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拯救爱妻】(01-03) 作者:不详
【拯救爱妻】(01-03) 作者:不详
字数:1032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03章

  杜牧神色痛苦的盯着眼前电视屏幕,他的双眼通红,佈满血丝,双手更是紧紧的握着,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着。

  萤幕上的画面,自己那漂亮迷人,性感可爱的妻子,正跪蹲在男人胯下,那双性感迷人的红唇,深深的张开,把男人的下体,深吞入喉,不停的吸允。粉嫩的香舌,在吸允时,时而淫荡的伸张,舌尖轻轻而又温柔的舔弄着男人的阴茎。
  而妻子另外一只小手,则深入自己的双腿之间,隔着内裤,不停的拨弄,兴奋的揉捏,很快的,那片薄薄的布料,便被体内流淌出的淫水粘湿。

  「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这个臭婊子,竟然这么淫荡,还以为你是什么良家少妇,谁知如此的不堪,我只是稍微的用些手段,你淫荡的本性便暴露无遗。」
  画面中,男子舒适的坐在杜牧自己家沙发上,神态兴奋而又得意。

  他一双手,伸入杜牧爱妻萧雅馨的内衣中,用力的揉捏,死死的抓弄。他的脸上,带着一股浓烈报复之态,似乎在为当初未曾得到美妙人妻时,凶狠的泄愤。
  说来也奇怪,萤幕上的男子,不管如何的肆虐胯下性感迷人的少妇,萧雅馨却始终如一的吸允这男子的阴茎,神态不见丝毫痛苦,相反,她的身体在男人泄愤般报复下,竟然轻轻的颤抖,脸色潮红,一副春意袭然的媚态,令男人看到不禁血液沸腾,兴奋到了极点。

  「给我趴下,屁股翘起,我要狠狠干死你这个骚货。」萧雅馨的口技,相当不错,舔弄不停,舌尖又来回打转,不一会儿功夫,男子的阴茎便又粗大了一分,也许是难以忍受胯下人妻的风骚媚态,他急匆匆的坐起来,以命令的口吻让萧雅馨趴下,臀形浑圆的雪白屁股翘起,急切的等待插入。

  「这个贱人!」杜牧痛苦的嘶吼着,他看着画面中,妻子那端庄的面容上,媚态飢渴,香臀急切摇摆,荡来荡去,期盼着自己以外的男人插入,彻底癫狂了,他随手抓起桌子上的玻璃杯子,啪的一声中,摔的粉碎。

  「呵呵,你的身材真是性感啊,谁能想到,表面端庄的萧雅馨,既然如此淫荡,只要有男人的鸡巴,就像母狗那般,等待插入玩弄。」也许是有了时间的缓沖,男子坐起来之后,深呼一口气,暂且把体内的射精冲动压制,嘴角一扬,神态邪恶。对着趴在地上的萧雅馨,品头论足起来。

  结婚一年,对於自己妻子身材的好坏,杜牧又何尝不知。

  自己妻子除了漂亮之后,身材更是吸引人眼球,她细腰丰臀,肌肤雪白如雪,胸前一对饱满乳房,更是能够浑圆,能把男人的魂给勾走。并且,妻子的臀部也是在杜牧两人做爱时,爱不释手的把玩着。

  但是此时,看到画面中,自己心爱的妻子,那熟悉另他着迷的身体任意被别人玩弄,做出各种性感撩人的动作,杜牧彻底崩溃了。

  这还是他熟悉的妻子吗?那熟练的口交技巧,那被人痛苦的肆意玩弄后的媚态,一切的一切,都对杜牧是如此的陌生。

  结婚一年来,杜牧对於爱妻可是相当的疼爱和尊重,两人做爱时,杜牧想让妻子为他口交,每当看到妻子那蹙起的眉头时,他都心软的选择放弃,不忍伤害妻子。

  可是此时,自己心目中端庄美丽的爱妻,刚刚尽心尽力的结束为他人口交,并且看那纯熟的程度,只怕不是一两次能够熟练的。想到心爱的妻子,利用自己出差的时间,躺在别人怀抱,含着阴茎,尽心尽力的口交,竭力的做出各种讨好姿态,杜牧在也忍受不住心中怒火,死死攥着的拳头挥出,啪的一声中砸在身前玻璃茶几上。

