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回到过去爱上你】(10-12)【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回到过去爱上你】(10-12)【作者:影帝布茨克斯】
字数:987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王瑞山当天下午就兑现了诺言,一纸公文发到江南毛纺一厂,王大年被调离原岗位。不过却不是平调而是去到毛纺二厂任职一把手,算是又上升了一步台阶。
  柳思慧党集合了党组委和厂长双职务与一身,最起码在毛纺厂内已经做到了大权独揽,紧接着便雷厉风行的开始了大清洗,立刻将王大年的铁杆调到一些无关痛痒的闲职,又拉拢了一批骑墙派稳定军心,这手段是没得说。

  待内部局势稳定,再次商讨改革问题,已经无人再敢捋其虎须了。

  会议一致通过成立「企改小组」,由柳思慧亲任组长,副组长则是陈秋实来担当,并且抽调各科室的人员集中起来办公。看似由一把手亲自挂帅,但明眼人也能瞧出来必然是这位助理做主了。

  尽管心里不服,但也得憋着,柳思慧这么力挺他,又委以如此重任。搞不好还真就是面首,那可是厂长跟前的红人,巴结还来不及呢,公开场合下哪敢有怨言。

  「这是成员名单,一共15人。都是挑的文化水平高,能力突出也比较年轻上进的科室精英,您过过目!」陈秋实递上一份文件,交给柳思慧,等她批示之后就可以去要人了。

  「嗯?怎么若云也在里面!」柳思慧皱了皱眉头道,「这个丫头书读得不好,脑子也不灵光,让她进来就是拖后腿。我虽然是厂长,但在工作中从来不会任人唯亲!」

  陈秋实听她如此贬低周若云,心里一阵厌烦,不动声色道「我调了财务科的报表和账目看过,整个科室就若云所经手的最详细,误差也最小。其他人很多账目不清,这对我执行下一步的方案有很大影响。就算不会,我也可以教她,毕竟若云她也是自己人啊。」

  「但我提前跟你说明,如果她哪里做的不好,丢了我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柳思慧冷着脸严厉道,好像跟谁欠她两百万似的。

  靠,这还是亲生的闺女吗?陈秋实心里默默地给她竖了个中指,拿过签好字的名单就退出了办公室。

  调人这种小事可以直接交给厂务办或者人事科来完成,不过他又怎么可能放过接近周若云的好机会,便兴冲冲地前往财务科。

  「陈助理大驾光临啊,是不是厂长有什么安排?」在走廊中就遇到了财务科长,这邱成庆看着斯斯文文,鼻梁上还架着厚厚的镜片,可满脸堆着笑都快变成包皮……啊,不对,是包子皮!一字之差却谬之千里。

  「邱科长客气了,我就是来借个人而已,顺便通知下将近5年的财务报表汇总尽快做出来。」

  「报表是小事,我这就安排人员加班加点的统计,绝对不耽误柳厂长使用。」邱庆成拍着胸脯打包票,又问道「不知陈助理是看上我们科室哪位英才了?」
  「就周若云吧。」

  「陈助理的眼光真毒辣啊,小周可是我们科室的业务能手,你这大手一挥,我们财务的半壁江山就没了,这以后可就苦了我咯……」邱庆成戏精上身,表情做作,略显浮夸的演技相当搞笑,只可惜这马屁柳思慧听不到,就算听到也没用,娘俩的关系本身就不咋滴,你就算再关照那也不过都拍在了马蹄铁上。

  「呵呵,邱科长放心。咱们厂改革之后,可不止是员工得利,这有功之臣自然都得动一动。」陈秋实先给他画了张饼,别到关键时刻掉链子。这所谓的改革,谁心里都没底,表面上虽然和气,心里有各自的小算盘精着呢。

  他只说了动一动,但可没具体说怎么动,他这个「企改小组」的副组长,当然有不少决断权。

  「你这话我爱听,晚上有空咱们兄弟喝两杯?」邱庆成得了信号,立刻顺着杆子往上爬,勾着陈秋实的肩膀就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老哥客气了,兄弟我初来乍到该当我做东,你可别跟我争!」陈秋实也是无利不起早的主,便借机和邱庆成攀上了交情,财务科毕竟是实权部门,维护好关系日后干什么事情也都方便。

  俩人靠着走廊的窗口点上一支「南京」,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热络地攀谈起来。聊到最后恨不得立刻斩鸡头、烧黄纸拜过关二爷结为把兄弟。

