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奴本天成】(09)作者:xxin
【奴本天成】(09)作者:xxin
字数:5267


                (九)

  愈堕落,愈快乐。

  被爷第一次犬调后,我仿佛褪下了沉重的镣铐,整个人快乐得想要飞起来。没有一个正常人能够体会,一个犬奴对于做犬的渴望。这是一种心灵最深处的痒,让你怎么都挠不着,让你寝食难安,让你手足酸软。已经记不清多少次在梦里成为赤条条的犬,被人牵着走过大街小巷。那种梦中的快乐和满足,醒来时的余韵与懊恼,小内内的冰凉与湿腻,如海边咸腥的潮水,夜夜冲刷着我的心防。
    原以为午夜的犬行已经是酣畅淋漓的欢愉,现在才明白这充其量是饭前的一小块甜品,亲吻着手指的一朵浪花。当爷施施然在奴前方踱步,当系着项圈的犬绳倏然收紧,那种眩晕瞬间将奴包围,像暴风雨中的巨浪和漩涡将奴轻轻地扬起、撕碎,再吞没的无影无踪。本来对爷并非没有残存的埋怨、提防与隔阂,但在这巨浪面前毫无抵抗地被冲垮、被击碎。

  唉,这就是武侠小说里的命门,就是蛇的七寸,只要轻轻的一触,我就像被切断了电的玩具一样,再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那施施然踱步的背影,至今还印刻在我的心里。那一瞬间,只感觉自己像初破瓜的少女,凝望着自己的第一个男人,无论将来是爱,异或是恨,已经永远有一根丝线,一头连在他的身上,一头系在自己的心上。

  食髓知味,小母狗深深陶醉在全身被蜜糖包裹的那种甜美中。每天下课后,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扑入这个快乐的天堂。这里可以光着身体,无拘无束地爬行,可以和哥哥尽情地嬉闹,可以安静地伏在爷的脚边,细细品味午后空气中弥漫的初夏芬芳。樟树浓阴下,片片土地都留下了小母狗的爪印和淫水。

  我一刻也不想离开爷,离开这个小院。所以现在奴自修的地点,改在了爷的书桌上。一丝不挂地撅着屁股趴在桌上学习,很淫荡吧!怎么想奴的前面也不该是什么大学课本,正常的逻辑应该是立着一根又粗又长的伪具,让奴吞吞吐吐地苦练口技才正常嘛!可是这种环境下,奴可以很认真的看书哦!忘了炫耀一下,奴学习很好的哦!从小学到大学,基本都是班上的第一名,是一条爱学习的母狗呢!就是因为这一点,爷才允许奴每天都待在爷的院子里。按他的说法,学习仍然是小母狗的第一任务,嗯,还要加两个惊叹号,哈!

  今天下午过来以后,爷在房里忙,跟哥哥玩了一会。今天我带了一包狗粮来,先是一粒一粒的喂它,后来换了个方式,和哥哥面对面伏着,取出一粒狗粮,其实差不多就是小饼干啦,放在自己的舌头上,伸长,然后哥哥就会灵活地用舌头卷走。嘻嘻,被哥哥舌吻了哦,弄的一脸蛋口水。

  然后开始例行的健身运动。把装备戴齐,装上我心爱的大尾巴,把牵引绳递给哥哥,它就牵着我在小院里转了一会圈。我已经喜欢上了这个禁忌游戏,嗯,既然选择了做母狗,就要把做人的禁忌统统抛开。我喊了哥哥的,它就有义务带着妹妹玩耍啊。以往是自己在地上爬,这和被人牵着遛狗的感觉差一百倍啊。嗯,什么也不用想,乖乖地跟在主人脚边,犬绳一拉就知道该拐弯还是该停下了,很羞耻吧,也很幸福啊。可惜爷很少牵着奴散步,如果每天早晚是奴被爷牵着在校园里走一圈……终归是想想啦,奴没有这么大胆子,不过真是向往啊!

