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妻子与邻家小鬼改】(06)作者:千年哀伤
【妻子与邻家小鬼改】(06)作者:千年哀伤
 字数:1119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六)新的开始

   脑袋昏沉沉的,醒来后发现都十点多了。床单已经换了,地上也收拾得很干 净。我走出卧室,看到阳台上凉着几件妻子的内衣和床单被套。上完了厕所,习 惯性地进了厨房,却发现什么都没有。

   这真是很少见。正常情况下,我妻子一定会准备好早饭的。今天怎么了?我 肚子饿得要命,于是拿起手机给她打电话。但是打了两三次都没人接。又打了小 建的,还是没人接。他们俩去哪儿了?

   我正想着要不要出去吃的时候,小建那边却回了电话。

   我问他:「你们现在在哪儿啊?」小建喘着粗气说:「哦……我们……嗯… …在逛街呢……」我听电话那头很安静,不像是大街上,而且小建好像也很累的 样子,问道:「你在干嘛?」又听电话那头有奇怪的咯吱声,还有轻微的啪啪声, 又问:「那边是什么声音?」小建仍旧喘着粗气,鼻子里还直哼哼,等了好久才 回答:「没,我们在……那个公园在爬跛……嗯……嗯……哼!对了,我把电话 换给……阿姨吧!」

   听到这里,我突然明白小建在做什么了。他在跟人做爱!做爱的对象不用说, 当然是我妻子。刚才他们没接电话,就是因为忙着做爱。而这小子主动打电话回 来,显然就是为了恶心我。

   我忙道:「不用了,你们继续逛吧。」小建却急了,说:「别……等……等 等,叔叔,阿姨有重要的话……跟你讲……呼呼……」难道是我多心了?于是没 有挂断电话。但过了好一会儿,那边都没有声音。然后听小建说:「快接啊……你不是,说有话要跟叔叔讲吗?」仍然没有妻子的声音。

   「啪」地一声,那边突然传来一个女子轻微的「啊!」了一声,小建继续道: 「阿姨,快接电话呀,我手都酸了。」那边还是没有声音。显然妻子不愿意接电 话。这时电话中「啪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大了,而小建也放肆地开始「哼哼」个 不停,小建一边哼哼,一边说:「阿姨,你要是不接,这电话,我可就,一直开 着,开着……」

   我恨不得弄死这小子。很明显,根本不是我多心,而是妻子现在被他骑下胯 下,根本不想接电话,而小建却硬逼着她接。过了好一会儿,在小建的一再逼迫 下,妻子终于接了:「呵呵老公……呵呵呵……嗯啊……你等……等一下,等一 下,我们正在……哈……」过了良久,妻子才接着说:「嗯嗯……我们正在跑步……就……就这样……」

   电话挂了。

   听那边的声音,应该是在什么房间里,而不是室外。小建特地打电话过来恶 心我,妻子估计吓坏了。我正愣在那里的时候,电话又响了。低头一看,又是小 建。我当然不会再接。电话响个不停,我干脆将电话扔到家里,带着满脑子的烦 躁逃离了家里。

   本来是出来吃饭的,但我哪还有心情?在大街上逛了半天,直到下午才拖着 疲惫的身子回了家。

   刚进门,就看见妻子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满脸笑容地抓着我的胳膊。我被 她突如其来的热情吓了一跳。还没说什么,妻子就用解释的语气跟我说个不停: 「老公,你出去怎么不带手机呀?刚才我和小建在公园锻炼,累死了。好久没运 动,我累得腿都要断了。我们现在回家了,看你不在,所以打了电话。你知道吗, 今天公园里好多人呢。我知道你没吃饭,特地买了东北饺子。老公,你吃过吗?」
   看得出来,妻子在极力掩饰内心的不安。说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地观察我的表 情。她的手有点发抖,估计是紧张过度。小建坐在沙发上,用一种看戏的目光看 着我们。

