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雄州淫侠传】(04)【作者:druid12345&元阳道长】
【雄州淫侠传】(04)【作者:druid12345&元阳道长】
字数:34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红莲奇功

  「红莲吸吮功……」陈玉儿的脑海中居然自己跳出了这几个字。根据轩辕在《纯阳集》中的记载,红莲吸吮功乃火族红莲门的顶级功法,唯有内堂弟子方可修炼!据说此功法甚为奇妙,是在精湛口技的基础上配合火族独有的灼热真气,运功者通过操控真气可以在口中营造出寒热交替的神奇体验!中招者如坠极乐地狱,修为低微或者定力不足者必然丧命于此功之下!

  「来啊~宝贝们~娘亲好饿呢~」鬼母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地用玉足拨弄着床下那个半痴男孩的嘴唇和舌头。那个男孩贪婪地舔舐和吸吮着鬼母玲珑的脚趾和滑嫩的脚掌,双手捧着鬼母的纱衣,捂在口鼻之上,疯狂地嗅闻着。他的眼睛向上翻着,已经看不到一点黑色的瞳仁,喉咙里发出咯咯的浑浊怪声,胯下的青涩肉棒如同春笋一般破土而出,紫红的笋尖涨裂了笋衣,向外流着粘稠的汁液。
  「噢~噢~小……小冤家~真是猴急呢~」另一个男孩再次抱住了鬼母那酥润饱满的双峰,把头埋进了山谷之中,像狗一样的哼哼着,不甚粗壮的肉棒在鬼母的大腿上来回摩蹭着,拉出一道又一道恶心的痕迹。

  「好了~好了~不要急嘛~小坏蛋~娘亲这就给你~」鬼母一边说着,一边轻舒玉臂解下了红色的紧身肚兜,随手一甩。那肚兜居然带着一阵破风声直接拍在了陈玉儿身边那个少年的脸上,将他打翻在地。那男孩痛哼一声,坐在了地板上,但却没有把盖在脸上的肚兜拿下来,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呼吸越来越粗重,胯下也鼓起了一座小小的山峰。过了没多久,那个坐在地板上的男孩也开始发出痴痴的傻笑,把鬼母的肚兜捂在脸上磨蹭着,嗅闻着,舔舐着,整个人像没了骨头一样,瘫在了地上。

  「红莲玉女功……」陈玉儿的脑子里又跳出了几个字。根据轩辕的记载,红莲玉女功乃红莲门的内功心法,修炼到一定境界之后,修者身上会散发出类似莲花的淡雅清香,能惑人心智!而且修者的境界越高,香味的功效越强!红莲门由此得名,其开创者红莲仙子据说体香可散至百步之外,修为不足者闻之便会泄尽元阳!

  陈玉儿的心不住地往下沉,自己居然遇到一个如此可怕的对手!该当如何应对?!陈玉儿将视线转到床上,咬了一下舌头,定了定神,继续仔细地观察鬼母淫乐,想要找到发难的良机。只见鬼母懒懒地侧躺在巨榻上,一身雪白的媚肉带着些许香汗,泛出淡淡的莹润光泽,随着那个男孩的猛烈抽插,不停地挤出一丝又一丝的褶皱,看上去诱人至极。陈玉儿看着鬼母丰满成熟得如同蜜桃一般的肉体,禁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而刚才那个猴急的男孩已经完全丧失了心智,他的眼中射出了贪婪的淫邪光芒,双手紧紧地抱着鬼母丰腴的大腿,拼命地耸动着臀部,紫红色的肉棒如同蟒蛇一般在粉嫩饱满的耻丘中穿行,带出一片又一片猩红的汁水,溅在了如同破布一般的干尸脸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念儿真乖~娘亲好生欢喜啊~」鬼母拈起手帕,轻轻地拭去了男孩额头上的汗水,对那个男孩露出了慈爱的笑容,就好像那个男孩真的是她孩儿一般!
  笨蛋!快醒醒啊!再这样下去的话!你身下那具干尸就是你的下场!陈玉儿五内如焚,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汗珠。他为那个沉迷于肉欲不能自拔的少年着急,却又不敢喊出来,只得攥紧了双手,指甲陷进了手掌里,骨节被撑得发白。但是那个少年却浑然不知,他双眼死死地盯着鬼母那对饱满的酥胸,发出一阵癫狂的淫笑,更加拼命的抽插着。突然,那个男孩一下子趴在了鬼母的身上,双眼翻白,像触电一样不停的颤抖着。

  「娘亲……我……我没有力气了……」那个男孩的声音很微弱,整张脸涨的通红。他刚才过于兴奋,耗尽了体力,现在已然是脱力了。

  鬼母脸上那温柔的微笑逐渐褪了下去,她一把掐住了那个男孩的脖子,稍一用力,男孩便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呵呵呵~我的念儿才不像你这般无用!」鬼母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冰冷,脸上露出了狞厉的笑容。这时,那个男孩被吓得清醒了过来,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清明起来,但很快,就露出了深深的恐惧。他看了看自己身下那具枯干的尸体,脸色由红到青,由青到白,甚至连嘴唇都变成了苍白的颜色!男孩发出一声惨厉的尖叫,居然一下子挣脱了鬼母的锁喉,双手双脚一起用力,想要摆脱鬼母,但是下体却被鬼母的蜜壶紧紧地吸住了!根本挣脱不开!少年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双腿崩出了青筋,脸也憋得通红,终于把肉棒从鬼母的销魂窟中拔出了一寸。
  鬼母此时也不动怒,反而玉手托腮,从旁边的玻璃盘里拈起了一颗鲜红的果子,丢进了嘴里,闭上眼睛轻轻地咀嚼着,享受着果汁的鲜甜。而男孩此时却是在死亡线上挣扎,他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只能把自己的肉棒从鬼母的肉穴中拔出一寸,但是只要他稍一松劲,立马就会被鬼母吸回去,前功尽弃!两人就好似在用肉棒拔河一般,僵持了足有一刻钟,男孩终于耗尽了所有力气,连一丝丝身体的潜能也榨不出来了,像筛糠一般抖动着,惊恐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地往下流。
  「哼!闹够了嘛?!杀才!」鬼母冷哼一声。

