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金庸逆穿越】(十九)作者:柏西达
【金庸逆穿越】(十九)作者:柏西达
字数:4615

             (十九)乳从天降

  藏边五丑吃了我泡制的毒蜈蚣,下体化脓,重伤逃去。这小雪山上,只剩下我和软瘫在地的陆无双:「傻蛋!你快过来……帮我赶走牠们呀!」

  陆无双全裸仰躺,被五丑封闭的穴道还未解开. 她浑身的蜈蚣虽已被我煮了九成,但玉乳、腿根,仍残留着十多条活生生的百足。红黑毒虫,彷彿把外阴肉缝当作巢穴,来回爬行,恋栈不去;四条蜈蚣,兵分两路,各咬住左右双峰的脆弱乳首,吸啜涂在上面的美味鸡油。

  桃源洞口,被数百对虫脚缓缓爬过,如拂似扫;岭上红梅,遭四个口器反覆啃扯,肿胀火红;轻度性虐般的骚扰,教本来蛮横的陆无双痛中有快,叫苦更似低吟:「好、好痒……呜!哎……」

  日本虫虐AV的变态场面,配上少女惊怖淌泪,腮耳潮热的窘态,看得我心跳加速,分身勃起!

  咦?她的乳头被蜈蚣咬住,应已中毒!我正是百毒不侵之身,莫非要上演那种最典型的戏码——我和陆无双做爱,藉此解毒?

  调出选单,我查看陆无双的人物状态,显示为『陷入麻痺』,而非中毒……
  可恶!还道我终於可以破处了,这游戏系统却毫不爽快!臭电脑,让陆无双中一下毒,你会少块肉么?

  陆无双全身纤毫毕露,见我只一直眼看,手却没动,怒道:「你、你瞧……
  瞧什么?快闭上眼睛抓蜈蚣!你再瞧我一眼,我、我……」说到此处,眼泪又流了下来。

  难得你正值麻痺,我不多看几眼就笨啦!但最佳享受,自然是边看边摸……
  嗯,有办法——

  「这有甚么好看?傻蛋我自己也有胸部啊!不看就不看,那傻蛋闭着眼睛帮你捉蜈蚣吧!」我跪下合眼,双手齐出,按上陆无双乳酪一般的胸脯。

  既是盲人摸象,那碰不着蜈蚣,只摸中没蜈蚣处的侧乳、下乳,可是最正常不过……滑如凝脂的皮肤、软绵绵的乳肉、浑圆隆起的曲线,真是手感极佳。
  我乱摸乳峰,偏没碰到蜈蚣,陆无双羞急得胸膛起伏:「笨傻蛋!不是那里……蜈蚣不在……那边……」

  「又是媳妇儿你叫傻蛋闭眼的。傻蛋又不是神仙,瞧不见,那摸得准。」
  「都叫你别乱喊我媳妇儿!呃……」陆无双痒得受不了,无奈嚷道:「好、好啦!你睁开眼来,快拨开这些臭虫……」

  我忍住狡计得逞的笑意,弯腰低头,光明正大,近在咫尺地细看陆无双乳间. 左右峰峦,各有两条蜈蚣,紧咬着小小的蓓蕾不放。该死的虫子,前世是美食家么,居然挑上女体最可口的嫩肉,大吃特吃……

  我拈起陆无双左乳上其中一条蜈蚣,一拉尾巴,想扯牠下来,那知牠咬合力奇大,死命逮住到口的乳蒂不放——

  「丫!痛、痛呀……」陆无双吃痛叫喊,更勾起雄性潜藏的施虐欲望。我恶作剧般再轻抽虫尾,牵动虫口口器,扯得乳蒂长长的、高高的,又肿又红,充斥病态美感,搞得我肉棒都抖了一下……

  好不容易,第一条蜈蚣终於松口,陆无双刚呼一口气,我又促狭地去拉第二条. 第二条蜈蚣亦被逼放口,少女的左乳顿获解放,乳头弹了回去:「哎!」
  「蠢傻蛋!你放轻些……」

  对,也别闹得太过份了,万一当真扯下了一颗乳头来,可安装不回去的……
  虽然你之前曾用弯刀砍我,但大人不记小人过啦!我便拾起陆无双的佩刀,俐落地将她右乳的两条蜈蚣,一刀两断。蜈蚣一死,口器自然掰开,教她右乳尖端亦得解脱。

  但两颗樱桃被噬咬良久,集中充血,发烧般烫红……我一望雪地,灵机一动,捡起雪团,往乳头印去——

  「呃!」乳尖受冻,陆无双倒抽一口凉气:「你干甚么……」

  「傻蛋的媳妇儿,会用冰雪帮傻蛋镇痛的。」我让雪粒环绕乳晕,紧贴乳首打转,冰镇缓痛。最初的不适过去后,凉意大纾痛感,陆无双受用得轻哼一声。
  痛楚渐散,我却继续雪敷乳峰,刻意挑逗——

