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浪漫】(04)【作者:南里征典】
【浪漫】(04)【作者:南里征典】
字数:59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背德的快乐夫人(1)

  北野明美具有成熟的女人香,却又带着少女的天真,有时会流露处如少女般天真无邪的表情,还有恶作剧的心态。

  「老师……这个带子怎么绑啊?」

  在穿着和服的实习课上,北野明美将谈粉红色的长襦袢(贴身汗衫)挂在肩上,双手把带子拿到前面,抬头看着伏见。这时,她那带着笑意的双眸含着诱惑的光芒,戏虐的心态。她嘟起嘴唇问着。

  「噢!这个带子不能绑太紧,只要轻轻的围城一个蝴蝶结就行了。绑太紧的话,等到穿和服绑上真正的带子时,就会在内侧勒住肌肤。那可是很痛的喔!」
  伏见抓著明美的手,让她的袖子穿过长襦袢,接着绑上带子,将前面整理好。然后做了一番说明。

  「可是绑的这么松,看起来不太好看耶!老师。」

  北野明美就像任性的少女发出不平之鸣一样,对讲师伏见发出牢骚。

  「这只是下带,绑的松松的没什么关系,在上面绑上伊达卷就可以固定住了。伊达卷从胸上到腰部,如果感觉很沉重,将它卷起来就行了……噢,你的乳房好大喔!乳房越大的人,越要从上面用按压的方式绑紧,才能固定。」

  伏见站在明美身前,一边说明,一边开始为她卷上较宽的伊达卷。

  「老师……我有些朋友不用伊达卷,为什么呢?」

  「哦!那是乳房比较小的人。乳房小的女性不需要伊达卷。但像你这样…………拥有这么大乳房的人,一定要从上面按压,紧紧绑住。伊达卷从前在日本具有胸罩的功用。」

  伏见说话的同时,在明美的胸前替她调整着伊达卷。当他从上方像是在按压乳房似的接触到明美的胸部时……

  「哎呀……老师,有感觉耶!」

  虽然是在教室里,但是明美用其他学生听不到的微小声音,附在伏见的耳边说着。

  的确,明美的胸部非常丰满,膨胀的乳房非常具有弹性,隔着襦袢,还可以清楚的抚触凸起的乳头。

  「你帮我穿和服,一直穿到完成为止好吗?」

  明美在伏见的耳边轻声说道。

  「我现在不就是正在这么做吗?」

  「太棒了!今晚明美要穿着和服和老师约会。老师,你忘记了吗?今晚是我和你约会的日子呀!」

  「我今天晚上要和你约会?呃!我这么说过吗?」

  「你真的忘啦?我们已经约好了……你说过星期五放学后,我们要去喝一杯的呀!」

  伏见侧着头想了想。也许吧!

  他并不记得自己做过这样的约定。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今晚也没什么别的约会,就和这位夫人交往看看。)
  伏见想着想着,已经帮北野明美穿好了和服。

  的确,这一天北野明美准备好了黑底牡丹的实习用和服,把自己打扮的如同年轻贵妇一般。她穿起和服来,真的很漂亮。

  「啊,不行、不行!衣领太下面了,这样不好看!」

  衣领拉的比较底下,才能露出美丽的颈项。在银座俱乐部工作的女性或表演者都采用这样的穿法。

  「为什么呢?老师,露出白皙的颈项,不是比较漂亮吗?」

  「因为,这是以前要向男人献媚的表演者,或是特种营业的女人,才采用的穿法,一般的小姐或夫人不能够强调这一点。往上拉一点比较好……」

  重新调整好明美的衣领,伏见在她的耳边耳语道:

  「我们大伙儿会在歌舞会町的叽善吃过饭。课后,你到那儿等我,我稍后就到。」

  「一定哟……我先去了!」

  明美叮咛着伏见。美丽的脸庞再次浮现出如少女般戏虐的表情。

                (2)

