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不谈情只说性】(兄妹之卷)(01 下)【作者:Neroia】
【不谈情只说性】(兄妹之卷)(01 下)【作者:Neroia】
字数:116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兄妹之卷——第一章——下卷?练习

  说到底我也是亲哥哥!竟然把好东西都留给外人,不留给自家人享用!这个妹子真可恶……等等,说起来也对喔!这个世界上,哪有女生准备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什么亲人哎,阿哥老爸之类的?如此说来,妹妹这个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如此说来,妹妹的确还是未经人事吧!真该死的!一想到此,还是忍不住对她的那个俊傑感到咬牙切齿!说到底,刚才的境况已是到了龙门前准备大脚抽射了吧!要不是那个俊傑什么的,我老早已经把这个可爱的妹妹给吃了。

  最可惜的是现在妹妹的便宜都佔了,她也算是享受了整个过程了,苦了的却是我的宝贝小南。穷充血得肿大的一根,还没能走出来透透气呼吸一下便得偃旗息鼓,鸣金收兵,班师回朝……现在怎么办才好?给妹妹赶出来了,难道跑回房间看日本色情电影吗?

  他妈的!这一刻,我脑海里全是妹妹的身体,和她呢喃呻吟的样子呢,现在要我看色情影片,搞不好我还未及泄出已经泄气,心血回流不成,到时候内伤了更得不偿失。

  呃……对了!

  洗手间里不是有妹妹换出来的内衣吗?

  呜哇!这个想法真他妈的变态!乱伦也就算了,还因精力无处发泄而成了一个变态恋物癖?

  种种想法一瞬间都跑进脑海里去,挣扎当然有了,但难以形容的异常刺激感却让我蠢蠢欲动——管不了,变态不变态也终归一次而已!再变态也好,其他什么别的都要抛诸脑后了,当务之急,是要把储存了一整晚的子子孙孙都统统放行出来才是上策。

  迅速跑进洗手间后,我已经急不及待拿起了妹妹那犹有骚香余韵的内裤,另一手则扒掉自己的裤子,起动摩打手给肉棒做起活塞动作起来。很骚的味道喔,我真是变态……说不定这是她今天被同学弄得性起,不知不觉分泌下来的几滴爱液呢!我真变态!迹近无耻了喔!呜哇,这感觉真的很爽喔!这就是我那个可爱妹妹的味道了吧!

  脑海里满是刚才妹妹呢喃呻吟的画面,回味着她乳房的触感,嗅着她骚香扑面的内裤,一边幻想跟妹妹乱伦的那档事情——我真的很变态!这样下去,我会不会成了恋物癖的——呜!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快了!

  快了!来了……

  男人在把精液都一射而出之后,对,冷静期袭来了,然后思绪才能完全冷静下来的,这大概是人们常说的圣人模式吧。在回去房间之前,我还是蹑手蹑脚的跑到妹妹的房间前,想打听一下妹妹有否什么动静。但现在已经快十点了,平常这段时间妹妹早已经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要不睡了,要不温书,要不听歌上网……总言之在天明之前她都不会再跑出来就是了。

  没打听到什么,我唯有迳自回房间里收拾心情继续工作……冷静下来了,我才发现自己刚才对她做了很过份的事。

  铃铃——铃铃——电话响起来了,是爸妈的来电。电话里,老妈言简意骇的解释道,因为大伯身体不适,事出突然,晚饭也来不及做,所以她和老爸才会忘了通知我和妹妹。也说现在他们才刚离开大伯的家,大概没多久便会回来的了。
  要说这一刻是冷静,倒不如说是迟滞……唯唯诺诺的应话了后,电话挂了。
  唉唉啊……乱伦二字,一言以蔽之,已可以令到这个家天翻地覆了。更重要的是,我怕我的任意妄为会把妹妹害了,让她对这些事情产生阴影致使她的一生都毁了……今晚发生的事情,我和妹妹之间的所有事情,不管自己的欲望多强烈,看来也得要努力压抑下来吧。

  发泄了后,男人是会变得乖巧的。就像以前我跟女友做爱之后,躺到床上了,她不管道尽天南地北我也会静静聆听,当然矣,有否真的听进耳内是另一回事,但至少脑袋钝了,不会跟对方吵嘴。就像现在,十分钟、二十分钟过去了,渐渐的我再次一头栽进满台子的工作里去。