  爷又要烧水了,乖巧地跟在他后面爬来爬去。锅炉房居然还是烧煤的,好落后啊。难怪爷一身的腱子肉,这么大的手劲,原来是天天铲煤练出来的。

  这些天和爷的感情急剧升温,现在已经是恋奸情热、如胶似漆啦,嘻嘻。说不清对爷是什么感情,爱情吗?作为M,并不清楚纯粹的爱情什么滋味,或许有一些吧。另外似乎还有女儿对父亲的孺慕、奴对主的崇拜、犬对饲主的亲眷。开始是乖乖地趴在爷的脚边,现在已经开始往爷的膝盖上爬了。爷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开心地钻在爷的怀里,爷心情不好的时候奴的小屁屁就会结结实实挨一顿鞋底咯。假如爷的心情很好又有闲,偶尔会赏玩一下奴这两瓣粉嫩的水蜜桃。只要轻轻地一捏,下面真的会滴水哟。在爷的一双怪手蹂躏下,最后总是奴上下两张口都流着水,婉转娇啼的求饶。

  到了水房开放的时间。我现在不用再离开了,而是直接躲到爷的房间里去。隔着树影斑斓的玻璃窗,望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已经感到和他们有代沟了。嗯,奴可是新生代的小母狗哦,00后呢!大哥哥大姐姐们,再见!

  爷帮奴打了一份皮蛋瘦肉粥回来,就放在房间的地上。我努力地趴在地上,伸长舌头舔舐。今天的绷带是奴自己绕的,结果松松垮垮的,手指头都快伸出来了。不过我还是忍住了用手去帮忙的冲动,这可是生存技巧,要好好练习。趴低一点,伸长舌头来卷,好累啊,狗狗舌头能再长点就好了。哎呀,不小心把鼻尖摁到稀饭里去了。好不容易把一碗稀饭吃完,鼻子下巴脸蛋上已经沾了不少粥迹。
    吃过了晚饭,奴洗了个澡,擦干身子,趴在桌子上温习功课。本来奴只能趴在地上的,爷说地上光线不好,就让奴趴到桌子上来了。其实我从中学时就常常用这个姿势学习,早都习惯了。没有羞涩,没有异样,仿佛自己正端端正正坐在课堂里,当我认认真真地把功课复习完,比平时还少花了一会时间。

  完成了今天的学习任务,奴扭过身,发现爷正在网上和人聊天,就好奇地凑过去看。

    爷揪了揪奴的小鼻子:“个人隐私,不能乱看!”

    “奴是爷的奴嘛,爷的隐私就是奴的隐私。”奴舔着爷的手指头开始撒娇。
    爷笑了笑,没有反驳奴的小把戏,转头又去打字去了。奴仔细看了看,原来QQ群里一个SM爱好者,正在向爷请教吊缚的技巧。爷这边说的很详细,绑缚的次序,怎么找女奴的重心,怎么悬挂,怎么注意安全,吊缚利于刺激哪些敏感带。爷真厉害,光这些描述就看的奴心里像蚂蚁爬一样。

    “爷……奴也想这样……”
    
    “哦?那爷用你给他们演示一下?”

    奴立刻傻了眼,群里几十个人在线呢!别看奴现在在爷面前一副不知羞耻的样子,公众面前奴可是超短裙都没穿过呢。这么多人面前光着屁股被爷吊起来,捆得像粽子一样,羞死人了!

    “爷……,奴……不……”奴的声音像蚊子哼哼,半天也说不出个囫囵话来,臊得把脸埋到了怀里。

    “呵呵,小母狗居然害臊了,难得!”爷调侃了一句,没再理睬奴,又和他们聊了起来。

    没见过S们私下都聊些什么,奴就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聊得很露骨,奴看得面红耳赤,偏又津津有味的舍不得离开。不过网上总是良莠不齐,几个一望就知没有碰过女人的,硬着头皮吹嘘自己有过多少女奴,然后就被一群人扁成猪头,也挺有趣的。

    奴闲极无聊又去撩爷,转过身,张开腿:“爷,蓝蓝这……漂亮吗?”
    “毛太多,骚!”爷一巴掌拍在奴屁股上,像赶苍蝇一样把奴赶开,“去去!骚水滴在键盘上了!”

