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老师与学生】 (双性人,强攻)
【老师与学生】 (双性人,强攻)
               老师与学生


  字数:22608字
下载次数: 157





***********************************  这回变成了吴道武原地定格。他是真的看清了,少年那柔嫩的男性生殖器下有着一般男人所没有的两个入口,简直就跟女性私处的构造一模一样。由于视觉冲击太过强烈,吴道武完全没了判断能力。少年见吴道武看清了,就又害羞地缩回臀部,想要遮起来。可是吴道武还没弄明白,他还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个对他来说如同外星人一般的构造,他要弄清楚这究竟是不是梦。

  「等等!」吴道武丢掉手中的衣物,在少年还没来得及遮盖住自己下体的时候一把抓住少年的细腰,将他的屁股往上抬,完全地暴露于自己的眼前。

  没错,是有两个花蕊。吴道武还用手指去触了触前面的秘密花园入口,引来少年恼人的呻吟……
***********************************
               老师与学生

  吴道武在学校混得不怎么样,因为天生一副流氓像,经常有学生投诉他使用眼神暴力威胁学生好好学习;又因为他不懂得八面玲珑的处事之道,所以在领导同事那里往往左右都不逢缘,眼看着就要成为校园里的一匹孤独的狼了。其实这也不能怪他,虽然他天生凶相,但心地却很善良,而他的头脑和身体一样的迟钝,简直可以被归为木讷一族,不会耍小聪明,不会见风使舵,种种立足社会的生存伎俩他连一招半式也不会,真让人怀疑他过去的三十年人生是不是都在沉睡中度过。原本他打算在这鸟不生蛋的地方结婚生子,了此余生的,但现在看来,连这鸟不生蛋的地方也不要他啊。

  转机是在一次散学典礼之后,平时对吴道武不理不睬的校长突然把他叫到办公室,告诉他自己有个远房亲戚的儿子需要在暑假请个数学家教,所以让他去教教。还没等吴道武答应,校长就递过来一张写着地址的便条,然后就起身准备走人了。在校长走出门口的一刹那,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叮嘱道:「那小孩儿已经换过好多个家教了,可能不太好教,你要发挥自己的长项,软硬兼施啊。」
  这句最后的叮咛,颇有些揶揄的味道。

  吴道武本来打算在暑假里回老家看看唯一的姐姐,然后找份兼职的,但现在看来家教这活儿是不干也得干了,也罢,当提前找到兼职吧。的他拿着校长给的便条,换乘了五部公交车,又步行了二十几里的山路,才在一个荒郊野外找到了目的地——一栋古旧的别墅。一般人都会怀疑这样的地方会不会是地址搞错了,但吴道武没怀疑什么,他那比常人粗三倍的神经确实为他省去了不少思考与恐惧的麻烦。

  开门的老妇人勾腰驼背,像极了童话里的老巫婆,但吴道武因为从小就对瞎编的故事不产生反映,所以也没在这老妇人面前显露什么惊恐神色。倒是那老妇人看见他吓了一大跳,眼里的神情和那些看见吴道武就半张着嘴巴原地定格的学生一模一样。

  「那……那个,我叫吴道武,是莫名中学派来的数学家教。」怕老太太不相信,他还边说边掏出了教师资格证书和莫名中学的校徽。

  「噢,就是你啊。进来吧。」老妇人把他让进了换鞋的门厅,「我是这里的管家,皖婆。少爷在楼上等着呢。」她指了指楼梯的顶端,「我带你上去,你的房间在少爷房间的隔壁。」

  吴道武跟着皖婆上了楼,发现这房子旧得可以,也黑得出奇,平时过道里好像都不开灯,只在有人走动时才会打开电源。这样的房子终于让他想起了一部在学生时代看过的鬼片,那是他唯一看过的鬼片,看过之后就再也不敢看恐怖电影了——其实他挺胆小的。

  正在吴道武回忆着鬼片而略微打了一下哆嗦的时候,皖婆打开了少爷的房门,那里面的摆设令吴道武大吃一惊,这简直就是一个少女的闺房嘛。

  「少爷,数学老师来了。」

  房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俊俏的少年,十三四岁的样子,像洋娃娃般的白皙,可是他羞怯的样子却像极了少女。

