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处决的伴侣】【编译:RealSelf】(原文作者:SoylentPinkIsChicks)
【处决的伴侣】【编译:RealSelf】(原文作者:SoylentPinkIsChicks)
编译:RealSelf
字数:4500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若套用在平时,这句话是完全正确的,但是,有某个日子却绝对不符合这句话,那就是,你死亡的那一天。对我而言,这一天已经到了,我就快要被处决了。

  处决通常是用在女性身上,在这个肉棒稀有的时代,没有人会希望浪费任何一根。但是每隔一阵子,总是必须进行一些表现男女平等的活动,而我不幸的成为了这一次的示范。

  我可以听见处决团队的脚步声正在接近我的牢房,那些死牢中的女犯全都贴在她们牢房的栏杆上观看着,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娱乐,观赏某个人被带去杀掉就成了少数的乐趣之一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处决团队,包括两名狱警、典狱长、检察官,外加一大群的摄影师与记者,这是一个大新闻。

  我的牢门开启,我被命令走出去。狱警们站到我身边以防我有什么不轨的举动,有时死刑犯会试图逃跑或是挣扎抵抗。

  我不在乎,这些反抗的举动一点意义也没有,令我自己有些惊讶的是我并没有那么害怕。

  带头的狱警叫我脱衣。

  我知道这一定会发生,在我等待自己的处决日到来之前,我已看过几十名女子经历这段过程,你就是无法移开视线,不仅是为了欣赏裸体,而是绝对无从抵抗的诱惑,就像强大的磁力一般。

  在众多女孩面前宽衣解带,我并不会感到害羞,身为一名男妓让我习以为常。我解开连身衣,向下一推,跨步离开我的衣物。我已经半勃起了,若是我再年轻一点,我会更完全挺立的,但是你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其中一名摄影师女孩将她的镜头对准我的跨部时舔了舔嘴唇,狱警们靠向我,将我的双手铐在我的背后,她们开始押着我沿着走廊朝准备室和处决室而去。
  在准备室的一处墙面是一排淋浴喷嘴,就类似大型公共澡堂的那种。她们解开我的手铐,叫我去洗净身体。

  喷嘴送出来的水既舒适又温热,当我正在梳洗时,一名女子被带了进来,她也是赤裸着身体并且戴着手铐,看样子是另一名即将被处决的女犯。

  她被解开了手铐,并受令和我一同洗澡。她的年纪比我大,有一头又长又直的金发、一张漂亮的脸蛋、丰满的乳房与硕大的乳晕。

  她显然对于像这样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的情况感到很不自在,想要转过身去,但同时又想偷偷地打量着我。

  「我是洛丽(Lori)。」她非常小声地说道,我也告诉她我的名字。
  「不准交谈。」狱警在我们的对话开始之前就阻断了我们,但是这样已经足够了,因为我们显然将会一起死,我们应当知道对方的名字。

  狱警们垂涎欲滴的为我的处决准备了某种「特殊」的安排,洛丽的存在似乎也是这个计画的一部分。

  我们被授予毛巾,擦干身体。

  准备室中有两张斜躺椅,看上去近似手术台。

  我受令躺在其中一张椅子上,洛丽则躺在另外一张,接着我们被捆绑在上面,双腿被升高的支架给大大的分开。

  有一名技术员坐在我面前,开始剃除我的阴毛。

  这工作不需要花费太长的时间,毕竟我的老本行,或者该说是旧业,就需要把这部位清理得很干净了,但是在死牢里想要维持这份清洁并不容易。

  将那里弄的光滑无毛之后,她将某种凝胶涂在我的肉棒和睪丸上,形成一层薄膜,她显然很享受做这件事,我现在已经完全勃起了,多年来的习惯已教会了我的身体,当一名女子触摸我的肉棒时就代表它必须上工了。

  那名女技术员将一个肉棒环套在我的肉棒上,向下包围着我阴囊的底部,她让它保持宽松的状态,并未收紧。

  透过她的侧肩我可以看见另外一名技术员正在处理洛丽,她的丛林已经消失了,我与她眼神交会,她对我勉强的挤了一点微笑,我们现在是盟友了,是彼此唯一仅存的朋友。

  那名技术员拿出一个短的锥形金属插塞,后头连接着一条长长的电线。她在插塞上涂了一层厚厚的润滑凝胶,那插塞会插到哪里去已经很明显了。

  她微微一笑,将插塞的尖端抵在我的括约肌上,然后缓缓地推进去。

  我是有部分期待这步骤的,我很确定自己将受电刑处决,而这就是电极布置的标准作业。

  我对于菊门遭到入侵并不陌生,我有一些客户会套上假阳具来对我做这种事,对她们而言似乎是种流行。其中一名恩客和她的女儿一起共享我,她们轮流在我插其中一人的时候,另外一人同时在我背后肛我,这样做总是能让我受到额外的激发。