   「我还没吃,现在饿得要命。」妻子说:「那正好,饺子有点凉了,我给你 热一热,马上就好。」妻子笑着跑进了厨房,屁股一扭一扭的,走得很辛苦。
   看到妻子进了厨房,我狠狠地瞪了小建一眼。小建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我 不想理他,进了卧室躺下,小建却跟了进来,悄悄跟我说:「叔叔,刚才我们就 在对面。你知道吗?阿姨被我干得连站都站不稳了。在我家的沙发上趴了好久才 起来。刚才你也看见了吧?她的腿一直抖个不停。」

   我还真没注意到。

   小建继续道:「我早就想试试一边干阿姨,一边给叔叔打电话了。叔叔你不 知道那种感觉有多爽。你知道当时阿姨的表情有多好玩吗?哈哈哈,她拼命用手 捂着自己的嘴,拼命向我摇头。我偏让她接。而且叔叔你知道吗?阿姨紧张的时 候阴道就会变得非常紧,那时候夹得我好爽。」

   我闭着眼睛不说话,小建继续说:「叔叔,给你看一样东西。」我睁眼一看, 发现小建手中多了件白色内裤,是我妻子的。小建得意道:「这个内裤是刚才在 我家脱下的,我干她的时候特意只脱了这个。你老婆现在下面什么都没穿。估计 大腿上都流出我刚射进去的精液呢。不信的话,呆会儿你靠近些闻闻阿姨身上有 没有精液的气味。」

   小建故意用「你老婆」三个字,以为能刺激到我。但他不知道我此刻真实的 想法。醋意是有的,烦躁也是有的,但更多的,却是对当时场面的好奇心。自从 失去性能力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奇怪了。或许用「变态」两个字来形容比较合 适。

   小建不知道的是,每次看到他那巨大的阴茎整根没入妻子的阴道,我都有一 种莫名的满足感。但刚才小建打电话的时候我却非常遗憾地没有亲眼看到,所以 内心难免有点遗憾的心情。

   小建继续说:「叔叔你知道吗,你老婆真是太听话了,就好像哈巴狗一样, 我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我不许她穿内裤,她就开始求我。你是没看到她当 时哀求的样子有多好笑,我狠狠打了她屁股,她就乖乖听话了。」

   小建不停地在我耳边描述刚才发生的事,那些我从未了解过的,妻子不为人 知的另一面。小建越说下去,我越想亲眼见识当时的场面。这种好奇心就好像一 团烈火,很快就烧遍了我的全身。

   小建继续说:「你老婆求我戴套子。我说那东西不舒服,不想戴。她就不停 地求我。好像她才是学生,我是老师一样。最后我还是答应她了。我也知道总吃 避孕药对身体不好。她现在毕竟是我的女人,我得保护她是不是?不过我要她答 应,每次都要亲自给我戴上,而且必须是用嘴。」

   我听到这里,内心的好奇心更加浓烈了。想想妻子将避孕套含在嘴里,然后 戴到小建龟头,然后用舌头和嘴唇向下推的场面,会是什么样子呢?我虽然是她 丈夫,却从来没享受过这项服务。

   这时妻子在厨房喊道:「老公,饺子热好了,出来吃吧。」我从床上起来, 瞥了小建一眼,他的眼睛闪闪发亮,意犹未尽的模样,好像还有很多话要跟我说。 妻子穿着白色连衣裙,又围了个围巾,看起来是那么地贤良淑德。我怎么也无法 相信,她现在下面竟然是真空的,而且阴道里还灌满了自己学生的精液。

   想起小建的话,我特地靠近闻了闻妻子,还是那熟悉的体香,让人舒服,心 神安宁。哪有精液味?我坐下了,准备吃饭,这时妻子端了个小碟子,上面有酱 油,放到我身上。然后转身离去,就在这时候,我的鼻子里突然飘进了股令人生 厌的气味,夹杂在妻子的体香里。

   这个气味我太熟悉了。像消毒水,又像生花生,就是小建所说的精液气味。
   他说的全都是真的。我向妻子瞥了一眼。她的袜子长过膝盖,所以不知道精 液是不是真的像小建说的那样,顺着大腿流了出来。但很显然,这股精液的量非 常大。可能是随着妻子的走动,慢慢从阴道里流出来了,越流越多,所以气味才 这么重。

