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斗破之纳兰嫣然】(36-40)(完)【作者:1069261695】
【斗破之纳兰嫣然】(36-40)(完)【作者:1069261695】
字数:1183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十六章

  「斗气大陆并不太平,龙族妖族虎视眈眈,异世界的强者也在不断冲击空间壁垒。我外出处理一番。」熏儿站在山巅,衣裙飘舞,风华绝代,对身后的云韵、美杜莎、萧媚、萧玉等人说道。

  失去功力的萧炎很惬意地享受着普通人的生活,他一身金色华丽的蕾纱皇后长裙,臃肿蓬松的裙摆下,熏儿褪下的娇小亵裤紧紧舒服着他的僵硬小棒子,精致高贵的吊带丝袜套在他剃过腿毛的长腿上,脚下是一双璀璨的钻石高跟鞋。
  「砰!」一身纯白古朴仙女裙的云韵踹门进来,看见女装萧炎,皱皱眉,「熏儿女皇都走了,你还穿皇后装干什么?」萧炎听着云韵清冷的话语,萧炎顿时想到云韵作为女管家的冷淡面容、这几个月被她严酷鞭打的痛楚,畏惧地缩身。
  「不会是你自己喜爱穿女装吧,也行。你好像很怕我?额,是我对你太凶了吗,没办法,其实是装给熏儿看的。」云韵走上前,带着淡淡的奶味体香,晶莹透明的高跟鞋踩上萧炎坐着的玉床,丰硕的胸脯怀抱住萧炎。

  萧炎偎依在云韵宽硕柔软的怀抱里,隔着单薄棉衣磨蹭着她的两块乳肉,心中的芥蒂顿时就消散了。

  云韵娇笑着,「咯咯,痒——,好舒服。虽然你穿女装的样子很妩媚很诱人,不过人家还是更喜爱有男子气的你哟!」

  云韵温柔贤惠地为萧炎褪下身上的衣物,光滑小手满含爱意地抚摸萧炎的每一寸肌肤,「真是不好意思呀,在你身上鞭打留下了这么多伤痕。」云韵把一对乳房贴在萧炎身上,僵硬粉嫩的樱桃喷出一簇簇乳汁,贴在萧炎身上磨蹭着修复着伤疤。

  萧炎翻身把云韵压在身下,看着她任君采撷的美艳成熟面容,一口含住她的饱满玉乳和僵硬樱桃,吮吸。

  「给我吧——,我要。」云韵娇喘嘘嘘,媚眼如丝,她的光滑小手伸到萧炎的双腿间,却发现萧炎方才还僵硬的小棒子现在已经瘫软不看。

  「你泄了?」云韵冷淡不悦地问。

  萧炎一脸尴尬,「没有,因为很长时间没有过正常体位了,所以现在没什么感觉。要不你拿起皮鞭狠狠抽我几下,活着站在来踩我两脚?」萧炎说着,低头色眯眯地看着云韵穿着的精致美艳的透明高跟鞋,很想俯下身去舔。

  「贱狗!」云韵站起身,撩起高跟玉足,毫不留情地戳踹了萧炎脑袋,走了.

  「咯咯——」银铃般悦耳的娇笑声传来,是榻旁一丝不挂的母狗纳兰嫣然,萧炎揶揄地看着她,「看来你也是装的呀!」

  纳兰嫣然爬上玉床,跪趴在他身前,伸出粉嫩的小舌头,母狗一样舔着萧炎。萧炎躺在床上,埋头到纳兰嫣然脚下,搂抱住她娇嫩纤滑的美妙小腿,含住她沾满沙尘、臭汗的美脚,很享受地吮吸舐舔。

  一身正装拿着蛇纹皮鞭的云韵出现在床边,高冷地笑,一直玉手握着皮鞭轻轻在另一只手上拍打,「看来你跟嫣然的感情很好呀,即使是她的师傅,我也很嫉妒恼怒呢。」

  萧炎看见皮鞭的那一刻,他的瘫软小蛇就硬了,但尺寸还不够。

  云韵温柔地抱起被薰儿驯化为母狗的纳兰嫣然,还在赖在她怀里的纳兰嫣然的脸上亲吻几口。

  云韵勾起嘴角阴冷地看着萧炎,萧炎以为云韵要像往常一样鞭笞自己了,想想都兴奋,很期待。

  云韵坐到萧炎脸上,一对白玉大腿夹着他的脑袋,趴下身,樱桃小嘴一口含住萧炎半死不活的棒子,用牙齿、舌头嬉戏撩逗。

  萧炎浑身一颤,感觉很舒服很美妙,但是,小棒子就像雪糕融化一样瘫软下去。

  云韵双腿间的精致毛发摩擦刺激着萧炎的脸蛋,从花蕊伸出吐出一股股浓郁香甜的芳香,让他一阵沉醉。萧炎探出脑袋,一口吻住云韵粉嫩饱满的花瓣,用舌头牙齿咬弄服务着。

  「嗯嗯——」云韵娇喘着,一对白玉大腿上下耸动,挤压着萧炎的脑袋,甜润的蜜汁潮水般涌出。

  不久,云韵媚眼迷离地偎依在萧炎怀里,平日光滑奶白色的肌肤覆盖上一层粉色绯红,她的精妙小手玩弄挑逗着萧炎的瘫软小蛇,温柔地说,「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让你正常硬起来,那就睡觉吧。」