  已经过了晚上九点。不过,新宿歌舞会町的霓虹灯依然闪烁。真是个热闹的夜晚。

  伏见来到剧场附近的叽善。明美已经到了,正坐在角落的双人座上等着他。
  「对不起,我迟到了!要喝点什么吗?」

  明美的面前只摆着一杯茶。

  「我肚子好饿啊!想吃点东西。」

  「好啊!新鲜甜品虾、鲍鱼,还有……噢!再来个海鳗火锅吧!」

  关西式的海鳗火锅将海鳗切成薄片之后,放进锅中涮一下就可以吃,是伏见最喜欢吃的一种。此外,他们又点了几道小菜,两人便喝着温热过的酒。

  「今晚可以晚点回去吗?」

  「嗯!我跟丈夫说要跟文化中心的朋友聚餐。况且,他每天也都是一两点才回家。」

  「咦!为什么那么晚?是因为工作吗……」

  「嗯!他从事的是营业接待的工作,经常很晚回家。」

  「每天都那么晚吗?」

  「是呀!所以我待在家里,从早上开始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连星期六。
  星期天也不列外。只有星期天下午会到附近的高尔夫练习场打球。关在鸟笼中的生活真是一喜一忧!「

  「夫妻生活如何呢?」

  「没有啊!几乎都……就这样啊!」

  「啊?没有……真奇怪!」

  「我不骗你,真的一个月只有一次。」

  「哦!那你应该感到很困扰吧?」

  「才不会呢!」

  明美接着说道:「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件坏事。」

  「做了坏事?你在外面风流吗?」

  「嗯、嗯!没有男人……」

  「喔——那是怎么一回事?」

  「我自己安慰自己啊!那个……」

  「你是说自慰吗?

  「唉……不好意思!」

  「应该很舒服吧?」

  两人吃着菜,喝着酒,继续这样的话题。

  明美似乎要将心中的郁闷一吐为快,开始诉说自己的情况。

  北野明美的丈夫北野寿在日本桥的证券公司工作,是个将工作视为生存意义的男人。

  毕业于知名大学,三十五岁就拥有营业课长得头衔,工作上成就非凡,是个很努力的人。但是证券界的环境并不好。

  泡沫经济瓦解之后,股价暴跌,在景气低迷当中,即使努力,也无法提高业绩。因此,对工作产生了厌倦感。当然,这时候如果将心情转换一下,丰富自己的私生活,就没什么问题,但是,热爱工作的男人绝对不可能让自己这么做。
  北野寿则每天都是早出晚归,所有的精神全消耗在股价的跌板中,晚上还有接待一些机关投资家。即使是没有应酬的日子,下了班之后,也要和同事一起到酒店喝酒,扫除自己心中的阴霾。所有,几乎每天晚上都迟归。

  回到家,吃了茶泡饭,立刻进入寝室,到头就睡,旋即鼾声大作。所以,对于正值盛年的明美所具有的肉体欲望,他完全不了解,也不在乎。

  他们的夫妻生活真的是一个月来那么一次,而且只是像雄鸡骑在雌鸡身上,进行排泄行为之后就下来了。每次都是草草了事。因此,三十二岁的明美,炽热的身体及欲望始终无法得到满足。

  长期以来,明美一直忍耐,对丈夫也不愿抱怨,扮演着贞洁妻子的角色。可是经常有性梦的烦恼,心中只想淫荡的事。

  如果有个孩子就好了。可惜,她和丈夫之间并未生下一男半女。到底是谁的身体有毛病,那就不得而知了。

  虽然极力忍耐,但是明美的女体中积累着对性的不满。

  环视周围,短期大学时代的同学很多人都向外发展,甚至还有人利用中午时分,和认识的男子每周享受一次性爱。至于高中时代的同学,也有为人妻的在外面景象风流旅行。有的妻子因为和上司到包厢唱歌,和上司在包厢做过爱之后,就持续发展成婚外情。

  偶尔打电话聊天,或是从别人的嘴里传出来这些情况,周刊杂志上也常有一些关于人妻的报道,明美觉得自己似乎落伍了。

  (……只有我……如果真的想做……)

  她认为自己一定要采取行动,解除这两、三年来所生产的焦躁感。于是,她将刊载在报纸上一角的交友电话抄下来,利用丈夫不在的时候,偷偷的打了电话。
  但是,电话另一端所传出来的陌生男子轻佻、肤浅、不礼貌的声音,令她感到一阵愕然。万一遇到坏男人怎么办?她觉得很不安。一直是专职家庭主妇的明美,由于喜欢玩和服的有钱婶婶死去之后,留给她很多和服和带子,也开始喜欢上和服。