  坚硬的玻璃钢茶几,应声而碎,杜牧进攥着的拳头,瞬间流出鲜血来,那些玻璃碎渣,刺入他紧握的拳头中,那剧烈的疼痛,却是另他由若未觉。

  杜牧的双眼,死死眼前电视,让他更为心痛和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此时出现。

  屏幕上,妻子刚趴下去后,身体完美的曲线呈现在眼前。可是这时,画面中的男子却没有轻易的用那坚硬的阴茎,插入妻子飢渴的身体中,用来满足她的欲望。

  只见男人命令妻子趴下之后,退下白色的内裤,他眼睛勾勾的望着妻子翘起的屁股,嘴角一咧,扬起一巴掌,狠狠的甩砸妻子的屁股上。一声脆响过后,妻子饱含压抑的呻吟传出。

  那带着丝丝痛苦的呻吟声中,竟带出一股子说不出的愉悦轻态,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她屁股上,好像如烈性的春药不经意中注入她体内,使得她几乎能滴出水来的眼眸,兴奋神色越加浓郁。

  果然,在杜牧难以置信的眼神中,男子并不着急立刻的佔有妻子,他用一双充满力量的手掌,来回啪啪不停的抽打在妻子的屁股上,力道十足之下,妻子口中那股愉悦的呻吟之声,越加的亢奋,脸色越加的红润,甚至那迷人的身体微微痉挛起来,以往让杜牧着迷的粉嫩阴道,也是在男人双手用力的抽打之下,一股股的淫水,如香泉般的流淌出。

  「哈哈。」目睹这样一幕兴奋场景,画面中的男人,兴奋的大叫起来,脸色涨的通红,他双眼死死的盯着萧雅馨粉嫩阴道中流淌出的淫水,语速极快说道:「你真是淫荡,这样抽打你,非但没有感觉任何痛苦,反而身体兴奋的几乎高潮,不知道你老公看到这样的你,是否还会有脸活在世上。」

  听到「老公」二字,浑身兴奋的难以自持的萧雅馨,身体微微的一颤,紧紧咬着的牙齿,颤抖般说道:「李阳,不要提他,我如今做的这些,已经够对不起杜牧了。」

  「李阳,竟然是他。」从妻子口中听到李阳这个名字,愤怒如狮子般的杜牧微微一愣,口中咬牙切齿的死死咬着这个名字。

  对於李阳,杜牧多少知道一些,他是妻子上大学时的同学,很有名的花花公子,家里有钱有势,在整个H市,李阳的家族都称得上庞然大物。

  可是,妻子怎么会和他接触?

  杜牧还记得,妻子躺在自己怀中说起上学时的趣事,这其中,也曾多次提起李阳在学校时,对她的追求与爱慕。只可惜,李阳的花名在外,人品极差,当时性格保守的妻子,面对李阳疯狂的追求根本无动於衷,不为所动。

  但是如今,妻子出轨李阳,这又怎么回事?

  杜牧的疑惑,很快便被解答。

  「对不起杜牧?哈哈,我接下来就让你老公看着你怎么被我干的死去活来!」提起杜牧,李阳冷冷一笑,也不顾妻子哀求的眼神,他从卧房中取来杜牧与妻子的结婚照,放在萧雅馨的眼帘下,接着,来到萧雅馨的身后,腰狠狠一停,刺入萧雅馨淫水肆意的阴道中,一边得意说道:「怎么样?一边看着老公照片,一边被老公以外的男人干着,是不是很爽,有种变态的刺激?」

  萧雅馨的脸颊,除了满脸的红晕外,更有着一丝楚楚动人的哀怨,她抵着头,凝望着照片上外貌不怎么突出,气质却给人沉稳安心的杜牧,红唇被咬出血来,一边忍受着身体波波的快感,一边嘴巴轻轻的张开,蠕动着,似乎无声无息的在说:「对不起,老公!」

  一滴晶莹的泪水划过!