  萧炎却依然用目光瞥着云韵脱在床下的透明妖娆高跟鞋,「可是,我真的很渴望你的高跟鞋,现在让我跪在舔几口,或许就能硬起来,或者,把高跟鞋套在我的玩意上,上下操弄几下。」

  「不行!」

  在云韵的管理下,萧炎从美艳妩媚的皇后女装换回了男装,白日处理政务、修炼功法,夜晚和云韵缠绵在一起,用嘴为她服务。

  半月后的一日清晨,云韵走出寝宫,迎来而来的是一身鲜红妖艳旗袍、吊带镂空丝袜、纯黑色人皮高跟鞋的美杜莎,美杜莎魅惑一笑,「你这样放任女皇的皇后,不怕女皇回来后生气吗?」

  云韵走开,美杜莎进入萧炎的房间,看见一丝不挂的萧炎的双腿间瘫软不堪的小蛇,舒缓优雅地撩起妖娆美腿,毫不留情地一脚踩上去,纯黑色人皮高跟鞋的三角鞋底死死地碾压着萧炎瘫软小蛇,左右扭动磨蹭。

  萧炎一阵吃痛,咬牙,他抬头看着美杜莎女王绝世妖艳的脸蛋、曼妙凹凸的身材,呼吸着她令人热血亢奋的魅惑体香,她的高跟鞋脚下的小蛇顽强地僵硬起来。

  美杜莎的高跟鞋底,有着精致嶙峋的雕纹和细粒沙石,在萧炎逐渐炙热膨胀的小弟弟上留下一道道血纹。剧烈的疼痛向萧炎袭来,萧炎挣扎忍受着,不多时就被销魂的快感替代。

  「舒服吗?在本女王的高跟鞋底。」美杜莎向萧炎吐出一口紫色的香风。
  「舒服——,感谢女王赏赐!」

  「咯咯——,」美杜莎妩媚动人地笑着,她的旗袍裙摆随着撩起的高跟玉足抬起,露出妖娆反光的大腿和诱惑撩人的丝袜吊带,紫色的三角亵裤隐约可见,「你看看你的这些女人,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女皇,一个沦落为不说人话的母狗,还有一个连你的性欲都不给满足,只有本王,对你最好,甚至还给你生了个女儿!」
  美杜莎收回高跟美脚,萧炎顺势跪在美杜莎脚下,「是的,女王对我最好!」,双腿间已经挺起一枚火箭。

  美杜莎撩起高跟鞋,撩拨挑逗着萧炎的炙热贱根,高跟鞋底踏空踩在贱根的火热头部,尖锐的鞋尖在贱根的异常敏感的头部拨戳,留下一道道血淋淋的伤痕。
  「很舒服吧——。真大呀,要是现在云韵看到,会不会让你压在身下呢?可惜本王却不想再怀宝宝。」美杜莎敞开旗袍裙摆,剥开紫色小内,夹着黑丝吊带坐在萧炎脸上。

  萧炎呼吸着美杜莎花蕊深处浓郁魅惑的芳香,舌头伸进去刮舔服务起来。美杜莎的一双妖娆大腿紧紧夹着萧炎的头颅,搔首弄姿,美艳的腰肢带着萧炎的头颅肆意扭动,娇艳红唇勾出一抹欢欣得意的笑容。

  「啊啊——」美杜莎欢欣地娇喘,娇躯乱颤,浓郁的蜜汁喷涌而出,萧炎一口口咽下。

  美杜莎从萧炎脸上下来,香汗淋漓,浓重眼影的紫色眼眸媚眼如丝,异常妖艳魅惑。

  萧炎躺在榻上,她优雅妩媚地撩起高跟玉足,沟壑嶙峋的高跟鞋鞋底踩在僵硬粗硕的棒子上,把它紧紧压在萧炎的肚皮上,淅淅沥沥地蜜汁顺着美杜莎的妖娆长腿而下,流过一口口饱满欲滴的脚趾头,淌在萧炎肚皮。

  「射吧!」美杜莎的美瞳盯着萧炎的眼睛,就像是直接向灵魂命令一样。
  一股剧烈的让人瘫软无力的刺激快感袭来,萧炎浑身一颤,一簇簇生命浆液喷射而出,如果不加阻扰的话可以喷三四米远。

  可惜美杜莎的精美的人皮高跟鞋紧紧踩在萧炎的棒子,沾有沙尘的鞋尖鞋底死死抵着萧炎的小孔,「你这贱狗的卑贱子孙,只配给本王冲洗鞋底!」喷射而出的浆液,被美杜莎隔着高跟鞋吸收了一部分,其余的大量残留她的鞋底和萧炎肚皮上。

