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梦里花】(07)【作者:love00453414】
【梦里花】(07)【作者:love00453414】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温泉旅行

  很久没有发文了,这一年真的是忙翻了。忙到已经交换婚戒的老婆差点要把戒指丢回来了哈哈哈。

  刚好趁着连假带着我心爱的妹子和老婆出游啦!我妹毕业后老实说比我还要忙,不知道有没有说过我妹是教育学院的?总之就是毕业后要去当老师的一个系所,她实习的地方非常的遥远,远到一个月只能回家一趟,而且还马上就要回学校。

  小弟我呢,因为公司的变动,原本只是出差支援一个新的组,这差出着出着我就变成了小组长还莫名其妙就调去了分公司,我也挺傻眼的。

  好久没有在工作模式之外开启文档了,说实在的手很生。

  这一次的小旅行我开车到了一个温泉胜地,预约了两间房间,嘿嘿,当然是带着我老婆啦,除了我老婆,我妹也带着阿南一起出游,大家放放松。

  本来想着如果阿南没有跟来就可以好好的设计一下我妹,殊不知这小子竟然跟公司请了特休跟上了这趟旅程,我那蠢蠢欲动的暴露之情消退了些许。

  毕竟都是男人,我还真怕一个不小心阿南知情我这点小癖好。

  一路上我和阿南聊着新闻时事啊工作啊之类的话题,老婆和小孟在后座窃窃私语着什么,两个人的娇笑声真的能让听者心情飞扬起来。

  到了温泉饭店,我和阿南先扛着行李,老婆带着小孟咚咚咚跑去柜台办理入住手续顺带拿房卡,我一瞧,刚好是201和202连号房,刚好在一个转角处,与下一间203房中间有一段距离,还隔着一间收纳室。

  太可惜了,在温泉饭店里面的小情侣哪有不天雷勾地火的?可是这么安全的角落想来嚷的在大声也不会有人听见了。真的有点小失落。

  简单分配了房间,我们夫妻俩住在201,小情侣住在202,将行李安置妥当后,我们各自在房里稍作休息,打算晚餐去温泉街上找些特产吃。

  约定好的时间一到,我走到房门前敲门示意要准备出发了,里头却传来一震兵荒马乱的碰撞声。

  阿南紧绷的声音对我道:「学长等我们一下,小孟换件裤子。」

  随即听得我妹嗔怒道:「你要死啦!……」

  我会心一笑,看来真的是久别胜新婚,才刚到旅馆就有些等不及了。

  我回房喊老婆出门,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阿南,小孟蹦蹦跳跳的勾住我老婆的手,两人率先往前走,在走动的时候,我用我老道的经验判断出小孟的胸前是没有胸罩的状态!小孟今天穿的是白色的上衣,看来有好戏瞧了,大热天的不怕她不出汗,只要出了汗,嘿嘿,乳头的形状甚至是颜色还怕不明显吗?小孟又是如此的兴致高昂,想来一时半刻是不会察觉的,我乐到脚步也轻盈了许多,往前与我妹嘻笑追逐,为此还被我老婆批评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幼稚,但我只要看着我妹的乳房上下颤动不休的情景就控制不住自己,只想要一直逗弄到小孟走光为止。

  我们沿路笑闹着选了一间特产小炒的店家入座,里头掌杓的厨师面目通红,身上有些微的酒气,在老婆和小孟两个大美女踏入店门时目光明显的亮了起来,哈哈,看来也是一个色大叔。

  此时小孟的上衣因为些微的汗水而显得服贴,那大叔的眼睛不住地往小孟的胸口瞄。

  而我老婆和小孟也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和厨师探问着哪种山产好吃,又有哪种特别新鲜?大叔拿着锅铲口若悬河的介绍了一阵,我和阿南则在另一个橱柜前面研究这间店内有什么特别的小酒,等到两位女性点好了菜,我们也一人拿了一瓶特产小米酿回到桌旁了,我老婆用不赞同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若无其事地拿了桌上供应的开瓶器啵!的抢先打开了酒瓶,这下子我老婆可没话说了。

  这间店的桂竹笋汤汤头很棒,连小孟都在不知不觉中配了几口小米酒,只剩下我老婆除了饭菜之外酒是一点儿也没沾,就在吃饱喝足的时候,大叔炸了一盘溪虾过来和我们寒暄,阿南这小子把手搭在小孟的肩上,时不时的动一下,使得波涛真的汹涌不断,就在大叔讲了个当地的笑话逗乐全场之时,阿南原本往下垂放的手掌一个收握,不经意的捏了下小孟的乳房。