  妻子的默默抵抗,似乎有些触怒的身后抱着妻子猛干的李阳,只看李阳猛然停止抖动的腰部,把沾满淫水的阴茎抽出来,不理会眼前让人着迷的美穴,也不顾萧雅馨户飢渴摇摆的臀部,薄薄的嘴唇抿着,刻薄说道:「我差点忘记了,眼前的你曾是学校的系花,无数人追捧的对象,像要男人还不容易,只要你勾一勾手指头,便有无数人想干死你这个骚货。」

  原本被抽插快感极为猛烈的萧雅馨,阴道中骤然失去消失,那根令她与欲不能罢阴茎离去,她再也难以自持,回过头,神态不正常的急声道:「求求你,不要捉弄我,干我,用力的插我,只有你的冲击才能满足雅馨。」

  听到这话,一抹得意的神色出现在李阳脸上,他瞇着眼睛后退两步,坐在沙发上,道:「就知道你这个浪货自从第一次同学聚会被我上过之后,就离不开我,哈哈,果然够淫荡的,现在我要你抱着你老公的照片,一边说你是母狗,一边自慰……」

  在杜牧叫炯目光的注视下,画面中的妻子略微的迟疑了下后,果断的蹲下身子,一手拿着自己和妻子的结婚照,一手缓缓的向阴道摸去,当那只微微颤抖着的销售,触及到阴道的敏感地带时,端庄美丽的妻子,难以忍受煎熬的欲火,忘情的呻吟起来。诱人的红唇中断断续续吐出了让杜牧如遭雷击的话语。

  「老公,只有李阳才能满足我,从今以后,雅馨就是李阳的母狗,母狗只有主人李阳能干。」

  杜牧将电视中的碟子取出,又拿出了第二本光碟。很快的,萤幕一闪,另一幅画面出现视线中。

  一间装修豪华的酒店中,心爱的妻子身穿一身黑色的情趣内衣,妻子的身材很好,个子有一米七,双腿雪白而又修长,胸前一对乳房在大小合适的胸罩束缚下,高耸挺拔,显得诱惑极了。并且,她的丰臀也很翘,如圆润的山峰,给人一种双手触摸上去,狠狠蹂躏的诱惑冲动。

  杜牧的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视画面,妻子那熟悉的身体身穿黑色情趣内衣,诱惑至极,但令他目不转睛的是妻子的双腿间,黑色蕾丝的情趣内裤间部,竟然开了插,露出黑色性感的阴毛,阴毛的形状显然经过修剪,层次分明,很有诱惑力。

  记忆中性格保守的妻子,不单出轨了,还穿着性感的内衣,在酒店中跟人幽会,最令杜牧崩溃的是,为了讨好李阳的兴趣,妻子还精心搭理了难以启齿的部位。

  杜牧的身心,都受到剧烈的挤压,他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眼前残忍的画面让他有种身体撕裂般的感觉。

  尤其当他看到心爱的妻子,穿着那条开叉的情趣内裤,摆出各种姿势,搔首弄姿,引诱除自己外的男人时,杜牧的心在滴血。

  杜牧的牙齿咬的咯嘣作响,脸上的表情狰狞一片,可是很快的,让他更加难以忍受的一幕出现在眼睛中。

  李阳的身影出现在画面中,他的手中提着黑色的手提袋,就在杜牧疑惑李阳手中的袋子时,李阳打开了手提袋,一件件玲琅满目的情趣用品被李阳一一取出,分别整齐的摆放在酒店中的柔软大床上。