  「咯咯——」门又给敲响了。

  大伯的家很远呢?一个车程也得耗上大约一个小时,而且都没听见开门声呢……难道说,妹妹还有什么事找我吗?一想到此,我的心情竟变得踌躇起来,略带迟疑的打开了门,只见妹妹环抱着一个毛公仔形神闪缩的站在外边。她还是穿着那身便服,只是外衣给脱了。

  「呃……还有事吗?」我尽管的压着声线问道,尽量压抑刚才射精前后的汹涌情绪。

  「不。」她抱着毛公仔,咬着下唇眼睛骨碌的说「我可以进来吗?」

  「……呃,可以。」说罢,我退开了来。

  妹妹一把抱紧了毛公仔,好像深呼吸了一下才走过来。走过我身边的时候,她刻意把那个巨形的毛公仔隔在我和她之间,然后才飞快的跑到我的床上坐下来。
  「你找我还有什么事吗?电脑……是不是还有问题?」三十分钟前才佔了妹妹的大便宜,然后还拿她的内裤来自渎,然而……这一刻看见她跑到我的床上坐着,我的心情还真他妈的很複杂!那边厢才告诫自己今晚的事不可以再重来,这边厢,却恨不得把妹妹抱在怀中的毛公仔拉开来,把妹妹抱在怀里好好的疼爱,把她藏在内衣里的小乳房拿在手中搓弄。

  「不……哥,你在生我的气吗?」

  「什么?」

  「你是不是因为……刚才的事而生气?」

  「呃?」被她说得我一头雾水了——刚才的事?我什么生气不生气?

  「那次小傑也是这样喔,他好像很生气般的,但……哎唷,真的很糟糕呢!但我还是不行呢,这……应该怎么说,我觉得我还没有准备好喔。」妹妹说的越见激动,更使力的抱紧了毛公仔。把话说清楚了一点后,我这才明白她刚才为何问我是否生气什么的——想不到,妹妹竟然如此在意我的喜怒哀乐,一想到此,我真想把这个可爱妹妹抱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不是已经湿了吗?竟还没有准备好?」说罢,我才惊觉自己意会错了小妤所说的意思。

  「不是喔!」妹妹几乎是尖叫出来的,她脸红耳赤的激动解释道「我说还没准备好不是说那一回事!不是说湿不湿的问题……哇啊!我说的是另一种意思喔!是另一种意思!」妹妹慌张失措的解释起来,但其中一个口误令她更尴尬失措,可爱的脸蛋红得像颗苹果般。

  「行行行,明白明白。」虽是无心之失,但我还是乐於寻她的乐子。半晌,待妹妹冷静下来后,我一边忍笑一边问道「咳!那,还没有准备好,然后呢?」
  「呃,然后……然后……」妹妹喃喃念着这个然后,整个人有点茫然若失的说不出个什么来。

  「嗯嗯?好吧,既然你告诉他没准备好,那他有没有说什么?或者……要求什么?」到此,我大概猜出了妹妹闷闷不乐的原因了。如我没有猜错,情欲高涨之际,妹妹拒绝了准备提枪上阵的小男友俊傑,那他苦苦哀求不果,转而要求低一个档次的方式让妹妹接受——口交,或者手交。

  「他……有。」妹妹的声音轻得无法再轻的。

  「这个?」一边说着,我一边跟妹妹展示男生那个举世通行的自渎惯用手势。
  看见这个手势后,妹妹的脸更红了,就像喝了一大瓶烈酒般的红润,然后把脸蛋藏在毛公仔里。

  「所以你想……」

  「因为我真的不懂得怎么做,所以……所以我真的想学习这个事情!」她不等我说完,就已一口气的把这番话说出来。

  「……喔。」学习?就此而已?