  不久,两粒本已消肿的小红豆,又膨胀起来。但今次非因受压,而是惬意得微微发硬……

  「够、够啦……傻蛋你别再……用雪……这样子……」

  雪团正好融化,胸脯虫患既解,我改瞧向陆无双的下身。虽然又被点穴、又正麻痺,处子仍本能紧闭腿根。但见一缕阴毛之下,六、七条红黑蜈蚣全窝在私处啜饮鸡油,乐在其中……

  我两手握住陆无双膝盖,正欲左右一分,她发急叫道:「喂!你……」
  我故作傻里傻气:「不张开腿,怎样赶走蜈蚣?」

  陆无双犹豫为难,无奈羞涩咬牙:「嗯……」

  「媳妇儿,是你自己拜託我的,你之后别又拿刀要斩傻蛋啊。」

  她闭眼偏头,逃避现实:「你、你快……」

  我居然可以大模斯样,掰开处女的修长美腿——把两腿分成八字,我埋首陆无双胯间,伸手去捉蜈蚣。第一条手到拿来,岂知蜈蚣竟身缠耻毛,扯动耻丘嫩肤:「哇!你……瞧清楚……」

  叫我瞧清楚你的下体?真是听见都流鼻血了……我再抓第二条蜈蚣,剩下来那五、六条活像知道势头不对,立时慌忙逃命,全在女阴肉缝外来回窜走;上百对虫足、悠长的触鬚,暴走般掠过紧緻的阴道口,刺中娇小的阴核……

  毛茸茸的虫躯,反覆揩擦秘处,未经人事的小姑娘那禁受得了如斯刺激,眉皱嘴抿,神情在噁心、害怕之中,又似带快慰……

  再这样虫行蚁咬下去,恐怕陆无双或会高潮……不行,我媳妇儿的首次高潮,那能够是由蜈蚣带来呢?怎么说也该是以后某天,由我给予她的嘛……

  一念及此,我三扒两拨,尽数丢开蜈蚣。陆无双粉红色的幽谷重见天日,但见桃源狭缝,微微渗出蜜汁,是挺敏感的身子呢……

  「媳妇儿,这里也用雪洗一下吧。」我把握最后的戏弄机会,手掌一翻,把雪块覆盖花园. 霜降玉户,又惹来陆无双一声难辨苦乐的鼻音……

  虫灾尽解,她仍别过头去,不好意思望我:「你……脱掉道袍。」

  哗!难道都被我看光了,她索性豁出去,要跟我做爱?

  「我的衣服都被那五个丑八怪烧掉了!你的道袍让给我穿呀!」

  啐,害我空欢喜一场。不过总不能任她在这雪山上一直光着身体……脱就脱吧,反正我仍有自己的T恤、牛仔裤。

  我替动弹不得的陆无双穿好全真道服,才惊觉她浑身发烫:「你发烧啦!」
  「笨傻蛋……被埋在雪地下那么久……不冷才怪。」她还想跟我斗嘴,却已经有气没力。

  糟!要快找个地方避寒,不然她会撑不住——

**********************************
  我抱起陆无双,冒着越来越大的风雪,跑个老远,幸运地发现一个山洞,可供暂避。

  我怀疑这无名雪山,本来是华山的场景。藏边五丑、雪地蜈蚣,还有这个山洞,应该就是《神鵰》里,杨过、洪七公、欧阳锋共处数天的那个山洞……但因为我家电脑被雷击,编程又未完成,游戏的个别部份便一团糟了。

  一团糟的,包括当前的天气,快冻死人啦!我背靠洞壁,怀中拥着陆无双,互相取暖。我已经全无揩油之心,肉棒都快冻成冰棍了……

  陆无双万分不情愿地被我抱着,但发烧中也无力抱怨,更似欲入睡。

  「喂,媳妇儿,别睡觉,睡着很易冻死的……喷嚏~我们说说话,保持清醒。
  你三围多少?」

  「甚么?」

  「呃,问错啦……」要找个正经话题……嗯,我初遇陆无双时,有两个乞丐袭击她,说『既被你偷听到我们的说话……』『你休想活着去得了襄阳城!』
  「媳妇儿,你之前说那两个乞丐,是想作反的丐帮内奸?你要去向黄帮主报讯?」

  提到正事,陆无双勉强打起精神:「我自小跟我表姐程英失散。我近来方打听到,原来我们分别后,她机缘巧合下,拜了郭夫人黄蓉帮主为师。」

  《神鵰》原着,李莫愁血洗陆家,小陆无双落入她魔掌;小程英则被桃花岛主黄药师所救,收为弟子。但这游戏里,『东邪』等『五绝』早神秘失踪了十多年,程英的师父,便调整成黄蓉?