  跳蛋,男性塑料阴茎,红绳,肛门珠等等。

  望着那些逼真种类繁多的情趣用品,杜牧的心变得死灰一片,他多么希望接下来妻子能够果断的拒绝李阳的变态性趣,奋起反抗,然而屏幕中的一切,将他打击的体无完肤。

  面对这些诸多的情趣用品,妻子仅仅吃惊了一下后,竟没有吭声,她乖巧的来到李阳面前贵了下去,神色讨好说道:「主人,今日准备怎么调教贱奴?」
  李阳一屁股坐在柔软的床上,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的盯着眼前跪在自己双腿间的萧雅馨,他的手指在那些情趣用品上一一划过,最后拿出了情趣跳蛋,对妻子道:「哈哈,不要着急,今天有你爽的。」

  跳蛋是无线遥控的,李阳瞇着眼睛把玩着手中跳蛋,忽然不怀好意说道:「嘿嘿,这些东西想必你老公没有在你身上试验过吧,呵呵,今天时间充足,我们就来一些更刺激的游戏。」

  说完,李阳手中的跳蛋嗡嗡震动起来。然后,在妻子疑惑的目光下,李阳拉起跪在双腿间的妻子,阴道没有任何润滑的情况下,跳蛋塞了进去。

  乾涩的阴道由於事先没有任何的挑逗,跳蛋塞进去后,妻子脸色的眉头微微皱起,显得有些疼痛,不过她却没有出声制止,努力的忍受着。

  当那波疼痛过后,很快的惊奇的事情发生了,妻子的脸色变得红润,呼吸变的粗重,双腿不停的摩擦着,好像动情了,晶莹的淫水从阴道中流出。

  看到仅仅一枚跳蛋便让眼前的美丽人妻动情,李阳得意的哈哈大笑,表情显得十分得意。

  目睹这一幕,李阳把笑声止住之后,好像突然来了很大的兴致,他一把将萧雅馨推到在床上。而后,又取来一枚情趣跳蛋,跳蛋震动着又被塞入萧雅馨的阴道中。

  一枚跳蛋在阴道中的效果,就令萧雅馨很难受,淫水流个不停,身体扭动着早已动情。两枚塞进去之后,她只感觉自己要发疯了,柔软的身子扭动的更加厉害,呼吸急促,原本红润的脸色现在几乎要滴出水来。

  同时,原本白皙诱人的身子,也渐渐的瀰漫上一层晕红,而深知妻子动情时模样的杜牧,清楚的可以肯定接下来的调教中,妻子根本不会有丝毫的抵抗。
  见到自己两枚跳蛋取得惊人效果,李阳双眼变得明亮,自己兴奋的同时,强烈的报复念头滋生:「贱货,真没想到你这么浪,原本我以为这次想要痛痛快快的上你,还要用上一些药物辅助,可是现在看来那些都无用了,没想到你的内心深处,天生淫贱。」

  电视机前,杜牧愤怒到难以忍受的同时,脑袋中闪过一丝清明,藉着李阳跟妻子的对话,外加一些自己知道讯息,他脑袋中得出一条结论。

  妻子为什么出轨,而出轨的对象偏偏又是李阳!

  杜牧的脑袋慢慢思考起来,记得一个月前,妻子跟自己说要参加同学聚会,可是杜牧当时忙於工作,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过现在想来,那次同学聚会当中,李阳肯定也去参加了。并且,利用同学聚会的机会,趁机对妻子下了药,强行佔有了妻子。

  第一次妻子被李阳佔有之后,这仅仅是个开端,接下来的时间中,李阳手中肯定握着一些威胁妻子的把柄,一而再再二三的要挟,强行佔有妻子,至於到了眼前这一幕,李阳已经不需要依靠药物来辅助和妻子做爱了,妻子已经完全接受了李阳,敞开了心扉。

  想到这里,杜牧痛苦的得出一条结论,那便是妻子完全臣服於李阳了,至少身体上无法抗拒李阳的手段。

  就在杜牧痛苦的想着这些时,画面再次变化。

  两枚跳蛋在阴道中来回的震动着,妻子的脸色明显难以忍受,她躺在柔软的大床上,脸色红彤彤的朝天,一边快速的扭捏着身体,两腿雪白修长的双腿来回摩擦,用来缓解身体的欲望,一边艰难的抬起头,渴求的望着李阳道:「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佔有我,佔有我。」

