间,肉棒把整个阴道搅得翻云覆海,为了让白美凤深切地体会到肉棒的感觉,头上的装置还会不定时释放电流刺激脑神经,让其分泌多巴胺,被肉棒插得越爽,分泌的量会越多。

「呜呜呜!!……肉棒……好奇怪……我变得……拔出来……呜呜呜啊啊啊!!

……咕噜咕噜……」白美凤全身动弹不得,双手被丝袜绳子包裹得完全不能动,只能扭动着性感的屁股,和蹬着丝袜美腿勉强反抗一下,但是这种反抗使得客人更加的耐力干活,弄得自己香汗淋漓,每一次子宫被撞击都弄得高潮不停,淫水乱喷,时时刻刻都要失禁一样,翻着白眼发出母猪般的叫声……一个人接着一个人,一批人接着一批人,完全的不间断干着白美凤,白美凤已经一次又一次地被肏得失去意识,头顶上的装置又让她一还有一次清醒过来,不断地被强制高潮,绝顶,陷入无尽的精液中出。已经干到没力的人们有的心满意足地离开了,有的因为之前没忍住打太多次飞机了,一下子就缴械了,悔恨地看着被别人干着的白美凤,不甘心地离开。

无穷无尽的肉棒,不停抽插着白美凤的蜜穴和肛门,有的人甚至想把肉棒插进白美凤的尿道,可惜实在太小了,怎么戳都戳不进,肛门和蜜穴已经像两个巨大的洞穴一样,完全没有要合上的意思,里面还不停喷出着一股股浓的精液,腿上的黑丝袜已经被弄得破破烂烂,丝袜上沾满各种各样的液体,雪白的屁股上和大腿上,被人用黑色笔写满了「正」「丝袜母猪」「公开便器」「发情子宫」等等羞辱的字眼。肚子鼓鼓的,里面全都是精液和尿液的混合物,像个皮球一样仿佛要撑爆,嘴上还一直被灌着精液和尿液,翻着白眼发出低沉的闷叫声,绝色的容颜已经透露出十足的憔悴,不停有液体从嘴角溢出来,头上的装置一直在工作状态,因为只要一停下来,白美凤便瞬间会昏死过去,随时都有人格崩溃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