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凌辱叶倩仪】作者:不详
【凌辱叶倩仪】作者:不详
               凌辱叶倩仪


字数:4236字

  我是南部人,高中毕业后考进台大,在这五光十色的大都会过了四年难忘的快乐生活。

  但世事难料,我大四应届竟然失手没考上系上研究所,我又对台北生活情有独锺,不想去清交过隐居生活,(当时还没许嘉真的事)更不想回南部读成大,只好毅然入伍当兵,在外岛熬过两个辛苦的冬季后终于在七月底退伍。

  由于当年兵单签号太后面,直拖到九月才入伍,连带退伍也晚,应徵系上助教已来不及,又由于考研究所这东西,如果应届没考上,想再重考只会愈来愈难考,我在当兵时就决定要出国,一退伍,马上到台北报了托福GRE,在朋友宿舍借住一周后也在公馆租到了房子。

  由于没工作专心闭关之故,托福GRE都考得不错,应该可申请到心目中理想的学校,心中一块大石总算落了地。

  但毕竟离出国还有半年,这么大的人了,总不能整天无所事事,于是我周一到周五下午回补习班当助教,另外很好运在BBS上接了两个家教,时间全在周六日,于是乎我又回到了大学时的生活模式,周一到周五昼伏夜出,周六日则最忙,只不过从前是忙出外踏青,联谊,现在则忙赶场家教。

  七月中只剩十几天退伍之际,由于我已是部队「红军」,整天无所事事就是看电视,某天傍晚,预告新闻内容的走马灯竟然打出「台大女生拍摄写真集风格大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那晚正巧是莒光夜,吃饱饭全连坐在中山室看新闻,没多久那则新闻出现,只见叶倩仪穿着一套布料很省的白色比基尼,骚首弄姿地接受媒体拍照,还接受访问……

  我根本不知道她在大放什么厥词,因为全连上下都转过头来看我,辅导长一句话打破了沉默:「原来这就是你们台大的女生啊……」不知何故,我突然觉得一股莫名的羞辱和忿怒。

  当年苏有朋最喜欢拿台大名号招摇撞骗,几乎成为全台大的公敌,想不到才走一个苏有朋,又来一个叶倩仪。

  退伍后,在朋友的宿网上把她的写真集看完,也得知一些她的资讯,才知道原来她59年次,年纪实在不小,胸围号称34C,我依我目测却不过32B~33C。

  由于我自大学起便一直以网路情色文学为重要精神食粮,我又偏爱变态奸魔类诸如「午夜奸魔」等,看着叶倩仪写真集里淫荡的神情,一股变态的念头在脑海里逐渐发酵。如今托福GRE均已考完,压力已无,我逐渐有把念头实现的欲望。

  警察办案,能作的不外是清查前科犯和当地的不良分子,以我台大学生的身份,此两者与我无关,我户籍又不在此,只要不让叶倩仪看到我的脸,一切天衣无缝。

  由于叶倩仪的工作是在南阳街教补习班,我正有天时地利,我很快打听出她在哪教。

  周一到周五下班后,胡乱填饱完肚子,我就在她的补习班前埋伏,观察她的坐息。

  叶倩仪的老家在桃园,她果然是在台北租房子,更巧的,她和大多数台大毕业的人一样,租在大学里,也就是台大侧门对面,辛亥路一段,新生南路,罗斯福路围成的三角形区域,平常是坐公车或计程车上下班。

  我原本担心她租的是分租的房间,有室友房东,行事诸多不便,后来才发觉原来她已有男友,礼拜五、六晚都会来此地打炮,所以得租套房,哈,真是天助我也。

  由于「午夜奸魔」我早已倒背如流,我选了一个月黑风高的日子,把该准备的东西整理好放在背包,躲在她家门旁停着的汽车与围墙中间狭窄的地方。
  一切就绪,就等猎物上钩。

  叶倩仪约在十点半抵达家门,在她拔钥匙打开家门的那一刹那,面的我立刻冲出,拿起从化学系朋友那弄到的哥罗芳喷剂对她鼻子一喷,叶倩仪随即不省人事。把她迷倒比较保险,我可不能像陈进兴一样犯案唯恐人不知。