  只是,面对妻子渴望般的面孔,李阳根本不为所动,他笑嘻嘻的那处一串钢珠,和润滑液,道:「不要着急,我们的时间长着呢,我有好多花样还没用出来,想必你一定会很乐意的。」

  说完,李阳把那串钢珠涂抹了润滑液,在妻子脸色有些微变下,那串涂满润滑液的钢珠缓缓靠近了妻子的菊花。

  「不要,求求你不要。」钢珠传来冰凉的触感,令得妻子动情的身子微微一震,接着她脸色春潮中带着苍白的对李阳祈求,身子扭动,屁股来回的躲闪着。
  「贱货,你竟敢拒绝我的挑拣?」意外的抗拒使得李阳微微有些愣神,等他反应过来之后,脸色一狠,手掌掐着妻子的下巴,脸贴上去,表情十分狰狞,双目如火瞪着妻子道:「不要试图激起我的怒火,否则下场会很惨。」

  李阳仿若吃人的表情吓了妻子一哆嗦,她目光有些惊恐的望着李阳手中的钢珠,渐渐的,她脸色挣扎起来,不过在李阳吃人的目光下,最终还是轻轻的点下头,明白过来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抗拒李阳。

  又是一阵得意的大笑,见到妻子屈服,李阳手掌放开了妻子的粉嫩脸颊,低着头,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妻子褐色的菊花上。

  「贱货就是贱货,一想到飢渴难耐的身体没有男人的阴茎插入,就选择屈服,你果然天生淫贱。」

  钢珠经过润滑,很轻易的就挤开了妻子紧闭着的肛门,一点点的推入,一连串的钢珠由小到大,很快的就全部进入妻子的菊花中,流露在外只有圆形的拉环。
  而在钢珠进入妻子菊花的过程中,杜牧紧紧的盯着妻子表情,妻子的脸色刚开始露出难以忍受的神色,牙齿紧咬着,身体微微的绷起,可是很快,当那些经过润滑的钢珠进入体内,紧咬着的牙齿就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香气,绷着的身子也缓缓松弛,脸上更是露出外人难以看懂的情愫来。

  似乎她的脸色更加红润了,神态变的愈加勾人,而且阴道中流出的淫水变得恐怖起来。

  平常中,杜牧也偶尔看些A片,看着妻子的表情转换,他渐渐的读出一些东西来,那串钢珠未曾进入妻子身体时,当时的妻子心灵恐惧和害怕,可是当钢珠进入身体之后,想像中的疼痛感并不强烈,自己可以忍受,而且当一串钢珠全部进入自己身体时,阴道和肛门双重的开发和刺激下,达到前所未有的满足,这下妻子彻底放开了,甚至情绪都发生了变化。

  杜牧可以肯定,只此一次过后,今后的妻子对待这种事情上,非但不会抗拒,可能还会迷恋这样的情趣刺激。李阳的手段会使妻子完全沉迷其中。以后对於李阳你的要求会达到毫不犹豫的执行。

  杜牧的心头,蓦然升起一阵阵的悲哀,这还是自己所熟悉的妻子吗?恐怕今后的妻子一直会匍匐在李阳的脚下,成为他的玩物,还是那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性奴。

  心头被巨大的悲伤所替代,杜牧有心要把电视机关闭,可是想想之后,又强打起精神观看了起来,他要认真的研究下李阳到底是怎么样一个人,妻子是否能回心转意。

  电视中画面的进展很快,时间久了,李阳心头的情趣完全被妻子勾魂的媚态挑起,他看着阴道和菊花双重作用下的妻子,陷入疯狂的扭动中,两只手狠狠揉着自己的乳房,淫贱异常,喉咙滚动了下,吞了吞口水之后,迅速的脱去衣服,跳上床蹲在妻子毫无赘肉的肚子上。