  五分钟后,我独自坐在电脑前开启了影片播放软件,从我的电脑内的成人影片库里抽出其中一套来播放。把画面调整到最大后也稍稍调大了声量,再调整了屏幕的方向,也稍稍调整了自己座位的位置,然后在影片内容正式开始播放之前按住下来了。

  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后,我这才缓缓的回过了头,跟那个在床上正襟危坐、环抱毛公仔、脸容绷紧得就像要观看恐怖电影般战战竞竞的小妤对望,然后说道「我……播放了。」

  「嗯嗯!」妹妹一脸肃穆认真的点头。

  「坐那么远好吗?能看的清楚吗?」我故意的拖延一下。

  「没问题没问题。」她给我猛的示意继续播放。

  「那我来了。」按下了播放键,镜头未及开始便已传来急速跑步声。不久,只见镜头猛烈晃动,朝着那个站在西斜日光下的女生移过去。那日本女生留了一头长发,脸容标緻可爱,年纪大概不出二十,整个人就长得一副邻家女孩的样子。一个日本男人跑进镜头内,跟女生聊了起来,女生又笑又点头的显得有点尴尬,然后好像呆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点头应允。镜头一转,女生已被男人拉到了房间里去,两人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儿,那男人则拿着摄录机在近距离拍摄那女生。然后那个女生被要求坐到沙发前的地板上,正面面对着那男人的胯下和男人的镜头。
  我的直觉很好!选这个影片的确没错!现在重看一遍,加上妹妹的亲身比对,越发觉得那个她们俩长的有几分相似,圆圆的婴儿脸,眼睛骨碌圆大,笑起来的样子跟妹妹最相似——怪不得当初第一次看个日本女生的影片时,总觉得她像某个人。现在回想起来,当初看这段影片的那种异样兴奋,说不定也是因为这种状似乱伦的刺激感使然,所以我才会那么卖力的套弄自己的那根吧!

  「他们……真的随便在街上找女生来做这个的吗?」妹妹的声音从后边传来。
  「喔,对……日本现在都是这样子找女生拍摄AV的,随便在街上物色,价钱谈好了才开始。」事实上只是对了一半,这女生虽然还是所谓的素人,但她自己主演的色情影片已经十根手指头数不完了,而且在我的收藏库里已有这个素人的五、六套影片。

  大概三数分钟过去了,影片里头仍是毫无动静。那女生仍然坐在男人的裤裆前,只是不断说话,没有主动也没有被动。

  选这一个影片的原因,是因为妹妹说了,想要学习帮男友手淫打飞机这回事——我当然不会随便选择,深怕别的影片有太多过激行为,这会令事情适得其反——以我记忆所及,这一系列AV影片的主题就是把素人找来坐在男人的胯下,对着镜头不断说些淫秽的调情说话,然后待男人的阳具被女生的说话刺激而勃起了后才开始进入正题。

  「她到底在干什么啦?他们只是在说话吗?」不知道她是不耐烦了还是因为看不清楚,她把整个人靠前了很多来看。

  「都说了会看不清楚了,坐过来一些吧。」大概因为影片还没有激情场面,妹妹的脸上还是一副观看紧张刺激的剧情片般战战竞竞的。

  「骨碌——」

  这时候,影片里那男人的阳具明显勃起了,宽松的裤裆撑了起来。到了这里,那女生才被要求用手触摸男人的裤裆。大概套弄了好一会儿后,当男人的裤裆上都被分泌出来的黏液沾湿了后,男人才迳自把硬了的阳具掏出来,要女生用手握着套弄。

  「呃?为什么会看不清楚的?」妹妹一边半掩着脸,一边惊讶的问道。她说的是影片里,在阳具的位置上突然被模糊掉的画面。

  「这是所谓的有码……大部份日本色情电影都是这样的。」

  对於影片是有码一事,虽然小妤有点失落,但很快她已被影片内容吸引而专心看下去。影片里头,那个女生一边羞笑,一边动作生涩的用手握着男人的阳具来套弄。而我,毕竟这影片是我的最爱之一,而且因为是跟妹妹一同观看,我的心跳早已狂跳不止,心血猛的集中起来……他妈的!三十分钟前才刚打了一泡精液出来,才刚过了冷静期,现在又再愤然勃起,坚挺程度不逊於刚才跟妹妹胡天胡帝的时候,这使得龟头隐约传来一阵阵的疼痛。

  事实上,影片还影片,它给我的刺激远远不及小妤就在身边这个事实更强烈——已经二十有四的我,毕竟从没想像过竟然能跟自己的亲妹坐在一起,观看这种下流色情影片!