  注意到此插曲的可不只我一个,在那之后,色大叔的眼神一直往小俩口的方向飘,在十分钟左右的对谈中,我注意到的动作就有四五次,小孟的粗神经好像也不觉得这样的动作不适合在公共场合出现,也许是习惯了吧,看来阿南在家也常常这样逗弄她。

  最近也新闻画面上看到有人在球场旁边「摸胸」,看来此道中人着实不少。
  在那之后,我发现没什么戏唱了,便起身结了帐,提议到街上逛逛再回旅馆。
  一路上又买了些许零食,提袋里烤香肠、烤乳猪、鸡软骨串香气四溢,两个大男人满身大汗,两个小女人也觉得浑身黏腻,回到饭店便嚷嚷道要先洗澡,因为201摆放的行李较多,便决定洗完澡到202集合打牌。

  这间旅馆的浴室特别大间,一共有两个温泉池,冷泉及热泉,都挺大的,另外还有一间乾湿分离用的浴室小隔间,可以在里面沖澡完后再到外池享受汤泉。
  而浴室和卧室中间有一大片的玻璃透视窗,情侣来泡汤可真是一大情趣。
  当然,为避免尴尬,在玻璃窗内有一片布帘可拉下遮蔽,在我老婆进去洗澡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就把布帘拉到极致,将浴室内的美景挡住,真是太可惜了。
  过了一会儿,我老婆突然探出头来,细声细气的说了些话,大意是这里的浴室门不能锁,要我先去找阿南聊聊,省得我化身为饿狼进浴室偷袭她。

  天大的冤枉啊,这只是男人本性不是?但是我老婆都这么央求我了,想来也是怕在小孟前失了面子,也不急於一时,算了算了,我耸耸肩,到隔壁房找阿南。
  我踏出门外,将门掩好,正巧看到饭店的员工抱着一叠浴巾从收纳室走出来,我察觉这收纳室似乎同时也是员工们的休息室,里头有几位肤色黝黑的男子在滑手机,穿插着几句我听不懂的对话,感觉可能是菲律宾来的外籍劳工。

  我对着走出来的员工点头示意,该员工也对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随即忙活去了。

  我挑了眉,总觉得这好像是个很棒的机会,但是灵光一闪而过,我来不及捕捉。想着想着我敲了敲202的房门,但是没有人回应。

  方才说好了沖澡后要打牌,总不会这小两口这么急不可耐的开始某种深夜运动吧?我悄悄的转开门把,探头进去,只听得小孟在浴室内哼歌,阿南却是不见人影。

  奇了怪了,才刚回来,阿南是又能跑到哪儿去?我踩着室内拖,到电视前面的沙发椅坐下,这是个奇妙的角度,我看到浴室内的布帘已经拉下,遮蔽了最佳的视野,但是在边缘的缝隙中,我能隐约的看到肉色的身躯弯着腰,似乎在沖头发。

  我大喜,掏出手机喀擦喀擦的拍了两张,随即转换录影模式,但是因为距离太远,又隔着一层玻璃窗跟一层乾湿分离的玻璃墙,实在有够朦胧,真是扼腕揪心。文末分享此次偷拍到的朦胧美照。

  说时迟那时快,正当我收回手机,百般无聊的点开游戏的当下,房门被推开了,吓了我一跳。

  「孟子哥!这么快洗好了?」阿南带着两盒泡麵走了进来,看到我也不惊讶,对我打了招呼。

  「哪能呢?你嫂子把我赶出来,没地方去呗。」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操控手游角色。

  「伶伶姊一定是担心大哥趁她洗澡时偷袭吧!」阿南贼笑着说道。

  我不甘示弱的反击,「听起来好像你偷袭过了一样,说!刚才出门吃饭前小俩口在房间偷偷摸摸干~什么去了?」我在干字上还加重了语调,相信只要是男人都懂这暗示。

  接着阿南和我抬起槓来,夹杂着不少荤黄段子,我妹从浴室出来又好气又好笑,把我又赶了回去,我回到201房,老婆也正好在吹着头发。

  老婆穿的是饭店供应的长版浴衣,这种ONESIZE的浴衣穿在女性身上总显得特别大件,但是当她们有意识的将束腰拉紧,其实真的是遮的妥妥当当,除了曼妙的曲线可以稍微想入非非之外,连锁骨都难得一瞧。