  面对李阳的举动,妻子很配合托起自己白嫩的乳房,双乳一架,挤压着做起了胸推来。那粉嫩的香舌细心的在龟头上来回舔着。

  「我受不了了。」大约有两分钟过去了,李阳再也无法忍受妻子的挑逗,干脆一把拽起妻子的身体,取出了阴道中的跳蛋,命令妻子像狗一样趴着,一只手拖着妻子的细腰,另一只手死死揪着妻子柔顺雪亮的长发,那根长长的阴茎则凶狠的插入子宫当中。

  之前,妻子早已在跳蛋和肛门内的钢珠双重折磨下,即将达到高潮,此刻跳蛋褪去,换上一根火热的阴茎插入,瞬间,妻子便达到了高潮。

  而同时,难以忍受这样兴奋的李阳,也同样达到了高潮,他的身体剧烈的沖击着,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力气,浑身都是汗水,口中喘气如牛。

  「啊——用力,我要高潮了,骚货要高潮了,用力,干死我,用力!」妻子子宫内一阵剧烈收缩,同时她的情绪变得无比亢奋,香汗淋淋的,屁股更加是猛力的迎合身后撞击。

  骤然,她雪白的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口中胡言乱作的叫着。

  当妻子达到高潮时,杜牧看的格外清楚,李阳一扣圆环,没有任何徵兆的拔出了妻子肛门中的钢珠。

  顿时,杜牧的眉头蹙在了一起,在钢珠离开妻子身体的刹那,他竟然发现妻子的阴道喷出如泉般的水来。

  她的情绪亢奋道了巅峰,从未有过的强烈高潮,竟在这种情况下骤然发生在了妻子的身体上。

  杜牧取出碟片,又放了一本新的进去,这些碟片共有三本,这是最后一本了。
  最后这本碟片中,拍摄的地点在离家不远的公园中。

  杜牧认真的盯着萤幕,这时的天色已经昏暗,公园中那些光线模糊的路灯,并不能让他看的特别清楚。

  妻子和李阳出现在光线昏暗的公园中,今天妻子穿的极为性感,上身一件黑色紧身吊带,下边穿了一件超短裙,l露出雪白修长的美腿,看上去性感极了。
  「李阳,我们别在这里好吗?」画面中传来妻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摄影机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有些远,而且拍摄的角度也不是很清晰,勉强可以看清轮廓。

  「哈哈,你不觉得在这里很刺激吗?」李阳并不理会妻子的哀求,他扭头看了下四周,他们的周围种满了花草,那些花草有半腰高,人的视线很容易受阻。
  观察了会周围的地形之后,发现这里很适合玩弄眼前人妻,就算有人经过这里,只要不认真观察,停留驻足,就很难发现他们。

  看到这里,李阳的嘴角露出淫邪的笑容。他的手在昏暗的夜色下,悄然的向妻子乳房摸去。

  「不要。」妻子惊呼声传来,同时她的身体向后退去,双手护着丰满的乳房,想要避开李阳的侵犯。

  「妈的,给脸不要脸的臭婊子,还敢躲,看我怎么收拾你。」妻子的忤逆,使得李阳脸色愤怒起来,他一把拉住妻子的手臂,使得妻子难以逃离,接着另一只手撩起妻子的吊带,露出没有佩戴胸罩的乳房来,狠狠的揉捏起来。

  丰满弹跳着的乳房被李阳握在手中之后,便被李阳肆意的揉弄,那充满弹性和美妙触感的白嫩双乳,使得李阳脸上渐渐涌现出兴奋的神色。

  「真是一对淫荡的奶子,还没怎么摸上几下,你就受不了了吧?」李阳一边玩弄妻子乳房的同时,一双眼睛冷冷的观察者妻子神色,乳房被狠狠玩弄下,妻子的娇躯很快颤抖起来,平静的呼吸也渐渐急促,脸色也变得红润。