  当这阵流行的风潮平息时,我并没有真的感到失望。

  我可以看见洛丽也正在被破菊,她的双眼圆睁,呼吸变得急促,我看得出来对她而言这是全新的体验而且不曾预期的。我试着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她心不在焉的回我一个笑容。

  插塞被完全的插了进去,我面前的技术员又将一个真空助勃器(cockpump)的圆筒套在我的肉棒上,她似乎对于抽气的次数非常的讲究,咬着嘴唇专心的计算着,当圆筒内的空气被抽掉后,我的血液便注入了我的肉棒之中,让它变得更大只与坚硬了一些。

  这对我而言同样的并非新鲜事,一对一的情况下我通常不会使用它,但若是一次面对一群恩客的话就派的上用场了。透过助勃器的增压与肉棒环的固定,她们可以轮流骑我好几个小时,而且经常就是这么干。

  那名技术员将肉棒环紧收,直到它刚好贴紧为止,她开始为我松绑。

  洛丽已经起身,而且再度被上铐了,狱警将洛丽的两只上臂拉拢,把另外一组的手铐紧固在她的手肘上方,这让她的背部稍微向后弯曲,乳房整个挺了起来,她的乳头已经开始变硬。

  在我被上铐的同时,洛丽被装上一个口塞,那是很精密的一个设计,用一个柔软的塑料软棒塞入她的口中,皮革的部分则覆盖了她的双唇。

  我也如同洛丽那样被上铐了,技术员们也给我装了一个适合我的口塞,软棒的部分留下一个小洞让我们可以透过嘴巴来呼吸,到底我们在处决的过程中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才让他们采取这种措施来让我们闭嘴呢?这个思维为我带来了了第一次真实的恐惧感……

  我们被带往了处决剧院。

  说是剧院丝毫不为过,我们走上了一座大幅升高且光线充足的舞台,我只能勉强的辨认台下观众的模样,都是些穿着非常昂贵的衣物的贵妇,在我们被带往舞台的路上,可听见一些品头论足的窃窃私语,洛丽满脸通红,深感尴尬,但是她的乳头如今坚硬的非常饱满。

  我原本预期会看到一对电椅或是其他类似的东西,但事实并未如我的预料,在舞台的中央有一座看起来很复杂的不锈钢管支架,她们将我直接带往支架,而让洛丽先等在一旁。

  我背靠在支架的其中一部份,狱警们开始把我绑上去,其中一条束带绕过我的双肩,拉得相当紧,接着另外一条环绕我的臀部上缘,如今我已被彻底的拘束在支架上了,只有我的双腿还是自由的。

  仿佛收到暗示一般,一名狱警抬起我的右腿,将其绑在我背后的地方,接着我的左腿也得到相同的待遇。

  狱警退开后,女技术员又接替了上来,她立刻开始玩弄我的乳头,对它们又是拉扯又是揉捏,她持续做了大约1分钟左右,然后在上头涂抹了一些凝胶。她将一个小型的金属杯盖上我的右乳头,它立即紧紧的吸附在上面,那金属杯连结着一条小电线。她又将另一个金属杯放上我的左乳头,然后稍微试着拉扯一下,它们牢牢的吸住不动。

  那名技术员退开后,作势洛丽该被带上前了。她也被安排到支架的另外一部份,与我正面相距几公尺。

  她们开始将她绑上去,洛丽的双腿也被绑到她的身后,不同的是她的双腿是大大的分开的,彻底的将她赤裸的蜜穴给暴露了出来。另一名技术员开始在洛丽的奶头上作业,她稍微玩弄了它们一下,让它们尽可能的硬挺,然后涂上凝胶。
  最后再用某种连结着电线的小夹子,将其夹在她的奶头最坚硬的结点上,咬的非常紧。