  下半身在站着的时候只看得到半截小腿,但在调整坐姿时可能会因为开衩而让腿部肌肤若隐若现,大家应该能够想像。

  我满脑子色情思想,对着老婆暧昧一笑,刻意把浴室的帘子扯开,在浴室里头「搔首弄姿」的,逗得我老婆哈哈大笑,一边羞嗔我真是不知羞。

  我也知道大男人的做这些动作很难入目,但毕竟来度假就是要放松一下,逗老婆开心是咱男人的本分不是?后来我老婆忍不住,白了我好几眼,拿着夜宵跑到202去眼不见为净,真是可怜我的一腔好意。

  没了观众我草草的沖了澡,连头发都没吹就到202会合。

  我推门进去便看到她们三人相谈甚欢的情景,我掏出扑克牌,从十点半这种简单又不失趣味性的游戏开始了今夜的余兴节目。

  在发牌取牌的过程中,我留意着小孟的浴衣,束腰不像我老婆一样紧紧的紮着,只是松垮垮的系了蝴蝶结在小腹处,胸口露出一小条皮肤,任何人看到都会知道小孟她没穿乳罩。

  只是房间在场的都是自己人,就算没穿乳罩又有什么,这样子一想,我满怀的热情便开始有些兴致缺缺。

  谁知道曝露的机会也能突如其来的发生呢?事情是这样的,玩扑克总是要有些采头才能玩得HIGH些,虽然这些不外乎庄家能弹输家的额头、或是真心话大冒险之类的,可是在某一次大冒险中,小孟输了,庄家要求小孟不用手喝完一罐易开罐饮料。

  但饮料放在了201的冰箱忘记带过来,小孟只得起身,像我索取了钥匙,带点微醺的踏出门外,门却没关上。

  我竖起耳朵留意着外头的动静,听到一些零碎的转动门把之类的声响,以及门吱呀一声被推开的声音,后面就听不到了。但过了不久,我听得外头发出一声惊呼,以及重物掉落地面的噪音。

  阿南跟我老婆看着综艺节目没察觉外头的动静,而我的好奇心却被勾了起来。
  我装作无意的自言自语:「我妹呢?拿个饮料也拿那么久?」便起身往外探视。

  只见小孟跌坐在地上,可乐、啤酒等易开罐和一些毛巾、洗浴用具散落在地上,一旁黝黑肤色的男子正用彆脚的中文和小孟道歉,一面整理地上的杂物,一边想要将小孟扶起来。

  此时小孟揉着左脚的脚趾头,面露痛楚,上身右边的浴衣滑落至上手臂,右肩和右侧锁骨裸露在空气中,自然部分的乳房线条也溜出了浴衣的遮蔽,更让人叫绝的是,小孟坐在地上揉着脚指头的动作一定是曲着左脚,而右脚往后勾贴在地板上,所以开衩的浴衣自然的滑落,八成的左大腿肌肤裸露在外,从我的角度看过去,只觉得春光无限,而且小孟竟然没、有、穿、内、裤。

  比我更近的那位外劳员工一定更全面的欣赏到这样的美景。

  「对、对铺起!」这位外劳手忙脚乱的想要将小孟扶起来,但小孟酒意上头,有些抓不到平衡感,跌跌撞撞的,刚起身又是一滑,险些又跌倒在地。

  外劳伸手一捞,恰好环住小孟的腰肢,「消姐?消姐泥还豪吗?(小姐?小姐你还好吗?)」

  带着异国腔调的语句听起来滑稽又有趣,但现在我可没笑的兴致,我紧紧盯着那只黝黑、粗糙的工作中的手──他的左手环绕在小孟的腰上,健壮的胸口顺势贴上了小孟裸露在外的右肩,而他的右手正小心翼翼的勾住浴衣的边缘,我看到他的手指已然碰到小孟的肌肤!而小孟此时恍惚了一下,只顾着蹲下把掉落在地板的罐装饮料捡起,但是却忽略了那根勾住浴袍的手指头,蹲下的力道正好让浴袍轻松的顺着勾住的方向滑开,自己饱满的右边乳房就这样挺立在空气中。
  「呀!」突如其来的冷空气激的小孟一颤,连忙将浴袍拉回肩上,装作若无其事地捡起了地板的饮料,满脸通红。