  「讨厌,皖婆,人家还没准备好呢。」少年撒娇地说道。

  这让吴道武背上又是一阵哆嗦。他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没听过这么娇滴的声音。

  「进去吧,我去准备晚饭,晚上八点准时开饭。」皖婆说完就下楼去了,楼道里的灯也全灭了,让吴道武不得不走进唯一明亮的少爷寝室。

  「老师,你坐这儿。」少年很有礼貌地请他坐下。「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呀?
  多大了?「

  「我叫吴道武,你叫我吴老师就好了。年纪嘛,跟你的学习无关,你就不用问了。」

  「为什么呀?我很想知道呀!」

  「知道这干嘛?」

  「我……我喜欢老师,所以想知道老师更多的事情。」少年忽然脸红着低下头。

  喜欢?喜欢是什么意思?吴道武因为从小就没被什么人喜欢过,所以一时之间对少年的话还反映不过来。但看着少年这羞答答的表情,再迟钝的人也能猜出个一两分吧。

  「你别胡说,男人怎么能喜欢男人呢?再说我是你的老师,你还未成年呢。」
  「我没胡说!我……我对老师……一见钟情。再说,我不是男人。」

  「你不是男人,那你是女人?」

  「我……我也不是女人。」

  「什么?!」吴道武这回是完全晕了,他就算再没常识也知道这世上是由男人女人两种人构成的,怎么会有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的人存在呢?这完全超出他的知识范围。

  「老师,我没骗你,你不信的话我可以给你看,但……但你不能笑我。」
  「看,看什么?」

  「看我的下面啊。」少年赧颜地低下头,用食指轻轻地指指自己的下体。
  「我看你那里干嘛?」

  「看了就知道我不是骗老师的了呀。我是真心喜欢老师的,还从来没给别人看过呢。」

  「你……你……」吴道武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对于少年刚才的话他其实并不明白,他不认为看一个尚未发育完全的少年的下体会让他懂得既不是男人又不是女人是什么意思,相反的,他认为那是作为一个教师最大的犯罪,是猥亵未成年人!

  「我叫赭薰,老师,叫我薰吧。」

  少年好像也跟吴道武一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独立世界里。他丝毫不管吴道武那因生气而涨红的凶恶嘴脸,自顾自地开始宽衣解带,还没等迟钝的吴道武反映过来,他就已经全身赤裸了。

  少年光溜溜地躺在单人床上,背半靠着粉红色的墙壁,两手抓着脚踝,膝盖微张,眼里噙着羞涩的泪水,示意吴道武过来看自己的私处。

  吴道武本来想把地上散乱的衣物抓起来叫他赶快穿上的,但没想到走到他身边时却被他那羞涩的表情和青涩的裸体牢牢吸引住了。其实吴道武三十岁了还是个处男,从来没和人肌肤相亲过,突然受到这样真实的肉色刺激,着实让他的家伙硬了一点。但他还是想要强忍住邪恶的念头,维持教师的尊严。于是他举起手里的衣物,想要丢给少年。少年见他这样,便豁出去一般地突然大打开自己的双腿,挺出自己的粉臀,好让他马上就能看个清楚。

  这回变成了吴道武原地定格。他是真的看清了,少年那柔嫩的男性生殖器下有着一般男人所没有的两个入口,简直就跟女性私处的构造一模一样。由于视觉冲击太过强烈,吴道武完全没了判断能力。少年见吴道武看清了,就又害羞地缩回臀部,想要遮起来。可是吴道武还没弄明白,他还不能一下子接受这个对他来说如同外星人一般的构造,他要弄清楚这究竟是不是梦。