   妻子好像也察觉到了什么,一脸惊慌地快步走进了浴室,「砰」地一声关上 了门。过了一会儿,从里面传出淋浴的声音。

   小建从卧室出来了,坐到我身边,低声问我:「怎么样,闻到了没有,叔叔?」 我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小建得意地笑了一会儿,说:「可惜以后不能内射了。不过也没什么,我每 次射完,都要让阿姨喝掉套子里的精液。我的种子可不能浪费啊。对了,我还要 用套子里的精液在阿姨身上画画,然后让她穿着衣服过来。到时候叔叔就假装没 闻到。我想看看阿姨在你面紧张的样子。」

   我叹了口气,说:「随你吧。我管不了。」

   小建来了精神,说:「那好,既然叔叔同意了,我晚上就试一下。」

   妻子洗完澡出来了。还是那身连衣裙,身上却没了难闻的味道。不安地观察 我的表情,见我似乎很正常,这才放下心来,又开始有说有笑了。我看得出,她 不停地跟我找话,其实是想安抚自己不安的内心。

   小建坐立不安,不停地在我和妻子之间瞟来瞟去,终于忍不住道:「今天天 气这么好,我们出去兜个风吧。」我不知道他又想搞什么鬼。我怕这小子在公共 场合做出不该做的事,于是一口拒绝。

   小建又对妻子说:「阿姨,叔叔不想去,那我们去吧。」妻子眼神有点慌乱, 说:「阿姨有点累了。不如明天再去吧。」小建却不打算放过,说:「对了,阿 姨,我家好久没收拾了,阿姨能帮我收拾一下吗?」这已经是很明显的暗示了。 我听懂了,妻子当然也听懂了。这小子看来急得不行了,根本不想等到晚上。
   妻子说:「好的,我会帮你收拾,不过我现在太累了,阿姨先休息一会,好 吗?」小建不乐意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妻子身边,一把抱住了妻子,说: 「求你了好不好?」

   说着,竟然将手伸进了妻子的裙子里,吓得妻子赶紧夹紧了大腿,同时不安 地向我瞥过来。我反应很快,低头装作吃东西。妻子好像怕了,说:「好的,好 的,我现在就去。」小建又对我说:「叔叔,要不你也来帮忙?」妻子忙道: 「叔叔还是算了吧。他来了也是帮倒忙。小建,我们快过去,早就收拾完。」
   小建还想说什么,却被妻子拉着出了门。然后我听到对面的门开了,又关了。
   房间里又剩下我一个人。

   我知道两门之隔的对面,小建正用他那根巨大的阴茎肆意蹂躏着妻子的身躯。 而我此刻想的却不是嫉妒,恨,而是好奇。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为什 么那么想看妻子被小建侮辱的样子。我知道些有淫妻癖的人喜欢将自己的老婆让 给别人骑,以此获得变态的快感。但我却跟他们不同。看着妻子跟小建做爱,心 中并没有任何不洁的想法,只是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据说古代皇宫里的太监们看到皇帝宠幸自己伺候的妃子时,会由衷地替自己 的主子高兴,看着那妃子被皇帝骑在身下,内心有无尽的满足感。我好像就属于 这种情况。

   看看表,大概过了四十分钟,对面有开门的声音。妻子的小建低声说些什么。 然后门关了,然后我家的门开了。妻子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样,僵直着身子不 敢进来,小建从后面硬推着她。

   妻子满脸惶恐,被小建推着进了门。小建在后面指了指妻子的屁股,然后做 出抹东西的手势,意思大概是说,他的精液全抹在妻子的屁股上了。

   小建推了妻子几下,妻子站在那里不肯动。小建突然狠狠拍了一下妻子的屁 股,妻子「啊!」的一声,双手捂着屁股,惊恐地回头看了小建,又看了我一眼。 小建却镇定地说:「蚊子。」我「哦」了一声,装作不在意。