  此时我也趁机踏出门外来到走廊上,刻意大声喧哗着「怎么这么久、我帮你拿吧。」

  而那位眼睛吃冰淇淋的外劳也慌乱的捡起掉落一地的用具,包着一堆没整理的毛巾浴巾,低着头心虚般小跑步转进了另一条走道。

  我心里的虚荣心不断的冒泡,后面的游戏都玩得心不在焉,输了好几把,便草草结束游戏,各自休息,在离开前阿南还不住的对我使眼色,哈,看来今晚对小孟来说会也是难眠夜啰!回到房间,心脏仍是扑通扑通跳得用力,下体也是热烫烫的发硬着,我和我老婆伶伶一起倒在床上,轻声笑谈着今天的所见所闻,当然,我的手上上下下的不住在这里吃一点豆腐,那边又咬一下豆腐,惹得伶伶又是一阵嗔笑不依。

  但玩到后面,伶伶也是浑身发颤,双目泪光婆娑。

  我轻轻摩娑着伶伶的后背,试图给她一点安抚,但手指却仍坚定地在花穴入口处抠弄旋转,虽然尚未深入,但这样一下一下的在穴口浅浅的突刺,让伶伶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你慢点……」

  伶伶的动作依旧青涩,但是却极力地回吻着我,回应我的热情。

  我心神一荡,伶伶就是这样的可爱。

  让我舍不得欺负她。

  我一把将伶伶剩下的衣物褪下,因为正值春夏之际,夜里也不觉得冷,更何况现在两人的身躯正不能抑制的发烫着,我感受到伶伶的下面一片濡湿,我的手指有了润滑,自然抠弄得更加自如,缓缓地也从穴口往深处探。

  后来?后来当然就是来了一发,在温泉里面又擦枪走火射了一波,但是梦里花讲的可不是伶伶,是孟家村的那一朵花儿,小孟!待伶伶深深睡去,我生理上的欲望虽然已经平息,但是心理上总有些不满足。

  我抓抓刚沖完仍带着湿意的头发,拿着菸和打火机,打算抽根菸再睡。
  於是我推门出去,经过收纳室时觉得疑惑,收纳室的门口大开,里头空无一人。

  奇怪,下午明明看到有多位外劳在内休息,还是他们另有宿舍?带着疑惑,我点燃了菸,在饭店的步道散步着。

  在一处路灯下,我听到对话的声音。

  「真的假的?202没关窗?」

  听到关键字的我顿了顿,停下了脚步,闪到一旁雕像的后方。

  「奶子大不大?干,留一个位置给我!」语音刚落,一个穿着笔挺衬衫的男生持着手机匆匆从我旁边经过。

  那看起来像是接待我们的柜台经理,小刘。

  小刘急匆匆的往前小跑步着,我抓着距离不远不进的跟上,看着他从一个不明显的小道钻了进去,我在心中默数了几秒钟才凑过去瞧,嘿,在一个透出光的窗户旁,围绕了四个身影。

  我看着那眼熟的天使雕像,那不就是我们房间浴室外面的造景雕像吗?伶伶已经洗洗睡,所以不可能是在看201。

  而且听他刚才电话中的对话,似乎是202房有什么好康的。

  回想起阿南那挤眉弄眼的表情,看来他们小情侣的大战已然开始,而且还有四个人在偷窥!我的呼吸瞬间加重了,我冲回房间,再次将温泉池的水放满,假装要享受泡汤,实则将窗户也推开了一条缝隙,听着外头传来的声响。

  除了几条明显的呼吸声,202房内的对话声也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
  「嗯~…轻点……」

  我精神大振,是小孟!若有似无的喘息声从窗口传来,有的听得清,有的模糊到分不出来是水声还是什么细碎声响,明明很兴奋了,心里却如同隔靴搔痒那般,急得我口乾舌燥却又无从得知202的景象……想着想着我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我想去202!我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而外头的人到底能看到多少!我心里正纠结着,如果被发现我进去他们房间又该怎么办,闹家庭革命吗?但纠结归纠结,我的身体慢动作的离开了房间,悄悄的往202前进……终於我推开了门,大概在我跟伶伶离开房间后就没锁到现在了,糊涂的小情侣。

  我蹑手蹑脚的靠近浴室,先前能看到洗浴间的缝隙因为角度问题,看不到汤泉浴池;所以我往门边移动,BINGO!门刚好有一节缝隙!我迫不及待的往内瞧,只见小孟背靠着阿南的胸膛,背对着我的方向,因着浴池的高度,所以我只能看到头肩处到手肘,小孟的手肘靠在浴池边,阿南较为深色的肤色手掌包覆着小孟的双乳不住揉捏着,小情侣的下半身我无法瞧见,但看着小孟扭动的频率来看,就算阿南还没插入,一定也在腿间来回磨蹭了。