  美杜莎的高跟鞋的粗硕平底鞋跟踩在萧炎紧绷的蛋球上,扭动着鞋底在萧炎肚皮上擦弄着腥香浆液,然后优雅高冷的撩起美腿玉足,把脏兮兮的高跟鞋底递到萧炎嘴边,「舔干净罢,这就是你这个卑微男宠的今天的食物!」

  萧炎看着美杜莎凹凸有致的火爆身躯、妖艳诱人的脸蛋,他一口含住美杜莎的三角鞋底,尖锐的鞋尖还戳伤了他的舌头,然后舔舐吮吸起来,一边舔吃着女王鞋底的肮脏粘液沙尘,一边吮吸着美杜莎的脚趾头和脚趾甲,脚趾间的咸涩脚汗和脚垢都别有一番滋味。

  房门外,看到萧炎跪着舔脚舔鞋时的享受神情,一直偷看着的云韵暗自摇头叹息,特别是,跪着的萧炎,才喷发过的小弟弟再次僵硬膨胀起来,云韵感到很无力。

  美杜莎一脸媚笑地低头看着萧炎,纯黑色人皮高跟鞋插在他嘴里,她时不时抖动着高跟玉足在萧炎嘴里穿插,萧炎响应着美杜莎女王穿插的动作,她娇声说道,「你还要在门外偷看多久?我看你不仅是关心你的贱狗情郎,还是希望本女王一起调教你吧?」

  云韵娇躯一颤,美杜莎拿起床榻上的皮鞭,优雅轻柔一挥,就勾在云韵脖颈上,拉扯着她进房,躺床上。

  美杜莎撩起黑丝美腿,高跟鞋踩在云韵饱满玉乳上,柔软的触感让美杜莎踩起来很舒服,「吱吱」激起一道香甜可口乳汁,她冷艳看着床上的云韵和萧炎,「贱狗,来女王的脚下吃奶!」

               第三十七章

  美杜莎女王一脚踩在云韵的饱满胸脯上,乳汁沵沵流出,萧炎凑上去舔食。
  美杜莎轻轻踹开萧炎的头,「先滚一边去。」然后挪起湿漉漉的高跟美脚,悬在云韵嘴上,「来——,舔干净吧!」

  云韵别过脸,然后啐出一口晶莹唾液,喷到美杜莎脸上,「我才不会屈服呢。」
  「呵呵,」美杜莎冷艳地笑着,一根手指上变出一条活泼的小蛇,弯下腰,塞进云韵的裙摆下,「你这久旷的身躯,可由不得你不屈服。」云韵顿时面色羞红,乳白温软的娇躯在玉榻上翻滚挣扎,发出「嗯嗯——」或疼痛或舒爽的娇喘。
  美杜莎妖艳丰满的火爆娇躯趴在萧炎身上,她精致冰凉的玉指握着萧炎的一柄火热,而她的美艳旗袍裙摆的精美花蕊,早已泥泞不堪;美杜莎的血色的娇艳红唇亲吻上萧炎的嘴角,柔韧妖娆的双腿夹着萧炎耸动,黑丝吊带在旗袍裙摆下异常美艳。

  几番刺激发泄之后,萧炎疲倦无力地躺在床上,美杜莎的妖艳娇躯像冰融化成水一样摊在他身上。

  榻下,一直母狗模样的纳兰嫣然站起身,神色淡漠,身上化出一套单薄的白底花裙、黑丝及膝袜、蝴蝶装饰彩虹色高跟鞋。

  纳兰嫣然踏上床,抱起媚眼迷离的云韵,云韵无力地趴在纳兰嫣然怀里,「嫣然——」,带着情谊和歉意。纳兰嫣然揪出云韵双腿间深处的小蛇,把她扔在一旁,优雅轻柔地撩起玉足美腿,彩色高跟鞋踩在美杜莎的修长脖颈上,把她钉在萧炎身上,「他的功力和气运在和魂天帝一战中完全消散,现在就是一枚凡人,甚至不如房外那些懵懂的强壮男奴,不知道你们看重他什么?」

  「当初本宫脚下的小三角蛇倒是长成火爆妖娆的大美人了,竟然敢说本宫是不会说人话的小母狗,咯咯——」纳兰嫣然玉足轻点,把美杜莎踹翻身,娇小绚丽的高跟鞋「啪啪啪」在美杜莎的美艳脸蛋上,高跟鞋温润柔软,没有留下一点伤痕。

  但是美杜莎痛得冒出泪珠,她挣扎着反抗,纳兰嫣然划过美脚,尖锐的高跟鞋跟直接戳进她的丹田,捣毁她的斗气。纳兰嫣然的蝴蝶高跟鞋踩在美杜莎的肚皮上,优雅惬意地扭动,彩虹色高跟鞋踩在美杜莎泛红光滑的肌肤上更显高贵,她温柔地娇声说道,「小蛇女,你还可以变回吞天蟒本体跟本宫斗上一斗,咯咯,那时候,本宫就从你身上割下一片片蛇肉,烹饪之后喂给你吃。」