   妻子却不敢再反抗了。在小建的强迫下,拉到我身边,硬按到沙发上。瞬间, 强烈的精液气味扑鼻而来。

   妻子僵直在那里,身上汗出如浆。她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后背被汗水浸 湿了。

   我们三人坐在那里,谁也不说话。小建一会儿看看我,一会看妻子,忽然说: 「咦,阿姨,你身上这是什么气味,难闻死了。」妻子吓了一跳,哆嗦道:「啊? 啊?什么什么味道?没有啊!」

   我看着妻子紧张的样子实在可怜,想要替他解围:「是啊,你身上一股子消 毒水的气味,是不是刚才打扫房间的时候弄到身上的?」妻子连忙点头道:「是 的,我就是刚才不小心把消毒水撒到身上了。」

   小建笑了笑,又问:「你身上怎么这么多汗啊,阿姨?」这回妻子脑子灵活 了许多,故意用责怪的表情白了小建一眼,回答道:「还不是帮你收拾屋子。阿 姨本来就累,你还要像使唤佣人一样使唤我!」

   说着,妻子终于放松了不少,站了起来,这时我看到她的连衣裙完全沾在屁 股上,能清楚地看到她屁股的肤色和轮廓。再看沙发上,也留下了明显的水渍。
   妻子连忙向浴室跑过去,但小建却突然站起来窜了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裙 摆。我通过电视屏幕的反光,将这一切看得一清二楚。

   「阿姨,你进去洗衣服又要好长时间,之前先给我煮点咖啡好吗?」说着, 一只手死死握住了妻子的一边屁股蛋。妻子不安地看了我一眼,用哀求的语气说: 「咖啡你自己冲好吗?阿姨先要……啊!!!」

   原来是小建狠狠捏了一下妻子的屁股。妻子被吓到了,连忙说:「好的,好 的,阿姨这就帮你冲。」说着跑进了厨房。小建紧随其后。厨房里传来瓷杯碰撞 的声音。过了几分钟,我回头偷瞥了一眼,看到小建掀起了妻子的裙子,露出了 里面屁股。妻子真的什么都没有穿。屁股上一片狼藉。更过分的是,小建往妻子 的屁股上狠狠吐了一口唾沫,唾沫顺着屁股一直流,流到了大腿膝盖窝。然后再 将裙子盖上。

   妻子冲好了咖啡,端到饭桌上,小建却说:「阿姨,帮我端到……」还没说 完,妻子已经冲进了浴室,「砰」地关了门。小建无奈地摇了摇头,将咖啡自己 端到了沙发前的茶几上,然后坐到了我斜对面。

   小建得意道:「叔叔,你老婆真的好好玩。以后我得多想想更好玩的东西。」 我白了他一眼,说:「随你吧,只要你别玩砸了就行。」小建嘿嘿一声,不说什 么。

   浴室里传来洗衣服的声音。妻子在里面呆了很久,然后只穿着浴衣出来了, 手中拎着洗好的裙子。她将裙子挂在阳台上,然后走进了卧室里。又过了一会儿, 她穿着淡绿色的七分铅笔裤出来了。

   小建眉头一皱,明显不满道:「阿姨,天气这么热,你怎么穿了裤子了?」 妻子此时的心情已经平稳了许多,说:「没事,阿姨不热。」小建不说话,看了 一会儿电视,走进我的卧室,对着妻子说:「阿姨,我这有一道题一直解不了, 你来一下。」

   妻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听话地进去了。过了一会儿,等她出来的时候铅笔裤 已经换成了超短裙。上身是贴身的无袖体恤,因为是超低圆领,所以胸口露出了 大半个雪白的乳球。衣服紧紧的,挤出深深的乳沟。最让我无语的是,两颗乳头 高高凸起,根本没穿胸罩。

   我还没说什么,妻子就心虚地自我解释道:「天气真的好热,还是裙子舒服 呢。」小建跟在后面,手放在妻子的屁股上,轻拍了一下,说:「就是,这么热 的天,又不是在外面,穿那么多要长痱子。」