  「老哥,跟你打听个事儿。若云最近有没有什么异常?」待到最后陈秋实才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哦?」邱庆成眯缝着一双小眼透过厚厚的玻璃片用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他道「怎么算异常呢?」

  「就是心情啊,工作状态啊,有没有谈恋爱之类的。」

  「这个还真没怎么注意,倒是听说相亲相了不少,都是市直机关的子弟。虽然在科室内文文静静,挺受同事喜欢,但这丫头心高,好像都没看不上眼。不过兄弟你近水楼台先得月,柳厂长如此器重……」

  「咳,八字没一撇呢。」陈秋实提醒他道,「这话藏在肚子里。」

  「我晓得,晓得。」邱庆成一脸猥琐的笑道,心里不知道在琢磨什么龌龊事。
  陈秋实并不是脸皮薄,也不怕被别人知道自己的用意,现在担心的是她们娘俩之间冷淡的关系会造成变数,还是小心为妙!这和出去勾搭床伴炮友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失败大不了换个人在来过,但周若云只有一个,心里越是在乎,行动便愈发谨慎。

  邱庆成很会来事儿,走进会计办公室将其中的一位大姐给支开,这样屋里也就剩下了一个孤单的身影。

  「若云!」陈秋实怀揣着激动的小心情迈了进去。

  「你来干嘛。」周若云只是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平淡地回道。

  「我当然是来给你送调令来了。」陈秋实拿出准备好的文件放到她面前道,「毛纺厂顺应时代发展潮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在未来将会进行大刀阔斧的企业改革,这个」企改小组「就是专门负责这项重任而成立。」

  「改革?」周若云皱了皱眉头道,「我听说隔壁市的钢厂从去年改革之后,那些当官的吃香喝辣,苦了下岗的普通工人连个着落都没有。你们也要这样做么?」
  「瞧你说的,现在所有国营企业都要和财政脱钩,厂内什么情况你做财务的比我还清楚才对。不改所有人都得饿死,这才是管理层的失职。还有你爸、你妈可都是当官的,都是党员呐!」

  「哼,就是因为他们都是当官的,才不管是工作还是家里都摆着一副臭架子!」
  陈秋实没料到这亲妈还挺愤青,一张白皙的俏脸上即便面带愠色也是那么美。
  「咳,那些先不说。我呢,虽然没什么大才,但现在就负责整个改革的事情,就缺你这样的专业人才来帮手。如果计划实施得当,不仅无需裁员,还能带领咱们厂重新走上辉煌!」

  「真的?」周若云狐疑地问道。

  「比珍珠还真!我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嘛!」陈秋实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嗯,是!」周若云这补刀技差点捅得他口吐鲜血而亡。

  「那你来呗,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的工作可以挽救数千名普通工人啊,多伟大啊!!这个名额有限,我可是好不容易才帮你争取到的!」
  「不去!」周若云板着脸一口回绝道。

  「为什么啊?多少人挤破脑袋想来都没机会呢。」陈秋实急道。

  「我在家就已经受够她了,不想在单位也天天面对她挨训!」

  好嘛,这真是亲娘俩,各自看对方都不顺眼也真奇了。

  「这个你们母女俩的问题呢,我一个外人暂时不方便评论。但我知道有这么一个道理,就是想让别人看得起你,那你就得付出百倍努力的还击回去,证明自己的价值。横眉冷对那都是懦弱的逃避行为,为什么不把你们之间的不开心视作一种挑战呢?女强人不止她一个,你可以变得更强!」

  周若云默不作声,似乎在思考,又或者根本没有听到心里去。

  「我再送你一句话: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好好想想,是继续躲在财务科自怨自艾,还是走出去迎接挑战。而且你们做的这些账目,在我眼里全是小儿科,不仅漏洞百出还无法体验数据的真正价值!」

  陈秋实不光是鼓励、激励甚至用上了激将法,这涉及到周若云的专业,只见她果然上当,立刻道「小儿科?我可是专业的财会人员,而且从来没人觉得我做的账目有问题。」

  「不好意思,我也有会计证!」陈秋实嘿嘿一笑道,「我还会用电脑来做账,如果你过来的话,我向厂里申请采购几台电脑,顺便教教你。」

  陈秋实并没有告诉她,不仅有会计电算化的资格证,还有注册会计证。不然拿什么技能帮企业剥离不良资产,优化财务报表以达到上市的资格?