  叶倩仪其实很瘦,所以也很轻,我夺过她的钥匙串,把她扛在肩上,轻松登门入室。

  我戴着白手套以防留下指纹。

  我把灯点上,第一件事,先剥光她的衣服,她穿的是粉红色的无肩带胸罩和内裤,妈的,原来她爱穿支撑力不足的无肩带胸罩,怪不得才快满三十岁,双乳已有小许下垂。

  我学午夜奸魔,把这两件带有新鲜体味的亵衣收进背包,并顺便拿出不透明宽边胶带,封住她的眼睛和嘴巴,让她看不到我,也无法喊叫。

  看到她全裸的身躯,和瘦高的体形,我突然想起一段沉封往事,我在大三时曾因联谊认识林口某护专女生,她当时年轻貌美号称该校该年级之花,我当时对她惊为天人拼命追求,一开始很顺利,就是她终结了我的处男,哪里知道她恃美而骄,内心又很淫荡,无聊就是联谊,男朋友一个一个换,半年后就恶狠狠地把我甩了,我当时内心有多痛苦。

  那小护士身高173,皮肤白皙,瘦高的身材和叶倩仪几乎一模一样,好,今晚两件帐一起算。

  用童军绳把她双手和双脚反绑后,我先克制一下欲火,反正哥罗芳没那么快退,先看看她的房间。

  我有兴趣的只是她的内衣裤,翻开衣橱,没多久就被我找到,我拿了个大袋子,将她所有的内衣裤,包括胸罩、内裤、束裤、裤袜,和为上节目宣传买来穿的比基尼泳装,一件不留地装进袋子待会带走。一方面可以拿回去打手枪,另一方面也可搞得她不方便。

  其他财物原本不想偷,但又转念,偷一件是偷,偷一百件也是偷,写真集也让她赚了不少不义之财吧,于是顺手把屋内找到的数万元现金一并占为己有。
  证件和信用卡由于遗失会留下记录,只好留着。

  果然她由于平日衣着暴露,爱穿细肩带上衣之故,胸罩几全为无肩带,颜色则五花八门,大红的、大紫的、虎皮的、豹纹的,琳琅满目将近二十件。

  其实我把这些胸罩拿走也好,让她能去买新的,免得她长期穿无肩带,乳房会下垂得更严重。

  很快地我也脱光衣服,眼前有个全裸的美女,我又刚看过她所有内衣裤,小弟早已一柱擎天,蓄势待发。我以骑乘位坐在她大腿上,左手拨开阴唇,用力一挺,戴着套子的小弟弟勉勉强强地滑进一点。

  叶倩仪已有多年性经验,阴道自不是很紧,但我事先全无爱抚,阴道乾涩,加上我已三年未曾性交,为了怕早泄而影响兴致,也只得以「九浅一深」缓缓抽插,双手则在她双乳游走。

  叶倩仪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睡梦中全无准备被人强奸竟然还会渐有快感,小穴慢慢流出爱液,大概她正作着春梦,男友给她个惊喜造访,她的媚态看得我一阵心荡,真想把套子脱了打真军,但想到一来可能感泄性病,二来万一射在里面留下证据,对己总是不利,只好作罢。

  我缓抽缓送,一有想射精感觉就暂停休息一下,不让过度的兴奋麻痹自己,得知道自己正在处罚她,也像在凌辱那小护士,我最后花了跟平常打手枪差不多久的时间才射出。

  真正性交的快感的确不是手淫能比的,已有三年多没尝肉味的我对首次恢复的身手还感满意。

  抽出弟弟,把保险套丢进马桶冲掉,我下个目标是她的双乳。

  我改变原本骑乘位姿势,整个人压在她身上,两手分别抓紧她双乳基部用力一捏,柔软的双峰立刻由原先的圆锥形变成葫芦形,还好她的骨架不宽,乳球体积并不太大,没有一手无法掌握的问题,嘴巴则游走左右乳间,用力地吸吮她的乳头乳晕,像要吸出乳汁来……不知是哥罗芳的效力已过,还是我动作太大力,此时叶倩仪突然惊醒!