   妻子站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小建忽然说:「对了,怎么没冲叔叔的咖啡, 阿姨,也给叔叔冲一杯吧。」妻子忙道:「啊呀,我都忘了,叔叔也得喝呢。」 转身向厨房走去,这时小建突然用极快的速度掀开妻子的超短裙,然后迅速拉下 了淡粉色的内裤。这时候我似乎看到她屁股上有团黑乎乎的什么东西。因为是通 过电视的反光看的,所以看不清楚。

   妻子惊慌地转过身来,拉起内裤,向我看来。见我一直看电视,这才放松下 来,快步走进了厨房。小建得意地坐在我身边,低声说:「叔叔看到了吗?」我 问:「什么?」小建说:「我在阿姨屁股上写字了。你想知道是什么字吗?」我 好奇了,问:「什么?」小建说:「范建的财产!碳墨笔写的。」

   我无语了,同时内心深处对小建佩服不已。能将我妻子玩弄于股掌间,而且 他还是我妻子的学生,我自问没那个能力。反过来讲,妻子被如此玩弄,却不懂 得反抗,反而对小建千依百顺。难道她天生就有受虐的倾向,还是小建驯服女人 有独道的地方?

   小建一会儿让妻子下去买饮料,一会让她取东西,妻子从来不懂得拒绝,让 干什么就干什么,比最乖的学生还要乖。看起来他倒像是这一家的男主人。她把 我妻子折腾了半天,最后大概自己也觉得没意思了,让她坐到自己身边,然后躺 在妻子的大腿上,开始打盹。

   妻子将手轻轻放在小建的胸膛,然后头也不抬地跟我说:「老公,你去拿件 毛巾被来,小建这么睡要着凉的。」这就是我们三人的地位。小建指挥妻子,妻 子指挥我。妻子又说:「把空调开小点,小建会得感冒。」

   我从卧室拿来毛巾被,妻子亲自盖到小建的身上。然后一脸安祥地抚摸小建 的脑袋。小建仰躺着一只手伸进自己的裤子里,光明正大地抓着自己的生殖器, 另一只手伸进了妻子的屁股后面。

   妻子心虚地看了我一眼,见我不在意,她也不在意了。很快,小建就睡着了。 我见妻子也眼皮子打架,心疼道:「让我把他抱进去吧,你去睡一会儿。」妻子 却不领情,说:「没事,他好不容易睡着,别把他弄醒了。」

   我只好坐到妻子身边,让她靠着我的肩膀。很快,妻子也睡着了。我傻傻地 坐在那里,愣愣地看着妻子一脸幸福的模样,突然觉得自己很失败。

   虽然我对她百依百顺,但她很少对我露出如此满足的笑容,而小建对她百般 折磨,反而能让她露出发自内心的安祥笑容。想来想去,我也只能说自己完全不 了解女人。而小建虽然年纪很小,却已经完全驯服了我妻子。从这个角度上看, 他的确比我更有资格拥有她。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别的男人,我真的不能接受,唯独小建,我隐隐觉得自 己好像在崇拜他。这种感觉很搞笑,也弄不清原因。总之从我第一次看到他用巨 大的阴茎插入到妻子的阴道里,强有力地进出时,我就喜欢上那种场面了。
   我觉得小建的生殖器官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之美,充满了暴力美学,是我心目 中最完美的存在,弥补了我内心深处的遗憾,对自己性能力的不自信。即使当初 性功能完整的时候,这种心理也存在,只不过没有现在这么强烈而已。

   这种心理是怎么产生的?我想应该跟中学时代偶尔看过的欧美AV有关。那 时候我刚进入青春期,对性生活充满了幻想。我开始寻找AV,寻找色情小说。 那些小说里无一例外地告诉我,男人的尺寸很重要。而我呢,并不知道自己的尺 寸算不算大。

   然后就下载到了那部欧美AV。里面洋人的巨大的阴茎一下子就把我镇住了。 当时的那一幕至今还深刻地记在脑海中。从那个时候起,我有点害怕看到洋人的 巨型生殖器官。就算是下载AV,也是只下载日本的。因为日本男优的生殖器才 能给我自信心。

