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同事小说  »  【黄粱美梦】(完)【作者:2495741209】
【黄粱美梦】(完)【作者:2495741209】
字数:43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丽是我们村村小学潘老师家的孩子,和我是同岁的,她家里还有个姐姐,我们从上小学到高中基本上是一起一个班的。

  她的家距离我大概一公里左右,反正去来是要经过学校的,所以她也经常来我们这玩这天下午四点多,外面的天已经是乌黑乌黑的了,由于最近下大雪的缘故,黑都黑得比较早。

  丽却突然来到我家,一询问,原来是来问帮她妈妈统计一些我和我表弟的个人信息,她来时,因为天气异常寒冷,所以表弟和我都在躺在床上。

  我家里我的床完全和学校的床一样,下面是一个书桌,左边是书架,右边柜子,上边是床,上床上面是通过左边的一个小梯子上床,梯子另一侧是靠着墙的。
  当丽上楼来时,我正蜷在床上,头靠在枕头上,脚靠着左边的栏杆,铺盖紧紧的裹在身上,完全像段子里一样,左边卷进去,右边卷进去,再把脚那里一折,自己浑然成了一个毛毛虫。

  而表弟此时也在我家玩,另一床铺盖,一般一半盖在他身上,另一半被他背靠着墙玩着手机,我当然也在玩手机,丽来时,我还正在浏览比斯阁呢。

  我赶紧向她打招呼只见丽上身穿着一件粉红的羽绒服,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高领毛衣,当然,我只能看见雪白的颈部(这不是废话吗?不然你还想看见啥??)。
  下身穿着的是牛仔裤,丽由于刚刚从外面进来,她的脸蛋被冻的有点红,不过和她雪白的脸上其他一对比起来,我的天,丽真是美呆了。

  不过也难怪,丽在小学村里班上,是班花,后来初中高中,也都被评做校花,精致的五官,雪白细腻的皮肤,良好家境培育出的自信,再加上父母都是老师,文化氛围的熏陶,丽走到哪都是百分百回头率啊。

  不过谁叫我们家离得近呢,不是有句话叫近水楼台先得月嘛(啥?我癞蛤蟆?谁说的?谁说的?站出来)丽说她今天过来是需要帮她妈妈统计一些我和表弟的信息,由于天气太冷啦,我懒得下床去,就让她上来床边坐着。

  表弟向里面挤了一挤,当她坐上来后,我才发现她不停地在流鼻涕「感冒啦?」
  「嗯,在家里就感冒了,不过好了的啊,不知怎么又复发了,可能是刚才在来的路上吹了冷风吧」

  不是我吹,丽她的的声音,好吧,其实丽她其实其他都是非常完美的,可就是声音非常的普通,没有小说中的什么。多么多么好听,但也不难听啊,中规中矩吧上来后。

  她首先是把表递给了表弟,表弟开始填了起来,由于丽的身体不舒服,她就直接躺了下来,我把脚再向外靠了靠,她的头刚好放在我的大腿旁,不过我裹着厚厚铺盖,也没啥感觉,她又扯过表弟那铺盖的一角盖在肚子上,免得肚子着凉了。

  她躺下后,我们便开始聊着天,因为她感冒了,一直留着鼻涕,她不一会又直起身子来叫我拿纸巾给她。

  这样她一动,我再一动,我裹着的铺盖就松散开来,没过一会,表弟就把自己的信息填好了,这时表弟他家里人叫他回去了。

  表弟走后,这时我开始填我的,我把表拿在手里,我一想,然后便不要脸(靠,怎么不知觉说出实话了)的哀求道「好丽丽,你看我在床上一点也不好填啊,而且,你也知道我的字老丑了,你就帮我填填呗,我说你来写」

  我见丽在那里犹豫,我赶紧道

  「要是回去,潘老师认不出来我的字,你就白忙活了啊」,这时丽才同意了,
  「好吧」

  丽直起身来,坐在刚才表弟的地方,靠着墙,下身搭着铺盖「姓名?」
  「你知道的啊」

  「说」

  「别搞得那么正式好不」

  「你说不说?」

  我一看她撅起下巴,我赶紧怕道

  「……」(想知道本帅哥名字?没门!哈哈哈)