  「不是的,求求你,放开我好吗,不要在这里,会有人来的。」妻子发现难以从李阳的身边逃开后,便对李阳苦苦哀求起来,这里离家不远,很可能有熟人经过,倘若被人看到,她今后如何见人。

  「你真舍得我放手吗?看看你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动情了,在熟悉的公园中,被我任意玩弄,还要担心被人撞见,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兴奋极了。」面对眼前尤物的哀求,李阳根本就不为所动,相反的,他的手掌已经摸向妻子的短裙下,美妙湿润的阴道,当他的手指发觉仅仅简单的几下刺激,对方便兴奋的淫水直流,他的眼神渐渐变得不屑起来。充满淫水的手指,放到了妻子眼前。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看到李阳手上充满迷幻色彩的淫液,妻子羞红了脸,此刻她被李阳羞辱的恨不得死去,但是令她惶恐的是,在这种时刻担忧被人发现的公园中,任由李阳任意的玩弄身体,一种难以名状的快感来的极为强烈,彷彿身体的血液都在燃烧,兴奋的难以自持。

  李阳显然也发现了妻子此刻身体的兴奋,他的手掌再次伸向短裙下,抚摸着那湿润的阴道,拨弄着眼前尤物的阴核,直到淫水流淌的速度更加快之后,言语上的羞辱变得更加恶略:「哼,不要在我面前装出一副厌恶抗拒,难以忍受的样子,你兴奋的身体已经告诉我,它很需要我的抚摸,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公园中,让我尽情的佔有你,你只会更加的亢奋和快乐,高潮来的会更加猛烈,我想你会很开心的。」

  李阳的咄咄逼人,外加凶神恶煞的表情,彻底震住了妻子,也许是意识到自己在李阳的面前,根本就无法反抗,或者逃避些什么,总之她放弃了抵抗。
  杜牧坐在电视机旁,此刻他的双眼已经没有了愤怒,出奇冷静的盯着妻子,他眉头微微的皱起,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是的,此刻的杜牧正在沉沉的思考着,脸上带着丝丝的悲愤,而这悲愤之中又蕴含着淡淡的平静。

  有了先前观看光碟内容的经历,这时的杜牧那颗敏感的神经已经变得麻木起来,心中在冷静的分析着那个曾经令他无比熟悉的妻子。

  画面中的妻子,在经过李阳一番语言凌辱之后,失去了抵抗,面对李阳的挑逗变得顺服。

  妻子的脸色潮红,眼露春色,丰满的胸脯急促的呼吸着,这明显是动情的征兆,在这个熟悉的公园中,跟人偷情,还要担心被人撞破,唯恐被发现的情况下,一种莫名的亢奋充斥着她的身心,画面中的女人已经不是自己所熟悉的妻子了。
  杜牧内心微微疼痛的同时,一种强烈的挫败感油然而生,使得他不仅有些心灰意冷起来。

  他扪心自问,自己以往和妻子做爱时,他也算的上体格强健的猛人,每次有力的撞击下,都能够把妻子送到快乐的巅峰。但是,就算这样,为何偏偏妻子却又沦陷在李阳那充满耻辱的性爱当中呢?

  杜牧从这三本光碟画面中能够清楚的判断出,即便刚开始面对李阳的侵犯,妻子能够保持抗拒,极力的挣扎,试图摆脱李阳。但是很快的,在李阳百般的羞辱挑逗下,妻子的抵抗就变成了顺从,开始竭力的迎合李阳。

  杜牧思绪有些凌乱,双目呆呆出神,他正在竭力的试图找到答案。

  以前,杜牧也浏览过一些黄色网站,各种性爱文章也接触不少,渐渐的,杜牧得出一个令他匪夷所思的答案。

  妻子竟然有被凌辱,受虐,自我暴露的倾向。

  而妻子这些隐蔽的癖好,不光以往中的他没有发现,只怕以前的妻子自己也不曾发觉。

  但是,李阳发现了,也许是出於对妻子上大学时苦追无果的报复,或者其它目的,总之李阳在羞辱妻子的过程中发现了妻子这一癖好,这才有了妻子面对李阳的耻辱调教时,非但没有反抗成功,反而迷恋李阳的原因。