    “哎呦!爷好坏!疼!”奴没羞没臊的跟爷发嗲。

    这时候群里突然吵吵起来,那几个家伙说不过理就开始怒搅蛮缠,指责其他人也都是键盘S,只有一肚子理论知识。爷看着这会乌烟瘴气的,干脆转过身,调教起奴来。

    “嘴巴张大……舌头往外伸……再伸……身子往前趴,抬头,喉咙伸直……”
爷把手伸进奴的嘴里,掐住舌头拉出,然后用两根手指慢慢往喉咙里伸去。
    “嗬……呃……”奴的舌头被爷拉到了最长,活像一只青蛙,喉咙口的手指带来了强烈的呕吐感。

    “坚持半分钟,喉咙痒给爷忍住,忍不住你到外面马路上跪着去!”爷的手指越过了舌根和咽部,继续坚定的往里侵入,丝毫不顾奴抓狂的表情。

  奴已经被插得直翻白眼了,手脚在桌子上乱跳。胃里一个劲翻滚想要往外呕,拼了命的压住。一小会的时间无比漫长,胃里的食物和胃液涌到了食道口又被我咽下去,然后又涌起来,咽下去,还有一些从鼻腔里涌了出来。

  终于爷的手收了回来,胃里的食物立刻从食管喷涌而出,胀满了一嘴。奴拼命咬住牙齿又咽了下去,然后开始猛烈的咳嗽起来,饭粒从鼻孔喷出,眼泪和鼻涕已经布满了脸颊。

     “去洗个脸,漱个口,回来继续。”爷轻描淡写的说。

    奴颤抖着身子呜咽着爬下桌去。下桌的时候才发现,刚才小便已经失禁了,幸好被爷用盆子接住了。仿佛在地狱走了一遭,舌头被钳到极限的剧痛,喉咙的狂痒,剧烈的呕吐感,长时间无法呼吸的窒息和食物进入气管带来的强烈咳嗽,整个人意识都变模糊了。

    奴也知道,这是爷的小小惩罚。作为一只母狗,在得到主人同意前,是不能这么主动发骚的。只是奴总是忍不住挑战爷的底线,也许奴心底里一直期待着爷的责罚吧。收拾完回来,重新爬上桌。伏在爷面前,张开嘴巴伸长舌头,等待着再一次地狱旅程。

    奴尽量使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微颤的大腿还是暴露了奴的恐惧,刚才的快乐心情荡然无存。眼前的是爷,占有着奴的每一寸肌肤和身上所有的腔道孔洞,控制着奴的表情、动作和思想,掌管着奴生理和心理的每一处反应。奴是欢呼雀跃还是羞愧难当,是瘙痒难耐还是痛哭悲嚎,都不取决于奴,而是爷的随心所欲。我乖乖地伏低身子,不敢再挑战爷的权威。

    不过爷没有再调教奴,拍了拍奴的面颊,示意奴转过头去。奴看了看,聊天室里还是吵吵个没停。爷突然点了两下鼠标,把语音聊天打开了:

    “丫头,跟各位爷打个招呼!”

    猝不及防下奴愣住了,呆呆的看着爷。不过爷的表情很肯定,不容置疑。奴慌忙张开口,啊了几声,再看爷的脸色变冷,只好硬着头皮说:

    “各位……主人……,奴……奴……是爷的母狗,给各位主人问好了。”
    “说你在干嘛?”

    再开口就容易了,奴虽然羞得无地自容,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了下去:“奴……
在爷的房间里,……光着身子……趴在爷的桌子上,奴在……啊!……啊……”
    爷突然伸出手攥住了奴的乳房,另一只手则从屁股后面摸上了阴蒂。正羞不自抑的奴猝然遭到爷的袭击,慌张的叫了起来,闪躲着爷的怪手。

    “不许动!说爷在干嘛?”