  「等等!」吴道武丢掉手中的衣物,在少年还没来得及遮盖住自己下体的时候一把抓住少年的细腰,将他的屁股往上抬,完全地暴露于自己的眼前。

  没错,是有两个花蕊。吴道武还用手指去触了触前面的秘密花园入口,引来少年恼人的呻吟,可见它是真的了。而少年此时那霞红色的花茎也已涨挺了,娇艳欲滴的样子惹人衍生出无限的爱意。吴道武再看看床上的少年,他那红石榴一般的双颊衬着如水似波的半眯着的眼睛,正像发春的少女般地抿着下唇挑逗着吴道武的最终防线。吴道武被眼前的这一幅情色画面勾起了欲望,他原已兴奋的火热变得更加硬挺。就在这时,少年为了鼓励他的进入,用手扳开了自己前花的入口,那里已经微微有些湿润了。没有性爱经验的吴道武也不懂所谓的前戏,凭着自己野兽一般的冲动迅速掏出家伙往那花蕊里塞,疼得少年直喊救命。

  「不!不!疼!疼!救命!」

  吴道武第一次做爱,根本听不进去身下人儿的呼喊,只想让自己的欲望快些发泄,同时也感到,这少年的花道真是狭窄无比。

  随着处女膜的破除,破处的鲜血缓和了两人摩擦的疼痛,成为他们两人「长大成人」的洗礼。少年的感觉渐渐好转,声音也由嚎叫慢慢变为尾音慵懒的呻吟。
  吴道武那天赋异炳的肉刃让少年对性爱的享受越来越棒,他完全陶醉在官能之火的炽炼中。

  「啊……啊……好棒……老师……叫我……叫我薰……啊啊……」

  「薰。」

  薰和吴道武就这样开始了他们的性爱修罗之道。

                 二

  「啊……啊啊……老师……轻点儿,痛!」

  「薰,放松点,这样好吗?」

  「嗯!那里……好棒……还要……啊!」

  清晨的阳光再一次透过细纱窗帘射进这间粉红色的寝室,床上吴道武和薰像往日一样地对它不理不睬。这是吴道武来到这儿的第几个早晨了呢?他根本没空去计算时间的流逝,他现在已经是身下这匹小淫兽的泄欲工具了,而他自己也从三十年的禁欲生活中完全解放出来,找到了任由自己驰骋的失乐园。两人无休无止的性欲既是对自己过往青春的补偿,也是将来狂销蚀爱的序幕。

  「啊啊……老师,我要……我要……啊……」

  「不行,再忍忍,你里面好紧,我还想要。」

  「啊……老师……让我……让我高潮……随便你怎么玩儿都……都可以,让我……啊啊啊……」

  「薰,薰,你已经高潮了?啊……别动得这么厉害!你痉挛得让我都要射了!」
  「啊……啊……老师,好舒服,你的还可以动,让我一直高潮……啊!棒死了!」

  「薰,嗯……我也要射了。」

  「射进来!射进来,老师!我要你的精液,烫得我好舒服!啊……爽死我了!」
  吴道武射精了,薰因为他滚烫的精液而再攀高峰。两人完成了这个早上第三次的交合后才完全放松地双双躺倒在床上,薰的两手虽然从吴道武狗熊一般的身躯上滑落下来,但双腿却依依不舍地缠在他的屁股上,仿佛随时准备再次发情。
  由于床小,吴道武只能在薰的上方用四肢撑着身体,头埋在他的颈窝里喘着粗气。

  两人汗湿的皮肤与毛发不断蠕动摩擦着。

  「啊,老师,做爱好舒服。我从来不知道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事情。你也舒服吗?」

  「嗯,舒服。」

  「老师,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吗?」

  「喜欢。」

  「喜欢我的『小妹妹』吗?」

  「我爱死她了!」

  「呵呵,老师,她也爱死你的『小弟弟』了。」

  「薰,你明明之前还是个处子,却好淫乱哟。」

  「咦,不行吗?老师不喜欢淫乱的我吗?」

  「也不是,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老师之前不也是处子吗?现在还不是一样地狂野,嘻嘻。」

  「可是,我不像你这么性欲旺盛啊。」

  「是吗?老师性欲不旺盛吗?那现在在我里面硬梆梆的是什么?」薰说着用腰顶了一下吴道武。

  「啊,别乱动,我正克制呢。」

  「克制?克制什么?老师想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的,因为我喜欢老师,想要老师,老师不是也喜欢我吗?所以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看着薰清澈的眼眸,吴道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犯了罪,但这罪又是如此甜蜜,让他甘愿为它服一辈子的刑。他情不自禁地吻住了薰的唇。