  她顾得了专注从影片中学习,却顾不了怀中的毛公仔已抛弃一旁。我偷偷的瞥她一眼,视线已被她胸口上玲珑浮凸的两颗小乳头狠狠吸引住了,不知道她是否动情了。看她专注於斯,我这才放胆从头到脚的把她打量一遍,肆意浏览意淫妹妹那幼嫩的身体,同时狠下心肠,不再刻意掩藏胯下之物,让它就像影片中那个男人的一样把裤裆撑起来。

  没多久,妹妹好像才察觉得到……那一瞬间的眼神游离,皱眉咬唇,更让我肯定小妤已经发现到了我裤裆上的异样。

  我到底在干什么了?不是说了,这是不可一不可再的禁忌事情了吗?我不是很在意这个家、这个可爱妹妹的一切吗?但现在……不对!这一次不是我硬来的吧!这是小妤要求的呢!而且,说到观赏色情影片,只要是正常男生都会有生理反应,不是吗!更重要的是,妹妹就是为了引证这个事情,所以才要求我这个当哥哥的可以给她指导一下吧!

  不是吗?

  「咳。」假咳一声后,为了吸引小妤的注意力,我刻意的调整一下座姿,故意让手放在裤裆上欲盖弥彰的掩饰。

  「哥……」妹妹轻喊一声,侧眼看我,沉吟良久才把余下的话说出来「你可以弄的,我不介意。」

  呜哇!想不到这些话竟从我的妹妹的口中说出来,而且是对着她的亲大哥说的。

  「嗯。」我沉沉的发出了一声,故作迟疑,然后才把短裤和内裤都拉下去,让那根坚挺的阳具跑出来。我刻意的让它在那里晃了晃,任由他在那里昂然耸立,任由它承受从妹妹眼中传来的那个刺热视线。现在妹妹的眼睛已不知往哪里放,一会儿瞥了我的阳具一眼便又羞怯的移开视线,那会儿却见我的手开始套弄,便满脸羞赧的低头侧目偷看。

  呜哇!妹妹这个羞涩的样子真是他妈的可爱到极点了!

  我的天啊!我竟然在亲妹的跟前光着下身,还露出了勃然起劲的阳具,更在她的眼前手淫起来?这是什么状况了!要是让爸妈看见了这个荒淫无道的景况,两老还不被活活气死了吗!

  比起刚才的一切,我们兄妹俩现在的情况不是更克己复礼了吗——刚才可是强行侵犯,而现在的,说到底还不过是离经叛义了一点点罢了——我的淫秽目光不断在妹妹的身体上来回扫视,一手慢慢的套弄着阳具,刻意发出沉重而轻声的呻吟,不断令到妹妹的注意力从影片硬生生的吸引到我的身上来。

  这一刻,我真想知道对她来说哪边比较刺激?影片的还是我的?只见小妤的视线不知所措的在影片和我的阳具上往返溜动,手足无措的摆弄小动作,弓着身体大腿合得实实的,咬着下唇连连的乾吞口水。

  「小妤……」我故作开玩笑的跟妹妹说道「要不要来练习一下?」

  她听见这个提议后,好像整个人都僵掉似的不懂回应。半晌她才侧着眼打量着我,羞涩不已的,假装不明白我说什么般的问道「什……什么练习?」

  「当然是这个练习了。」不知道是哪根筋坏掉了,我竟然说出这种下流的提议「如此你便可以一边看,一边学习那些动作了。」

  说罢,妹妹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半晌,她才猛的摇头结巴的道「不,不……不用了……」

  「刚才我不是佔了你的便宜吗?现在给你机会佔我的便宜吧。」我简直是人面兽心喔!

  「不……不用了,我……」小妤耷拉着头整个人瑟缩起来。

  见到小妤如此,我不只没有怜惜她的处境,反而壮起了胆,迳自把妹妹的手拉过来握着我的阳具。虽说她大概因为惊慌而身体僵硬,但她没作反抗,那只小巧嫩滑的手也接触到了我的肉棒——做梦也想像不到,花了大半晚的时间,竟然会在如斯环境下让妹妹的手握住我的肉棒呢!