  陆无双续道:「听说我表姐跟黄帮主住在襄阳城,我便想前去寻找。可我在路上无意间听见那两个乞丐密谈,说丐帮有内奸勾结蒙古人,要在襄阳英雄大会前夕,阴谋暗算黄帮主。」

  配合这游戏元、清两国瓜分中国北方的世界观,《神鵰》第一次英雄大会的举行地点,从大胜关改为襄阳城。但蒙古人在大会前,图谋加害黄蓉?这可是原着所无的剧情……

  「那媳妇儿你有没听见,那阴谋是甚么?」

  我两手环抱的陆无双,银环束发的后脑,轻轻摇头:「详情那两个傢伙没提起。所以我才想赶去襄阳城,跟我表姐重聚,向黄帮主示警。」

  咦?她能摇头?那麻痺状态开始慢慢解除了。但她又发起烧来,不休养一、两天不成,那岂不耽误了去襄阳的光阴……

  我懂啦!我本来的当前目标,是去襄阳参加英雄大会。此时遇上陆无双,得知这情报,是要接下相关任务了。果然,系统文字浮现——

  『玩家要接受去襄阳,向黄蓉示警的任务吗?』

  我一边按下『要』的选项,一边在陆无双耳畔说道:「媳妇儿,我本来也有事去襄阳的。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两天吧,我代你前去报讯。」

  只听得她累透了般半睡呢喃:「你这臭傻蛋……说话怎么越来越……不傻?
  你果然是……装傻……」

**********************************
  随着我接下往襄阳报讯的任务,游戏发展又将推进. 拦路的风雪顿时止息,气温变得暖和得多。

  彷彿配合剧情,睡醒过来的陆无双退烧了,但麻痺状态仍在,手脚乏力,赶不了路。还道她会加入队伍,看来这死电脑偏要我继续孤身上路。这支线关卡已近尾声,她理应无恙的了。

  但让陆无双独留在山洞休养,总觉放心不下……我便忍痛将救命法宝『含沙射影』塞给她:「媳妇儿,如果有歹人或野兽出现,你就射他们一个满身窟窿吧。」
  陆无双低头凝睇,彷彿有点感动地摸着铁盒子,俏丽的瓜子脸儿,罕有地没再凶巴巴的:「那下次见面,我再还你。你在襄阳等我……傻蛋。」

**********************************
  我离开山洞走了十数步,晴空又下起雪来。转身望去,风雪蔽目,那山洞连同陆无双都已难辨何在。关卡一过,只能单向往前,没有回头路可走。

  唉,跟双儿、仪琳、任盈盈她们失散,毫无队友,真是寂寞又不安。抵达襄阳前,还有机会遇上其他金庸人物吗?即使来个男的也好啦……

  「砰!砰!砰!」前方雪野,蓦地传来三下……开枪的音效?

  只见一个名字是『劫匪』的背影,跑远消失;雪地上仰躺着一个……西方男人?

  我上前跪下察看,是个身中三枪的中年外国大叔。系统注明他叫『UNCLEBEN』……『本叔叔』?

  重伤的本叔叔,颤危危地握住我手掌,气若柔丝,语重深长:「彼得,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嗄?

  本叔叔定睛瞧清楚我,无比失望,大摇其头:「噢!卖葛!你不是彼得!
  你只得等级1,能力太低,负不了任何责任!」

  然后,这本叔叔便像所有游戏里的死者一样,身体逐渐淡化、消失……
  『旦~旦~旦~玩家通过陆无双的支线剧情!觉醒特技:『蜘蛛感应』!』
  过关奖励就过关奖励啦!忽然来一幕『蜘蛛侠』算怎样!还有!我好歹都击退藏边五丑了,死活都不给我提升到等级2?最后,这是金庸群侠游戏呀!要觉醒跟蜘蛛有关的特技,至少应该是『千蜘万毒手』好吗!

  吁,冷静、冷静. 罢了,多掌握一个技能,总是好的。但给我能感应危机接近的『蜘蛛感应』有啥用?我又不是蜘蛛侠,纵使提前感应到了,也没那超级反应去闪躲……

  「咇~咇~咇~」呜!鸣响彷彿直接在脑海里响起,这就是蜘蛛感应?糟!
  有甚么危机正向我逼近吗?

  前方没有!后面没有!左、右两边雪地都没有异样!那剩下来的,就只
                有——

  举头仰望,只见空中飞来一物,急速下坠,当头砸落——

  「碰!」我被那东西压得仰天倒地……咦?香香的?还软绵绵?

  俯压在我脸上……是微微隆起的——少女胸脯?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