  美杜莎「哼哼」不做声。

  萧炎看着纳兰嫣然,还有些怀念。纳兰嫣然一脚踩在萧炎脸上,柔软精致的玉足高跟就像是女人的小手在抚摸脸庞一样。纳兰嫣然的尖锐鞋跟戳进萧炎嘴里,「咬住。」萧炎咬住鞋跟,上面沾满美杜莎的鲜血,为她脱下高跟鞋。

  纳兰嫣然套着浓黑及膝袜的娇媚汗臭脚踩在萧炎瘫软一团的肉球和小蛇上,上下戳弄,来回磨蹭,萧炎的小蛇又执着地自发膨胀长大。

  萧炎舔食着纳兰嫣然的精美彩虹色高跟鞋,萦绕着浓郁诱人的脚汗臭味,他舔食着高跟鞋底的砂石、高跟鞋里的咸涩汗渍和脚垢,很刺激很享受。他双腿间坚挺的小弟弟上满满覆盖着一层纳兰嫣然的脚汗,「真小!你自己用本宫的高跟鞋玩吧。」纳兰嫣然撩起纤细美腿,柔软滑腻的黑丝玉足踹在萧炎双腿间,萧炎浑身一颤。

  萧炎又嗅了嗅纳兰嫣然的高跟鞋,把它套在双腿间,上下耸动摩擦。

  纳兰嫣然的嘴角勾起一抹灿烂的微笑,她的柔软翘臀坐在美杜莎的丰硕玉乳上,手指玩弄着她的脸蛋,「不愧是妖族呀,脸蛋倒是异常妖艳!」她晶莹剔透的手指甲在美杜莎的美艳脸蛋上挂出一道道伤痕。

  「簌簌——」纳兰嫣然吹到一道道香风,香风掀开美杜莎脸上的伤痕,顿时鲜血淋漓;她撩起一对黑丝臭汗美脚,踩在美杜莎脸上,「咯咯——哈哈」她花枝招展地娇笑着,黑丝袜上的臭脚喊和脚垢污秽沾在美杜莎伤痕累累的脸蛋上。
  美杜莎痛得娇躯痉挛不已。

  「抖什么呀。」纳兰嫣然一脚踹向美杜莎的旗袍裙摆下,直接戳进了她的娇艳花蕊。

  纳兰嫣然娇笑着,黑丝汗脚在美杜莎的洞穴里穿擦旋转折磨,她的几枚手指伸到双腿间隔着单薄白裙磨蹭抚摸着她自己的花心,「过来吧,老师,为本宫服务!」

  云韵爬过来,纳兰嫣然捧着她的脑袋,塞进她的白裙裙摆中。云韵的脸蛋蹭了蹭,伸出娇嫩的舌头,开始舔弄纳兰嫣然的芳香从毛和单薄花瓣。

  美杜莎一记手刀切向戳在她蜜穴里的黑丝臭脚,「怎么,不好好享受本宫的香脚,还要挣扎?」纳兰嫣然的美腿玉足轻微一蹬,娇小的脚掌踩戳美杜莎的蜜肉,美杜莎就乏力地软在床上。

  「啊——好爽——」纳兰嫣然紧紧搂抱住云韵的脑袋,一股股香甜的蜜汁喷涌而下,浇淋在云韵脸上嘴里,她花容乱颤。片刻之后,纳兰嫣然一边享受着美好的余韵,抱出云韵,青春的螓首凑在云韵的怀抱里磨蹭,樱桃小嘴吮吸着云韵的乳汁。

  「真是和谐呀,我的老婆们!」萧炎丢开一直套弄着的纳兰嫣然的高跟鞋,起身把纳兰嫣然压在身下。纳兰嫣然很不屑地想甩开萧炎,却发现挣扎不开,萧炎的功力至少已经恢复到了斗圣以上。

  萧炎邪笑着,吻舔着纳兰嫣然的螓首红唇,撩开她的裙摆,握着火热的棒子戳了进去。

  熏儿女皇依然在外,萧炎管理着这个帝国,和后宫。

  一日,萧炎在沐浴时享受着萧玉和萧媚的服侍,萧媚萧玉的姿色赶不上云韵等人,却更真实可亲一些。

  萧媚萧玉嬉笑着把萧炎摊在浴床上,萧媚的纯白鱼眼高跟鞋在萧炎眼前晃了晃,踩在他脸上,「表哥——,你还没有舔过人家的高跟鞋呢!」萧媚青春娇媚地笑着。而萧玉坐在他的大腿上,面对萧炎,用她的一对白玉大腿夹着萧炎的小弟弟,来回磨蹭服侍。

  萧炎抿着嘴,在萧媚沾满泥沙的高跟鞋底擦了擦,「真是的,就知道你嫌人家的鞋底脏——」萧媚说着,挑起高跟玉足,将露出几颗脚趾头的鞋尖戳进了萧炎嘴里。

  少女的清香带着淡淡的脚汗臭味袭来,萧媚的活泼娇嫩的脚趾头在他嘴里挑逗着嘴唇和舌头,萧炎一口含住萧媚的鞋尖和脚尖,吮吸着娇媚的滑腻肌肤,舌头舔弄着萧媚饱满剔透的脚趾头和脚趾甲,舔食着萧媚鞋里的淡淡脚汗。

