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异能纵横】(五)作者:fyqua
【异能纵横】(五)作者:fyqua
字数:5816

                (五)

  当刘醒回到班级的时候,童杉月正好也走了进来。

  「你们说什么了,聊这么久,我刚才还想去找你那。」

  看着童杉月一脸关切的样子,刘醒心中一股暖流涌过。

  「没事,就是大班长和我聊聊下个星期的校篮球比赛的事情。」

  「真的。」

  童杉月一脸怀疑地盯着刘醒,刘醒差点招架不住,险些就要把刚才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童杉月,但这种事情他又怎么说得出口,其中还关系到童杉月自己,随口又说了几句其他的,转移了话题。

  原以为苏锦文会在课间或者课堂上给自己小鞋子穿,没想到一个上午下来都平安无事,让刘醒内心对他嘲笑不已,说的那么拽,原来都是装的。

  反而是上龚胖子的数学课时,又被他点名答题了,刘醒再次发挥了那透视的异能,轻轻松松地就解答了龚胖子出的题目。

  如果说上次的题目太过简单,稍微有认真学过的人都会的话,那这次龚胖子可是把一套模拟卷的压轴大题都拿了出来,却没想到刘醒竟然说的一字不差。
  当刘醒坐下来听到龚胖子说这是压轴大题时,全班其他同学的嘴都成了O型的,纷纷看向他,就连答题的刘醒自己都吓了一跳,心想以后可不能在这样出风头了。

  现在的自己实在是太过惹人注意了,明明之前还是班级后数的吊车尾,现在竟然连压轴大题都能答出来了,心里又暗骂了龚胖子不是东西,为了让自己难堪,连这种题目都叫自己来答。

  下课后自然少不了一堆死党的围观询问,其他之前对刘醒这种同学不感冒的竟然也跑来旁听,希望得到一些学习的秘籍。

  其实他们不知道,如果龚胖子为了故意刁难刘醒和节省时间从已有的模拟卷上找题目的话,而是自己随机出一道题目,没有了答案可看的刘醒只能抓瞎。
  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这么受人瞩目,而且不是犯错之类的,刘醒心里的虚荣心立时爆棚,难怪那些学习好的一个个都骄傲的不行,这种被众人拥护的感觉确实不错。

  但要刘醒说出什么学习方法来,他是连个屁都放不出来,借口尿遁逃之夭夭,后来几个死党偷偷问他,刘醒也只是顾左右而言他岔开话题,这让几个死党好一肚子的不爽,认为刘醒变了,不够哥们了,这让刘醒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能默默承受。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没想到童杉月竟然跑来说要和自己一起走,这要是换做从前刘醒自然是求之不得,现在却又担心童杉月会不会也问自己关于学习突飞猛进的事情。

  那到时候自己还是支支吾吾的,不就让她以为自己小心眼藏着掖着了吗?只好随便再找了个借口,往回家相反的方向跑去。

  这条路和刘醒家的位置可以说是南辕北辙,为了避开童杉月,只好选择往这里跑,到时候再找条路拐回去就是了。

  这是一条老街,房子比刘醒他们住的那片要新一些,但也有不小的岁数了,由于城镇的规划发展,这里处于整个城镇的边缘地带,整条街道并没有多繁荣,年轻人都在外面大拼,只剩下一些年纪大的还在这里居住,没事聊聊天晒个太阳什么的。

  当刘醒漫无目的地走在这条街道上时,他的脑袋里还在想着,自己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现在在班级太过惹人注意了,可这龚胖子明摆着和自己过不去,难道要自己过去主动认怂,而且今天苏锦文和童杉月的事情也够他头大的。
  当刘醒左思右想为这些事情而烦恼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一栋民居的靠墙边的一个通道里挤满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刘醒走了过去打算看个究竟。