  「这……这个,这样子不太好吧。」妹妹还是很不知所措,乾吞了一下口水,却没有把手甩开。

  「喔——不,这样子很好。」从妹妹手心传来的颤抖,让我的身心都受到超爽快的刺激。

  听见我的说话后,小妤才敢抬眼看我,但我们兄妹俩的视线才刚交接,她便满脸通红的移开视线,这更让我心里爽得要死。

  「很好喔,现在慢慢的动起来,就像影片里的女生做的那样。」既已至此,我也只好放任自己,任由欲火席卷理智的每一座城池。

  小妤回看影片一眼后,看见那个日本女生的动作后,她才开始动起来,生硬的上下套弄我的阳具「……是这样吗?」

  「对对对。」我把座姿调整一下,把大腿撑开了来,好让我那挺拔的肉棒正面对着妹妹,让她就像影片内那女生的姿势般给我套弄。或许是因为经验尚浅,或是因为乱伦的禁忌,或是因为影片内容的关系,或是因为纯粹的惊慌失措,妹妹仍然只敢以微乎其微的上下距离继续套弄我的阳具。

  「……是,是这样子吗?」妹妹一边套弄我的阳具,一边满脸羞涩的问道。
  「对!嗯——对对,就是这样子……还可以握紧一点,手指贴紧一点,慢慢加重力度上下的动。」我一边指导妹妹,一边很夸张的把自己的感受表达出来给小妤知道。然后再把她的另一手也拉过来,指导说「也可以两手一起的,保持一个力度和速度,龟头上和下边的袋子也要按摩一下,但力度要轻一点。」这下子,妹妹两只小巧的手都在抚摸我那胯下的庞然大物了。

  「嗯。」妹妹依足我的指导,慢慢调整那上下套弄的力度和速度,更不时给龟头来个按摩,把我整个人都搞得舒服死了。他妈的!那边厢还在说什么乱伦害了妹妹之类的话,这边厢,却无耻的藉词教导妹妹怎样把玩男友的阳具来给自己舒服。

  眼见妹妹如此专注,我竟突然心血来潮,把妹妹拉到我的胯下坐下来,让她的脸几乎与我的阳具保持在一样的高度。在这般距离下,把硬得青筋盘绕的阳具和妹妹稚嫩的脸放在一起来看,如此淫靡不伦的画面真的是我廿多年来从未幻想过的极限刺激……然后,我悄悄的从柜子里拿出手提摄录机,也学学这个AV影片般把胯下的整个画面都拍摄下来。

  小妤才发现我手上的摄录机,便已吓得想躲开去了。但现在她被我的大腿所困,只能侧着头把羞红的脸躲到我的阳具后边去。

  她不情不愿的说道「哥,你做什么了?不要,很尴尬的……拍这个干什么?」
  我透过摄录机的画面看着妹妹,说道「就是教材喔,把你的学习过程纪录下来,以后如果有需要便可以拿出来检讨……来,小妤,说说你今天在这里的目的?还有正在学习什么?」

  「呃……」脸红不已的妹妹越说声音越轻「就是学习怎样帮人……」

  「大声一点,对着镜头说。」

  「嗯,学习怎样帮男友用手的来……」说罢,小妤的脸蛋更红得透彻了,羞怯得不知所措,两手只能无意识的活动着。

  「那现在进度如何?」但看小在镜头里的羞耻表白,已经足够给我带来官能上的无比刺激了。

  「我……我哪知道喔。」给我说了一下,妹妹才回过了神继续套弄我的阳具。
  「那你要问我觉得舒服吗?」

  「……那,那我弄得你舒服吗?」

  「还不错。」越是玩味,那个异常的刺激感越是强烈,令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自己的道德底线——话刚说罢,我用大腿把妹妹的背项压着,不作声的挺动一下腰部,让小妤的脸蛋樱唇送到我的龟头上去。这一下,碰上她的嘴唇刺激得很,软软的带有微湿,把龟头上分泌出来的润滑液都黏在妹妹的嘴唇上去,分开了来却还连着一条透明的丝状液体。

  「啊——干什么?」妹妹被我的这一下挺进吓得慌忙想退,却又被我的大腿逼得无处可逃。

  「你看喔,人家都已经在用嘴巴了。」我示意妹妹回看那个影片,只见那个女生已经手口并用,就像吃冰条般的在吸吮男人的肉棒,发出了『雪滋雪滋』的淫靡声音——我简直是禽兽不如的大坏蛋喔!因为照这样子下去,说不定,我会毫不犹疑的跟着那段影片的下续发展,把小妤弄到床上去,再把自己的那根庞然大物塞到她的私处里……妈的!只是想想都兴奋不已了!