  她可能察觉到我并非她男友,猛地把头一抬,奈何手脚被缚外加眼口被蒙,也不过能发出微弱的「呜……唔……」声。

  我哪里会给她反抗机会,重拳挥出,击在她右脸颊上,倩仪吃痛,停止了反抗。

  我本想骂她一句「臭婊子还在装正经」,后来转念一想自己声音被她听到徒然增加日后被她指认的危险,到口的话又缩回去。

  倩仪痛得流下泪来,更激发我的凌辱之心,弟弟经过休息也已回过气,我整个人坐在她横膈膜上,用力把她双乳挤出一条深深乳沟,并把弟弟放在其中,第一次品尝波霸热狗肠,味道果然不同凡响,我只管享受快感,顾不得持久,没几分钟就把精液撒在她的胸口,用手指沾了些精液抹在她人中和鼻孔里。

  显然她早已是吹喇叭的专家,精液的腥味她倒能忍受,没能像我原先预期般咳杖反胃,我有点失望,不过没关系,我的凌辱节目还没过半呢!

  性交、乳交都玩过了,下一步就是玩肛交。

  高涨的性欲和新鲜刺激的情绪,令我的弟弟奇迹似很快再度昂首,我戴上套子,把倩仪翻过身来,坐在她屁股上,她根本无法反抗,我双手使劲分开倩仪两片屁股肉,一寸一寸的把弟弟插进倩仪的肛门内。

  极端的痛苦令倩仪不断发出痛苦呻吟,但我早已打定主意好好凌辱她,跟本不理会她任何反应。

  肛门果然比阴道紧窄得多,抽插也只能一公分一公分慢慢来,但带来的快感却是数倍,难以用言辞形容,唯一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小弟弟得浴血而行,算了,爽比较重要。

  而我每次抽插,对倩仪而言,就是对伤口再次猛烈撕裂一次,而我更用上半身把倩仪的上半身紧紧压在地上,像是要把她的双乳压扁一般,乳腺乳头承受的粗暴攻击可想而知,倩仪同时遭受这两种非人道的虐待,几乎昏了过去,如果她今天没去拍写真集,不拿台大名号招摇撞骗的话,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现在,我却只觉得她罪有应得。

  短短几十分钟内打了三大炮,这种经验我还是平生第一次,在倩仪肛门里泄完第三次,拔出弟弟后,弟弟已经疼痛不堪,我走路都已不稳,算了,让弟弟休息一下吧,于是我起身穿上内裤。

  倩仪遭凌辱至此已全然放弃反抗念头,只是不断低头啜泣,我突然想起色情小说中女主角被肛交到失禁的情节,心中歹念再生,到厨房拿了筷子,硬是对她那已遭极度凌辱的屁眼和周边继续猛烈攻击。

  筷子太细,后来改用梳子的柄,一段时间后只听到她不断放屁,终于,到了最后,金黄的尿液和土黄的大便一股一股放了出来,整间套房恶臭不堪。

  佛家说得好,什么美女,也不过是皮囊包着的屎尿罢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可惜我俩发现这佛谒为时已晚。

  好了,是该走的时候了,我想最后该送给倩仪一个她终生难忘的礼物。
  拍裸照?

  她自己都把裸照给人看呢!

  把她脸毁容?

  不行,那我今晚所作所为不就曝光!

  我突然想起电影「第一滴血」中越共对待美军战俘的变态手法,心下有了灵感。

  我一前一后抓住她左右乳,先在左乳拿刀划下「FU」两字,再在右乳划下「CK」两字。

  刀伤痊愈后仍会留下疤痕,她的这对奶子等于是废了,日后她非但不能再拍写真集,恐怕连无肩带胸罩都不能穿,因为无肩带胸罩包不住刀疤的痕迹。
  我不禁为自己的创意叫好。

  我把她胸口、人中的精液擦拭乾净,拿起那包她的内衣裤,堂而皇之地由大门离去。

  由于我整个计划天衣无缝,没留下什么线索,想必倩仪也没报案,因为报了也是白报,或许好好休养伤口才是真的。

  不过我此后便再也没看过倩仪,那间补习班传出的风声是她到国外渡长假去了,当然事实的真像只有我知。

  八卦杂志也不再有她的报导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