  当他走近的时候,才发现围在那里的都是一堆上了年纪的大爷还有一些中年人,他们三个两个地在讨论着。

  当他们发现刘醒的时候,其中一个长相比较凶恶的中年人对着刘醒吼道,「去去去,小孩子瞎看什么,没事凑什么热闹,快点离开!」

  刘醒属于那种不怕事的主,你客客气气地让他走,或许他会听你的,但现在就凭这语气和态度,他还就非看定了。

  刘醒一点不示弱地对着那个凶恶中年人回应,「这条路是你开的,我看看都不行,要你管啊。」

  那个凶恶中年人没想到刘醒这个一副学生模样的小屁孩胆子这么大,还敢和自己顶嘴,刚打算给他点厉害看看的时候,却被阻止了,「弘子,让他过来,随便看好了,不用赶他走。」

  从人群的后方传出一道嘶哑的声音,听起来好像是声带受损一样。

  那个叫弘子的凶恶中年人听到了指示,狠狠地瞪了刘醒一眼,围观的人群顿时分开一条路,让刘醒进去。

  当那些围观人群散开的时候,刘醒往里面一看,一张小木桌子,低脚的,一个脸上有道疤的中年人坐在正对面,旁边是三个中年大叔加一个老头,小木桌子上摆着红红绿绿的人名币,和三个小瓷碗。

  刘醒这才知道原来他们这是在聚众赌博,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围观,现在的他有些进退维谷,如果不走的话留在这里,万一警察来了,会不会把自己也连累了。
  就算警察没来,一看那个刀疤大叔和那个叫弘子的中年人就不是什么善类,待在这里恐怕也没什么好事。

  如果现在就离开的话,因为自己已经撞破了他们在这里聚众赌博的事情,这时候突然离开,谁都会以为自己要去报案,那些赌兴正浓的赌客肯定会担心,就是那个坐庄的刀疤大叔也不会就这样轻易让自己离开,刘醒现在有些后悔自己多事硬是闯了进来。

  叫弘子的凶狠中年人嘲笑着看着他,「怎么,刚才不是自己要进来看得吗,还站在那里干嘛。」

  这时候让刘醒认怂求饶就这样走,刘醒可做不到,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进去看看,这里这么多人,难道他们还能把自己怎么样,顶多到时候趁着人多场面乱,把那个赌桌一掀,立马跑走就是了,自己可是一百米短跑和三千米长跑的冠军,就这些大肚便便的中年大叔怎么能追的上自己。

  打定主意以后的刘醒完全像变了个人一样,透露出一股强大的自信,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但正对着他坐在那的刀疤大叔却是看在眼里,细咪着眼睛把刘醒上下打量了一番。

  刘醒穿过围观的人群里面通道里面,刀疤大叔笑了笑,由于面部的扭动,那道刀疤在他脸上就更显得狰狞和可怕了,说,「小兄弟,放学了不回家,来这里干什么,你也想来玩几手。」

  虽然刘醒的家庭背景不太好,但从小刘醒的爸爸就教育刘醒不准赌博,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商量,但就是不能碰赌博这些东西,所以刘醒长这么大却还是连最基本的扑克牌怎么打都不知道。

  「我就随便看看,也没带钱,你们继续吧。」

  自己毕竟还是一个学生,在这些成年人面前社会经历和心智还是差了一些,也不敢随口胡说,直接就告诉对方自己没带钱,这样一来对方应该也不会怎么为难做自己吧。

  刀疤大叔看了看刘醒,「没钱没关系,可以交个朋友吗,下次带了钱再来玩也可以,那你先看看我们是怎么玩的。」

  对那个刀疤大叔的示好刘醒并没有一丝开心,反而是害怕多一些,他担心这个刀疤男会不会是打算把自己绑架以后来向自己的父母要赎金啊,又或者现在故意装出一副友好的样子,骗自己入局,之后就逼迫着自己和他们同流合污一起坑蒙拐骗。

  这并不是刘醒的太多顾虑,而是确实在之前就发生在自己身边的真实案例,一个同学就是被一些社会人士找上,和他们在一起疯玩,连学也不上了,最后被他们逼着去自己家偷钱,后来被家里人发现报了警,他自己的前途也毁了。
  刘醒说完,疤脸男也不去管他,招呼着其他坐着的赌客,开始继续赌博,附近的其他人也纷纷再度围了上来,「来,买定离手,都开始压了啊,买定离手,好了没有,我开了,开!」