  萧炎下身,萧玉用一对白玉大腿服侍玩弄着他的火热膨胀小弟弟,滑腻的肌肤带给萧炎一浪接一浪的快感,不多时,萧玉的圆润大腿就紧紧夹住萧炎僵硬不堪的玩意,一簇簇乳白液体喷薄而出,残留在萧玉的繁茂黝黑花丛里。

  萧玉优雅地起身,穿上一对透明高跟鞋,挪在萧炎的双腿间踩踏玩弄了几下,小弟弟又再次挺立起来。她和萧媚互视一笑,起身到萧炎脑袋旁,踹了几脚。
  「咯咯——,表哥,又没有人告诉过你你这玩意很小?」萧媚灿烂地笑着,萧炎有些头晕。萧媚退回萧炎身旁,撩起一脚,还粘着泥沙的高跟鞋鞋跟戳进了萧炎的小弟弟上的孔眼,「啊!」萧炎惨叫一声,萧媚的尖细鞋跟戳伤了萧炎的内部组织,浓郁的鲜血从孔眼中满满渗了出来。

  萧媚看着疼痛不堪的萧炎,没开心地笑了,「怎么样,表哥,人家服侍得你舒爽吗?」「别玩了,表妹,很疼的。」

  「叫人家主人!」萧媚厉声喝道,脚下一用力,高跟鞋跟完全插进萧炎孔眼,高跟鞋踩着他的舌头摇动磨蹭。萧炎一阵剧痛,想翻滚扭动,随后开始充血,又感到一些被虐的刺激快感和麻痒无力的舒爽感觉。

  萧玉的高跟鞋底踩在了萧炎的嘴和鼻子上,踩着萧炎的头搅动着,萧炎张开嘴舔了舔萧玉沾满泥沙的鞋底。「我们姐妹每天服侍你沐浴,你甚至没有宠幸过我们!」萧玉冷艳地说着,趁萧炎张开嘴,她高跟鞋的粗硕鞋跟插进了萧炎嘴里,「哼,男人就是贱,被虐的快感还多一些。好好舔女王的棒子,女王这是在干你!」
  萧玉的高跟鞋踩在萧炎嘴里,狠狠上下踩踏几脚,粗硕的鞋跟耸动着刮擦着萧炎的口腔和喉咙。

  「舒服吗?小狗奴——」萧媚带着媚术温柔诱惑地问道,少女的娇小美腿下的尖细鞋跟缓缓擦动着萧炎的棒子内壁。

  「舒服——,主人!」含着萧玉的鞋跟的萧炎唔唔说着,他的小弟弟剧烈膨胀,内壁完全含住萧媚的鞋跟,敏感的头部红皮抵在她的粗糙鞋底摩擦着,刺激的疼痛快感让他的粘稠白液剧烈的喷出,带着新鲜的血液。

  萧媚又踩着萧炎的小弟弟踹了几脚,然后跪在他双腿间,张开樱桃小嘴含住萧炎的红白液体间杂的玩意,舔食清理着。

           第三十八章龙族皇后凤清儿

  萧玉萧媚和萧炎只是玩了玩主人奴隶的游戏,然后就恢复为侍女的身份。
  一身破碎的精致公主裙的小萝莉紫研到来,要萧炎去给她帮忙。

  萧炎和紫研上路,才知道她是太虚古龙一族的公主,他半搂着紫研把她压在身下,抚摸着少女被丝袜蕾纱包裹起来的肌肤,水灵灵的肉感让萧炎爱不释手。
  「说起来,龙族和人族可是大敌呢。」紫研扭动着娇小身躯挣扎着,萧炎趴到紫研脚下,握住她的柔软饱满的镂空白丝袜小脚,揉捏几下,「嗯啊——痒——」紫研舒服地娇躯一颤,抬起另一只美丝小脚嬉笑着踩在萧炎脸上。

  萧炎张开嘴舔弄着紫研的饱满欲滴的丝袜美脚,然后一口含住,吮吸,少女的玉足没有一点汗味脚臭,只有淡淡的奶香。

  又是几番调情,紫研娇喘着「不要——」,萧炎拨开少女紧绷的粉嫩双腿,戳进去。

  龙族皇宫。

  来争夺皇位的北龙王、西龙王、南龙王却跪在辉煌古老的皇座前,一身黑纱的凤清儿翘着腿躺在宽大的皇座上,滑腻的小手上牵着一道雕纹黑丝线,另一头栓着跪着的三位龙王的炙热通红小弟弟上,不断抖动。

  凤清儿面容娇美妖艳,眼眸熏红魅惑,银发飘飞,凹凸有致的身躯上套着一层单薄朦胧的黑纱旗袍,小蛮腰上的开叉处露出雪白的香臀大腿和精美的黑丝袜吊带,脚下踩着银白色的娇小高跟鞋。

  凤清儿的曼妙美腿轻微抖动,三位龙王都看得心头火热,「舒服吗?」她懒洋洋地说,抬起高跟玉足,踩在西龙王和北龙王的炙热棒子上温柔地挑弄着,他俩点点头,让北龙王看得愤恨不平。