  说实在的,薰的身体确实和吴道武异常地合拍,他们经过不几次的性爱后便迅速摸索出了求欢的整套经验,怎么做最挑逗对方,怎么做让对方最舒服,哪里是对方最敏感的部位,什么样的小动作最让对方无法克制,这些都被他们用极短的时间研究得一清二楚。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现在他们已经可以在半分钟内挑起对方的欲望,并做深度结合了。技术问题解决之后就是感情的问题了。吴道武虽然对薰的身体迷恋得忘记道德伦理,但对薰口中所说的「喜欢」还是将信将疑,一方面因为他这人本身迟钝,接受新事物比常人慢半拍;另一方面更是因为薰从头至尾的热情让他产生了不少疑惑,凭什么么会有这样美丽的少年(女)对其貌不扬的自己投怀送抱,而且以处子之身献身后又马上变得淫荡异常?吴道武现在时常想起那黑黑的楼道,觉得把自己的奇遇归结为在鬼屋里的神游更为合适。
  「肚子饿了,我们下去吃早饭吧。」薰红着脸说,「还是……要再来一次?」
  吴道武感觉到自己的家伙正被薰潮湿温热的内壁挤压刺激着,知道他又想要了,而自己确实经不起这官能之火的考验,便马上纵情地动起腰来。存在于心中的疑惑也只有在这时才会荡然无存。

  「啊……老师……你好猛!好棒!……啊啊啊……」

  早上八点,两人从楼上下来,来到饭厅,看到桌上摆好了简朴却营养丰富的早餐,便大口大口地吃起来。「皖婆呢?」吴道武四下看了看,问道。

  「她今天要去镇上采购食物,早出门了,要到傍晚才会回来。」

  「她的耳朵不是听不见吗?会不会遇上什么麻烦啊?」

  「她去镇上采购已经有十几年了,先前没聋的时候就和商家都熟识了,现在基本不用讨价还价,就算遇到什么事,用写的就能解决,她认得字的。」薰边说着边把煎鸡蛋分成均匀的四份,然后依逆时针的方向一块块吃掉。

  「哦,这样啊。」吴道武喝了口牛奶,「这么说你们在这儿住了十几年了?」
  「是啊。我从生下来起就住在这儿了。」

  「那你爸爸妈妈呢?」

  「他们不要我了。因为我是双性人。」薰的语气和神色没有丝毫的改变,好像是说别人的事似的平静地说着,「不过,他们每月都会给我寄生活费,皖婆会从这些钱里抽出一小部分给我作零用钱,让我买喜欢的东西。」

  「你又不出门,怎么买东西呀?」

  「有些是写在单子上让皖婆去镇上时帮我带,有些……」薰突然红着脸笑笑,低下头继续说,「有些是在网络上订购。」

  「网络?你这儿有电脑啊?能接上网吗?」迟钝的吴道武没看出什么端倪。
  「嗯,是手提电脑,去年才新买的,无线上网。」

  「真是先进。那你在网上都订购些什么呢?你的零用钱够吗?」

  「嗯,虽然零用钱很少,但我很会攒钱,等钱攒够了就可以买我喜欢的东西了。比如……比如色情片。」薰委婉地说出了自己的喜好。

  噗噗……吴道武听到「色情片」三个字马上把牛奶喷了出来。他虽然一直为薰在床上的种种大胆而困惑,却万万没想到他是从色情片上学来的。

  「小……小孩子怎么能看色情片?皖婆都不管你吗?」

  「我……我也知道不应该呀,但我就是觉得好奇嘛。我的身体又是这么个样子,也不知道别人的身体是不是和我一样,所以想看看。」薰努力地解释着,「以前,我小时候问皖婆她是不是我妈妈,她说不是,说我妈妈爸爸都不要我了,因为我的身体很奇怪。我一直弄不清我的身体有哪点奇怪,但我从小就没和太多人接触过,也不敢随便和人比较身体,怕人家也和我爸爸妈妈一样嫌我怪,皖婆的身体我也从来没看见过,直到一年前我买了电脑,看到偶然跳出的黄色网站广告上有人的私处的图片,于是我便打开来看,发现别人确实和自己不太一样。因为我想彻底地弄明白,所以订购了网站上的A片,趁皖婆去镇上时让快递送来。
  看过之后我彻底知道了,我确实……很奇怪!「