  桌子上的三个小瓷碗依次被疤脸男打开,有两个是空的,只有中间那一个是有一颗类似围棋棋子的白色小圆片。

  「哎呀,怎么会是在中间,明明刚才看它就在左边那里的。」

  「就是啊,我刚才也看到它在左边那碗里的,怎么突然变到中间去了。」
  一边跟着下注的围观者开始相互讨论着,而疤脸男却笑得一个灿烂双手不停地把桌上上的钱往自己的口袋里装。

  「这就是考验你们自己的眼力了,往往你们以为在那个碗里,其实是自己眼睛跟不上,看错了,在另一个碗里,没事,还有机会翻本,多下一点,连本带利一起赢回来,今天一天的饭钱和烟钱就都有了。」

  刀疤男一边收着钱一边安慰着那些输了钱的赌客。

  刘醒现在才算是看明白了一些,这疤脸男坐庄开赌,玩的是一个转瓷碗的游戏,把那个白色的圆形小木片放在其中一个碗里,再快速地变换着三个小瓷碗的位置,让赌客们猜测白色小木片的位置。

  这看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实际上却是输多赢少的一件事,只看刚才那些输了的赌客就知道,自以为看准了却开了个空。

  「好了,有输有赢才有意思,来,接着来,开始了啊。」

  疤脸男收拾好之前赢得钱,再开赌局,将那片白色小木片放在了中间的小瓷碗中,开始变换着小瓷碗的位置。

  刚开始的时候速度还是很缓慢的,大家的眼睛也一直牢牢地锁定在那个放有白色小木片的瓷碗上,紧紧跟着它而转动眼球,再到后来,疤脸男移动瓷碗的速度开始加快,到后面变换的位置越来越多,直到好多轮以后才停了下来。

  虽然他转动小瓷碗的速度后面加快了许多,但刘醒自认为自己刚才的眼睛还是能够跟上他的速度的,确定那个放有白色小木片的瓷碗就是右边的那个,其他赌客似乎也跟刘醒一样有着绝对的自信,目光都牢牢地锁在右边的那只瓷碗上。
  「好了,大家开始下注吧,买的多赢得多,开始了开始了。」

  在疤脸男的吆喝下,围观的赌客开始纷纷下注,胆小一些的买的少只买二十或者五十,胆子大的就直接买了一百,到最后右边那只瓷碗的赌桌上至少压了七八百块,也有一些压了中间的或者左边的,但很少,只有三四十的,还不停地被旁边的其他赌客笑话,眼睛都看不清,怎么可能会是那两个。

  这其中刘醒注意到了一位一直坐在一边角落里的老大爷,倒不因为他的年纪大,而是他押注的那个中间的瓷碗是赌桌上钱最少的,只有二十块,其中的十块是他的。

  「好,买定离手,都压好了没有,压好了就不能再改了,买定离手,好,那我就开了。」

  当疤脸男确定好所有人都买好了以后,两只手分别向左右两边的瓷碗盖去,扣着两只瓷碗往上一掀,都是空的!这下连刘醒都有些傻眼了。

  要说他们之前猜错了,可能和年龄大了眼睛不好使有关系,可自己这个从来不戴眼镜视力超好的学生难道也会看错,还没等大家反应过来,疤脸男作势要开中间的瓷碗。

  虽然现在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但人就是有这样一种心理,不到黄河心不死,疤脸男大手扣着那只小瓷碗往上一掀,赫然那片白色小木片就在瓷碗所遮盖的地方。

  疤脸男把那赢了的两个人的赌资连本带利地交到那压中间瓷碗的赌客手里,包括了那个岁数很大的老大爷,又开始了收取桌上大量赌资的工作。

  无论如何也让刘醒想不通其中的奥妙,旁边的赌客虽然抱怨声很多,也有一些开始怀疑疤脸男是不是出老千,但在没有确凿证据和那个强壮的弘子的威胁下也不敢大声说出来。

  刘醒看着那个一直沉默不语的老大爷,他就那样佝偻着身子坐在那,眼睛闭着只开了一条很小的细缝,似睡非睡的样子,当刘醒盯着他看时,他好像生出了感应,竟然突然抬起头来也朝刘醒看了过。