  这回周若云是真的动了心「但如果你说到办不到我就回财务科来!」

  「行,到时候我弄个八抬大轿,敲锣打鼓的把您送回来,怎么样?」

  「真贫!」

               第十一章

  第二天周若云就出现在了「企改小组」的独立办公室内,黑色的职业裙装,更能衬托出脸上娇嫩的肌肤,两腮的桃花红格外惹眼,再加上樱桃小口,柳叶眉,杏花眼,完全继承了来自柳思慧的优良基因。

  陈秋实看在眼里,心神不免荡漾,尤其是她终于不再冷着脸对他了。

  感情需要慢慢培养,心急也吃不了热豆腐,陈秋实明白这个道理,他也不会当着办公室众多人的面太过于殷勤,女孩子总归是面皮薄些。

  柳思慧作为小组组长自然得现身,不过也就说了番冠冕堂皇打气的话之后便离开,安心做起了甩手掌柜。毛纺厂家大业大,也有不少事情需要她来处理,就比如现在的货款催收、生产计划安排等。还有迎来送往不少关系需要打理,财政不拨款了,银行又只会锦上添花不会雪中送炭,催收贷款倒是积极得很。

  陈秋实帮了她这么大的忙,回馈得自然是无比的信任,也没问他要采购电脑做什么,眼睛都不眨就直接签字批准。不过在「同床」一晚之后,接送上下班这种简单的工作收归她的司机来做,那辆普桑倒没收回使用权。也许是抹不开面子,也许是有意疏远躲避流言蜚语。这也给了他更多时间能和周若云在一起,俗话说日久生情嘛。

  在陈秋实有条不紊的安排下,企改小组开始了正式运营起来。净资产盘点,生产线摸底,市场调研俱都全面展开。虽然刚开始不免有些生疏,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经过几天的磨合,一切正常的情况下,陈秋实忙里偷闲抽空去了一趟市政府,王瑞山已经正式走马上任,他也应当去送点贺礼才是。

  「你找谁?」不过这衙门却不是那么好进的,在门口便被拦了下来。

  「咳,王市长是我远房亲戚!」

  「那你叫什么,我给办公室打个电话问问。」那门卫却是死板得很,仍然不依不饶。

  「你就跟王市长说,我是来送摄影机的,他就知道是谁了!」

  门卫瞪大了眼睛,这年头送礼都这么明目张胆的猖狂了?心中又暗想,领导的私密事居然被自己知道,万一以后有什么风吹草动,还不得拿他开刀啊。做人啊,知道得越少越好,顿时泄了气赶紧挥手放行。

  陈秋实径直把车开进市政府大院,然后大摇大摆地走进办公楼又潇洒地推开了挂着「市长」牌子的办公室。

  只见王瑞山颐指气使的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而站在他对面的中年男人则耷拉着脑袋,显得无比颓废。

  「呦,王市长!忙着呢?」陈秋实嬉皮笑脸的出现打断了他的节奏。

  「啊……那个……谁,你来了哈!」王瑞山言语含糊着,又对那中年男子道「我这还有些事要忙,老周你就先回去吧,有空我再找你谈话。」

  老周?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难道这个颓废男是他的姥爷?

  搭眼瞧过去神态比较落寞,不仅身体发福,啤酒肚还不小。虽然都说女儿随爹,但从脸型面貌上来看,很难相信和周若云、周若雨姐妹俩有什么血缘关系。
  待老周走后,王瑞山这才冷着脸道「你怎么到这来了!」

  陈秋实撇撇嘴道「不然去哪?南国饭店的包间还是你开好的豪华套房?!」
  王瑞山嘴角抽动,想想那天的场景就欲哭无泪,即便是恨得牙痒痒也只能先忍着。

  陈秋实从包里拿出来用报纸裹得严实的摄像机放在桌上,推到了他的面前。
  「机器和带子全在里面,我看了整个过程,很是精彩啊!」

  王瑞山像抓住命门一样,立刻塞到了办公桌的抽屉之中,又甩出一张存折来「这里有六万块,我先欠你两万,改天再让人给把剩下的钱给你送过去。」
  「呵呵,王市长可不仗义哦!」陈秋实冷笑道「给我存折,我没身份证又取不出来钱。我只要出了这个门,恐怕就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不仅一分钱拿不到,还得赔个摄像机。」

  「那……那怎么会呢?」王瑞山本打算先把这年轻人给糊弄出去。把柄都没有了,你能奈我何?要是普通人一听说有这么多钱,必然是屁颠屁颠的先跑去银行去取钱,到时候才会发现根本取不了。