  薰说着说着好像要哭出来了,吴道武慌了手脚,笨手笨脚地把餐巾纸递给他。
  「老师,你之前不也不知道有双性人这回事吗?看了我的身体以后却接受了我,让我好高兴!你是第一个接受我的人,我就知道我对老师的一见钟情没有错!
  我好喜欢你,老师!「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扑向吴道武怀里,又用双手捧住他的脸颊,含着泪愉快地亲了他一下,接着又亲了一下,还把舌头伸进了吴道武嘴里。

  吴道武条件反射地回应着他的亲吻,心想自己哪是接受什么双性人,完全是当时被薰那风骚撩人的模样迷得晕头转向了,性欲才是他们建立关系的唯一原因。
  但这个事实不能让薰知道,一旦说破了,恐怕是和他爸爸妈妈抛弃他一样残忍的事情吧。

  薰的挑逗越来越激烈,仿佛是想和吴道武马上在就地干一次。吴道武又想起了薰第一次挑逗他时掰开自己私处的那幅春宫图,立刻血脉喷张,家伙一下子就硬挺了起来,让薰一把抓在手里,两人都一触即发。

  叮咚……叮咚……门铃响了。

  「啊,可能是快递来了。」薰突然收住了动作,兴奋地朝门厅跑去。留下吴道武,好不失望。

  过了一会儿,薰手里拿着一个小纸箱快乐地回来了。他抓起吴道武的手,把他往楼上拖。

  「快来看,有新片子了!嘻嘻。」

                 三

  吴道武的房间在薰的房间和书房之间,但他几乎没在那儿住过。第一次踏进书房的时候,他又一次感觉到「鬼屋」的气息扑面而来。薰将厚重密闭的窗帘拉开一个不大的缝,让室外的阳光刚好能够照明出房内简单的家具轮廓。

  吴道武看见这个名为书房的房间里有一张不大的书桌立在窗边,旁边有一只陈旧的书柜,落地台灯看上去很有欧式的风格,和书桌、书柜配在一起,像是给小姐准备的读书用具。这让吴道武回忆起第一次看见薰卧室的情景,同样的违和感让他心里猜测:也许薰的父母确实是把他当成女孩儿在养。

  薰把新送来的纸箱拆开,拿出两盘碟片,高兴地冲吴道武挥了挥,便转过身去打开旁边影碟机的电源开关。吴道武注意到影碟机的四周没有电视机,只有一个投影仪,而投影仪的放光口正对着自己身后的墙壁。他转过身,看见那面雪白的墙壁离自己还颇远,而这屋子里除了这些东西就再没别的了,空荡荡的,很有在电影院观影的感觉。这时吴道武想到,平时薰就是这里看色情片的吗?他在看时会是和在床上一样的表情吗?一系列色情的猜想让吴道武那还没有完全缩小下去的肉棒又再度复活了。

  「好了,老师,过来这边坐。」薰把吴道武拉到影碟机旁的地板上坐下,跑去关上了窗帘,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吴道武的两腿之间,他那丰满的小屁股顶着吴道武的大肉棒。

  「啊啊……好棒……用力顶……啊啊啊……」

  墙上的A片很快进入了主题,薰的小屁股也开始蠢动起来,吴道武更是感觉到自己的欲望涨得生疼。

  「老师,对不起,我知道小孩子不该看这些,」薰略带喘息地说道,「但是我就是停不下来,我好喜欢看他们做时高兴的表情。特别是老师来了以后,让我知道了做爱是因为舒服才那么高兴的,我好舒服,也希望老师跟我一样舒服。老师,跟我做的时候你舒服吗?」