  我的猜测没有错,小孟温软的声音嗔道:「你的东西顶到我啦,臭老公。」
  阿南低头吮了小孟白皙的肩膀一口,「你怎么不说你里头湿透了呢,色老婆?」
  「谁色啦?是谁趁我换衣服把我的内衣藏起来?」小孟将上半身扭回半圈,使劲拉了阿南的耳朵一下,「还有呢!是谁趁我洗澡把我的内裤沾水让我穿不得?!」

  阿南癡汉般的笑了几声,「是我啊!我就是色老公!那……谁是我的色老婆?嗯?」

  说着捏着小孟的下巴往上,顺势低下头与她亲吻。

  此时的亲吻并不是像唇舌交融那样的法式热吻,而是一下一下啄饲料般的亲触,小孟看来对这招很是受用,瞇着眼轻轻的回应,「色老公……我就是你的色色老婆……还有,偷偷跟你说,我今天…是安、全、期呦~…」

  最后几个字语带诱惑的用气音传出来,我瞬间也硬了,安全期不就代表着阿南今天可以无套中出小孟呢吗!是个男人就很难不受诱惑,阿南喘了一大口粗气,双手重新抚上双峰,颤抖着的声线能听出阿南正在极力的克制,只听得阿南道:「老婆,给我生崽子好不?」说着他顿了一会,继续说道。

  「我……我今天和孟子哥聊天,看到伶伶姊跟孟子哥两个人感情特别好,特别甜蜜,就想着我也想要给你一样的幸福,」说着阿南又是一次深呼吸,「孟孟老婆,我爱你,我愿意给你幸福,不管是不是安全期,你……帮我生崽子好不?」
  小孟听完阿南的深情告白,呼吸陡然急促了起来,白皙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着,而上头的突起因为方才爱抚的快感而挺立着,带着粉嫩的红晕,在烟雾朦胧的温泉池子里实在是引人注目的绝美风光。

  说着说着阿南换了个角度,伸手托起小孟的一条腿,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低头从膝盖起顺着大腿内侧往上吻过去,模糊不清的声音持续问着「好不好?我们生个小猪崽……」。

  小孟被阿南的唇舌弄得痒了起来,但是这种感觉比痒还要更加难耐,大腿内侧的肌肤十分的敏感,阿南越往上亲吻,小孟的身子颤抖的越厉害,就在阿南的唇缓缓的碰触到敏感的肉粒上时,她的腰身不自主地弹了起来,背脊的线条因为全身的绷紧而显得格外漂亮。

  小孟嘴唇轻颤,头不断的摇动着,理智正在被高温炙烤,因为温泉水而红通通的肌肤将热度一丝一丝的传送到身体各处,也因此意识越发的模糊,脸色酡红,眼神迷茫又带着湿润的水气,一副春情氾滥的模样。

  「停,你、你让我缓缓……哦嗯~停下……啊嗯……」小孟有心想做个答覆,但阿南不间断地给予刺激,将小孟搞得脑袋糊涂一片,只能破罐子破摔的回道:「好,好~给你生崽子……快进来嘛……人家想要了……」

  说时迟那时快,阿南调整好角度,热烫的柱体充满了小孟的湿润软穴,甫触及最敏感深处时又迅速地退出,粗大的阴茎又缓缓地向前推进,推开不住抽动的穴壁媚肉。

  小孟感受到滚烫的、带给自己快感的物事在腿间来回摩擦着,阿南硬硬的毛发在最幼嫩的皮肤上磨来蹭去,偶尔能感受到饱满的睾丸轻晃着拍击着自己的臀肉,伴随着的是温泉哗啦哗啦的水流声,乳珠被含住逗弄着,快感一波波的涌上。
  「嗯……啊嗯……」小孟被快感及温泉水上升的蒸气逼得快喘不过气来,只能被动地呻吟。

  「宝贝……舒服吗?你吸得好紧……」阿南握紧小孟的腰,缓缓的往深处顶弄,退出一点点儿的性器在柱头刚离开敏感点的瞬间又突然发力的顶上去。
  这样突如其来的连续撞击让小孟惊呼出声,黏腻地叫着床,「啊……你!啊……喔……~你……你别这样弄……啊啊~」