  妹妹定了神般的看着影片里那女生的动作,半晌,她才羞怯的说「但……我还没试过。」

  「所以更有必要学习这个吧,对吗?你想一想,要是下次你男友想要口交,但你又因为不懂而拒绝了,那怎么办?」别的女生也算了,但对着自己的亲妹,我竟然还能够脸不红气不喘的连哄带骗的?我这个哥哥真的是禽兽不如的大变态。
  妹妹听了我这一番话,沉默的想了想,打量一下还在手中握着的阳具,然后才屏了息般的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我的龟头。

  「嗯啊——」我无法忍住声音的叫了出来。说实在,让女生为我口交的经验真的不少,但此时此刻,竟然能够让那个共住了十七年多,未经人事,一脸稚气的可爱妹妹用舌头舔着我那颗充血红润的大龟头。如此荒淫无道的不伦画面,如此的官能刺激,简直是超越了以往无数次的性爱经验。

  「……是这样子吗?」妹妹大概对口交这种方式很感兴趣吧,她问道「哥,这样子你会舒服吗?」

  「舒服,嗯,舒服得要死了……小妤很厉害喔,一学便会了……嗯啊,然后把龟头放进嘴巴里去吸吮,就像吃冰条一样,嗯,用舌头去舔它。」他妈的!妹妹愿意给我佔便宜已是赚到了,现在还愿意为我口交,我哪有理由说不舒服来打击妹妹那勤奋好学的上进心。

  听见了后,妹妹只是默不作声的,点一点头,微张嘴巴便把我的龟头都放进口里。龟头滑过她的嘴唇时,那种感觉真他妈的爽!然后看着整个龟头都被妹妹吃了进去,慢慢感受到那种温热而潮湿的感觉,更让我爽得不住发抖。妹妹好像瞭解到我的感受,所以竟然主动起来,不断以柔软的舌头拨动,吸吮着它,刺激着它!我一边压着声呻吟,一边把摄录机移到妹妹的面前,为这个妹妹吸吮我的阳具的场面拍下一个特写画面。

  妹妹才意识到镜头的存在,便一边吸着我的龟头,一边对着镜头羞笑。
  看着摄录机上出现了妹妹为我口交的画面,再加上下体不断传来的阵阵快感,几乎让我丧失理智了……禄山之爪横空而出,伸到妹妹的胸前,轻轻的揉了她的奶子一下——这一刻,妹妹全身立刻打了个抖,她很想退开来,但被我的大腿固定住了而退无可退。

  「别紧张,我只是想摸一下……摸一下而已,就像刚才般的。」看见妹妹的反应,我还是怕她会急得反抗起来,然后把一切好事都就此打住。

  小妤定睛的打量我一下,然后才尴尬的说「……嗯,只能摸一下而已。」
  说罢,小妤竟然耷拉着头,将自己那件棉质内衣卷了起来——没想到妹妹竟然主动拉起上衣,我的心情更加激动,整个人都不住的颤抖起来,就像第一次做爱的那种感觉般!得了她的允许,我战战竞竞的伸手下去,搓弄妹妹那个酥软的小奶子。

  没搓个数下,小妤的全身都在发抖扭捏,还不住发出呢喃呻吟声。看她如此敏感的反应,只懂闭眼享受,我便再把她的脸压到我的阳具上来。

  「继续吧。」我温柔的说道。

  听见了后,小妤这才含羞答答的张眼看我,尴尬的笑了笑后,她才把我的阳具吃到嘴巴里去继续口交。而我亦更起劲的搓揉她的奶子,还刻意捏她的小乳头,让妹妹的身体不住扭捏起来。

  「小妤觉得舒服吗?」

  「哪有喔……」妹妹一边说身体却一边扭动,享受我的爱抚。

  「哪有?你的乳头都硬了起来喔。」

  「……人家才没有。」

  「还说没有?我敢打赌你的下边都湿透了。」顺着这个话题发展下去,说不定妹妹愿意自己脱下她的最后防线吧……我真的很无耻很下流呢,哈!

  「乱说喔,才没有湿透喔。」妹妹听的一脸羞涩的。

  「不信便摸摸看吧。」说罢,眼见妹妹扭妮作态的要动不动,我便再说「你自己不摸,那便我来摸了。」

  「不要……阿哥你真的很坏喔,硬要人家做些丢脸的事情。」话可是这么说,妹妹竟然一边说着,一边迳自伸手潜进自己的裤子里头,摸索个没数下她的下身已经扭动起来,发出喃喃的淫叫声——当下,看着小妤那一脸娇媚的神色,难道她忍不住在我的面前自个儿自慰起来了?