  不找回来还好说,再想走进这办公室,等着的可不是笑脸而是公安局冰冷的手铐,作为一把手他有这个能力。

  「你安排个人给我去取现金,然后再给我打张欠条。反正我今天比较闲,就在这等着。」陈秋实大马金刀的往宽厚舒适的沙发上一座,翘起二郎腿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如果王市长也比较闲的话,我也可以帮你对对帐,从轻工局副局长再到市委组织部,又做到如今的代市长。这么些年来,总共收了多少礼恐怕你也记不清吧?」

  「你威胁我!」王瑞山怒道。

  「威胁你又怎样?咬我?」陈秋实扬着嘴角,活脱脱就是个流氓。

  王瑞山气不过,又无可奈何,也逐渐冷静下来。这才发现真正幼稚的是他自己,摄像机这种直接证据完全可以断送他的一生,对方选择交还摄像机,却不代表就没有其他倚仗。只得先吩咐手下拿着存折去取钱,为了遮人耳目,也是用的远房亲戚的由头。

  陈秋实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王瑞山更是无心处理公务,只盼着送走这个瘟神「你待会儿拿了钱就赶紧走,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别啊,以后我还得多跟市长学习呢。」

  「你还想怎样?别没完没了啊,否则我不介意送你一程!」王瑞山阴沉着脸道。

  「别激动嘛,我现在毛纺厂负责国企改革的工作,以后免不了要来和您探讨一下。」陈秋实提前给他打了个预防针,别以后疑神疑鬼,看到他就像看见债主一样。

  「哼!」王瑞山从鼻腔里冷冷发出一个声音,便不再言语。他跟在柳思慧身边,当然是毛纺厂的人,这点他是做过调查。心里却在琢磨着该怎么给他点颜色瞧瞧,总不能老是被捏着七寸,那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对了,刚才我进来的时候,那个老周不会是柳厂长的爱人吧?」

  「嗯。」

  「王市长这么着急开始打击报复了?」

  「你……」王瑞山被这一顶帽子扣下来,立刻气得火冒三丈。「这是政府工作,关你屁事!年纪轻轻,不要因为一点小聪明就觉得没人就能治得了你!」
  「切,说的好像我跟什么刺探情报的特务一样。」陈秋实笑道,「我倒是可以给你出个主意,与其放在眼皮底下这么糟心,还不如把他调到环保局看公厕。」
  「嗯?!!」王瑞山颇为惊讶,「他跟你有仇?」

  「无冤无仇,所以才帮市长分忧嘛。」陈秋实又道。

  「那这是柳思慧的主意?」

  「非也,我自己的想法。柳厂长对我有知遇之恩,所以我要帮她,不容你亵渎。但她爱人跟我又没半毛钱关系,我为什么要帮忙?如果王市长对我有什么恩惠,我也不介意帮你哈。在下虽然不才,就是有点脑子,只是没你那么下三滥!」
  前面的话,王瑞山听起来倒还挺舒心,但后面嘛……听了就想打人。不过这也提醒了他,这年轻人有大学文凭,脑子活泛,又掌握了他的秘密。与其放在外面做定时炸弹,不如招徕到身边,如今他做了市长之后手头上确实缺人。于是道「那个小陈啊,你在毛纺厂能有什么前途?现在国企改革不过是句空话,还不是为了裁剪冗员,减轻负担。除了那些重点单位之外,其他都是牺牲品。要不我把你调到市政府来怎么样?先到秘书处历练历练,以后再把你下下放到基层增添点履历,未来的仕途绝对比我强!」

  「谢谢你的好心了,不过我没兴趣。毛纺厂虽然经营困难,但未尝没有突出重围的可能性,这样我才更有成就感和满足感。」陈秋实如何看不出他那点小心思,不过这根弦还不能一直崩太紧,你受贿也好,玩女人也好,都是常态。换个人来一样还是贪一样还是好色,而且具体什么脾性你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找个能把握得住的呢?