  「臭婊子,贱货,怎么样,我干的你舒服吗?比起你老公又如何?」就在杜牧冷静的思考这些问题时,画面中的妻子却在李阳的命令下,如同母狗般跪在了地上,那纤细的身材在这种耻辱般的性爱方式下,变得极具诱惑,圆润的酥胸下垂,美丽的臀部狠狠翘着,就是在这种让人羞愤的姿势中,妻子如杨柳般的腰肢弯曲成惊人的魅惑弧线,这种性爱姿势真的令人血脉膨胀,激动的难以自持。
  粗壮有力的阴茎在妻子充分湿润的阴道中一下一下的插着,每一次有力的撞击下,妻子跪着的身子就剧烈的颤动,很快她的情欲便达到了巅峰,嘴里开始胡言乱语起来,说出的话令杜牧听了如同刀割一般。

  「我是贱货,主人操的贱货好爽,主人是贱货心目当中的老公,主人比我老公厉害多了,我老公从来没有给我带来这么强烈的感觉,快乐的我想被主人坚硬的阴茎有力的刺穿。」

  「哈哈,真是一条发情的母狗,也罢,今天就让你常常我的厉害。」

  李阳得意的哈哈大笑,他的双手死死抓着妻子臀部上的美肉,指甲深陷,就算用力抓出伤痕,白嫩的皮肤抓出青紫色,兴奋中的妻子也由若未觉,反而愈加兴奋起来。口中乱叫不停,甚至在李阳狂野的猛干下,淫液分泌出来的愈加汹涌了,很快的乾燥的草坪上便湿润了。

  「有人?」就妻子低着头,被李阳抓着屁股猛干时,忽然她开间前方十几米外的花丛中有一道黑影闪过,原本被李阳干的头脑发疯,兴奋不已的她脑子瞬间一清醒,立刻惊恐起来,声音惊动了身后的李阳。

  「有人!」李阳正干的起劲的身体微微停顿了下,接着他扭头顺着妻子的目光探去,那里果然畏畏缩缩藏着一道人影,探头探脑的向这边窥视着,也不知道对方何时藏到了那里,总之两人在这里干了半天也没人发现他。非若无意当中发现对方,这场香艳的性交恐怕要被对方从头看到尾。

  不过,这时的李阳正干的起劲,阴茎兴奋的发张,异常粗大难受,只想痛快的发射出来,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

  只见他邪邪一笑,眼睛闪过一抹冷光,将头低下对着不知所措,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妻子道:「嘿嘿,不要着急起来,我们的事情还没干完,既然对方想在那里看着,就让他看着好了,反正你这个婊子也不是什么贞洁烈女,有人在那里偷看,只会给你增加一些兴奋度而已。」

  接着,李阳便不顾妻子的连翻苦求,身体反而更加猛烈的干着趴在地上的妻子。

  而,妻子身体被李阳双手死死摁在地上,一番反抗无果之后,或许想到自己暗中的人正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己身体与人做爱,平时隐藏极深性爱怪癖趋势下,情绪变的格外高昂,屁股摇摆不停,口中梦吟般叫道:「用力,在用力,母狗要被老公干死了,请求老公刺穿母狗的阴道,把亿万生命射在我那肮髒的阴道中,母狗要死了,母狗要死了——阿!」

  随着画面中一声亢奋到极点的尖叫声传出,银幕上熟悉的妻子被插到疯狂的画面消失了,画面永久的定格在那张春意四射,身子玲珑有致的画面上。

  同时,杜牧的在取出碟子之后,原本平静的神色却死死落在妻子留下的信封上面。

  他的拳头开始缓缓的紧握,目光更是变得複杂无比。

  这封信是妻子留给他的最后一件东西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