  「……好了好了,把手拿出来让我看。」

  「我才不让你看喔,很丢人的。」妹妹说了不让我看,但竟然口不对心的,从裤子里抽出了手——我拉住了她的手来看,上头都沾满了她小穴的爱液。
  「竟然湿成这个样子了,小妤真的很色喔。」要不是妹妹事先声明说下边是给男友专享的话,我大概现在已把妹妹扒个精光,将肉棒插进妹妹的小穴里抽插。
  「没有啦,人家才不是色色的喔……这些是汗水来的。」

  「是吗?」说罢,我便把妹妹沾满爱液的手指放进口内吸吮,然后说道「这骚骚的味道还不是你下边分泌出来的东西吗?」

  「……阿哥很变态喔,吃人家的那个。」

  「变态?你不是也在舔我的下边吗?」

  被我这么一说,妹妹又羞又愤整张脸颊红得透彻的,故作生气的轻咬我的龟头以示报复。

  这一下轻咬让我急不及防,整个人就是弓着身打了一个冷颤「啊——」然后妹妹也不等我回神,就再把我的龟头放进口中吸吮。

  「啊,嗯啊——小妤,现在把整根阳具都吞进嘴巴里去。」

  听见我的说话后妹妹倒是呆了一下,然后尴尬的说道「这么大,我怎可能把它……」

  「我的这个很大吗?跟你男友的相比哪个大一些?」我知道妹妹对於我老是提起她男友很感介意,但性欲来了,以及见妹妹那羞耻的表情,反而激起了那一点点要凌辱这个可爱妹妹的心理。我轻轻的扭动下盘,让龟头继续跟妹妹的粉唇磨磳,一边说「来,把它含在嘴巴里,把它吞下去……你看人家都吃得津津有味了。」

  妹妹又是回看那个AV影片,默想之后才主动仿傚那日本女生的做法,一手握着阳具,一口渐渐的把我的大半根肉棒都吞进口中,让我立即感受到从妹妹口中那种温暖而且湿润绵滑的质感——真的超级的兴奋刺激!妹妹这一下生涩的口交动作,竟然差点把我整个人都掏空似的,几乎要我立即扯白旗射精投降了。
  我整个人忍俊不住的颤跳了一下,差点连手中的拍摄机也拿不稳了。

  她抬眼打量了我一下,便开始了她的嘴巴和我的阳具之间的活塞动作。
  「嗯,嗯,啊啊……很舒服,啊啊……」这次换我呻吟了——乱伦?随它好了!虽然妹妹的小穴我是无缘一尝,甚是可惜,但现在她给我的口交就像我在抽插她的小嘴一样了。随着小妤加快速度,我也渐渐感觉到时机快要来了,因此一手按着妹妹的头加快速度,另一手则把摄录机拿稳,准备拍下最精彩那一刻的片段。透过摄录机的小屏幕,看着自己的阳具抽插亲妹的嘴巴,那种淫秽而使人血脉沸腾的乱伦刺激感,罪疚感与肉体快感交织起来的极緻感觉,的确是跟别的女生做爱所无法比拟的。

  「要……要来了,啊啊啊——」

  高潮的一刹那,阳具一紧一缩,然后一下子急剧膨胀,那个澎湃热流立刻从阴茎里爆发出来,一大泡精液汹涌的一射而出。小妤大概经验尚浅,没意识到我要射精了,竟然没有避开,转眼间已被我射得她的嘴巴里都是精液。急忙吐出了我的阳具后,她仍被我那急遽而至的第二轮精液射到脸蛋上去了,把她吓得紧闭双眼,动也不敢动,而我却忙喘着气,一边把她那张被精液射了一脸的样子拍下特写镜头。

  「呼——」叹气声下,我静静欣赏眼前这个淫靡的画面。

  半晌,妹妹才敢张开眼睛,想说话却因为满口都是精液而无法张开。

  「好了啦,小妤,把嘴巴张开对着镜头。」

  妹妹不作他想,顺从的抬高了头张开嘴巴,让摄录机拍下那个给浓稠而浊白的精液贯满了的口腔,这个样子真的既可爱而又淫靡得很。

  「好了,现在把精液吞下去。」

  听了我这么说后,妹妹的眉头轻皱略带迟疑,但还是在我的镜头下,把灌满口中的精液一骨碌的全都喝了下去。半晌,她才再张开嘴巴,把舌头转了转以示她把精液都喝光了,然后她吐了舌头说道「……味道怪怪的不好吃喔。」