  「舒……服。」吴道武强力克制着,他怕他随时会射精。

  「真的吗?我好高兴!只要老师舒服我就高兴死了!我喜欢老师!」薰转过头激动地说着,不停地对着吴道武微笑。

  「老师,我现在……想要,你帮我揉揉好吗?」薰突然红着脸央求道,把吴道武的右手拉向自己的下体,那里已经潮湿一片了。

  吴道武脸上抽搐了一下,他射精了。他被眼前这只小淫兽迷得不能自已。
  「啊……老师……好舒服……用力揉……插进去……啊啊……」

  书房里回荡着薰和A片女主角此起彼伏的浪叫声。

  「老师,你这里怎么湿了?」薰突然用手摸吴道武的裤裆时惊奇地问。看着红着脸,缄口不言的吴道武,他马上明白了原因。「老师好坏,自己先去了,不是说好老师的精液都是我的吗?我来帮你舔干净。」说着,薰解开吴道武的衣裤,色情地舔舐起吴道武的精液。

  「嗯……嗯唔……唔唔……」吴道武舒服地呻吟。他半眯的眼睛瞟到墙上成六九姿势交媾的男女,突然觉得自己很渴望薰的蜜汁,于是他粗暴地将薰的屁股搬向自己,扯掉他的蕾丝小内裤,贪婪地汲取起他的蜜汁来。

  「啊啊啊……老师……老师!好坏……好……坏……人家……还没……啊啊……

  再舔我……还要……再深点……「薰倒立着趴在吴道武的身上,享受着口交的快感,」好棒!老师,你的又好大了!插进我那里一定很舒服……啊……这样舔不行……我会高潮……啊啊!「薰抗议地用粉拳捶了捶吴道武的大腿,但他并没有停止舔弄,薰只好随他去了。

  吴道武的鼻腔口腔里全是薰爱液的味道,他已经完全被这味道捕获了。他像沙漠里找到绿洲的旅人一样贪婪地吸着,用舌头深入地卷舔着,不时左右晃动着脑袋像钻井一般地挖掘着,带给薰空前的刺激,让他淫水直冒。在吴道武与其说高超不如说本能的舌技下,薰高潮了三次,最后一次竟然潮吹了,喷出的阴精弄得吴道武满脸都是,他被那味道和热度刺激得差点射精。

  「啊啊……干我……干我……」

  A片里的女主角正在求欢,吴道武看着她像狗一样地趴着厥起屁股,有种兽性的征服欲扩散到吴道武的大脑与四肢。他像只发情的野兽,不征求薰的同意就把还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薰反过来趴放在地板上,随即插入自己的肉棒,凶猛地抽插起来。这是他和薰第一次采用背后位,新鲜的快感让他们兴奋异常。

  「啊啊……老师……不……太舒服了……好恐怖!」

  薰的喊叫成了最好的催情剂,让吴道武的全身被成就感包围,肉棒越发挺硬。
  「啊……老师……饶了我……饶了我……我要……」

  「薰,现在泄了的话我就不射在你里面。」

  「不!不……我要精液……我要!啊啊啊……」

  「唔唔……你真是淫荡……嗯……像母狗一样……嗯嗯……」吴道武鹦鹉学舌地重复着A片里男主角的话。

  「啊啊啊……老师……我好喜欢你骂我……好舒服……啊啊……」

  「你!荡妇!嗯……嗯唔……」

  他们俩七零八落地模仿着A片里的台词,很快便同时高潮。

  「啊……老师……别拔出来,我喜欢你插在里面。」薰意犹未尽地夹紧屁股。
  吴道武顺势将他从地上抱起来,拥进自己怀中。「辛苦吗,薰?」他关切地问。

  「嗯嗯。」薰摇摇头,「这么做比抱着做更爽呢,呵呵。不过,看不见老师的表情,不知道老师舒不舒服。」

  「我很舒服,不是射了很多给你吗?」吴道武用手捋捋薰汗湿的前发,「对不起,刚才那么骂你。」

  「没关系,我知道老师是在演戏,所以我也跟着老师演。老师,我演得好吗?」
  「好。」

  「说实话,老师,我觉得说那些话好难为情,但又觉得边做边说好兴奋,让我比平时还爽。老师,我很淫乱吧?」

  「不,我也和你感觉一样。虽然不是真心想说的,但是说了之后感觉很好。」
  吴道武老实地承认,「你平时也很爱说些露骨的话,也是从片子里面学的吗?」
  「嗯。我认真地背过片子里的台词呢,就连第一次和老师做,也是学的里面的情节。」薰的脸又红了,他总是在这种真心表达对吴道武的爱意的情况下才表现得像个纯情的少女。