    刚才被爷调教个半死的奴立刻僵在了那里,一动不敢动:“爷……爷在摸我的乳房……和奴的下身……啊……爷把奴的乳房捏扁了……痛……”

    “爷摸奴的豆豆……好痒……啊……不要……”

    “爷……不要……爷的手指头进来了……爷……酸……”

    “爷……好羞……不要……痒……啊……爷……奴受不了了……”
    “爷……啊……饶命爷……奴……不要……爷……求您……”

    爷熟练的挑逗着奴的乳头和下体,两只魔掌随意的操控着奴的每一处器官。奴的奶子在爷的手掌下如面团一样不停变化着形状,爷的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乳头,捏拧搓划,强烈的刺激像电击一样从乳房传向心房,逗弄的奴啊啊乱叫着呻吟起来。另一只手则熟练的剥开包皮,揪出阴蒂,手指侵入奴未经人事的密道。爷的手指仿佛控制了奴身体的开关,拨弄一下奴就颤抖个不停,没几下阴户里就泵出一大股浓浆。奴急的手脚乱抓,可是又不敢遮挡,只能不停的求饶。

    “啊……不……呜……爷……呜……爷……啊……要死了……”

    奴的身子还没有被爷开发过,又在情动之中,三两下就被爷欺负的丢盔卸甲,浑身抖颤,眼泪鼻涕和淫水倾泻而下。爷的手指随意地穿梭在奴的私密处,准确的攻陷奴最脆弱和敏感的部位,酸麻肿胀和种种难言的感觉在丝丝神经间拥塞,每一块肌肉都不由自主的弹跳着。强烈的刺激让奴无法思考,只能死死咬着牙,然后突然发出无意识的哀号。

    爷突然在奴的乳头上用力掐了一下,“啊啊!……”,剧痛让奴的身体猛然收紧,意识也突然回复到了身体里。他嘿嘿乐了一声:“怎么样,丫头,这感觉不错吧?”

    可怜奴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只能看着它猛然崩紧,下体用力向上昂起,长长的尖叫了一声,被爷的手指轻松带上了欲望的巅峰……嘴里无意识的啊啊喊了两声,不知是淫水还是尿液从股间大股大股喷出,身体猛然抽搐起来,徒劳的跳动了四五下,停下来,再跳动几下,再跳几下,直到彻底瘫软在桌上。
    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恭喜之声。“五十四秒!莫爷强!”

    “这是个雏吧,我猜不到二十。莫爷好福气!”

    “叫床叫的真不错,莫爷什么时候给她开视频?”

    奴晕晕乎乎的躺在桌子上,高潮的余韵还没过去,感觉身子软绵绵的,一丝力气也没有。

    勉勉强强爬起身来:“谢谢爷,奴谢谢爷的调教。”

    “谢谢你的听众吧,大伙对你的评价不错呢。”

    “谢谢各位主人,奴给大家磕头了。”

    爷示意我看看屏幕,原来有人七嘴八舌的已经问了不少问题。按爷的教导,这些问题奴都要认真回答。

    “嗯,奴是个大学生。”

    “奴喜欢母狗调教……不,爷喜欢怎么调教奴就喜欢什么。”

    “奴……奴还没有名字呢!爷一直不肯收我……呜呜……”高潮过后奴特别敏感,眼眶一红就哭了出来。

    顿时一堆人开始七嘴八舌的批评爷。奴看着这么多人帮奴说话不禁很得意,但是他们说爷的坏话奴觉得不舒服,一半害羞一半得意的看了爷一眼,忍不住替他辩护起来:

    “不怪爷,是奴不好……奴总是惹爷生气……”

    “好了好了,丫头跟他们byebye吧,今天就到这。”

    “汪汪!”

    爷直接关掉了QQ,然后示意奴收拾干净桌子。桌子上东一滩西一滩都是水迹,奴趴着一下一下舔着自己的分泌物。刚才的高潮来的太猛烈了,现在骨头仿佛都是软的,身子还时不时跳动一下。才回过神的奴脸上火辣辣的烫,就这么被公开调教,就这么被爷送上高潮,在众人面前自承是淫贱的母狗,忘我的呻吟悲号,不由自主的发情高潮,真是羞死了。

    爷打来了洗脚水,看来是打算休息了。奴就跪在一旁伺候爷洗脚。等爷收拾完毕上了床,奴跪在床边轻声的问:

    “爷,奴今天不回去了行吗?”

    “行啊,去和黑子作伴去。”

    “爷……,奴想服侍爷嘛!”

    “小丫头,满脑子都想的什么?!赶紧回去睡觉去!”

     呜……泪奔……

                (待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