  「对对对,我的味道都不好,只有你男友的才最好吃。」

  「哥,你真的很坏喔,老是把人家男友挂在嘴边。」说罢,小妤气沖沖的打了我的大腿一下,发出了响亮的一声。

  「好好好,不说了,不把人家的男友挂在嘴边……那我总可以把这根棒棒挂在你的嘴边吧。」余情未了的当下,我把沾了精液的龟头贴在妹妹的脸蛋上来回的动,一边享受射精后的余韵,一边把精液涂在她的脸上。同时心里还是兴奋得很,因为始终想不到那边厢,妹妹才说不愿意就范,这边厢就心甘情愿的为我献上她的第一次口交,还让我在她的口内射精和颜射她可爱的粉脸。

  妹妹被我的说话和阳具搞得又羞又愤,哭笑不得的说「很髒喔……还没够吗?」
  「很髒吗?那你把它舔乾净吧。」但见妹妹故意不作反应,我便用龟头碰着妹妹的粉唇,一边说「我的好妹妹喔,来吧!说上来也是你把它搞得髒髒的,你好心帮哥哥的棒棒清洁一下嘛,趁它现在还硬硬的会比较好舔一点的喔……来吧,我的好妹妹。」

  「好了,不玩了。」小妤不待我回神,她一边整理一下衣服,一边续道「我要去清洗了。」说罢,便从我的胯下离开了。

  过往经验所得,跟女生干过了后,她们仍很渴望被对方关注和事后的一些拥抱温存,而今……跟我发生了不伦关系的是我的亲妹,而且是一个可能未经人事的小女生,所以为了她的身心着想,为了以后的关系,甚至只是出於单纯的关怀爱护,我还是很想多一点瞭解小妤现在的心情,因此我当然紧随其后了。

  小妤进了洗手间,站在镜子前忖度了好一会儿,似乎对於满脸精液很在意般,想碰又不敢碰的,然后没说什么只是侧目瞪了我一眼。

  这一下冷峻目光的杀伤力还真不少,因为刚好跟我的冷静期交接上了——到了这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已干了一件很糟糕的事情——我诱骗了比自己年轻七岁的亲妹发生性关系,而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如此莫名奇妙,没什么外力推使。但当我真正察觉事态严重时,我的精液已经溅到妹妹的脸蛋上、头发上……甚至还有一大部份被她吃到肚里去。

  待她开始用水把沾在脸上和头发上的精液洗去时,我才不知所措的道「……妹,对不起喔。」

  「嗯。」小妤回以单调的一声后,她把整个脸蛋都沉到洗手盘上,哗啦哗啦的把水泼到脸上洗涤那些纠缠的秽物。

  「你……你不会生气吧?」事到如今,我还只是奢求对方不生气就好了吗?
  没有回应。

  糟了!

  自小至大,我很疼惜这个妹妹,更从来没有对这个妹妹有非份之想,遑论刚才发生的不伦事情——但这一切都是直到今天晚上为止!如果……真他妈的该死!一想到这个如果的份上,我整个人顿变得惶恐不安,已经不敢再多想这个如果之后的一切事情了。

  「对不起。」

  「嗯?你说什么?」小妤喃喃的道,然后把湿漉漉的脸蛋照过来,抱怨道「哥,你的那些东西很黏喔!下次可以不要喷在我的头发上吗?好像都洗不掉般的……」

  「下……下次?」

  「嗯。」

  「那……」该怎么形容这一刻的心情?兴奋莫名的问道「真,真的还有下次吗?」

  这一下,妹妹才像发现自己说错了什么话般的顿了一下,然后转眼间,又是抱怨的道「不知道喔……不过就算我说不愿意,阿哥你还是会硬来的吧,再不然就是偷偷拿我的内裤来干那个事情吧,对不对?」的确,自小至大,我从来都没有对这个妹妹有非份之想——更遑论偷拿她的内衣裤来自渎——但这一切一切都是直到今天晚上为止而已!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