  「什么?那你想和我做只是学片子里的情节在演戏啰?」吴道武假装生气。
  「不!不!老师,不是的!我是真的喜欢老师!真的喜欢!我只是不知道该怎样表达,才想到片子里的情节,模仿着做,希望能和老师做爱,真的只是这样,老师你相信我,我真的喜欢你!喜欢……」薰不断重复着喜欢的话语,他那贫乏的小脑袋里此时只找得到这样一个空洞无味却又朴实无华的词语来表达自己,解释自己,传达自己。

  看着薰抓挠着脑袋,急得快哭出来,还是想不出什么甜言蜜语来讨自己欢心,吴道武突然觉得自己欺负得过头了,于是他把薰的小脸扳过来亲了亲,深情款款地说:「老师也喜欢你。」

  「老师……」薰的眼泪掉了下来,他高兴地扑到吴道武怀里,不停地轻啄吴道武的嘴唇。

  这对笨蛋情侣总算是找着了彼此的真心。

                 四

  自从那天在书房里做过爱后,吴道武和赭薰就基本把这儿当作他们的性爱专用房间了,因为在这里可以边做边模仿A片里的情节,刺激异常。

  在这个「秘密基地」里,吴道武像发现新大陆的哥伦布一样,对任何新发现都兴奋无比。薰告诉他,虽然这个房间看上去摆设不多,但地板下面有暗格,贵重的东西都可以藏在下面。薰把自己大半年来买的色情碟片都藏在那里。

  皖婆第二次去镇上采购的时候,吴道武和薰在书房里把地板打开,将碟片都拿了出来。吴道武一张张地看着,那色情的封面照和露骨的片名把他吓了好大一跳。平时他因为自己凶恶的长相而没什么女人缘,性欲问题都是用自己的右手解决,幻想的情节也停留在高一时到同学家看到的文艺爱情片上,那些干枯发黄的往事和他近半个月来的风流韵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着自己手中淫秽的光盘,吴道武不禁怀疑自己还是不是吴道武。

  「找到了!」薰突然像寻到宝贝似的大叫一声,「老师,你看,就是这张。」
  他把一张封面有流氓和妓女的碟片递给吴道武,「我就是看了这张片子后确定我喜欢的类型的,然后……就喜欢上了老师。」薰的声音越来越小,红着脸低下头。

  吴道武看着那封面照,确实里面的流氓长得和自己颇像。虽然吴道武早就知道自己天生凶相,但被自己喜欢的人以这种类比的方式指出,还是让他很受打击。
  更重要的是,他很吃醋,怀疑薰是不是把自己当成这A片男主角的替身。于是他生气地把片子一丢,不爽地说:「那你是把我当成他啰?」

  「哎?不!不是的,老师!」薰没想到他会这么说,立刻否认,「我是说我看了这张片子后确定了自己喜欢这种身材高大、强壮,表面上看上去很凶,其实骨子里很温柔的人,并不是喜欢上了里面的男主角。我……我是喜欢老师的!老师不是谁的替身,也没有谁能代替老师!」薰好不容易才组织出了一段通顺的话表达自己的想法。他和平时一样,在表达自己对吴道武的爱意的时候毫不犹豫,也毫不让步,一个劲儿地表白自己的真心。

  看着认真纠正自己的薰,吴道武觉得自己和小孩子耍心眼较劲真是混蛋!明明知道薰只喜欢自己,干嘛还让他这样不安地一再强调呢?难道是自己太没自信吗?