   我极力避免回忆起当时那种深入骨髓的自卑,然而当然失去了性能力,再亲 眼看到小建那充满阳刚之气的巨大阴茎时,埋藏在内心深处的那种感觉又上来了, 再也无法回避。

   是生殖崇拜,还是代理满足,也可能二者兼而有之。有时候我甚至感谢自己 得了阳痿,然后上天给我送来了小建。他拥有让我羡慕的巨大生殖器,他还拥有 我梦想中的强大性能力,轻易地将妻子的身心征服。

   有了小建,我才觉得自己变得完整,这个家庭也变得完整。

   小建在床上征服的并不仅仅是我妻子,其实还有我。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醒来发现沙发上只有我一个人,身上盖着一条毛巾被,是妻 子刚才给小建盖过的。我在各个房间转了一圈,都没有人。

   他们难道又去对面房间了?

   我打开了门,看向对面。当然什么都看不出来。我想过敲门,又怕打扰他们 的好事,只好回到沙发上等待着,脑海中开始想象妻子和小建做爱的场面。越想 越觉得遗憾。因为我感觉自己被他们排斥了。

   两人做爱,我身为丈夫却不能看到,感觉自己不像这个家庭的一份子。我真 的好想看小建那又粗又长的,上面布满狰狞血管的阴茎一下下进出妻子身体的场 面。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救了,彻底没救了。

   但内心深处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让我无法再忍受。我不想被排除在外, 我想亲眼看着小建征服我妻子的过程,甚至于,我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然后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我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但妻子和小建却一直没有回来。天很快黑了。我实 在是忍不住,拿着对门钥匙,冲了过去。当我打开门,却意外看到房间里什么都 没有。沙发上一片狼藉,应该是两人做爱后的痕迹。

   他们去哪儿了?

   我回到家里,给妻子打了个电话:「喂,你们在哪儿,怎么还不回家?」那 边人声鼎沸,明显在街上。妻子的声音也很正常:「哦,我和小建出来散步了。 你想吃什么,我买回去。」我肚子也饿了,说:「你买点家常菜吧。」

   大概半小时后,两人终于回家了,买回来了两样炒菜。妻子给我摆好了饭桌, 然后开始写什么文稿。明天虽然是周日,但她们学校要开什么会,所以今天要写 完。我给小建使眼色。小建立刻跑了过来。

   我低声说:「小建,今天晚上你跟阿姨做吗?」小建说:「阿姨说不做了。 她说在你身边太危险。她今天已经跟我做六七次了,就是为了晚上不做。」我说: 「你做吧。我有个计划,如果弄好了,以后你们就不用偷偷摸摸的了。」

   小建高兴地点了点头,说:「其实我也喜欢在那张床上做。因为床头上有你 俩的结婚照。我每次看都觉得浑身有用不完的劲。」我苦笑着点头,说:「你今 天做的时候,装作不小心把我弄醒,接下来的看眼色行事。我相信你能办好。」
   小建点了点头,又跑到妻子身边,在她耳边说着什么。妻子一个劲地摇头, 但小建一直说,妻子不安地看了我一眼,终于还是点头了。我知道事情成了。
   到了晚上,小建端着一杯牛奶,递到我面前。妻子在后面说:「睡觉前喝杯 牛奶,再去刷牙。」我接过牛奶,一饮而尽。小建低声告诉我:「里面没放药, 阿姨不知道。」

   我向他投以感激的目光。安眠药这东西对身体有害。难得小建为我着想,真 是没看错人。

   我们三人都很着急。妻子希望我早点睡,我希望正戏早点开始。在心照不宣 的默契下,她很快就关了灯,上了床,假装睡觉了。我因为没服用安眠药,今天 又是起得很晚,所以精神头好得很。闭着眼睛开始胡思乱想。

   这回我没有眯着眼睛偷看。因为马上就没有那个必要了。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装作熟睡的样子,故意加重了呼吸的声音。妻子轻轻 叫了我一声:「老公,你起来下。」我装作没听到,继续装睡。过了几分钟,妻 子又叫我一声,我还是装睡。