  「年龄?」

  「21」

  「民族?」

  「汉」

  「出生年月?」

  「九五年农历八月十九」

  「入团了吗?」

  「是」

  「入党了吗?」

  「否」

  「没有就没有,还否呢」

  「不是一般填这个,都这样填的吗?」

  「我不管」

  「好吧,没有」

  「兴趣爱好?」

  「读书,看报,睡觉」

  「读书?看报?我看你就睡觉说得实诚」

  「特长?」

  特长?我一听这个,我顿时就想到了网络那个段子,差点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我可不敢对丽开玩笑,我想了想,

  「丽,我怎么感觉自己没有啊,」

  丽娇笑道:

  「现在你了解自己了吧,叫你平时不认真学习,字也不认真练」

  看着丽在那里一直嘲笑,我连忙动起脑瓜子

  「要不就写运动吧,我爱运动」,

  「好吧」

  接下来就是一些其他不三不四的问题了,我念,丽写,期间我不断给丽纸巾搽鼻涕,她那粉嫩的鼻子已经被揩得通红。

  而且她的脸蛋更加通红,明显是感冒严重的节奏啊这时,我才发现天不知不觉已经黑下来。因为我没动笔,一直都是丽在写,所以我也没注意到这时楼下传来我妈妈的声音,

  「丽啊,天黑了,雪也下得更大了,你自己回去太危险了。我给你爸打个电话叫他来接你吧,你先在楼上同黄瓜(我外号啦,原因嘛,你猜!)聊聊天吧」
  丽答应道:

  「好的,谢谢姨,」

  妈的声音远处传来「这孩子,真是有教养,总是那么客气」

  「丽,我先去拿感冒药给你吃吧,吃了你躺一会吧」

  「好的,哥」

  等丽服了药后,就用表弟刚才那床铺盖裹住自己,躺了下来,我也缩进我的被窝。

  不一会,丽又起来了,说穿着衣服太厚,睡着不舒服,于是脱下了外面的粉红色羽绒服,见丽脱了羽绒服后,立刻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材凸显出来,丰乳肥臀(额,好吧,其实我看不到臀)。

  盈盈细腰,高耸的胸部,那令人流连忘返的美丽曲线(自己意淫吧)熄了灯,丽只穿着白色的高领毛衣又躺了下来。

  我躺在床上,脚还是靠在最左边,头向里,丽把身体向我这边挪了许多,因为我们俩是两床铺盖,所以她也没想那么多,她的头直接到了我的下颚下面,她把鞋也脱了,脚伸进铺盖里面。

  身体也蜷缩起来,偶尔她的鼻子吸一吸,发出呼呼的声音,我开始和丽聊着天,闻着她那头发发出的薰衣草的香味,我的心里顿时躁动起来。

  我的头不直觉的慢慢向下靠去,为了怕她发现,我没敢继续靠得太近,就这样,我心猿意马的和丽聊着小时候啊,最近的各种八卦,突然,丽可能是想打喷嚏,结果头往上抬了一下。

  顿时,我的嘴,就吻在了丽那丰满的额头上,现在天都黑了,屋里黑灯瞎火的,我也看不见啊,(嘿嘿)我紧张极了,生怕丽大叫,还好,丽没怎么反应,只是说「哥,你能不能把头放上去一点,都吻到我额头了」

  我心里尴尬极了,连说我不是故意的。于是我把头抬上去,当然也没太远,毕竟丽那发丝的香味真好闻,忽然,丽说到:

  「哥,你知道不,我们初中一起的那个同学念,现在都还在复读高三呢,都复读五年了」

  我心里一惊,她怎么知道?

  因为我和念初中时是非常好的朋友,所以一直联系着,即使现在也是。所以他的情况我一清二楚,我也劝过他,可没办法。各种压力,环境迫使他必须考一个重点的大学,所以他现在还在复读。

  而且一来一去,五年了。各种学校也去尝试了,现在还是回到了我们最初的高中,这些秘密,我也知道一直帮他保密,没和任何人说我连忙问到,

  「丽你怎么知道的?」

  丽说,原来是我们的一个初中同学在医院实习护士呢,结果被她碰到了,刚开始她还不确定。

  最后却还是确定了,她也很惊讶,没想到念,还在复读,于是不久,就说给了丽听我一听,心里想:惨了,念的事多半传开了,念他到时心里得多难受啊。
  我也无心再听丽接下来说什么了,等我缓过神来,丽已经没说话了,屋里安安静静的,而且,不知什么时候。

  我的右手指竟然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丽的嘴唇边,她得嘴唇凉凉的,滑滑的,一想到她那绯红的嘴唇含着我的手指,顿时,我感觉自己下腹升起一团火,我不敢往下想,连忙将手指移开。

  我以为我们就会这样等到,丽的爸爸来接她,可谁知,突然,我感觉到丽竟然在用舌头舔我的手指,oh,mygod,怎么可能,我的天仙似的丽,怎么可能这么淫荡啊,我女神似的丽不可能这么淫荡啊。

  于是,我把手指向后退一点,结果没一会,丽的舌头又开始舔我的手指,难道?难道?丽这是在暗示我?