  他一把搂过还想要说点什么的薰,吻住他的唇,把他要说的都直接吞进自己的心里。

  薰被放开后,微醺地倒在吴道武怀里,在他耳边呢喃着:「老师,我喜欢你,喜欢……」那童声让吴道武感到无比安心与幸福。

  这样一来,吴道武心里的疑惑都解除了,最后的结论是他撞着了梅花大运,来这儿遇到了他命里的克星——虽有着处子般的纯情与身体,却因为学习色情片而异常迷恋自己这一类型且淫乱非常的赭薰。他和这个小冤家,注定是都要被大众所抛弃,却注定要相依为命在一起的呀。

  「老师,今天我们做点特别的好吗?」过了一会儿薰又清醒过来,提议道。
  「做什么呢?」

  「那……那个……用……后面。」薰细弱蚊蝇的声音让吴道武不明所以。
  「就……就是……肛……肛交。」

  「什么?」吴道武虽然听说过这个名词,但却听说那是男同志之间才会有的性行为,「那不是同性恋的搞法吗?」的3a「我……我也是男的呀。」薰有些不平地说道。

  吴道武这才想起薰也有男性生殖器。说实在的,因为一直以来与薰发生性关系时吴道武都是进入前花,再加上薰平时和他在一起时说话的语气、态度,房间的装饰等等,让他产生了薰是个女孩儿的错觉,完全忽略了薰双性的另一面。吴道武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面对薰是双性人的事实可能伤害了薰,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有意那么说的。我只是听说那很疼,怕你受不了。」

  「是吗?可我看片子里的人都挺舒服的呀。」薰疑惑地眨着大眼睛,然后又在一堆碟片里找出一张G片。这真是让吴道武大吃一惊,没想到他连G片也买。
  「那是因为里面的人做了很多次了,所以不疼了,但是听说第一次做都会奇疼无比的,还会流血。你恐怕会受不了哟。」吴道武尽力阻止薰的新玩法。
  「是吗?」薰好像犹豫了起来,他低头想了想,「我们第一次做的时候也流血了啊,那时候我还以为我会死呢,可是现在不是很舒服了吗?所以,这个应该也和那个一样吧,只要忍住第一次的疼痛,就会好舒服好舒服了。不是吗,老师?」
  吴道武无言以对,他好像反倒被薰的这套推理给说服了不少似的,还傻傻地点了点头,但旋即又摇起头来。薰看他这样,凑到他怀里,撒娇地说:「来嘛,老师,人家好想试试,我不怕疼的。」他像小猫般的蹭吴道武的脖子,「我看片子里那些人的家伙都没有老师的大,被他们插的人都叫得好爽,要是老师这根的话,岂不是更爽了?人家要独享老师这根。」

  「我这根本来就是你的呀。」

  「那既然你这根是我的,那我要它插进我后面,你总该听我的吧。」薰调皮地耍赖。

  吴道武实在耗不过薰,答应了他,但说好如果中途薰受不了疼就喊停。
  在这栋荒郊野外的别墅里是没有保险套的,薰之前和吴道武做爱也都不做任何措施,因为薰告诉吴道武自己不可能怀孕,这是他从皖婆那儿听说的。吴道武也认为像薰这样的双性人不可能像正常的女人那样生出孩子。但现在他们要肛交,吴道武有些顾忌,倒不是怕什么爱滋病,吴道武知道他和薰都很干净,只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射在薰的肠子里害他闹肚子。他把疑虑告诉薰,薰却说在片子里也看见过那样的,事后清理掉就好了,只要能让老师舒服,自己无论怎样都无所谓,还说老师的细心让他好感动。这些话让吴道武完全没了顾虑。

  做之前他们认真观摩了G片里的种种细节,达成一致的行动计划后便开始了实战演习。

  由于没有润滑剂,吴道武提议用浴室里的橄榄油,薰则提议用自己前花的蜜汁,最后的解决办法是:他们先用前面做一次,积累了一定的润滑液后再加上橄榄油肛交。

  第一次的做爱很顺利,他们像平时一样同时达到了高潮,两人都分泌出了大量的爱液。藉着高潮的淫欲,吴道武马上用嘴舔起了薰的后花,这也是模仿G片里的行为。薰的后花和前花差别很大,因为从未被打开过,所以闭得很严实,吴道武的舌头完全侵入不进去。而且,后面也不会像前面一样轻易地流出蜜汁,只用吴道武的唾液润滑还很不够。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树袋鼠 金币 +10 回复过百奖励!  树袋鼠 贡献 +1 回复过百奖励!  遨游东方 金币 +5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