   这时候床上有人动了。我能感觉到震动,却不知道是谁,接着,耳边响起了 两人接吻的声音,还有脱衣服的沙沙声。经过前两次的经验,妻子的胆子大了许 多。或许她以为安眠药的效果真的如此神奇,能让我像死人一样睡着,怎么折腾 都醒不了。

   一阵「滋滋滋」声之后,小建的声音响了起琮:「阿姨,屁股面向叔叔,对, 翘高一点,对,就是这样。」妻子轻轻叹了一口气,说:「轻一点,别把叔叔弄 醒了。」小建说:「放心吧,我给他放了三颗,保证睡到明天十一点。」

   然后是两人如释重负的叹息声。我猜是小建的阴茎已经没入了妻子的阴道内。 我忍耐着强烈的好奇心,强迫自己闭着眼睛,突然裆部睾丸被什么东西狠狠踩了 一下。

   「啊————————」

   我从床上惊起,死命地捂着睾丸,一个翻转,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那种疼 痛无法用语言形容。我没想到小建竟然用这种方式叫醒我。我瞪大了眼睛看向床 上。妻子已经傻掉了。她正以狗趴式背对着我,屁股高高翘起,全身肌肤变得红 润,身上覆盖了一层油亮。小建站在她身后,胯下跟她的屁股紧紧贴在一起。
   妻子的眼睛睁得老大,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这种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 我在地上打滚,不到一分钟就赢过了疼痛,指着他们二人喝道:「你们,你们在 干什么?」

   妻子吱吱唔唔,突然从小建的胯下用力拨出了屁股。我能清楚地看到她阴道 里流出一大滩透明的液体。妻子突然跑到床上,跪在我面前,说:「老公,是我, 是我勾引了他,不是小建,他只是被我勾引了。全都是我的错,求你放过他吧!」
   我万万没想到,妻子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替小建开脱。小建的反应很快,跑到 妻子身边一起跪了下来,哭道:「不,不,是我强迫阿姨的,跟他没关系。求你 放过阿姨吧?」

   「你们!」我假装非常生气,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瞟向小建的胯下。他的阴茎 正处于暴怒状态,上面的青筋如青龙般盘绕在巨大的肉棒上面,龟头被妻子的爱 液湿润着,反射出点占亮光。

   真的好雄伟啊!

   我又是羡慕,又是崇拜。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一句话不说,从床头取出一根烟点上,坐在床 沿不说话。妻子和小建跪在那里,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看。尤其妻子的眼睛里充满 了恐惧。

   我连续抽了五六根烟,时间也过了十几分钟,我觉得气氛差不多了,终于开 口道:「雪,我想过了。其实这个真不是你的错。」看到妻子想开口,我挥手阻 止,继续说:「当然也不是小建的错。一切的错都在我。」

   妻子愣了。当场捉奸的情况下,她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说这种话。我组织了一 下语言,说:「雪,你知道吗?自从我不能满足你,内心深处一直很不安。我甚 至想过跟你离婚,让你寻找自己的幸福。但我太自私了。我太爱你了。不舍得放 你离开。」

   听到这里,妻子忍不住留泪了,哽咽道:「老公,都是我不好,是我贱,我 对不起你!我不应该……」我打断了妻子的话,说:「你先听我说好吗?」妻子 已经哭成了泪人,点了点头。

   我继续说道:「其实女人的性欲是男人的五倍,这个道理我很早就知道了。 所以当我失去了性能力,如果我真的爱你,我应该放你离开,让你恢复自由,去 寻找自己的幸福。但刚才我说了,我还是太自私了,舍不得你。我又怕哪天你跟 别的男人跑了。如果你真那样做了,我也没理由阻止你。所以这些天我一直很矛 盾。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就在刚才,我看到了你跟小建做爱的场面。刚开始的确很生气,但我很 快就明白了,这对你我也许是个机会。」说完,我直盯着妻子的眼睛。妻子疑惑 了,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你看,你是正常女人,需要有人爱,但我又失去了性能力,而现在小建的 出现正好弥补了这个遗憾!」妻子似乎明白了,脸上写满了震惊。