  凤清儿翻动妖娆纤细的美腿,银白高跟鞋踩在北龙王脸上,扭动摩擦,粗硕的鞋跟捅进他嘴里,冷声道,「咬住,给本宫脱鞋!」北龙王迟疑一下,照做。
  娇美的黑丝玉足带着淡淡的香汗味撩动,在三个男奴的敏感蛇头上刮擦,粘上点滴透明的生命浆液。「真香呀——,好想要,不过还是储存起来为好!」凤清儿娇声说着,褪下她的一对湿润黑丝袜,分别圈住西龙王和南龙王的小弟弟的根部,系死,还打上精美的蝴蝶结。

  凤清儿起身抚摸着北龙王俊朗的脸蛋,然后撩起旗袍裙摆坐到他脸上,「只有两只丝袜——,用本宫的小内内捆住你的根劣玩意怎么样?」一对珠润圆滑的大腿夹住北龙王的脑袋,搔首弄姿地扭动着纤细腰肢。

  一股魅惑香气袭来,北龙王面色阴冷,还是一口含住凤清儿湿漉漉的粉色小内内,舔舐着她的娇嫩花瓣为她服务,一边向她传音,「贱奴!做戏给他们看而已,你不要太过分!」

  「饶人家一次嘛——」凤清儿嗲嗲地传音回道。北龙王回想起凤清儿跪在他身前被他「啊啊——」抽屁股的母狗模样,觉得凤清儿不可能反奴为主。

  一小股蜜水流下,喷进北龙王嘴里,凤清儿从北龙王头上跳下,高冷地俯视着他,「贱奴!」突兀一脚将北龙王的棒子直接踩在冰凉的台阶上,扭动挤压,晶莹剔透的脚趾甲夹着它的根部,似乎要直接割断。

  北龙王一阵吃痛,异常恼怒,但是下体却开始不断耸动起来,一股股浓郁浆液全部喷射在凤清儿的脚底,他虚弱地倒下。

  凤清儿撑着北龙王的头,撩起裸露玉足又在他的双腿间狠狠戳踹了几脚,挺翘的香臀磨蹭着他的头颅,娇艳妩媚地对另外二人说,「让本宫做你们的主人、龙族的皇后,可以吗?」

  话音未落,外面传来一阵杂鱼的喧嚣,萧炎和紫研出现在门,西龙王南龙王顿时起身面对。

  一场大战,萧炎败北。

  西龙王盯着被裹成一团的紫研,凤清儿说,「把他和北龙王分别送到密室,这小萝莉就任你们玩弄了。」

  幽暗的密室,萧炎虚弱地转醒,吸嗅着浓郁魅惑的妖女体香,凤清儿在他身后轻搂着他,一对带着薄纱雕纹手套的曼妙玉手一寸寸抚摸撩逗萧炎的健壮身躯,「舒服吗?——」凤清儿在他耳畔吐着香气。

  「嘶——」萧炎不置可否。

  「不作声么,看来你需要一点更舒服的调教方式。」凤清儿松开萧炎,萧炎被冰凉的铁锁吊着。

  她优雅缓慢地走远,余光中黑纱旗袍下的曼妙娇躯尽显妖娆诱惑,「踏踏!」高跟鞋踩在冰冷石板上的声音不断袭来,让萧炎的热血一阵阵跳动。

              第三十九章密室

  西龙王和南龙王玩弄羞辱紫研,端着他们的火热玩意儿在紫研滑腻如玉的肌肤肆意刮擦戳。

  紫研紧闭着美眸抿着嘴强忍着羞辱,小萝莉的异常粉嫩饱满的肉嘟嘟的小腿和小脚都是西、南龙王呵护着玩弄的对象。

  西龙王端着他的小弟弟戳弄着紫研的脚底,磨蹭着她的一颗颗饱满欲滴的脚趾头。紫研感到脚下一团炙热,一股本能的羞涩的快感袭来,她的脸蛋变得绯红娇媚。

  紫研脚下狠狠一踩,正在玩弄她的肉嘟嘟美脚的西龙王咬牙吃痛,「小娃娃性子还挺烈嘛!」,挑起更加粗硕僵硬的小弟弟在紫研的粉嫩小脚上狠狠拍打了几下。

  紫研挣扎着,被西龙王南龙王一前一后夹着,揉捏着她粉润玉腿和纤细腰肢,两根棒子戳进紫研娇躯里。

  三人在床榻上几番磨蹭翻滚后,西龙王南龙王眯着眼享受着快感,虚弱地喘着气,身躯变得瘦弱。紫研的神情变得满足舒爽,萝莉身躯顿时成熟了几分,迷离的眼眸妩媚动人。

  密室。凤清儿一身女王皮衣走进萧炎,露出丰腴的雪白胸脯,黑色网孔过膝袜包裹着略显粗硕的大腿。她眯着娇艳的媚眼,握着皮鞭在萧炎下巴处敲了几下,「啪啪」抽打着萧炎健壮的胸膛,留下血淋淋的伤痕。