  不过,以往都是由别人帮自己穿上和服,没有认真学习过怎么穿戴。

  几乎不具有任何关于和服的知识和教养。

  (好吧!那就到文化中心的和服班上上课。也许在那儿会了解到生命的意义,搞不好我会改变呢……)

  北野明美在去年年终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当然,也不是身体的有所期待,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可是她预感会遇到些什么。于是年初时,她马上到日本和装学院的文化中心上课。

  几个月后,在性生活方面并没有什么改变。不过,却遇到了自己想要交往的男人。

  那就是伏见悠介……老师……北野明美抬起双眸说道。

  「老师,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我想,如果是老师,我就可以安心的偷情了。我的想法是不是有点奇怪?」

  老实说,一点也不奇怪。伏见虽然很想这么回答,却又不敢。明美的话已表明了她可以为他脱下裤子,希望伏见抱住她。但是,对方是别人的妻子,千万不能大意。

  通常,在女追男的情况下,一旦对方露出了女人的本性,伏见通常都不予理会。但是明美虽然也做出了同样的行为,她所说的一番话却让人觉得她是个天真无邪的少女,只觉得她「想法非常激动」,却不令人讨厌。

  「老师……你觉得呢?」

  (真是奇妙的人……)

  伏见用手摸了摸下巴。

  听说北野明美也曾得到上任理事长伏见泰辅的疼爱。也许明美知道理事长身边的女子,她会有这么积极的举动,可能和理事长有关吗?

  难道狼火之女是北野明美?

  伏见突然想到这件事。

  好,今晚就来引诱这个欲求不满的夫人吧!

  伏见下定决心。

  「我知道了。今晚你可以待到深夜……啊!海鳗煮太久了。先吃饱再说……」
                (3)

  没有预订饭店的房间。

  歌舞伎町的情侣宾馆,星期五晚上也几乎家家客满。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间。
  搭乘电梯来到三楼。

  「……305号房在哪儿?」

  携着身穿和服,略带醉意的明美,伏见自己也有点醺醺然的感觉。离开电梯之后,他们徘徊再呈匚字型弯曲的走廊,终于找到了钥匙上锁显示之号的房间。
  转动钥匙,打开了房间,伏见看到明美还站在走廊上,表现的有点犹豫不决。
  「怎么回事?进来吧!」

  并不是因为酒,而是陶醉在其他情绪中的明美,步履蹒跚的走进了房门。伏见将她一把抱住,亲吻着她。

  「啊……心跳的好快啊!老师,我好难过!你等等。」

  轻易地捕捉道想要逃走的嘴唇,伏见的舌头缠住对方的舌,将其卷入自己口中。

  这时,明美开始喘息,发抖,激动的和伏见缠在一起。

  经过了浓密的接吻,明美看一看房间,发出了惊叫声。

  「哇……这个房间太露骨了。」

  房间正中央放着一张旋转式的圆形大床,四周的墙壁贴满了镜子,整个房间只剩下一点空余的地方,看得明美不禁皱起了眉头。房间另一边又一片很大的玻璃,可以看到整个浴室。所以,从寝室就能看到对方洗澡的样子。

  「这种地方就是要做的越低级越好,才能享受性爱之乐啊!」

  伏见不在意这种露骨的装潢,将明美抱到旋转式圆形大床旁,脸贴近她。
  「啊……不要!」

  明美想要逃离伏见的唇,将手伸入两人的嘴巴之间,挡住伏见的嘴。

  「怎么啦?这个低级的房间让你受到了打击吗?」

  伏见看到明美的态度,发而觉得很有趣,将明美的手指吸进自己的口中。
  「啊!不行!」明美想要挣脱。

  接着,四片嘴唇再度融合在一起。

  穿着和服的少妇,呻吟着将身体向后仰。

  明美闭上眼睛,开始积极的回应。

  当男人的舌头伸进明美的口中时,两片舌头缠在一起,她开始贪婪的吸吮着。
  如火般发烫的呼吸,是的鼻翼也跟着耸动。胸前起伏不定,肩膀似乎无法抵抗情欲似的喘着大气。伏见的手往下滑,握住她的乳房,不停的揉捏着。