  「就凭你~也想从老娘的胯下逃走?!」鬼母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蔑笑,而她眼中的鄙视之情足以填平整个南洋!鬼母伸手倒了一杯茶,端在手里,细细地品味着,一双丰满的玉腿像巨蟒一样裹住了男孩的腰胯,很有节奏的勾动着,男孩的肉棒在鬼母玉腿的操控下,又开始很有节奏地抽插起来。

  「不!不要啊!」男孩发出了凄厉而嘶哑的哭喊,但是却被噗呲噗呲的淫靡水声给压了下去。

  「啊!啊!不要啊!不要啊!」男孩此时已经彻底脱力了,只能无力地哭喊着,任由身体被鬼母操控着,一点一点地滑入那无底的深渊……男孩眼中的清明一点一点地褪去,痴痴傻傻的笑容再一次挂上了嘴角。

  陈玉儿眼看着那个男孩原本白净稚嫩的脸庞一点一点地变得暗黄皴裂,如同秋池一般清澈的双眼也逐渐变成了昏黑的泥淖,过了不到一刻钟,男孩已经衰老了好几十岁!但是他的小腹却鼓了起来,似乎有活物在里面一般,不停地翻腾,他全身上下唯一完好的地方只剩下了肉棒,在缩水的身体上,显得无比巨大突兀。
  突然,男孩微微扬起了头,干涸的眼中露出了极度的恐惧,黄色的粘稠口水从嘴角流了下来,看上去无比的恶心……

  「还不肯交出来么~杀才~看来得给你加把劲儿哟~」鬼母将茶杯重重地掇在了小茶桌上,一只玉腿夹住了男孩的腰部,将他微微向上提起,另一只美脚猛的刺向了男孩的菊门!

  「啊!!!」男孩发出了一声奇异的惨嚎,那惨嚎中似乎混杂着无限的快乐……鬼母就这么用一只玉脚挑着男孩的菊门,另一只玉腿勾住了男孩的腰肢,继续抽插。终于,男孩沦陷在了鬼母可怕的性技之下,他丢了!鬼母的下体发出了哧溜哧溜的怪声,男孩那鼓胀的小腹也快速地瘪了下去!男孩直接瘫在了巨榻上,微微地抽搐着,他居然再次撑起了四肢,艰难地向后爬!他那干瘪枯瘦的四肢,居然能拖动鬼母那白嫩丰满的壮硕玉体!这景象实在是诡异难言,就好似一只小蚂蚁在拖动一只巨大的蚕宝宝!

  鬼母此时也感到有些意外,居然停止了吸食,歪着头看着这个男孩,看他要将自己拖到哪里去?男孩就这么拖着鬼母,在巨榻上爬了足足有两尺!两人在白色的床单上拉下了一道猩红的残痕,看上去触目惊心!终于,男孩也到了极限了,他使出了骨子里最后一分力气,也无法将鬼母拖动分毫!

  嘎巴!

  男孩那脆弱的腿骨不堪重负,居然断掉了,男孩也彻底瘫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只剩下了微微的呼吸声,脸上写满了惊恐、愤怒、委屈和不甘。

  「啪!啪!啪!」鬼母居然为男孩最后的求生本能鼓起了掌。

  「有种!」鬼母赞叹了一句,「那就让娘亲再赐予你最后的极乐吧!」鬼母一边说着,一边坐了起来,骑在了男孩那干瘦至极的腰上,上下耸动着丰满的玉臀,一双玉手揉捏着自己的一对嫣红樱桃,发出了淫浪的叫声。

  「噢~噢~噢~」鬼母闭着眼睛,微微仰着头,脸上满是幸福的红晕,白嫩的玉体上渗出了细密的香汗,那莲花一般的香味更浓了,陈玉儿离那巨榻还有七八步远都能闻得清清楚楚,不禁心旌神摇。鬼母胯下的男孩此时再次动了起来,他干枯的四肢无力地扭动了,那只没断的腿拼命地蹬着床,骷髅一般的脑袋左右摇摆,脸上的表情似是痛苦不堪,又似快乐至极,诡异无比。

  终于,鬼母的胯下又发出了哧溜哧溜的声响,很快,男孩的小腹甚至肉棒都变得酷黑干瘪,他也停止了所有的动作,渐渐地连呼吸也没有了。

  「呼~呼~」鬼母微微喘息着,拈起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她肉体的光泽似乎更莹润了,眼中也是神采飞扬。

  「咔嚓!」鬼母惊呼一声,原来是她胯下干尸的胯骨不堪重负,直接碎成了粉末,吓了她一跳。鬼母定了定神,向床下一看,发现床下那个男孩已经闻着她的纱衣泄出了元阳,此时已经昏了过去……

  「呸!」鬼母一口啐在了那个昏倒男孩的脸上。

  「真是没用!没碰到女人居然就自己泄了身子,真是废物!」鬼母恨恨地骂道。

  「不过~这精华也不能浪费啊~」鬼母淫笑着,用玉脚挑开了男孩的短裤,将他泄出的元阳涂在脚上,然后得意地看着自己的美脚渐渐吸收了精华,变得更加滑嫩。

  鬼母抬起了头,双目如电,直射陈玉儿的双眼,刺的他心脏一阵猛跳。
  「宝贝~过来呀~娘亲想你了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