  她被准备好了,我听见了一种引擎的发动声,捆缚着洛丽的那部分支架升了起来,向我靠了过来。

  我瞬间领会了即将要发生的事,那支架的移动开始慢了下来,越加精细,洛丽的蜜穴如今正位于我肉棒尖端的正上方,她被极其缓慢的速度带下来,让我滑进了她的体内。

  这一切发生的过程之中洛丽的双眼都没有离开我身上,她艰难的喘息着,我希望她喜欢我的插入。她的蜜穴让我感觉很棒,湿滑而且紧密。

  如今这个处决该如何进行已经很明确了,我们将以两人的肉体形成一个电路,电流将会从我的乳头进入,通过我的肉棒进入洛丽的体内,再从她的奶头离开,我们将为彼此处以电刑。

  我们形成了一个「V」的姿势,我的肉棒彻底的进入她的体内,我们的脸相隔大约1公尺的距离,洛丽的双眼睁的非常大,她感到害怕、惊恐,她也明白将要发生的事了。

  越过她的肩头,我可以看见某些数字正在闪烁,她们正在倒数计时,那代表的是处决开始前的剩余时间;洛丽的表情让我知道她也从我的肩头后方看到了相同的数字。

  就在倒数即将终了的几秒之前,洛丽紧闭了双眼,不!不要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当数字刚好到达0的那一刻,洛丽似乎勉强的睁开了眼睛。

  电流开始流窜。

  好痛,虽然不至于难以承受,但足够让我不想忍受它很长的时间,那是一种尖锐的刺痛、啃咬的感觉,大多集中在我的乳头,并且沿着我整根的肉棒蔓延。
  我可以感觉到洛丽的蜜穴紧收并夹住我,她的双眼圆睁,我可以听见一丝呻吟声自她的口塞逸出,她的呼吸变得越加艰难与急促,她的胸口在起伏中不断的摇晃着那对巨乳。

  我敢说她的体内正在构筑一波高潮,她紧闭着双眼,又发出了某种轻柔的嚎叫声,她的蜜穴将我的肉棒夹的更紧了一些,她的眼睛再度张开,我看得出来她准备好再次高潮了,这高潮几乎是立即发生,甚至更加的激烈,我们的身上都闪烁着汗水的光泽。

  电流如今更强烈了,我的乳头感觉像火在烧,而且还有一股强力的啃咬感自我肛门的电极产生,洛丽现在似乎已处在连续不断的高潮之中了。

  我可以感觉到自身的高潮正在体内酝酿,我试图要忍住它,因为我担心若是我射了出来,我所预想的最糟情况可能会发生。最终,我再也无法忍耐了,我可以感觉到一团精水通过我的肉棒,如岩浆一般狠狠的喷发。

  我将精液满满的注入洛丽的阴道内,它使得电流的疏通更加顺畅,更多的电流通过了我们的身体,洛丽的放声尖叫即便连她的口塞都无法阻挡,她猛烈的摆动她的脑袋,在全身的束缚下拼命的挣扎着,试图逃离这种痛苦。

  我的肉棒仿佛着火了一般,电流催发了另外一波痉挛,让我再度射精,精水从我俩之间滴了出来,我们的身体都在电流的影响下剧烈的颤动着,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根木棒在泥浆中上上下下的急速捣弄。

  我没有任何精液留存了,却没有因此停止彼此性器的收缩,每一下都比前一下更加剧烈,甚至更加痛苦。

  一道闪电通过我的全身,从我的乳头进入,自我的肉棒离开,我正在感觉到并非是痛苦,而是我自己。

  我感觉我的脸上有了某种温热与湿润的触感,洛丽的奶头正在喷射炙热的液体,她的乳房狂野的弹跳着,全身顺着电流的节奏而抽搐,她已经翻了白眼,我不认为她还有任何意识,甚至已经断气了。

  蒸气开始从我们的身上袅袅升起。

  我的视线开始缩小,洛丽的脸蛋是我唯一看到的事物……

  我正站在一旁,眼前我看到了两具身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腰部正紧贴在一起,他们的肉体一同剧烈的震动着,就像正在进行某种骇人的滑稽性爱一般。
  他们似乎已经没气了,就只是两团死后还在抽搐的肉块,那便是洛丽和我。
  洛丽正站在我的对面,位于他们的另外一端,她脸上带着一个安宁的、平静的表情看着他们。

  她转过来看到了我,她露出微笑,从她身上似乎散发出一道光芒,那道光芒越来越明亮与强烈,直到最后我能看见的只剩她的双眼。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