  丰满的乳房好像可以吸住伏见的手。

  「啊……拜托你,我站不住了!我、我要洗澡。」

  这时,明美真的想坐下来。

  「喔!那你先去洗吧!我一会就来。」

  「我不要让你看到我的裸体……」

  「就算我答应不看,可是这片玻璃还是会让我看到啊!」

  伏见暂时放开了她,脱下衣服,挂在衣柜里。明美则在床边狭窄的空间解开衣带。

  和服从肩膀滑落,掉落地上。

  当她蹲下来脱袜子时,露出了明显的臀线,臀部高高的耸立在那儿。

  伏见看到明美裸露的曲线,感到非常亢奋,很快的脱掉自己衣服,从后面抱住明美。两人一起滚动床上。

  「啊……不可以这么粗鲁!」

  进入宾馆开房间,她所向往的婚外情已经出现了。虽然情绪非常亢奋,但是还未做好心理准备,接受男人的插入。

  可是,伏见像尽快将这位夫人掌握在手中,所以并未放手,反而从后面抱着她,用右手掀起襦袢,露出白皙的臀部,手从后面插入股间。

  北野明美虽是日本和装学院的学生,却不懂得和服的正式穿法,腰部以下没有穿内裤。

  「……老师,不要……变态哟……怎么可以从后面把手伸进来呢!」

  明美虽然抗拒,但伏见看到他懊恼的样子,反而从后面抱得更紧,探索她的私处。手指接触到毛堆深处濡湿的花瓣,还未到桃花源入口。

  「啊……好丢脸喔……这是我头一次偷情!老师…………请你温柔地抱我!」
  想要逃走的丰腴臀部,以及每当伏见的手触碰时,股间柔软阴毛的敏感,都令她非常懊恼。伏见将明美柔软的毛堆草花瓣外侧拨开,手指沉入其中。

  「啊!」

  明美承受着甘美的冲击,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后仰。

  手指继续卷起濡湿的花瓣,沉溺在红宝石色的沼泽中。

  滑过虽然有点黏,但已经开始硬挺的肉瓣,伏见用两根手指夹住,有时则滑过通路。他揉捏着通路中的黏膜,双唇从后方抵住明美的脖颈。

  「啊!」

  明美白皙脖子上的头发禁不住震动,发出高亢的声音。男人的手指施加在明美私处的感触,夺去了她的心智。似乎从耳后到脖颈都有感觉。

  明美的沟中开始濡湿,连大腿根部都已经发光了。

  「嗯……喔喔喔……好有感觉。」明美拼命忍耐着。

  但是,绑住肉体的线似乎以及开始在官能的火焰中溶化了。

  明美似乎真的没有得到丈夫的疼爱,私处变得越来越濡湿了。

  伏见看着背对着他,臀部弯成ㄑ的明美,很想就这样直接从后面插入。「夫人,我想就这么插入。」

  「啊……不要……怎么可以!」

  明美移动臀部,但没想到却触碰到伏见勃起的肉跟。

  「啊……怎么这样?」她感到很惊讶。

  当伏见的大腿触碰到她私处的湿润地带时,产生了微妙的肉感。

  (只能这样做爱了!)

  伏见将明美的一脚挂在自己的腰上,从背后与她紧密接合。

  右腿交叉,插入明美裸露的下半身,伏见坚硬勃起的肉跟从背后插入濡湿的女体。

  「啊……啊……啊!」

  明美因为这个冲击,感到非常惊讶,双手在空中乱抓,惊叫出声,整张脸向后仰。

  伏见整根阴茎都包在炽热的阴道中,享受着黏膜的柔软和臀部弹性所带来的感触。他抱着女人的腰,加上往前冲的动作,慢慢的开始抽送。

  「啊……啊……啊!」

  明美的双手还是在空中乱抓。

  有时则抓住床单。

  看到这个样子,伏见更加兴奋。

  当伏见抽送的速度加快时。

  「不要……要去了……老师,要去了!」

  「去吧,夫人,要我抱住你的臀部吗?尽情享受吧!」

  「啊……不要……这就像小狗一样从后面做爱,我不要去!」

  嘴里虽然这么说,但是明美即将达到高潮。「啊……不行了……。」轻叫一声,明美的身体如光箭,出现高潮来临时的最初波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