  只是这么一下的眼神接触,刘醒就可以断定从那道明亮的眼神就可以看出那位老大爷绝不像表面上看得那么糊涂样。

  当疤脸男再次收拾好桌子上的钱财时,招呼着大家再开赌局,这一次刘醒决定看个究竟,精神集中到了眼睛上,透视异能开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三只小瓷碗。

  在他精神完全集中在桌子上的三只小瓷碗上时,却没发现刚才那个角落里的老大爷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盯了一会随即又在低下了头。

  「好,大家都准备好钱啊,玩完这局咱们就先结束了,今天就先到这里,想翻本的要把握机会啊。」

  疤脸男话一出口马上就有人不高兴了,「赢了我们的钱就想走了,我们都输了这么多,还没赢回来那,这才几局啊。」

  这个赌客显然是已经赌得连自己爹妈都忘了的那种,他从早上十点多赌到现在都快要两个小时了,前后输的钱都快有五六百了,却还说没开几局。

  疤脸男笑了笑,「都已经中午了,大家伙也要回去吃饭不是,难道我们两兄弟还能跑,总得让我们先填饱肚子,反正下午我们还来,你要是急着翻本,就在这一局,自己看好,压得多自然就都赢回来了,其他的屁话就不要说了。」
  疤脸男的话柔中带刺,令刚才的那个赌客不敢再吵下去。

  疤脸男再一次将白色的小木片放在了中间,用瓷碗盖了下去,这一下可让刘醒发现了其中的秘密。

  原来在疤脸男快要把中间的那只瓷碗完全盖下去的同时,他的无名指快速地往里面一伸,就把那片白色小木片黏到了手指上,再顺势往手心里一抓就给偷偷地带了出来。

  他的整套动作下来非常之快,加上小瓷碗又小,他的无名指不需要有多大的动作就能轻易碰着,虽然前后围观的人这么多,却没有一个人发现他做的这个小动作,要不是刘醒有着这个透视的异能恐怕也发现不了这其中的奥秘。

  这样一来,那三只小瓷碗就等于全是空碗,到揭盅的时候他再以同样的手法把白色小木片放进押注最少的那只碗里,那么无论疤脸男怎么变换赌客们盯的有多么仔细,到头来还是会输。

  想到这里刘醒立时脱口而出,「他出老千,碗里根本没有东西。」

  这一下无疑是石破天惊,顿时周边的赌客们炸开了锅,疤脸男对刘醒怒目而视,「小鬼,你在胡说什么,这么多人看着,这里面怎么会没有东西,你要是敢乱说话,我就把你的腿打断。」

  原本在外围的那个弘子听见了动静也从外围挤了进来,「妈的,你小子就是来捣乱的是不是,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说着就要去抓刘醒,却没想到刘醒一个侧身刚好避过了他,又分毫不差地抓住了弘子的手腕,把他往前用力一带,弘子顿时重重地摔倒在水泥地上,这自然是刘醒开启了另一项时间放慢的异能所带来的结果。

  一招收拾完弘子后,刘醒顿时镇压住了全场,连那个疤脸男都不可思议地盯着他。

  「我有没有捣乱,把那几个碗打开就知道,但不能是你打开,必须是在场随便一个人打开,因为那片小木片就是被你用手指偷偷拿走的,你的手法很快,你敢不敢让大家打开来看看。」

  听刘醒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周围的赌客已经信了八成。

  刚才那个叫嚣的赌客好像恍然大悟一样,「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难怪我一直输,你敢不敢让我打开,你敢不敢!」

  一个人闹其他的人自然也会跟着起哄,大家开始在叫喊着、咒骂着,不等疤脸男同意,有人直接就打算去开那三只瓷碗。

  疤脸男一看场面直接就把赌桌用力一掀往人群砸去,刚才摔倒在地的弘子像是早配合好的一样,用力往后面的几个人打过去,推开了一条路来,两人飞奔着往后面七拐八拐的街道胡同里跑去。

  这时候大家才醒悟过来,刚才一直被疤脸男出老千受骗了,骂骂咧咧地一窝蜂的追了进去,顿时作鸟兽散,只剩下刘醒和那个还坐在那里的老大爷。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