  「那可真是可惜。」

  「人各有志,我只是喜欢这样的生活状态。王市长你放心,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我懂。礼,你该收的收,人妻该搞的搞。我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人,但别侵犯到我的生活,我可是光脚不怕穿鞋的!」

  「啊……额……这个……」陈秋实把话挑明了说,王瑞山心里虽然放下了石头,但嘴上却不太好回应。恰在这时,手下已经取钱回来,算是帮他解了围。
               第十二章

  有钱好,有钱就是大爷!陈秋实带着巨款,心情愉悦地离开了市政府。
  他本可以直接将摄像机送到王瑞山家里,不过那样的话李清冉就能认出他来,这戏就穿帮了。

  王瑞山上次是太猴急,只顾着下半身爽,却不知道柳思慧手里有账本。而柳思慧却是太沉得住气,还没亮出账本就被药倒。

  兜兜转转,最终的账本还是落在了陈秋实手中,柳思慧醒来之后也没好意思再问,以为已经被拿走。王瑞山只是心里疑惑为什么知道他受贿的详情,却也不知道已经被戴了绿帽。

  他们俩唱戏打擂台,全让陈秋实给捡了便宜。

  这心情好,干啥都舒服,正想着该买点什么礼物送给周若云,以讨得她的欢心。出了市政府不经意间瞥到马路边一个销魂的背影,黑色镂空的短袖上装,丝质的白裙紧裹着丰腴的臀部,扭着灵活的腰肢踩着小巧的高跟鞋很是诱人。
  而陈秋实与此同时也从桑塔纳的后车镜中看到身后疾驰过来的一辆摩托车,堪堪贴着车身飞驰而过。

  大爷的,想找死也换个地方啊!是不是知道老子现在身藏巨款就特意来碰瓷?万一出了事,我他妈的还得摊上责任!陈秋实刚想摇下车窗,再呵骂对方几句,却见那摩托车冲着前方销魂的背影而去,还伸出了一只邪恶的大手。

  这大手并没有抓向女子的翘臀,反而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对方的坤包,轰鸣的油门响起一个加速,坤包自然而然地落入歹人之手。

  「哎呦……」一声,只见那女子被强大的惯性带到了地上,雪白的小腿、膝盖还有臂弯全被擦出了血迹。

  陈秋实也是怜花之人,当即把汽车停靠在路边,走上前去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哪里受伤了,需不需要帮你叫救护车?」

  「我……我就是有点擦伤,但是包被抢了!」

  女人抬起头欲哭无泪,陈秋实也看清了她的容貌,背影如此销魂还以为是个绝色美女,没料到竟是位美熟妇。皮肤保养得恰当好处,虽然不似小姑娘那般吹弹可破,但也算得上白玉无瑕,略施粉黛下不仅端庄而且有种温婉的柔美,和柳思慧不仅是年龄相仿,就连容颜也是不相上下。

  「包没了就让警察去找回来,人没事就好。我看你擦伤挺重的,都有血迹渗出来了,我还是送你去医院处理一下,要是伤口感染,导致破伤风可就不好了。」陈秋实见状便道,马路上的行人也围了过来,除了跟着咒骂几句飞车党的嚣张之外,也纷纷劝她抓紧去处理伤情。

  「谢谢……那就麻烦你了。」

  「客气什么,正好我有车比较方便,医院离这也不远,我先扶你起来吧!」
  陈秋实说着便抓着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搀起来,还别说,这触手感觉肌肤相当柔嫩,不禁让他有点想念在床上风骚无比又主动的李清冉。

  美熟女刚才跌到地上擦伤了膝盖,丝袜自然是破了洞,走起路来也是一瘸一拐,在他的搀扶之下才慢慢坐进了副驾驶内。

  「遇到你这样的好心人,真是太庆幸了,没有耽误你的事情吧?」美熟女不好意思道。

  「没事,没事,我刚忙完。姐姐您就是太客气,谁在外面没个难处,要是我跌在那,您肯定也不忍心啊?对不!」陈秋实抓着方向盘,不疾不徐地往医院驶去。

  「你叫我姐姐,你才多大呀?」美熟女不禁莞尔。

  「我再过几个月就23周岁,我看您也比我大不了几岁,不叫姐姐叫什么?
  喊声妹妹那是不尊重,称呼「同志」又太老土。要是在岭南,我得管您叫「靓女」,去了北方呢就得称呼一声「老师儿」……「

  美熟女被陈秋实的话噗嗤一声给逗乐了,掩着嘴笑道「我叫冯诗晴,我儿子也就比你小一岁,你就称呼我一声冯阿姨吧,可别再叫我姐姐了。」

  「我觉得啊,您皮肤这么好,又会打扮,再加上这身材。街上那些十八九的小姑娘可跟您没法比。叫您阿姨那才别扭呢!」

  「油嘴滑舌。」虽然陈秋实的话有些不太恭敬,但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夸,不禁红着脸嗔了句,又道「看你年纪轻轻,懂得还不少。」