   「雪,请原谅我的自私。其实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内心也像刀割一样。但 我真的不想失去你。但我知道,如果你找了其它男人,那么你必定会离开我,投 入那个男人的怀抱,而小建就不一样了。」

   妻子终于听懂了。是啊,小建是她的学生,两人的年龄和身份摆在那里,二 人的感情永远只能深埋于地下,不能见到阳光。而我和她,正好需要这样一个人 来填补我们家庭的空缺。

   妻了用颤抖的声音说:「老公,你的意思是说……」

   我回答:「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组成一个三人家庭。也就是说,我们三 人像一家人一样生活。小建和我加在一起,就是一个完整的男人,而且我们俩人 一起照顾你,你也能比以前更幸福。」

   我之所以敢把这个方案提出来,是充分考虑过妻子的立场的。她是人民教师, 而且是小建的班主任。所以这段地下恋情是绝对不能见光了。她需要一个家庭来 保护这个隐私。

   虽然现代社会离婚并不算稀奇事,但如果我们俩真离了,首先双方父母那里 就不好交待。而且从现实角度看,我算是非常理想的丈夫了,唯一的缺点就是性 无能。除了这一点,其它的都完全符合妻子的择偶标准。而且我相信,她对我的 感情仍然存在,至少目前为止,并没有产生过离婚的想法。

   她放不下这场婚姻,同时又痴迷于小建那强大的性功能,我的这个方案可以 完美地解决一切烦恼。最重要一点,她除了同意,似乎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如果 这件事闹大了,我大不了离婚了事,她的名声可彻底臭了。女教师勾引男学生, 这种事完全可以成为全国性的大新闻。

   妻子明显动心了,嘴唇动了一下,又不敢说。我知道她在想什么。以妻子的 立场,立刻同意这种事,会显得她很无耻。她拉不下这个脸。

   我故意问小建:「怎么样,小建,你愿意跟叔叔阿姨组成幸福的三人家庭吗?」
   小建高兴地点头,说:「当然愿意啦!我本来就非常喜欢叔叔和阿姨,成了 一家人,不就可以更亲近了吗?」我转头对妻子说:「你看,小建都看得这么清 楚。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我们本来就很亲近,现在组成特殊的三人家庭,你不觉 得很好吗?」

   妻子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她想笑,但有我在面前,她不好真的笑出声来。 不过我从她上翘的嘴唇里读出了妻子的真实想法。她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方案。
   「不过!」我突然脸色一肃,警告道:「我可以接受小建,因为他的特殊性, 但如果你敢再找其它男人,我保证跟你鱼死网破!你听懂了没有?」妻子连忙点 头:「当然,我怎么会找其它男人。其实我还是爱着你的!你要相信我!」
   刚刚还趴在床上被人侵犯,现在居然敢说还爱着我,我也不知道这句话能不 能相信。但不管怎么说,我的计划终于成功了。

   小建笑了,我笑了,妻子见我们在笑,终于也笑了出来。我能看出,她这是 发自内心的笑容。小建高兴就不用说了,我的笑容也是真心的。

   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欣赏小建的雄伟阴茎进出妻子阴道的动人场面了。估 计妻子做梦都想不到,我笑的原因竟然是这个。

   小建已经乐得合不扰嘴了,跪在那里不知所措。妻子的笑容还有点拘谨,我 过去同时抱住他们两个,小建如鸡蛋般大小的龟头正好顶到了我的腰部。

   小建也用双臂同时抱住了妻子和我。妻子犹豫了一下,最终也伸出双臂,紧 紧抱住了我和小建。

   一个独特的新家庭,就这样在我们的卧室里产生了。我回头看了一眼床头, 那里正挂着我和妻子的结婚照。妻子身穿洁白的婚纱,幸福地依偎在我的身边。 小建也抬头看着那张结婚照。

   妻子也感觉到了我俩的视线,最终将目光落在了那张结婚照上。她的脸色有 些复杂,但最终,她还是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这个笑容,似乎比照片上的更加美丽。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