  萧炎嘶哑地惨叫着,凤清儿玉手一挽,精美的皮鞭就伸进萧炎的双腿间,卷住他的一团玩意,打车摩擦。

  萧炎身躯颤抖,腿间的小弟弟渐渐执着的长大变硬。

  凤清儿趴到萧炎身上,用温润的网孔丝袜玉腿磨蹭着萧炎的一团火热,粉腻娇唇向他吐着香风,「这样都硬了呀,看来你是十足的受虐体制,不过人家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出来哟!」

  凤清儿的妖娆娇躯躺在萧炎身上肆意磨蹭挑逗,光滑肌肤淌出粉色旖旎的香汗。萧炎的小弟弟膨胀为一柄火柱,却被皮鞭死死捆住根部。

  凤清儿的粉嫩薄唇贴在萧炎脸上亲吻着,「啐」向萧炎嘴里吐出一口精致浑浊的香痰,一对妖娆玉腿紧绷着萧炎的腰,端着幽暗朦胧的花蕊坐下去。

  数番云雨,萧炎喷了几次,都被凤清儿吸进体内,凤清儿的姿态更显妖艳熟媚,「本宫还没有满足诶!」她在床榻上站起身,高跟皮靴一脚踩在萧炎泥泞不堪的双腿间,萧炎的小弟弟已经缩成一团,瘫软的小蛇被硬梆梆的皮靴底踩踏着有蠕动着慢慢变硬。

  凤清儿媚眼如丝,用纤滑小手满足地摸摸光滑的小腹,温柔地说,「好好修养哦,妾身不久后再来临幸。」然后一脚狠狠戳踹向萧炎的双腿间,鲜血淋漓,萧炎疼得缩成一团,四肢却被铁链捆着。

  半月后。

  萧炎每日都被凤清儿吸食精华,他的身躯却更加健壮。凤清儿的妖娆修长美腿踩在萧炎脸上,鞋跟戳进萧炎嘴里,萧炎乖顺地含弄舔舐着,「真乖呀,奴性不错了。」她的三角鞋底遮掩着萧炎的眼睛,连踩几下,然后抽出高跟美脚,戳到萧炎的双腿间,盖住他的小玩意,只是踩压扭动几下。凤清儿的高跟鞋底就满是潮湿。

  萧炎放松地躺着,小弟弟越战越勇,继续膨胀。凤清儿柔情似水地趴在萧炎胸膛上,一对粉润的玉手挑逗着萧炎的奶头和小弟弟,然后掀开她精美鲜艳的薄纱短裙,坐下去。

  萧炎几番冲锋,差点被吸成肉干,凤清儿优雅地走开,精致柔软的皮靴鞋底满是乳白和鲜红的粘液,粘上了满满的砂尘。

  她来到另一处密室,「哈哈,你一个凤族女奴,看起来到真还有几分龙族皇后的高贵模样!」北龙王正在盘腿修炼,凤清儿一脚踩出,北龙王来不及躲闪,被尖锐鞋跟死死地钉在床上。

  「贱女人,你还想反抗本王吗?」北龙王面色狰狞。

  凤清儿优雅地跨腿踩着北龙王,勾起嘴角魅惑地呵笑,撩开美艳的短裙和精致的小内,用喷薄而出的涔黄圣水回应他,「搞清楚现在的状况,是你想反抗吗?呵呵,脱你的福,本宫算是统一了龙族和凤族。从今以后,龙族众人都是奴隶!」
  北龙王看着妖艳高贵的凤清儿,虽然内心愤懑,但体内的热血不自主地往下身汇聚,小弟弟把裤衩撑出一个大包。

  凤清儿媚笑着,一脚踩下,「啊!」北龙王惨叫一声,她的高跟鞋鞋底的砂石把他敏感脆弱的小弟弟磨出一个个血洞。「妾身的高跟鞋,让大人很舒服吧!」凤清儿温柔地说着,脚下却毫不留情,就像踩一对烂泥一样,精美妖艳的高跟鞋在北龙王的肚皮上留下一团鲜红的鞋印。

  北龙王剧痛异常,却不敢挣扎,然后一大坨浓郁的生命浆液不由自主地喷涌而出,没有舒爽,剧痛更重一份。

  「啧啧,告诉你罢,本宫这些天一直再吸取那个人族小子的精华,现在实力早远甚于你。至于你这玩意,给人家擦洗鞋底,本宫都嫌脏!」凤清儿的三角高跟鞋踩着北龙王的一团瘫软,俯首向他吹着香风,诱惑的娇艳红唇依然粉嫩晶莹。
              第四十章终章