  「我好歹也是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过腿的,岂能是一般人!」陈秋实臭贫道,

  冯诗晴被他逗得合不拢嘴,笑着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我看你是从市政府方向过来的,你在那工作?」

  「我叫陈秋实,就是一名毛纺厂的无产阶级工人,市政府那是衙门口,我就是个小老百姓哪有那能耐啊。」陈秋实揶揄道,他不喜欢做官,却喜欢在背后牵着官员走。

  正说话间,车子已经开到医院,陈秋实便又体贴的将她搀扶到急诊挂个号先处理下伤口,又到骨科拍了片子。医药费钱当然是由他来垫付,冯诗晴的包都被抢了,自然是身无分文。

  检查结果显示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没伤筋动骨已经算是幸运,只要回去静养就可以。

  「小陈,今天真的太谢谢你了,不光把我送到医院来,还帮我垫付了医药费。」正在输液的冯诗晴满怀感激,转而又叹了口气道「我家那小子,每天就知道吃喝玩乐,都被他爸给宠坏了。刚才打电话到单位,连个人影都没找到。」

  「也许是在忙呢。」陈秋实安慰道「待会儿输完液,我先把你送到家再回单位,有车也方便。」

  「哪能总耽误你的时间,我刚给我爱人打了电话,等会他来接我,顺便好好谢谢你。」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您总共说了不下于18次谢谢。既然有人来照顾你,那我就先回去了。」陈秋实见状,便要告辞离开。

  「别走啊,钱还没给你呢。」冯诗晴急道。

  「那点小钱,无所谓了。」陈秋实倒是真不在乎什么钱不钱的问题,刚从王瑞山那讹了6万块,权当做是劫富济贫了,而且这一耽误就是大半天的功夫,他确实得回厂里了。

  冯诗晴也只能摇头叹息,看着他转身离开,不过却是记住了他的单位和姓名。
  回到毛纺厂时,恰好电脑公司将厂里采购的两台计算机送过来,虽然说毛纺厂这个单位也不算小,可谁见过,谁用过这物事啊,顿时许多人都挤到「企改组」办公室瞧个新鲜,围得水泄不通。

  586的CPU,4MB的内存,Windows3……2的软驱启动,再加上典型的大头显示器,怎么看都那么笨重。陈秋实当然没玩过这么low的玩意儿,不过更高端的都可以熟练操作,更不用说低端版本了。

  特地另辟出来一个小隔间做为微机室,毕竟1万5一台的宝贝可不能放在外面被随意糟蹋,不仅是隔绝了闲杂人等,也多出了一个单独相处的空间。

  「这个怎么操作啊……」

  「啊,怎么和刚才不一样了呢……」

  「是不是坏了啊!」

  周若云面色绯红,紧张的端坐在电脑前,使出了一指禅的功夫,生怕这昂贵的设备下一刻就会在她面前罢工。陈秋实坐了下来为她演示,双指如飞的在键盘上敲击着,而且完全是目不斜视,又快又准的将财务数据都输入了进去。

  「你可真厉害!」周若云佩服又羡慕的盯着他道。

  「只要勤加练习,谁都可以,你坐下来我教你!」

  陈秋实将她按在座椅上,双手放在她的肩头拍了两下道「来,全身放轻松,我先教给你怎么操作,等这个熟练之后再教你具体的指法练习,就会轻松很多。」
  「嗯。」周若云兴奋地点点头,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电脑显示器上,却是没注意陈秋实的双手极其不老实的在她肩膀上又拍又揉又捏。

  「平时操作主要靠键盘和鼠标,一个是用来输入,另一个是用来移动这个闪烁的光标,就可以在画面中定点。」陈秋实让周若云握住鼠标,他则是握住了那只柔弱无骨又滑腻的手,然后教给她如何单击,如何双击,又如何拖拽文件等。
  本来就是一个坐着,一个俯着身子,那场景离远了看就是周若云被陈秋实给抱在了怀里,而且贴得又是那样近。陈秋实想起自己小时候刚开始接触电脑,那时候的状态完全是反过来的。

  「若云,你用的什么洗发水,真香!」闻着近在咫尺的味道,陈秋实深吸了一口,在她耳畔柔声道。

  「我……我昨天没洗头。」周若云什么时候以这样的姿势和男人亲密接触过,只感觉整个耳朵都是火辣而又滚烫的,甚至心里还有些痒痒。

  「若云,晚上我请你吃饭好不好?」

  「我得回家给若雨做饭,我妈晚上有应酬。」

  「那带着若雨一起去呢?」

  「嗯……那……行吧。」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