  「不然你喜欢什么姿势呢?嗯?从后面好不好?嗯?」阿南说着便抽出自己的肉棒,将原本面对着的姿势调转过来。

  在拔出肉棒的时候,嫩穴口翻出一点点红红的内壁,恋恋不舍般的将雄赳赳气昂昂的紫红色肉棒吐出来,而这些画面,都清楚的崭露在窗外偷窥的仁兄眼中。
  小孟转过身子,此时他们都站在浴池中,小孟面对着淋浴间双手扶着汤泉的边缘,双乳自然地往下垂,阿南从后方拍拍小孟白嫩的臀肉,「猪猪老婆,屁股翘起来!」

  小孟听得阿南的指令,腰支往下一沉,臀部自然地向上抬了一抬,蹭到了阿南昂然的肉棒。

  而阿南顺着她屁股上抬的弧度自然的将肉棒钻入大腿根部,狼爪将水蜜桃般的臀瓣掰开,露出粉嫩嫩的后穴,但最诱人的还是湿答答冒着热气的花径,一开一合的散发着诱惑……阿南低吼一声,坚挺着的肉棒直直冲入充满爱液的淫穴,横冲直撞的一下下挺入深处。

  「好烫……啊嗯……南、你慢些!唔嗯~…」小孟被这样连续的顶弄还是有些受不住,「顶、顶太深了,你慢些嘛……喔~」

  从侧边看上去,小孟挺翘浑圆的乳房随着阿南下身抽插的动作不住摇晃着,且因阿南横冲直撞的频率,那饱满的奶子前后甩动的残影真的堪比A片剧情。
  想来外面的偷窥者应该也是兴奋得很吧。

  一想到这样情色的画面同时有陌生人在观看,我也是兴奋的想再来一炮。
  「老公……射进来……全部都射给我……人家帮你生崽子!」

  终於,在猛烈的抽插中,小孟先受不住了,她后臀主动地迎上正往内插入的肉棒,小腰也剧烈的扭了起来,「老公~我、我要到了,啊嗯……昂~…!」
  小孟在高潮的瞬间紧闭起双眼,小嘴微张,露出了可爱的粉舌。清纯的脸蛋配上淫荡的表情真的有一种特殊的韵味,能让男人硬了又硬。

  与此同时,阿南也是抵住了小孟最柔软的深处,将白浊的子孙们填入紧緻的腔壁。

  两人的喘息交杂在一块儿,停摆的身躯让水流声也渐渐趋缓,而头顶那不是很精緻的灯泡发生的些微嗡声突然就放大了起来。

  觉得煞风景的同时,我皱眉抬头看去,温泉产生的烟雾瀰漫在整个浴室,有些影响较远灯具的清晰程度。

  但我一惊,从我的角度看过去,灯具旁边看似造型的柱状体在整体环境的设计感中特别突兀,那该不会是什么微型摄影机吧?在我猜想的同时,浴室内交缠的两人又如胶似漆的吻上了,啾啧啾啧的声音听得让人眼红极了。

  此时小孟坐在浴池边缘,双脚张得开开地,阿南卡在她腿间由下而上的与小孟接吻。

  「猪猪宝贝,老婆,」阿南嘻嘻哈哈的,「舒服不?全~部都射进去了。咱的小小宝跟小小贝搞不好已经在你肚子里面了。」

  小孟回应,「爽得你,那么久没爱爱,一上来就无套。」说得嘻嘻偏头一笑,「猪猪老公,你的小小宝跟小小贝可没那么容易有。你瞧,全、都、流~出来了……黏死了,帮人家洗掉。」

  我的角度看不真确,但阿南的角度正好,阿南低头便看见了一小团精液从闭合的肉唇中间渗了出来,阿南便装作生气的样子,大喊道:「小小宝,小小贝,快进去妈咪的房间!」说着用手指头将渗出的精液又挤了进去。

  「咦?猪猪老婆,小小宝跟小小贝实在很调皮!」阿南说这句话时呼吸又开始不稳,「他们都不进房间!」而手指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挑逗,在小孟腿间不住地点火。

  小孟也是春意尚浓,媚眼如丝,「小宝贝调皮,就要靠爹地的大棒子来处罚呀……」说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战斗。

  而我呢,有些在意浴室灯旁边的柱状体,所以悄然无声地出了房间,回到了我跟老婆的201室。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