  萧炎作为凤清儿的食料,每天都被吸噬到近乎肉感。然而他的身躯却越来越健壮,已经成为龙族女皇的凤清儿愈加宠爱他。

  一次偶然的机会,萧炎狠狠拍打了凤清儿芳香饱满的翘臀,凤清儿的奴性被激发,她娇喘一声,直呼主人,绯红的脸蛋娇羞可爱,跪在萧炎身前舔弄着萧炎的玩意。

  凤清儿一身朦胧诱人的黑纱镂空长裙,萧炎跪在地上被凤清儿用狗链牵着前进,他的目光火热热地盯着凤清儿的白玉小腿和鲜红高跟鞋。

  两旁的龙族众人都跪趴埋头让路,不敢看高贵的龙族女皇一眼。

  凤清儿把萧炎拉到宽大的王座上,然后娇媚的倚躺在他身上,滚圆的香臀压在他的双腿间磨蹭。

  萧炎爱抚着凤清儿金色的秀发,两位龙族强者跪着爬上前,舔弄侍奉着凤清儿的血色高跟鞋和滑腻腻的白玉小腿。

  凤清儿眯着眼享受着,妖娆小脚轻踩在两个男人脸上,挪动着缓缓吸食他们的能量,「不要呀——,女皇!」一个男人虚弱地挣扎着,凤清儿脚下一踩,两个脚奴就被尖锐的血色高跟戳穿头颅,全身被吸成干尸。

  「真是的——,脚奴就要有脚奴的觉悟,」凤清儿风情万种地趴在萧炎怀里磨蹭着,「你说呢,主人!」

  萧炎看着怀里妖艳娇羞的凤清儿,一口咬住她的樱桃小嘴,不断吮吸她的甜美香津。

  凤清儿的娇艳红唇被吻得有些肿胀,她娇喘着吐着香风,轻轻一脚把萧炎踹开,娇小魅惑的高跟玉足在萧炎的双腿间晃动着摩擦,尖细鞋跟割破萧炎的衣裳,「真是的,你再这样人家就把你戳烂,吸成干尸!」

  这哪能忍,萧炎也不管在跪着看着他们的几十条龙,褪下裤衩,露出因为高强度锻炼而愈加粗硕强壮的小弟弟,掀开凤清儿的芳香旗袍裙摆就插进去。
  凤清儿在萧炎身下起迎承欢,也不忘其他人,她招招娇弱高贵的小手,一个个强壮的龙族高手就陆续爬到她的脚下,露出炙热的男人器官玩弄磨蹭着凤清儿的血色高跟鞋、白嫩玉足、纤细小腿和柔软大腿,吐出浓郁的生命浆液然而虚弱地褪下,活着被凤清儿的妖娆双腿夹着凭空吸成干尸。

  「主人——,你好强壮呀!」凤清儿温软地趴在萧炎怀里,一只妖娆美腿屈膝夹着他依然挺立的小弟弟。

  「踏踏踏!」高跟鞋敲地的声响传来,是被众龙不断玩弄而已经从萝莉变成成熟妩媚的少女的紫研,一身紫色龙袍长裙,高雅华贵,「萧炎哥哥?怎么看起来像是你和这个凤族贱女人商量好了,来欺凌我龙族?」

  「哟——,小姑娘长大了呀。过来,让姐姐摸摸!」凤清儿温柔娇媚地说着,娇弱小手扭动,数千道金色丝线向紫研袭去。

  紫研娇躯一震,震散凤清儿的斗气,轻轻一跃,跃身到凤清儿身上,高跟玉足压在她平滑的小腹上,踩破凤清儿的丹田,血流不止。

  紫研撩起玉足一脚戳进凤清儿的花蕊深处,凤清儿倚躺在萧炎怀里挣扎着娇喘,嘴角溢出的血丝更舔一份妖艳诱惑。

  「紫研——,手下留情呀。」萧炎求情道。

  紫研面色一冷,「哼,卑贱的人族。」她抽出湿漉漉的紫色高跟鞋美脚,一下踩住萧炎的火热小弟弟,紫研的高跟鞋底沾着砂石、血液和蜜汁,让萧炎很舒爽。

  「脚下的蝼蚁,还在偷欢!」成熟妩媚的紫研的高冷气质,让萧炎更加鸡冻了几分,然而接下来紫研的尖锐细长高跟直接戳向萧炎的根部,「疼疼——,好紫研,亲紫研,饶命呀!」

  「人家被一群贱男们欺凌羞辱的时候,你却在和这贱女人欢好。」紫研虽然说着,弯下腰抚摸着修复着萧炎的小弟弟,却更加敏感地刺激着萧炎,「我也是在被这贱女人欺凌羞辱!」萧炎说道。

  「咯咯——,舔干净!」紫研欢声娇笑,一脚撩开凤清儿,脏兮兮的高跟美脚踩在萧炎脸上,萧炎看着脸上的修长妖娆美脚,凹凸有致的成熟身躯,醉醺醺的,很幸福地埋头在紫研的鞋底。

  这时,房间中有出现一道完美的倩影,淡雅的芳香袭来,凤清儿看着出现的熏儿娇呼一声,「主人!小奴,小奴没完成任务。」原来凤清儿早已被熏儿训化,是熏儿派来瓦解龙族的。

  紫研和熏儿大战一场,然后能量用尽变回娇小可爱的萝莉,趴在熏儿饱满柔软的怀里磨蹭着撒娇,「熏儿姐姐,我们一起调教这个大坏蛋吧!」

  「好呀!」熏儿说着,一大一小两双完美玉足踩在了萧炎身上。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