              我淫荡的想到

  不管了,人家都这样暗示了,如果还没反应,自己岂不是真的禽兽不如了,想到禽兽不如那个段子。

  于是,我慢慢,慢慢的移动着我的左手,

  首先,我先撩起我的铺盖,靠,空气外面是真的冷。

  我赶紧找到丽铺盖的边缘,慢慢伸了进去,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丽身体的温暖,里面也是暖和极了,突然,我的手触摸到了物体,我知道,那是丽的腰部。

  不管是从我们的位置,还是触摸到地方的形状,无疑,这就是丽那纤细的腰,即使是隔着那雪白的高领毛衣,我好像也体会到了丽那雪白皮肤的滑腻,我开始移动我的左手向下慢慢移动,终于,我摸到了!摸到了!

  摸到了那雪白毛衣的下沿,摸到了丽那勾人动魄身体与毛衣的结合边缘,我轻轻用手指拉起毛衣与里面内衣的下沿,慢慢把手向丽的肚脐摸去。

  因为之前我手一直在被窝里,所以手不冷的,虽然我知道,丽可能早就知道,甚至默许,可我还是怕我粗鲁的动作,让丽感到不快,果然,丽的皮肤,是那么的细腻,即使没有亲眼所见,我也能想象她得肚皮是那么的白,皮肤是那么光滑,就像我们老家这里剥了皮的鸡蛋一样。

  此时丽依旧用她得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手指,而我的下身,也早已被丽的挑逗,与她那妩媚的身材弄得勃起,我的左手继续慢慢的移动,同时享受着那让人心动的感觉,慢慢的向我的圣地,丽那高耸浑圆的双峰袭去,(呸,是抚摸,抚摸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反正感觉过了一年时间似的那么久,不过时间长虽长,却全然不是教室里度日如年的那种长,而是一种忘记了自我的那种,那种长。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又摸到了一块硬的东西,我再傻也知道,这就是丽的胸罩,不知道丽的胸罩是纯洁的白色?还是温柔的粉色,或者淫荡的红色?
  反正我是看不到我在那里停留了好一会,平复一下自己激动躁动暴动的心情,慢慢……慢慢……把手指头,手指,手掌,终于,啊,我的手掌终于代替丽的乳罩包裹住了她的乳房一部分,我的天,好大,一只手,根本握不住。

  我,我不行了,靠,我感到的老二迅速充满了血,更加硬了,而且我感到身体里面一种平时经常有的感觉袭来,作为老司机的我当然明白那是什么,只听我轻哼一声,然后发出一丝我也不知道是怎样的呻吟,没错,我射了,我泄了。
  谁知,可能是我的这一声呻吟,声音太大了吧,我感觉到丽的头动了一下,随即一声「啊」传了出来,同时,放在丽胸前的我的左手,被一双细腻柔滑的双手扯了出来,只感觉丽一下子直起了身子,掀开铺盖,下床打开了屋里的灯。
  这时我才看清屋里,只见丽站在床下,身上只穿着那件白色的高领毛衣,粉红的羽绒服还搁在床上,她脸颊挂着珍珠般的泪滴,再加上感冒了,丽在那不停地抽泣着,「哥,你干嘛,你怎么,怎么……,我原本以为你,以为你……,没想到……」

            说着哭得更加厉害起来

  我连忙解释说,

  「不是你先舔我手指头的吗」

  「谁舔你手指拉,人家才不会那么恶心,呜呜」

  我靠,那,那刚才是??我这时才往床上一瞧,靠,二毛,你他妈怎么在这里啊,靠,啊,我猛的睁开眼睛,瞧着寝室里昏暗的光,不知不觉,天又黑了,靠,原来是个梦啊。

  我摸向自己的下身,原来真的泄了,竟然是一个春梦,靠,不过这春梦做的,可比平常自己弄舒服多了,哈哈,我一声淫叫遂起床记下这美妙的梦。

  2018年1月7日下午记于重庆某大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